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中和出面說明,請把這傢伙當作一介平民,因為他從小家庭比較特別,一直想體驗尋常百姓的生活,才會過年跑來他家克燒。



  小嬸還是張大嘴,沒能從驚嚇中回復過來,倒是他堂弟的女伴興沖沖發話,大概喉嚨不舒服,聽起來聲音有點低。



  「天啊,總統夫人耶,你們怎麼認識的?」



  「妳誤會了,我們就高中同學。」



  「哈哈,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們是怎麼相愛的?」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



  「阿和,你太遲鈍了。」堂弟單手托頰,冷不防拋來一句。「一般同學只會來別人家白吃白喝,不會想要招待非親非故整家人。還是你已經太習慣這種特殊待遇?」



  楊中和回想起高中時代,中午便當他總比別人多半碗飯、二塊肉,每星期都有專屬的特製點心,每期小貓咪冒險記出刊他都是第一讀者,每次他同學總愛趴在他桌上打盹。



  楊中和記得陰學姊畢業,對小喵喵話劇團成員的學弟妹語重心長表示:你們蠢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不過在他身邊,一定要有桃花被斷光光的自覺。



  對了,那種就算沒女朋友日子也很好過的舒適圈,吃好喝飽穿暖備受關心疼愛,就是這傢伙一手營造出來的結果。



  「他個性就這樣,從以前就很會照顧人。」楊中和大嘆口氣。



  吳以文呈上米食,一邊給大伙添飯,一邊溫和回應楊中和。



  「我本來只想當一輩子店員,不想上學,小和總是教我功課,把值日生排在中午,讓我可以早點回店裡。我現在對社會能有一些貢獻,都是多虧他帶給我的啟發。」



  吳以文盡職地扮演好賢慧媳婦的角色,但楊中和真覺得他太超過了,幾乎要把他托到天上去。



  小嬸聽到楊中和被誇,不免惱怒,忍不住出嘴:「我沒在投票啦,不懂政治啦,這麼年輕當官的都是靠媒體宣傳啦,做了才知道能力好壞啦!」



  「妳明明投給姓申的……唔!」小叔被老婆踹過一腳,叫他閉嘴。



  「阿嬸,妳不知道立院為什麼要修法降低候選人法定年齡下限嗎?」



  「誰曉得這種事,都一樣啦!」



  楊中和手中的筷子在顫抖,完了,職業病要發作了。



  雖說歷史不斷重演,但沒有誰會和過去的誰一模一樣。要研究吳以文這個顆超巨星的崛起,一定要從延世相開始說起。



  華人社會講究服從,使得不管什麼人在同樣的體制下,做事的結果都不會差別太大。這個重演數千年的傳統卻被那個人給打破,別人是時勢造英雄,他是英雄造時勢。



  那個人不幸悲慘走了,而這個人繼承他的衣缽。



  當別人還沒意識到改變,楊中和緊盯著他在螢光幕前每一字句,反覆推演他這些年來在白領底下每一個所推行政策的意義。楊中和認識他太久了,知道他這個人向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阿嬸,妳這種連新聞也不看,自命清高但實際上隨波逐流的愚人,當然不知道他做了多少事。」



  楊中和預估不到五年,他會全面掌控整個國家。不知道這對於人們來說,到底是好是壞。



  「你對長輩這是什麼態度!」小嬸拍桌而起。



  「我只是說明事實。」



  「小和。」吳以文出聲制止,楊中和聞聲看來。「不要為了我吵架。」



  「小文吶,阿和憨憨,但我保證,他絕對疼媳婦。」



  吳以文用力點點頭。



  楊中和火氣全消,小嬸是一回事,這傢伙才是一切的亂源。看吧,才一頓飯的時間,他已經完全收買他家的人了。



  吳以文回到廚房整理,似乎想避開衝突,好一會沒有出來。楊中和被推去叫人,看到吳以文低身把褲管反折到圍裙以上,露出精實的小腿腹,然後在頭頂挾上小花髮夾,扮裝完畢。



  楊中和不知道該從哪裡吐嘈。



  「拜託,你就像個故友來做客就好。」



  吳以文伸手比了比他和楊中和之間的身高,然後把小花髮夾反挾到楊中和頭頂。



  「喂喂。」



  楊中和牽著吳以文出來,小嬸打量他們的眼神更是詭譎莫測,似乎想通報給認識的記者,但楊中和就是她腦中浮現的那個記者。



  吳以文挽起耳畔的髮,溫淑坐上楊家阿嬤身旁的位子──另一邊坐著楊中和,不時挾菜給阿嬤,儼然是這個家的長孫媳。



  「小文好乖、好可愛。」阿嬤摸摸吳以文的頭,吳以文開心地瞇起眼,楊中和很懷疑他就是覬覦會疼孫的祖母。「阿嬤給你紅包。」



  「謝謝阿嬤。」



  要知道,在座有兩個姓楊的男孫,但最先收到紅包的卻是一個來歷不明的傢伙,要小嬸如何不噴火?



