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難料,把自己往死裡整的皇帝沒倒,等著辦喪事的太子倒是先染上病,躺在床上,連水也喝不下。



  壯志未酬,英宗心想,他該不會註定就是挑糞的命?



  「皇上!」



  英宗聽見宮人驚呼,皇帝一下朝就往東宮奔來,他那雙跛腿不能快走,慘摔在他榻前。



  「沒事。」皇帝向老宮人搖搖手,狼狽地爬上床頭的坐凳。「簡伯,麻煩您撤下所有香爐,把合身的棉衣帶來。」



  「陛下,太子有疾,御醫也不知何病……」



  英宗不喜宮人拖拉的話,怕他的病傳給皇帝直說便是。



  「不礙事,這孩子沒了,我也不想活了。」



  皇帝握住他手腕,英宗本想掙開,不想承下男人的虛情假意,沒想到皇帝是在給他把脈。



  「大伯,你還會看病……」



  「學過皮毛。」



  「呵,你就是什麼都想自己來,才會忙得昏天暗地……」活該,累死你。



  「因為我有兩個頑劣的弟弟。」皇帝無盡溫柔地說,暴虐的哀帝與好大喜功的英王,在他口中永遠都是青春美好的少年郎。



  英宗感受到溫暖的掌心覆上他額前,這男人相當熟練如何去安撫小孩。



  他任由一國之君給他倒水餵飯,吃得很開心,期間有人來催政事,皇帝也破天荒沒理會民生疾苦,只說「全權交給霍相處置」。



  英宗吃飽就睡,理所當然折騰著沒剩幾斤肉的皇帝,不帶絲毫的負罪感。夜半醒來,發現自己被箍在男人的懷抱。



  皇帝大概又把自己當成早夭的亡子。英宗愉悅地想,要是病死就好了,皇帝陛下一定會哭得很傷心。







  可事情沒如英宗所願,他那身怪病兩天就好得完全,只換來老宮人讚嘆皇帝的仁醫仁術,萬歲萬萬歲。



  霍家兩個娃兒還特地進宮笑他:「殿下啊,從民間回到皇家,再也不用為溫飽奔波,您就是整天想太多,才會積鬱成疾。」



  英宗日後一定要宰了這對兄妹。



  他那皇帝大伯開始一日照三餐關照他,在他面前把稀飯吃得津津有味,親手給不肯讓人服侍的他洗浴刷身,睡前說夏史給他聽,有時就歇在東宮殿裡。



  一旬休沐,皇帝特別命人準備,帶太子出宮走走,結果百姓爭相出來看美人(皇帝),金轎被扔滿花束和繡帕,衛士防不勝防。



  英宗氣呼呼頂著滿頭花回來,皇帝笑著給他頭髮挑花瓣。



  「看看,我家阿籥多麼討人喜歡。」



  皇帝用他那口溫婉而微啞的嗓子稱讚道,害英宗幾乎要把這人的話當真。



  有次霍相進宮面聖,撞見皇帝揹著半大不小的太子轉圈。英宗本以為不苟言笑的霍相會守口如瓶,這事卻不到半天就傳遍京城,足見有什麼娃兒,就會有什麼爹。



  明眼人都知道皇帝對太子寵愛非常,大臣不敢隨意上疏,但英宗還是從各家仕女送來的披衣看出端倪。



  英宗不打算旁敲側擊,直接在飯桌問道:「大伯,你會再娶嗎?」



  皇帝沒迴避他的問題,一直以來,都把年幼的太子當成獨立的成人對待。



  「我無法再愛人,但若是阿籥不在,我會再納妃生子。」



  「父王。」



  皇帝怔怔看著他,許久才應了聲。



  「您這濫情的軟弱個性,只會把喜歡的人寵壞,不要再給人添麻煩了。您老了,兒臣會照顧您。」



  英宗只是想叫他大伯別娶老婆,鞏固自己的地位。這話卻不知刺中那男人心頭哪塊軟肉,逼得一個必須時時壓抑情感的君主掩面痛哭。



  英宗本以為他能在滅族的災禍中存活下來是為了報仇,不能歡笑,也不允許去喜歡什麼。但如果他的存在是讓這個可憐人有一處寄託和依靠,那他活著是不是值得慶幸的好事?



  父親,您說是吧?



