娰城隆冬時節,大雪冰封城池,包括城外的小土穴。燕還閒來無聊,教小阿呆諸國地理,不意料因此墊下太祖日後周遊列國的基石,知道楚國在南、燕國在北,沒鬧太大笑話。



  「鄭國位在中原之中,盛產美玉。想當初我打趙國,軍餉沒了就偽裝成盜賊去搶鄭國公室,收穫頗豐。」燕還朗朗笑道,好像這土房子裡沒住一個鄭國前世子。



  「也產美人嗎?」太祖興沖沖問道。



  「是啊,美人特多。軟玉在懷,人生樂事,只是回去妻子會哭。」燕還這個浪子做過無數虧欠燕公主的事,只是如今他再懊悔,她也聽不見了。



  說起美人,一大一小不約而同望向火光所在。鄭瑠半跪在麻布袋上,拈著一截木炭,對刻劃在土壁上的齊國輿圖沉吟琢磨。要是齊君知道他的國土被鄭美人如此掂念上心,必定夜不成眠。



  雖然沒了公室的錦衣玉冠,僅穿著老婦憐憫所贈的素絹衣,簡單用麻繩紮起烏黑長髮,但貴族的禮儀教養仍體現於他優美的身姿上,舉手投足都帶著說不出的風情。



  鄭瑠注意到後方沒了動靜,警戒轉過身,火盞照得他半燬的面容更加猙獰。



  「看什麼?」



  太祖連忙捂住雙眼:「沒、沒有,我沒有在看阿瑠!」



  「你別大驚小怪,我們不是在笑你的臉,而是在瞧你屁股有多翹。」燕還出聲緩頰,但更像在火上加油。



  「滾!」



  「這兒就這麼點大,你要我們滾哪兒?」燕還笑鄭瑠無謂的作派,難民和乞丐,誰也不比誰尊貴。



  而太祖為了討美人歡心,真的抱膝滾了起來。滾完還殷切看著鄭瑠,希望他誇上幾句。



  鄭世子過去以寬厚的胸懷聞名,從不跟無知的小人物計較,一時無語以對。反倒燕還熱烈地放聲大笑,震落幾分塵土。



  「小乞,你可否別那麼傻?」



  鄭瑠與太祖年紀相仿,但太祖一個在邊城打滾的小乞丐,挾在諸國兩大傳奇人物之間,總被當作不知事的孩子。



  「阿瑠要我不傻,我就學聰明些!」太祖頂著一張小灰臉憨然笑道,從不掩飾對鄭瑠的喜愛。



  



