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上)

 

  「夏天,你晚上有空嗎?」上官榆一下課立刻衝到前排,成功突破重圍。

 

  喪門回眸而來,雖然上官榆老早看慣那張帥臉,還是冷不防被他深邃的雙眼電到。

 

  「小榆,什麼事?如果只是抱怨你家裡人,你卻不敢改變現狀,我就要去圖書館了。」喪門溫和回應。

 

  「很重要,非常重要,關係我一輩子的大事,你能不能六點到停車場等我?」

 

  上官榆一顆心提上喉嚨,喪門看著他,像要看穿他胸口。這位帥哥和那位怪人明明天差地別,給人的感覺卻越發相似。

 

  「既然是重要的事,五點碰頭好了。」

 

  「謝謝、謝謝,我請你吃飯吶!」

 

  「還有祈安和小然的宵夜。」

 

  「好啦!」

 

 

 


  上官榆口頭交代喪門穿帥一點,大概沒對到點,喪門穿著做生意的黑色西裝過來,帥是很帥,但他又不是要拜託他送殯。

 

  喪門上車後,上官榆說要先帶他去百貨專櫃一趟,置裝費就算在上官少爺身上,請喪門假扮成他從國外回來的貴少朋友。

 

  「小榆,你感覺很焦躁。」

 

  「我就要被家裡人賣掉了,哪能不暴躁?」上官榆在夜風中哀哀叫著。

 

  喪門出聲寬慰:「我小時候,父母也常說要把我賣給陸家當童養媳抵地租。」

 

  「你那是心甘情願,我不一樣!」

 

  「我才沒有心甘情願。」喪門正色反駁,「就算我去祈安家借宿,偶爾會想就這樣住下來一輩子,天天都能看到祈安,也不代表我想要嫁給他!」

 

  「你到底在澄清還是在證明啊?」

 

  他們這樣一路閒扯來到市區百貨公司,上官榆走上熟悉的男裝樓層,亮出皮夾中的高級卡,想讓喪門見識一下他的財力,沒想到喪門那張臉才是真正的櫃姊吸引機。

 

  喪門先向專櫃小姐問候一句,聽口音得知她是從外地來城市工作,輕快聊起雙方的家鄉,然後才進入正題。

 

  「不好意思,妳看我穿衣服就是俗氣,請幫我配一套合適的衣服。」

 

  專櫃小姐拿出渾身解數給喪門選衣褲,當喪門從更衣室出來,旁人還以為大明星來這裡拍電視劇。

 

  上官榆一直沒插手餘地,一直等到結帳要掏卡,喪門卻伸手擋下,打開自己的舊皮夾,露出一大疊現鈔。上官榆都忘了,喪門好歹也是坐擁金店面(棺材鋪)的小開。

 

  專櫃小姐算了喪門對折,喪門謝完,下去地下室美食街買了餐點回來給她再走。

 

  上官榆直說「人帥真好」,花大把錢也得不到這種專屬服務,喪門卻認真回道:「她是看我態度好,我們本來就要用心尊重各行各業的職人。」

 

  上官榆一時間不想跟喪門說話。

 

 

 


  上官榆花這麼大工夫布局美男計,都是因為上官家給他安排了相親,就在今晚,他們家開的高級飯店。

 

  他的對象是金融業的何千金,比他大個兩歲,長得還可以,只不過臉大了點,腿粗了些,總之就是比不過亦心。

 

  「請問你喜歡什麼?」何千金含羞問道。

 

  「不好意思,妳今天對象是我朋友。」喪門彬彬回應。

 

  何小姐尷尬笑了,但視線怎麼也轉不到旁邊的凡人俗子,前菜上來後,又問了同個問題。

 

  「我喜歡星星。」

 

  「你真是浪漫。」

 

  「很少人這麼說。」喪門自認這方面笨拙得可以,完全比不上說得一口好情話的友人。每次他犯蠢,陸祈安總能笑上半天,說他傻,又說他可愛。

 

  想到那人,喪門低眸微微一笑,何小姐幾乎忘了手上的餐具。

 

  上官榆在心頭放煙火,計劃成功。

 

  飯後,何小姐向上官公子表示抱歉,她都只顧著跟帥哥聊天。上官榆故作寂寥地說,沒關係,咱們還是能當朋友。然後暗爽在心裡。

 

  上官榆送走何小姐,叫喪門在座位上等,他去叫廚房打包點心,沒想到回來卻碰上氣急敗壞的上官大少爺,也就是安排這樁好事的他大哥。

 

  「混蛋,你是什麼意思!」大庭廣眾,上官大少完全沒打算給小弟留面子。

 

  「沒有啊,就不喜歡。」上官榆倔強地回。

 

