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宗早年吃了不少苦,他父親英王因為舉兵謀逆,滿門抄斬,曾經笙歌達旦、麗人無數的英王府只剩他一個。



  他七歲時被帶回宮中,說是皇室死得差不多,碩果僅存跛腳的皇帝和挑糞長大的王世子。他睡在東宮幾晚,也沒人來給他驗明正身,有天一睜眼,他就被冊封為大夏的皇太子。



  他一點也不感激那男人,這本來就是他應得的,這些年來他流落市井受的磨難以及他父親暴屍三年的恨,他都會還報回去。



  英宗夜復一夜懷抱著弒君滅國的美夢睡去,他不怕被世人唾罵成哀帝第二,反正他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失去了。



  某夜,他被半夜搖醒,惺忪看著老宮人慌亂的臉色。



  「籥殿下,誠恐叨擾您安眠。」



  「怎麼了?」英宗還不習慣人家對他卑躬屈膝,趕緊坐起身。



  「可否請您到園子看看?」



  老宮人說得模糊不清,英宗披上外袍,快步跟上。



  因為先帝那個瘋子還沒死多久,宮中不點燈,只在先帝最愛玩賞的竹亭掛了一盞白燈籠。白光照著亭下一襲沾滿泥水的皇袍子,堂堂皇帝陛下趴在地上挖泥巴,難怪把宮人嚇得都要丟了魂。



  「大伯!」英宗排開宮人,逕自走向前去。



  「阿籥,你來了。」那男人彎著一雙漂亮的桃花眼,回眸而來。英宗過去總聽父親誇皇兄長得極好,的確,即使長日相處下來,每次見到這人仍不免驚艷。



  「你在做什麼?」



  「我在給你爹蓋墳。」皇帝溫柔說著,沒停下手上勤奮的動作。「綵弟和紊弟不和,我給他們挖條溝,想開了就到彼此宮室坐下來談,兄弟沒有隔夜仇。」



  英宗應不了話,只能看著男人鮮血淋漓的雙手為了早就幻滅的美夢努力不已。



  皇帝是瘋的,和前一個一樣,病入膏肓。



  「阿籥,來,我跟你介紹,這是紫檀和笙兒的墓,我把半邊和他們埋在一起。」



  英宗不由得盯著突起的小墳,聽說他和死去的太子同年。



  「在一起……」皇帝顫顫俯下身,把口鼻埋在土堆上。



  英宗明白到,殺了這人不足以洩憤,因為他早就跟死了沒兩樣。



  翌日醒來,英宗躺在御榻上,皇帝也如期早朝,要不是鼻尖還殘有泥水味道,他還以為那只是一個瘋子的夢境。



  



  皇帝請了霍相的雙生子女來陪太子讀書,宮裡總算有了笑聲,任憑英宗怎麼驅趕霍家兩個煩人精,霍昌和霍晶就是死纏著他不放。



  「殿下殿下,以後即位記得要封我作太史令!」



  「殿下殿下,哥哥有太史做,我也要當皇后!」



  小小年紀就知道攀權附貴,厚顏無恥預訂了官位和后位。



  「都離我遠點,不然我頭一個宰了就是你們!」英宗向來最討厭官宦人家的子女,總是狗眼看人低。



  「嗚嗚,我們要給皇上告狀,阿籥仗勢欺負人!」



  英宗任由他們假哭離開,沒多久,他們還真的把那男人拖過來。皇帝笑盈盈地曳著明黃長袍,一拐一拐走來東宮,不時撫著霍家雙子的腦袋瓜,英宗看了就有氣。



  「阿籥,怎麼不跟人家玩?」



  太子不回答,皇帝仍是過去揉了揉太子的髮旋,與霍家兩個精明的小不點說笑幾句,才又拐著右腿離開。



  皇帝一走,原本笑咪咪的雙生子立刻沉下臉來。



  「陛下好瘦。」



  「咱們爹常說陛下臉色很差。」



  「他經常不睡,飯也不怎麼吃。」英宗隨口回了句。



  「殿下,你怎麼不說說他呢?」



  「我又不是他親生的。」



  霍家兩個孩子瞪大眼:「你可是太子,皇帝繼承人,當然要負起責任。」



  英宗幾乎要笑了出聲,可他還沒坐上大位,只能板著臉忍下。像他和那男人同桌而食,他裝作不經意提起父親慘死的模樣,看對方提著玉箸卻食不下嚥,有種殘酷的快意。



  「呆寶籥,你就別再使性子了。你就算耍潑哭暈在皇帝懷中,陛下也不可能把你爹還給你。」



  「你們懂什麼?」英宗沉聲反問。



  「我們是京城子弟啊,怎麼會不知道?英王就是自己笨死的,以為帶兵打下京城,他被流放的大哥就能回來當皇帝,殊不知天下已經換了人。」



  英宗凌厲瞪向雙子,不過十歲即深具暴君的威勢。



  「區區丞相之子,真以為金玉不死?」



  霍家兄妹一人一邊拉住英宗雙手,認真向他諫言。



  「殿下,你是皇上僅存的親人了,不要對他太狠心。」



 

 

 

 

 

--

太子英宗的上篇,他皇伯是大夏最傳奇的光武皇帝。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英宗小心後悔呀~~

    小讀者今天被放假了!!!要不然連九天上班我可能會暈倒吧?
    昨天洗澡發現連上三天班後手腳多出一堆瘀青,哭哭。
  • 唉呀,我記得這可以上報勞工局了吧?

    雖然是老生常談,但人在世間,自己要照顧好自己喔!

    woodsgreen 於 2015/10/20 22:33 回覆

  • 葉
  • 其實英宗已經沒有當初那麼恨了吧?
    都觀察到皇上他不吃不睡,還氣他摸別人家的小孩!
  • 有一說是有感情才會去更恨,只是他唯一能怪罪的對象卻是世間唯一的支柱。

    woodsgreen 於 2015/10/20 22:36 回覆

  • 扉羽
  • 光武你以後有四個男妃(重點嚴重錯誤
    不知道光武日後有沒有願下輩子不生在帝王家的念頭
    光武真的很傻很傻
    先帝愛哥哥到病嬌的程度,和雨港基隆的李元德一樣(咦
  • 笙魚
  • 這又是一位傲嬌的故事。
    英宗啊英宗,君不知阿瑠美人自天上來,打仗到最後後悔到捶心肝嗎?(啥毀)
    就說做人不要太鐵齒,出來混的總有還的一天啊!
    所以說,快到你皇伯懷裡盡情的任性撒潑吧!我相信光武不會介意的XDDD
    病嬌也是很戳萌點的一種屬性,但是呢,看著總是覺得有些心疼啊OUQ
    地方的皇帝需要心理建設啊!

    嗚喔喔綠姊・゜・(PД`q。)・゜・
    小讀者最近好忙啊!
    今天唯一的空閒都拿來回留言了(#
    等等還要去做作業OAQ
    明明我就花了整個周末在做功課,為何今天還是不得早眠嗚嗚OAQQQ
    這沒道理啊OUQ

    是的,小讀者就是來討摸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