  「拜託,一個大官怎麼可能坐在這裡要紅包?一定是臨演啦,我們家狂狷認識很多大人物,他不好意思戳破你而已!」



  堂弟和女伴原本默默地大吃大喝,被小嬸點名後,只能被迫加入年夜飯戰局。



  楊中和暗中囑咐吳以文,要他小心點,他堂弟說話有自己一套邏輯,總讓人捏把冷汗。



  「你這種沒父沒母的畸命之人,很難了解子女要為父母做面子的難處吧?」



  「我明白,我有重要的人,沒有比他的笑容還要重要。」



  「你喜歡的人太多了,我們家雖然很一般,但阿和可是獨子。」



  「嗯。」吳以文頭低低應道。「每天都能看到小和,忍不住得寸進尺。」



  「媽,他真的是真的,我在電視上天天看到,阿和總是追著他跑。」



  「對不起,樂在其中。」



  小嬸有些崩潰,她根本聽不懂年輕人們在說些什麼。



  堂弟確認是本尊,毫不客氣,把握機會陳情。



  「你那個神職人員管理法想逼死人嗎?連神都敢插手?不怕天理報應?」



  「不怕。」



  「師承?」



  「陸家道士。」



  「輸了。」



  楊中和可以明白小嬸的心情,他也不懂堂弟和他同學的高層次交流。



  「狂人你也會在乎世俗的法律嗎?」堂弟女友嗤嗤笑道。



  「當個靈媒也被管來管去,有點不爽。」



  「弟,你不是在做生意嗎?」



  「不是。」



  「我也不是他女朋友,是來混口飯吃的高中同學。」女伴拿下軟帽和假髮,赫然是一名清秀的男子,但對比桌上有總統,這點衝擊算是小插曲。「他應該早就看出來了,只是沒有說破,真是抱歉吶!」



  楊中和不忍心看向小嬸,她應該快瘋掉了。



  「我一年只回家一次,想說用騙的也要讓父母滿意,這點我實在不如阿和。」堂弟有感而發,給小嬸挾了一塊魚,但小嬸只是埋頭揍丈夫出氣。



  「沒有啦,我只是太忙了,沒心思多想……今天這些也是他弄出來的,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他。」



  楊中和今晚破例和堂弟聊了很多事,因為他們四個都是同年的男子,有不少共同的話題。原本話語權都在兩邊父母手上,因為貴客來訪而改變,這是他第一次盡情高談闊論,很是暢快。



  小嬸悶悶不樂,但楊母開了一瓶啤酒,邀她一起喝,她神情才沒那麼陰鬱。



  「怎麼什麼好的都被妳拿去?」



  「我和伊阿爸只是教他要當個好人。」楊母笑了笑。



  這頓飯吃得比往常都久,快到半夜才散席。突然,吳以文和楊中和兩人的電話同時響起,告知他們出了大案子,恐怖分子挾持外交大使,要總統特赦年前入獄的國際毒梟。



  吳以文在電話交代好處理方針,跟祕書說他十五分鐘到。



  楊中和跟報社總編回應,他大概也十五分鐘到。



  「弟,你們可以幫忙洗碗嗎?」



  「OK!」



  楊中和披起外套就要往外衝,小嬸出聲叫住他們。



  「不是很危險?有警察啊,不要去啦!」



  「不會有事啦,他可是九命神貓。」



  「喵!」



  吳以文從後院牽來重機,楊中和揹起相機跨坐上去,咻地一聲,銀灰色機車飛馳於黑夜。



  「沒想到過年會發生這種事。雖然話說這麼滿,但對方手上可是有強力軍火,你沒問題嗎?」



  「當然,在你面前。」



  「好好,你最帥了。」



  

 

 

 

 

 

 

--

在盡量不劇透的情況下寫完賀文了(合手)

這個年不平靜,我只能盡其所能給大家帶來歡樂和溫暖,祝各位小讀者新年平安。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冉
  • 新年快樂(*ˊ 艸ˋ*)今年也請多指教!!
    希望今年都能平平安安((合掌
  • 凪紗(紗希)
  • 小和應該會被律人和明夜追殺到天涯海角吧XDDDDDDDDDDDD

    學姊完全不在意以文回不回家嗎XD
  • Ally
  • 林綠大~新年快樂~~~~
  • 扉羽
  • 這對小動物真的好可愛
    我記得小和不是怕快車嗎?還是這麼多年已經習慣了?
    小嬸的個性像老一輩堅持投kmt覺得kmt比較好或看外表不錯就投下去
    阿狂難道也是公會的人?
    陸家道士打醬油!!!!!
  • 米宗子
  • 好想知道狂人和他的高中男伴(?)是誰~?
  • 紫淚
  • 新年快樂
    真希望台灣出個這樣的總統
    哈哈~
    希望台南我的故鄉一切平安~
    這個年過得真的很心酸
  • vickey
  • 看到小文小和 真感動呢
    過年上班前看到文章 真的是充滿幸福
    林綠大大新年快樂!!
  • 鈷藍
  • 小和和小文真幸福~
    快嫁了文文吧!
    話說下次文文可以帶學姐一起來圍爐,尖叫聲一定更多(?
  • 默旋
  • 雖然我很喜歡學姐和以文,但班長和以文的單純同學愛讓我好心動…
    有種被敲到心坎的感覺> <
    最帥了什麼的好萌…((舔舔舔ˊqˋ//
  • 燐水龍
  • 小貓咪們光想像起來就好萌啊啊啊啊XD

    文文跟小和是生死相依的搭擋無誤啊~((感動

    祝綠林大也討個媳婦好過年!? > w O /~*
  • 菲倫
  • 啊咧?
    我原本以為這一對就是混暖的亮亮一輩子
    怎麼看到後來眼睛這麼痛呢,好閃───>A<!!我需要墨鏡,他們實在太默契啦!!

    當初剛看陰陽路時覺得身為凡人的王胖胖可以搭上陰間的線已經夠厲害了,現在才發現連小和家也深藏不漏。
  • Flag
  • 向林綠大拜個晚年!今天在書展看到一整套一整套的陰陽路、眼見為憑、古董店覺得充滿回憶啊(欸

    雖然這個小短篇帶著點溫馨意味,但我其實只看到“那人悲慘走了”……嗚店長沒有出現>_<
  • 亞瓦伊
  • 啊啊啊啊啊啊阿阿!!文文好可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