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上)

 

   家裡沒米了,十天至少一天得面臨如此窘境。做為一名老大,陸青枝也只能去拉他們爹的衣袖,請求這個樂天過頭的一家之主想想辦法。



  「青枝,別擔心,米已經買回來了。」陸廷君溫柔笑道,拉過大兒子的髮辮在手中把玩。



  陸青枝怔怔睜大眼,還以為自己聽錯什麼,特別到灶房確認過,真的,米缸是滿的。



  「廷君……」陸大哥感動不已,自從遠離山林跟了這男人,他喝過的西北風比吃過的飯還多。



  「我也是五個孩子的爸爸,也該長大了。」



  陸青枝差點脫口而出要跟這男人過一輩子的時候,陸廷君又補上一句:



  「我們家這麼大,應該還可以再養十個。」



  「爸爸啊──!」陸青枝臉色大變。



  大哥根本廢物,對付他們父親,還是陸判乾脆。



  「把這個只會作夢、不事生產的男人抓去關了!」



  「是,判官大人!」



  陸廷君即使被軟綿綿的兒子們往內堂帶,仍不就範,眼鏡下的雙眸閃亮亮望向家裡的小老四。



  「祖師爺爺蓋大房子不就是要給廷君養孩子?不是嗎?祖師爺爺喜歡孩子,廷君是好孩子,祖師爺爺最疼廷君了,不是嗎?」



  陸家兄長以為他們爹在說瘋話,但陸廷君從來只說實話,還笑得特別地甜。



  一直到他們爹沒入祠堂關禁閉,陸家老四繃住的肉頰才放鬆下來。



  「四哥,怎麼了?」小老么拉拉兄長的手指。



  「不可以太寵他。」








──



  太祖生了一個兒子,聰明過人。



  一生閱歷比燕地的風雪還多的眾臣們,不知道是好是壞,越聰明的人,越是看不起愚人,更何況他那個爹又特別笨,好在太子從來沒瞧不起大字不識百個的太祖陛下。



  每當太祖不務正業,從池塘釣了魚、灌蛐蛐兒,太子總是賣力誇讚:「父王真是了不起!」



  「是吧?爹爹也是很厲害的!」太祖振起從來沒擁有過的雄風。



  大臣看在眼裡,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對奇葩父子,反正鄭相國也放任笨蛋皇帝翹著得意的小尾巴向美人獻寶,相府院子還顧人養著太祖送來的魚和蟋蟀。



  「怪了,我怎麼有種魏葺那佞臣復活的錯覺?」



  齊內宰這話才出口,就被吳楚的鬼醫和神官捂住嘴,天機不可洩露。



  冬日時節,太子毫不猶豫把自己當作天然暖爐進獻給太祖,太祖樂呵呵地抱著小寶貝入睡,胡皇后只能獨守空閨,一個人恨恨咬手巾。



  可能當了父親,最冷的冬月過去,太祖都沒有發病。



  正當黔御醫收拾好細軟,要回吳地迎新春的前一個晚上,突然有細碎的腳步聲跑來他房裡。



  「黔叔叔,父王、父王……」太子赤著小腳來求救,臉上都是淚。



  黔御醫立刻奔向皇帝寢宮,太祖整個人縮在被褥中,枕套都是他抓破的指痕,即便如此,他還是強忍著痛,不敢有一絲軟弱的哀嚎。



  「白痴,跟你說過多少次,痛就喊出來,不可以忍!」



  「我不能……嚇到孩子……」



  「死在他眼前難道有比較強嗎!」



  「對不起,只是我難得看小荑慌張的樣子,怪可愛一把……」太祖從被子裡探出頭,瞄著呆呆站在床邊的小太子。



  為了這種理由延誤就診,黔御醫一拳往太祖肚子卯下,太祖嗚嗚叫,連聲向魑哥哥道歉。



  好在發現得早,太祖平復過後,沒有大礙,強打起精神給孩子摸兩下頭,就不支睡去。



  御醫本來要把太子帶回去東宮殿,太子卻堅持留下照顧父王,便宜那呆子。



  「黔叔叔,能不能把我的年壽過給父王?」



  黔魑看了眼無際的上蒼,又看向眼前的小不點,嘆口長息。



  「你命中有缺,要是又比他早死,我們要太子做什麼?」



  看太子還是不死心,黔魑怕他像諸國一群怕死的蠢王去追尋什麼祕術,又勸過一聲。



  「身為人子,你要活得比他長,才能為他送終。」



  「是。」



  真是懂事的好孩子。但黔魑想到以後他長大成人,只能看著故舊和他敬愛的男人老死離去,就覺得可憐又殘酷。








──



  星期六下午,休息放風的店員正開心在公園玩貓貓,有貓貓,又不會離店長大人太遠;沒想到卻被出門買便當的吳韜光逮個正著,抓回家煮飯。



  吳以文認命地像個小僮僕,把寶貴的假日用來服侍他師父。吳韜光從頭到尾只出一張嘴,吃飽飯碗也不洗,就說他要回房瞇一下。



  「以前連夜跟監也不是問題,現在怎麼值個夜班就覺得累?」



  吳以文默默看著吳韜光額上的白髮,就算是號稱無敵超人的師父大人,也敵不過時間。



  吳以文送茶水進房,吳韜光刻意轉過頭,不想看吳以文離開的身影。



  「我要睡了,我知道你不想待著,想回去就回去!」



  吳以文卻留了下來,打開隨身攜帶的空白素描本,要唸故事給師父聽。



  吳韜光一邊抱怨全是貓的童話,一邊慢慢地合上英眸。



  吳以文心想睡覺的狗狗應該不會咬人,斗膽伸出手,摸摸師父的頭。吳韜光卻冷不防抓住那隻手,吳以文屏住呼吸。



  「我老了,你還會煮飯給我吃嗎?」



  「會。」就算會被罵,吳以文還是忍不住多話:「師父不老,師父最帥了。」



  吳韜光彆扭地鬆開手,好一會,看吳以文還是跪坐在旁邊,才過去靠在男孩膝頭。



  吳以文輕手撫著吳韜光的脖頸,哄著像個大孩子的師父入睡。



  殺了這男人是報復那女人的最佳捷徑,但他下不了手,還是想當個好孩子。





 

 

 

--

邦邦你回來惹~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