  「你以為你有選擇的餘地嗎?你從小到大對家裡有任何貢獻嗎?還不快點把人追回來!」

 

  「我不要。」上官榆別過臉,盯著餐廳落地窗外的繁華夜景。「我才不要一輩子跟自己不愛的人睡一張床。」

 

  「你懂什麼?」

 

  「你又懂什麼?我才不要像姊後悔莫及,也不要像你一樣孤老終生!」

 

  上官大少一巴掌揮過來,上官榆卻沒預想的痛處,原來喪門出手攔下這記飽含怒火的傷害。

 

  「你是什麼人?」

 

  「我是小榆的哥哥。」

 

  一瞬間,上官榆真想以身相許。

 

  上官柏怎麼用力都比不過喪門舉棺材的力氣,暴怒收回手。

 

  「你看你,盡交一些敗類!上官家沒有你這個廢物!」

 

  上官榆不得不糾正他大哥的誤解,這位可是正統的星星王子,不是有點錢的凡人能說嘴。

 

  「小榆不是廢物,他是有點小聰明又不失善良的孩子。你既然不認小榆,以後小榆就由我來照顧。」

 

  「阿喪啊!」

 

  這下子,上官榆連下輩子都想以身相許。

 

  上官柏情緒稍稍平復後,轉而以商場競爭的狩獵眼神打量喪門。

 

  「你以為自己很厲害是不是?不過就是會唸書的鄉下人。生科系?藥商、研究室,通通封殺你,如何?」

 

  「大哥!」

 

  「我並不厲害,比起一流的學者,我還有許多要學習的地方。」喪門凜然以對,面對上官大少的威脅無所畏懼。「我也奉勸你收起盛氣凌人的態度,不是每個人瞧不起他人的時候都能像我朋友帶著天真的淘氣。任憑你家財萬貫,最後都是一副棺材來收。」

 

  「阿喪啊,你是被祈安附身嗎?」

 

  喪門聞言往兩旁撈了撈,空空如也,口氣有些寂寞:「祈安不在這裡。」

 

  「我不是這個意思!」

 

  正當上官榆深怕他大哥發起狠來,下令叫人把星星大帥哥抓起來這個又那個的時候,有個長髮束辮的高挑男人大步往他們走來。

 

  「你就是上官柏?」

 

  「你是誰?」

 

  「大哥!」喪門忍不住驚呼,男子直望著他笑,回頭又對上官柏板起冷峻的臉孔。

 

  「我是陸家的老大,陸青枝,我今天就是來給我們家老三討回一個公道!」

 

  上官柏臉上不可一世的表情,終於全盤垮下。

 

  

 

  談判結束,陸青枝帶著喪門和他的凡人朋友到巷內小吃攤吃黑白切。

 

  「大哥。」喪門克制不住,叫過一聲又一聲,總想照幼年習慣跟著陸祈安討兄長抱抱。

 

  陸青枝開心地應著,二三四么,還有這個鄰家的弟弟,有五個呢!

 

  喪門不好意思問明白,陸青枝自動說起原由。

 

  「小盼本來要來,我離家那麼久了,他比較清楚小晴和上官家的破事,只是小晴哭著拉住小盼,怕他二哥過來大開殺戒。」

 

  「真抱歉。」上官榆在一旁訥訥表示。

 

  「小晴那傻瓜誤會了一件事,不只小盼會生氣,看他受委屈,我也會氣得發瘋。」陸青枝單手托著白皙無瑕的臉孔,一雙碧眼閃過似血的紅光。「漢人總說長兄如父,現在有我在、在我統治的這座島上,我就不信還有誰敢欺負我兄弟。」

 

  這些日子,喪門本來以為自己會撐不過去,陸家兄長卻說,論排行,本來就不該你來撐,盡情去哭吧!

 

  「青枝哥,謝謝你們回來,謝謝你們願意原諒祈安……」

 

  「阿弟,好在有你這些年陪在老四身邊,不然三界真的要毀滅了。」

 

  「這沒有什麼,我只是……」喪門礙於口舌,怎麼也無法說清楚內心的情感。

 

  陸青枝了然於心,即使這孩子再也不是當年可愛的小星點、是個大帥哥了,仍是輕手撫了撫喪門的腦袋。

 

 

 

  回去租屋處,陸祈安還在病房躺著,林然然順理成章霸佔兩份點心。

 

  喪門說起遇見陸家大哥的事,好不感動。上官榆幫忙作證:那一家子都不是人,個個長得可真好。

 

  「喪,現在嫁進去,不僅能幫小陸沖喜,還有三個哥哥疼呢!」

 

  「是啊……小然,你又套我話!」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