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上)

 

 
  古董店店員常駐的社區公園,傍晚時分,經常有年輕父母帶著學齡下的孩童來玩耍,吳以文也會教小朋友怎麼跟公園的貓貓和平相處。



  因為大人們不只一次看見這個穿著一等中制服的高中生飛踢、背摔、十字固關節技打倒意圖不軌的歹人、醉漢和毒蟲,聽說是警察的孩子,也就放心讓孩子們跟他一起堆沙堡。



  大家玩得正起興,其中綁著小馬尾的小妹妹好奇向年紀比他們大兩倍的小文哥哥問道:「怎麼沒看過你媽媽來接你?」



  所有孩子都看過來,吳以文睜著眼,有些不知所措。



  「我媽媽……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媽媽。」



  吳以文才說完,耳朵就被人用力揪住,說美人,美人就到。



  連海聲一身酒紅大衣,頂起白緞禮帽,露出清麗的臉龐,氣呼呼地瞪著笨蛋店員。吳以文也不掙扎,只是對著店長大人猛眨眼。



  光天化日,連海聲不能動手,只得先把店員抓回店裡處以私刑。不知死活的店員還一直把那顆頭往他身上貼過來,真是欠揍。



  「臭小子、臭小子!」




──



  陸判因為要處理閻王的爛攤子,連著兩日沒有回家,心心念念都是家裡剛上國中的小混蛋。



  他正在辦公廳忙得焦頭爛額,突然一聲轟隆,緊接著天搖地動,文件山灑了滿地。要是鬼王陛下還在冥世,被吵醒之後,不免一陣腥風血雨。



  「急報!」



  陸判沉聲道:「說!」



  「阿判,你弟又來亂了!」



  聞言,陸判臉皮用力抽了下。



  他名義上有三個義弟,但會跑來陰曹鬧事只有排行老四的小混蛋。



  陸判駕著幽靈馬車趕到事發現場,被閻王擅自當成後宮享樂的十殿宮室已然轟去大半,唯有深處的皇宮安然存在。



  那人就踩在代表威權的宮門上,魂身比實體成熟,遠看實在看不清那是十四歲的男孩子還是十八歲的少年郎,嘴上那抹從容的笑又像縱橫世間千年的王者,青衫翩翩,世界盡在他腳下。



  「大膽狂徒,竟敢褻瀆帝君的門面,速速下來!」



  「何需大驚小怪?陸某只是來依個親。」



  「你就去閻羅殿找你哥啊,燒什麼房子!」鬼差們很實際地抱怨一聲。



  「幽冥千年,何處不是陸判的手筆?十殿主、鬼之王,今又何在?只要你們繼續守著權貴的道統就是踐踏他的尊嚴和心血,為何這兒非得屬於大王,不屬於鬼判?你們陰鬼,可真和人們一樣現實。」



  陸祈安嗤嗤笑著,眾鬼一時啞口無言。



  「祈安,別胡鬧,快下來。」陸判趕到,不許四弟再妖言惑眾。



  「哎,二哥!」陸祈安一見陸判,頓時笑燦如花,陸判不由得鬆下緊繃的臉龐。「有件事祈安怎麼也想不通,睡不著覺就來找你了。」



  「什麼問題?」



  「冥世和祈安,二哥要選哪個?」



  「笨蛋,這是我能選擇的嗎?」



  「我讓二哥選,你就可以選。」



  「弟,下來。」



  「二哥沒回我,祈安不下來。」



  「祈安,你滿意了嗎?」



  「嗯,滿意了。」陸祈安大大勾起脣角。



  鬼差怔了好一會才會意過來,陸判那聲呼喚已經包括了他的回答。


  「哈哈哈,懊悔吧、哭泣吧,你們判官大人,已經是我的男人了!」



  「天啊、地啊!」一時間鬼哭四起,陸判真想把這群差員踢去地獄重新再教育。



  散播完不實謠言,陸祈安一躍而下,陸判把人接個正著。



  「二哥,祈安想你了。」



  「臭小子,等你死後,第一件事就是拔掉你舌頭!」



  鬼差以一億萬比一的賠率下注,判官大人絕對捨不得。








--
今年的愚人節賀文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