  「──那時他就在我身邊,很近,伸手就碰觸得到,我便誤以為自己沒有離他太遠。」



  轉眼間,太祖已經不是天真的少年,在秦相官邸坐擁輕裘,四盞雪炭爐火圍在他身側,他病弱的身軀才不致於冰冷發顫。



  吳國神醫成天咒衰夏君差不多該死了,死了也是解脫,但太祖就是沒有倒下去。



  同樣病重的老秦君大概折服於太祖的求生意志,把為質的他送到相府,要秦鞅好生款待。



  秦鞅不明白老秦君把夏君托付給他的用意,奴籍的宰相和乞丐出身的國君,根本半斤八兩。



  秦鞅日夜防著太祖把秦國的情報流出,太祖卻三不五時說著夏國的事。他在位的時間恐怕還沒他流亡的時間長,但他說的全是過往的美好,沒有半句怨恨,最多也只是遺憾和思念。



  都到這個地步,如果不是心機深沉,就是個真傻子。



  太祖捂胸咳了幾聲,秦鞅下座給火爐添炭火。太祖怔怔看著秦鞅,好似下一刻就會撲上去抱大腿叫哥哥。



  「你別對你好一些就感動,被扒皮賣了都不知道。」



  「阿央哥哥!」太祖還是撲了上去。



  秦鞅好不容易才扒開這塊毛裘裏著的黏皮糖,他執政多年,斡旋諸國,太祖是他見過最會哭訴求情、下跪求饒和認人作兄的國君。



  「我只是覺得你處境與我相似,活得很可悲。」



  秦人說他是貪慕榮利的野心家,太祖也被世人笑說是留戀權位的傀儡,但秦鞅聽多了夏君的故事,知道太祖受盡苦難都是為了一個人。這點和他很像。



  「不一樣的,阿央哥哥比我聰明多了。你說你生來沒有父親,對老男人無法抗拒,但你總不會把假的看作真情。」



  「你又明白什麼?」秦鞅神色顫動,太祖輕握住他一隻手。



  「老秦君伯伯總是說著你,擔心他死了你受欺負。秦君伯伯也有兒子,但他還是忍不住把你看得比世子更重要。所以說,為真心疼惜你的秦君伯伯奉獻一切的你,才不愚蠢。」



  老秦君拜託太祖照看秦鞅,事成之後送他秦國最珍貴的寶玉,太祖拍胸脯答應。



  「那麼你呢?」



  太祖露出苦澀的笑容:「我腦子不好,想事情總比別人慢,來秦國才明白阿瑠的意思──即使他是碎了的美玉,也不會看上路邊的糞土。」



  太祖一入秦,鄭瑠立刻與趙國聯兵攻打秦國。魏國、楚國到秦國,一個人再蠢,被賣過三次之後,也該從夢中清醒。



  「太可憐了,你怎麼還笑得出來?」秦鞅反手按住太祖的腦袋瓜。



  「阿瑠不喜歡我哭。」



  「夏君,你真是無可救藥。」










  事過境遷,烽火連天的亂世也成了史筆所載的雲煙,多少悲傷嘆息都隨著時間化去。



  鄭瑠接到急詔,特別簪上君王賞賜的白玉珠釵,玉轎從相府一路趕進宮中。他下轎,雪白的裙裳曳行在殷紅的地毯上,玉佩隨著他輕慢的步伐碰撞清音,來到日暮昏黃的寢宮。



  「陛下,是我。」鄭瑠儀儀行禮後,直接違禮坐上御榻,兩人僅隔著相觸的衣袍。



  「阿瑠,見到你真好……」太祖即便已經睜不開眼,也不改溫柔笑語。



  都到這步田地,鄭瑠再也沒有可說的話,太祖卻是興致高昂。



  「說了你別生氣,我每回上朝看你站在身側,總想把你藏進懷裡帶走。唉,乞丐就是乞丐,阿瑠就是阿瑠……」



  「傻瓜。」



  「遇見阿瑠……是我一生最好的事,很好很好……」太祖滿足地閉上雙目。



  「我也是,陛下,我也是。」








 

 

 

──
To小蓁親親的贈文,說想看大夏的虐文,我也只能成全祝福(: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美人屁屁!!(被砍頭

    林綠大中秋節快樂!!
  • 喵喵
  • 阿阿阿阿啊!!!超虐的,太祖!!!!!
    好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到這個系列完結~
  • 扉羽
  • 不是說好不寫太祖走嗎QQQQQQQQQQQQQ(蹭
    開國三人組真的好可愛QQQQ
  • 2020
  • 於是,被虐死的讀者跪倒在銀幕前好想哭。
  • shazz
  • 啊啊啊啊啊太祖&美人!!
    怎麼是虐文QAQ但是為什麼明明這麼虐還覺得這麼幸福?!?
    果然追文的人都略帶M體質?
    看見開國史就想問什麼時候才能看到會盟後續?
    如果更別的又忍不住問一下這篇又什麼時候繼續?
    小讀者可是很貪心的!!

    阿云上
  • 冉
  • 噢~~~~~~~~~~~~~~~~~~~
    太祖真的真的很可愛!!!!
    雖然真的很傻,但是天公疼憨人(林綠解接也疼www)
    太祖一定會好好的(大哭

    我覺得很好,愛就是愛的慘死也是愛,一往無悔,
    而不是因為一些原因就覺得受到背叛,
    然後憤怒報復,就算愛著最終也只覺得悲哀ˊwˋ
    雖然這是人之常情就是了O▽O~
  • 笙魚
  • 留下來的人是最難受的OAQ
    於是乎,阿瑠美人你的屁屁就(--(被折

    太祖之所以死撐著一口氣,就是為了阿瑠美人,就連江山也是為他打的OUQ//
    所以說,做人就不要太鐵齒,我覺得阿瑠美人應該超想回去把過去的自己揍爆吧!
    虐並幸福著(是想表達甚麼(#
    太祖就是個收藏家,收了各國蒙塵的玉珮,最喜歡的,卻還是那塊碎得徹底的美玉。臨死前也想緊緊攢著,一片碎塊都捨不得漏掉。

    是時候來歡樂一下(不要這樣):
    太祖!你怎麼可以收集完神奇寶貝之後就一走了之!你怎麼可以!

    唉唉,於是,今天是小讀者的生日!
    要許三個願望!
    希望綠姊一切順利!
    希望世界和平!
    最後一個不能說不然不會實現!(其實是根本就還沒想好(#
  • 云星
  • 太祖嗚嗚
    有虐到...QQ

    每天都坐等城隍更新XD
    林綠姐姐中秋快樂!!
    烤肉吃到飽ˊˇˋ
  • 凊公公
  • 啊啊,被虐得徹底……
    喜歡傻傻的太祖,覺得他不管如何都保有一顆赤子之心。
    太祖對阿瑠的愛無所保留,所以給他瞄一下翹屁屁划得來啦!

    感謝林綠大飼虐文,發現如果每週一虐文也是很不錯的。
  • 言亦臣
  • 喔喔喔!出書吧!讓我入手她!壯哉我大林綠大教!(?)
    話說,雖然看完好難過,但心底卻也為太祖的死感到欣喜,這是怎麼回事勒?(我明明最喜歡太祖了欸)
  • 未秧
  • 久違的大夏更新,興奮地點進來然後就哭慘了Q口Q
    能聽見美人說出遇見他是今生最美好的事,太祖一定覺得沒有遺憾了吧?
    雖然太祖打動了阿瑠,最後能滿足地閉上眼,可是想到一閉眼就是永別還是覺得好難過喔,嗚...
    最後祝林綠大大中秋節快樂!!
  • 空羽桑
  • 心好痛啊啊
    雖然每次都被虐哭可是還是會一直看下去((抖M無誤
  • 斂
  • 我又被虐慘了...
  • OO
  • 〈大夏〉基本來說就是一部悲劇ㄚ....... 令人笑中帶淚的悲.......

    不過這裡的鄭美人總覺得怪怪滴......

    大概是和往常不太一樣,讓人看了好不習慣。

    溫柔的鄭瑠...... 應該算是壞掉的部分修好了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