  

--

  馬車奔騰於夕照。



  「我說,籥陛下,您在外頭玩夠了,咱們就回宮吧?國政可以荒廢,史書不可斷更啊!」



  「霍昌,閉你的嘴、駕你的車。」



  「皇上出來散心,他高興,天下也會跟著昌隆太平。我的好哥哥,你就別操這個心了。」



  「妳這小妮子只消黏在陛下懷裡,什麼也不用幹,我可是頂著日頭跑馬,妳當然不想回去演妳鳳儀天下的皇后娘娘。」



  「喔呵呵!」霍晶笑得好不得意。



  英宗認為帶霍家兄妹出來真是天大的錯誤,但朝堂外、後宮內他們各據一方,緊迫盯人,怎麼也甩不開這兩隻黏皮糖。



  「唉,先帝仁愛賢明,不能怪臣子張嘴閉嘴都在緬懷陛下皇伯伯,連我們也好想他。」



  英宗沒回話,霍晶先以國母的身分為皇上排難解憂。



  「哼,他們想叫皇上納妃就是罪該萬死,去死吧,全天下想覬覦我位子的女人都死一死!」霍晶猙獰大喊,轉眼間又化為小鳥依人的纖弱女子。「對不對呀,我親愛的籥哥哥,這輩子只能獨寵晶兒一人喔!」



  「妹妹,陛下正值盛年,妳不能讓他一生的幸福就斷送在妳這妖女身上。陛下,您要是有天膩了她,請務必考慮我這個青年才俊!」



  「朕說過了,同行唯一的條件就是讓我靜靜。」



  霍家兄妹趕緊給嘴巴上封條,一臉無辜望著英宗。英宗不想多談,閉眼聽著車輪在官道上馳騁,想把腦子的念頭全都甩到身後。



  一會,他感覺到霍晶輕手抱住他,明知軟弱,他還是往她纖細的肩頸靠去。



  「小晶,陛下還好嗎?」



  「噓,睡了。」



  「兩次父喪,真為難他了。」霍昌凝望著映入眼簾的京城。



  「哭了,沒事了。」霍晶憐惜拭去君王臉上的淚痕。



 

 

 

 

--

有親親說想要年表,我大致說明順序--

開國:太祖-明帝-和帝(昭王,死後追封文帝)-世宗(昭王子)

中世:桓帝-哀帝-光武(哀帝兄)-英宗(英王子)

後期:殤帝-武帝(殤帝女兄)-宣帝(殤帝孫)-寧宗

(沒有註明的直線,為父傳子關係)

特別講這三條,是因為它們各代表大夏三大長篇的故事脈絡。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小雨
  • 所以傳說中的光武皇帝竟然就是英宗的大伯嗎QQ##

    覺得有點桑勳TTTTTTTTTTTTTTTTTTTTT

    小讀者心裡的光武皇帝一直是個混著還哥英氣、宣帝風姿的風流大帥哥呢XDD

    沒想倒是個有點虐心的美人
  • 是的。

    設定上是風采迷倒三軍的美男子,這篇在養小孩,所以會偏向母性的光輝(認真)

    woodsgreen 於 2015/10/21 23:13 回覆

  • 扉羽
  • 傲嬌啊傲嬌
    霍相也是光武的後宮之一吧
    果然相國是和皇帝奸情排行榜第一
    或許英宗有不待見他的生父,但是有非常疼寵他的養父
  • 英宗沒有被親生父親欺負呀(抓頭)

    親親哪裡看不懂要說喔!

    woodsgreen 於 2015/10/21 23:12 回覆

  • 扉羽
  • 是嗎wwwww
    那挑糞到底wwwww?
  • 英王謀逆被抄斬,孤子流落市井。

    沒有辦法為父親報仇,認定的仇人同時也是唯一的親人,百般疼惜他、愛護他,不討喜的自己被需要著,想要和這個人一起活下去,所以感到抱歉,在心底請求原諒。

    woodsgreen 於 2015/10/21 23:27 回覆

  • 笙魚
  • 英宗最後還是順從自己內心的本能,決定和大伯相親相愛了嗎撒花轉轉轉
    雖然明知道沒有誰能陪伴著誰一生,但是小讀者還是忍不住希望讓他們父子倆相處得長一些,再長一些。因為他們在心靈上是相依為命的OUQ
    每個養著小孩的男性都會散發出母性光輝,女性則是會更加堅強,但其中,能夠變異出變態屬性的,想必只有林氏之萍了。(而且無人能超越
    大夏的年表……這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OUQ
    看來是時候找時間複習了。
    而且竟然會有後期?小讀者一直以為大夏永遠都是鼎盛時期怎麼辦?完全無法想像這個時空會有別的朝代取而代之啊!!(驚慌失措
  • 紫淚
  • 每次看到大夏文就不禁想問
    親愛的大大~小寧宗跟小王爺的故事哪時會繼續呀?
    每看一次都要回去翻一次寧宗篇
    小女子心繫兩位之後的發展呀~~~~

    最後告白一下~大大我愛你喔!
    最近早晚溫差大請多保重,要注意加衣服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