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上)

 

 

  他們走到半路,林家的黑頭轎車迎面往他們開來。林和家往駕駛座的管家成叔揮揮手,後座坐著要去上課的小公子。



  「家哥!」



  「哎喲喂,這不是咱家最可愛的阿堂少爺!」



  林和堂拉下車窗,不顧形象拉著林和家說話;在律因小寶貝出生前,這孩子一直是林家最受寵的么子,也稍稍比較同齡的孩子任性一些。林和家也彎著腰,站在大街上笑著聽弟弟說著生活的瑣事。



  延世相在一旁忍了半分鐘,出手把林和家推開,手指用力點上林和堂的額頭。



  「棒棒糖,你也不想想自己都幾歲了?不要在這裡丟人現眼!」



  「你這種來歷不明的傢伙,才是阿家哥的污點!」



  「天啊,林和家你看看,你還說自己不該去死一死嗎?」



  林和家無奈過來圓場,向管家叔叔和小弟說明他們今天去幫助一個孩子,因為對方太可愛了,現在要帶回家裡養,還不確定是養在延大帥哥他家還是林家。



  林和堂聽了,看也不看和他同齡的吳韜光,毫不客氣擺起臉色。



  「和家哥,家裡那麼多事等著你處理,你還有時間去管一個外人!」



  延世相心裡也這麼想,但這話從死小孩口中說出來,就是讓人不爽。



  「什麼外人內人?你長大是要嫁給你哥嗎?林家不過給他賞口飯吃,就要他乖乖當一輩子奴才了嗎?拜託,他父母是沒留給他遺產嗎?你們那個死老婆的家主會帶他回林家,不過就是看穿你和林和簷兩個小屁孩是不成材的廢物!扶不起的阿斗!說你們智能障礙是羞辱智障!」



  「阿相,不要這樣。」林和家把嘴賤的好友往後拖。



  「你、你……」差距五年功力,林和堂完全吵不贏這個可恨的傢伙,眼眶被氣紅一圈。「和家哥,你心都只向著這個外人!」



  「阿相也是我兄弟啊,兄弟吵架,自古難解。」



  林和家為了撫平小弟的情緒,坐上黑頭轎車,提早向三人告別。



  「韜光弟弟,我會再去看你的。」



  吳韜光向林和家揮揮手。他父母的喪禮上,也有許多溫柔的人這麼對他說,但之後再也沒來過。



  延世相陰沉地碎碎念:「好啦,滿足了他膚淺的同情心,現在爛攤子整個落到我頭上了!」



  「韜光,晚飯想吃什麼?」雯雯不理會她家少爺,直接回到現實層面來。



  「妳幹嘛對他那麼好!都沒有問我要吃什麼!」



  「少爺,您是個大人了,要成熟一點。」



  「雯姊,我想吃蛋包飯。」吳韜光認真十足地回應。



  「少爺,今晚吃蛋包飯好嗎?」



  「隨便妳!」







  他們回到三層樓的華屋,林家本宅就離這裡不遠。當初他投資一賺到錢,立刻鑽漏洞標到這塊位高級別墅區的畸零地,聘了剛得獎的神經病設計師,借勢建了自己的房子。



  每個上流社會的白痴聽見他住處的地段,又看林和家站在他身邊,毫不懷疑他南洋貴族子弟的身分,口袋的錢也就乖乖掏了出來。



  延世相等著吳韜光讚嘆比他家的破木屋好上千萬倍的豪華房子,吳韜光卻只是蹲在前院玩狗,完全被流浪小犬吸引注意。



  哼,他決定不跟笨蛋計較。



  直到雯雯姊姊煮好晚餐,溫柔地出來叫飯,吳韜光才放下狗狗們進屋。



  「你們家裡怎麼堆了那麼多雜物?要資源回收?」



  「小子,搞清楚,這是古董!是珍品!」延世相聽了就生氣。



  「哦。」吳韜光環視一屋子的古物擺設,走近觀賞過一圈,才回到雙人飯桌上。因為他的到來,為他加上一張花梨長板凳。



  「看了有什麼感想?」延世相見這小子看得專注,以為他還算有點資質。



  「看不懂。」



  「你不是學畫的嗎?」



  「我學校成績很差,老師教的都聽不懂。」吳韜光坦率承認他在班上成績敬陪末座,有著男孩子少有的知恥心,但也可能什麼都沒想。



  「小子,你讀的那間貴族學校,一學期要二十萬,你知道嗎?」



  「我跟爸爸媽媽說,我以後要當繪本作家,爸爸媽媽就送我去學畫畫。他們說:『光光不用擔心錢,光光只要追尋夢想就好了。』」



  延世相板著臉,實在太愚蠢了,以致於不知道從何數落起。



  「我問你,小警察的孩子去那種地方讀書,不會被人瞧不起嗎?」



  吳韜光一臉莫名,似乎從未遭遇過貧富差距所帶來的霸凌和排擠。



  「我同學都很好啊,我第一天上課,有個石膏像要砸到女同學,我就把它打碎。大家應該覺得我英雄救美很帥,我每次不小心折斷畫筆,跟隔壁同學借,他們都直接送給我。」



  原來如此,權貴也會畏懼於無解的暴力。



  「你現在國二,你打算接下來怎麼辦?拿著畫板去尋仇?」



  「我不知道。」



  「笨蛋再笨,總不能國中沒畢業。你以後長大就知道跟一群沒學歷的廢渣歸類在一塊是多麼該去自盡的事。」



  「韜光,你要不要繼續把課程讀完?」雯雯柔聲問道。



  「我爸爸媽媽也說做人要有始有終,但是我不能再像個好人家少爺生活。」



  「誰說的?父母死了,小孩就要符合社會期待,苦命、學壞、墮落、跟著去死一死嗎?」



  「我沒有要去死。」



  「雯雯,打電話給林和家,叫他資助這小子所有學費和生活費,他一定很高興能幫上這個忙。」



  雯雯立刻撥打專線,林和家二話不說應下。



  「阿家很高興。」雯雯將金主的心情轉達給餐桌的男人和男孩知道。



  「神經病。」延世相對林和家豐沛的善心只有這個想法。「既然有人付錢,你的學籍應該能保留下來。老天保佑,你學校剛剛好是寄宿制,快點滾回去接受師長的憐憫。」



  「我在學校畫不好,在家裡才有感覺,平常都是我爸爸媽媽載我上學。」



  「混蛋,你還有什麼資格挑三撿四!」



  「韜光,你想休息一陣子,是不是?」



  「米蟲學生有什麼好休息的?」



  「爸爸媽媽不在了,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畫畫。」



  「那你先住下來,慢慢想好了。」



  「喂喂喂,這誰的房子!」



  吳韜光仰頭問:「可以嗎?」比起成長的家,這裡更溫暖。



  雯雯拉過她少爺的手,延世相哼了聲,她才點點頭。



  飯後,延世相冷冷看著他的小婢子忙上忙下清空三樓的倉房,給那小子布置好臥室,似乎想要趁機長養下來,但他絕對不會讓她稱心如意。



  「雯雯,我告訴妳,小孩子這種東西,大了就不可愛了。」



  「少爺,我只是盡微薄之力,您不要吃醋。」



  「吃醋個頭!妳今天太過分了,不准進我房裡!」



  他只是隨口說說,哪知道她真的跑去睡客廳,害他半夜一個人冷醒出來找伴,吃力地把睡熟的她抱回床上,可惡至極。



  他聽見不屬於房子的細音,走上三樓查看。那小子有床不睡,抱膝蹲在樓梯間的落地窗前,哭得淅瀝嘩啦。



  「韜光。」



  那口好嗓子輕聲喚道,吳韜光含淚回頭望來。



  「不要哭,你只剩一個人,要學會保護好自己。」



  「嗯。」



  延世相不想看人哭,轉身要走,吳韜光哽咽叫住他。



  「世相哥,謝謝你。」



  「收留你是另外兩個人的意思,不用謝我。」



  「你對我好,我會記得一輩子。」








  延世相叫來住附近的神經病設計師,吩咐對方把三樓隔間打通,重新裝潢成畫室。



  楊姓設計師一邊聽著帥哥委託人刁鑽的要求,一邊打量著吳小弟弟,總覺得眼熟,好像是在電視上看見過,是哪台的美少年大賽?



  「大帥哥,你跟小美女什麼時候生的?孩子都這麼大隻了?」



  「他哪裡看起來跟我有關係!」



  「沒關係怎麼會把自己厝內改建給別人家的小孩住?」



  延世相冷眼瞪去:「少囉嗦,不要多管閒事。」



  楊師傅兩手插在褲袋裡,笑嘻嘻嚼著口香糖:「我知樣你是個人物,以後一定會出人頭地。」



  「去工作,少拍馬屁。」延世相揮揮手趕人,然後瞄見吳韜光扛著畫架過來,無感施工的雜音,坐在未完工、一團雜亂的窗邊,開始動筆。



  他看過這小子所有的作品,向美術班的老師確認過──吳同學不是樣版的科班生,筆下的才華足以吃這行飯。



  他初步判定:可以栽培。



  「延先生,你收集寶物的愛好包括人對嘸?」



  「麻煩你不要一直找我聊天,去、工、作!」



  「這樣很好喏,像我們這種普通人,看人只憑喜好,只要不是自家孩子,恨不得有才能的人都失意泯絕。你只要持之以恆,相信世間最好的寶貝,一定會落到你手上。」






--

店長大人:我這輩子總共看走眼兩次,一個是笨蛋,另一個也是笨蛋!



華醫生:呵呵,可是他們不都在你身邊?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