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上)

 

  之後,他就當家里多養一隻大型狗的幼犬,叫那個愛養寵物的女人去顧。大多時候他都沒有給寄宿的米蟲好臉色看,教了三個月才學會吃飯不可以搶他碗裡的飯菜,好幾次都想把那小子捆回他家扔一包肉骨頭了事。



  他為了新公司的事徹夜未眠,回到家一心只想躺上床睡覺。他才拿出鑰匙,卻發現家裡防盜門又壞了,金屬門和門栓呈四十五度角,搖搖欲墜。



  「韜光!」



  樓上的男孩子蹦蹦快跑下來,白皙的臉蛋沾滿炭粉,一見他就燦爛笑開。



  「哥,你回來了,我肚子餓了!」



  「說過多少次,不要叫我哥哥,要叫先生。」



  「相哥,我肚子餓了。」



  「自己不會去找飯吃嗎?」



  「雯姊不在,我肚子餓了。」



  延世相按著額邊突突跳的青筋,先跟混蛋理論大門的事。



  「為什麼門又壞了?我不是有給你配鑰匙嗎?」



  「那個都轉不開,我只好直接扳開它。還是像我家的木頭門比較好,掉下來還可以裝回去。」



  「……」我要宰了你這個該死的人型破壞機!



  「晚飯要吃什麼?我肚子餓了。」吳韜光重申一次他的人生大事。



  延世相面無表情拿出皮夾,施捨般遞出千元大鈔。



  「滾出去覓食。」



  「不要,我想在家裡吃,外面吃飯都會被要電話,問我要不要拍戲。我這個人很注重隱私。」



  延世相瞇著眼打量這小子,就算那女人怎麼餵食,也沒有半點橫向生長的跡象,只是眉眼開展不少,看得出來以後八成是個美男子。



  「那也不錯,看你這個口無遮攔的破壞狂混進去演藝圈大毒窟,就算抓不到毒蟲,也可以順勢消滅這座島上爛到見骨的大眾娛樂。」



  吳韜光繃住臉:「我不喜歡演戲,我不想假裝成別人。」



  看他連挖苦都聽不懂,延世相略略嘆口氣,怎麼可以這麼蠢?




  「你以後長大就知道人們都在演戲,還有一群演技爛、兩三下被看破手腳的廢物成天在抱怨社會好虛假。誰都無法只為自己而活,除非你是強者。」



  「那我要當強者!」



  延世相冷眼以對,這小子到底有聽進去還是沒有?



  他蹣跚進門,打電話叫人來修門的同時,用一根食指驅逐跟前跟後的吳韜光:「廚房有泡麵。」



  「我不會煮。」



  延世相掛了電話,心想乾脆趁那女人不在,把這隻扔去廢工地還是河濱公園算了。



  最後,延大帥哥挽起衣袖,看起泡麵背後的說明書。



  「我記得要加熱水。」吳韜光熱心建議。



  「安靜,到一邊去。」延世相皺起眉頭,看法案都沒這麼傷腦。



  要是這個家的年輕女主人提早回來,就能看見兩個生活白痴的頂尖對決。



  半小時候,他終於生出實驗結果,細碎的麵塊在油湯中載浮載沉。他只吃了半口,就把筷子扔回碗裡。



  「好難吃。」吳韜光誠實回道



  「給我吐出來。」



  「不要,這是你煮給我吃的,我要吃完。」吳韜光決定破釜沉舟。



  延世相半閉上眼,他是招誰惹誰?要不是他知道那女人收留小貓小狗是為了滿足他們一輩子沒法達成的遺憾,他絕對忍受不了生活受到他人牽制。



  「哥,雯雯姊去哪裡了?」



  「她充其量只是一個女大學生,不是你媽。」



  「我以為你回來,她也會回來,你們不是都在一起?」



  被戳到點上,延世相有些惱怒。



  「借林和家一天,陪他參加慶生宴,假裝他女朋友,抵擋排山倒海而來的適婚千金。」



  「為什麼要假裝?他不就喜歡雯姊嗎?」



  「你知道?」



  「雯姊那麼漂亮,是男人都會多看幾眼,和家哥哥卻故意忍著不看,所以他應該是非常喜歡才對。」



  「真不簡單,我還以為你完全是個笨蛋。」



  「我才不是笨蛋。」



  「我們,以前生活很不好過。」延世相盡量不要去想那個地方,但只要她不在,他腦子就全部被過往佔據。「每次我得罪大媽,都是她鑽庫房小洞出去討飯。三更半夜沿著院落喊著:『姊姊、哥哥,求求你、拜託了。』就像個乞丐、就是個乞丐。」



  吳韜光聽了,把最後一口麵舀給延世相。延世相抿緊脣,懊悔托出了自己的不堪。



  「我寧願去死也不要吃。」



  「你在生什麼氣?受委屈的不都是雯雯姊嗎?」



  「我怎麼會不明白!」



  就在這時,門鈴響了。



  「少爺、韜光,我回來了。」



  「姊,我肚子餓了!」吳韜光立刻衝過去,就像沒吃過兩碗泡麵一樣。



  「我帶了宴會的餐點,和家幫我包了很多菜尾回來。」



  「姊,妳今天好漂亮。」吳韜光難得先看人而誤餐,因為真的很漂亮。



  「有嗎?」雯雯微微一笑,平常看慣的套裝換成水藍色的低胸晚禮服,那頭剪齊到肩膀的半長髮挽成高髻,髻上紮了水鑽銀冠,儼然是剛乘坐南瓜馬車回家的公主。



  「我以後一定要娶像妳這樣的老婆!」



  她笑得溫柔,揉了下吳韜光的軟髮。然而,她的好心情一見到她家少爺的冷臉,跟著湮消雲散。



  「韜光,要不要先洗澡再吃?」



  「好!」



  等男孩離開,延世相才冷笑開場。



  「大小姐,妳還捨得回來啊?被一群世家子弟捧得很開心吧?」



  「抱歉,讓您久等了。」



  「沒關係,妳以後不必到林家去賣笑,我已經還清所有借款,再也跟林和家這個擔保人毫無關係。」



  「少爺哪來的錢?」雯雯直指問題核心,盡量不被延世相尖刻的話語影響判斷。



  「妳以為,我真好心收留那小子?保險金和補償金,夠我們下半輩子衣食無虞。」



  「你有問過韜光嗎?」



  「我當然有取得當事人同意再投資。」



  「既然如此,就不要以施恩的態度對待他,明確告訴他這棟房子是靠他父母的錢清償而得!」



  「我不要,我也不准妳說。何必沉著一張臉?我們終於可以從林家獨立生活了,笑一笑嘛!」



  「少爺,阿家是我們的恩人,不是債主。」



  「好笑,不然我叫妳去跟林和家上床,妳還不是會去?」



  碰地一聲,她單手搥牆,把她家少爺近身壓上壁面。



  「我們已經離開那個家了,不要再說這種作賤自己的話,好不好?」



  「老太婆說得對,我就是個賤人……唔!」



  她按住他的後腦勺,強吻上去。



  他怔怔睜著黑藍雙色的眼,然後合上長睫。只有在她毫無保留的感情下,他才能感到一絲的心安。



  「我洗好澡了!……你們在做什麼?」



  「痛痛痛!」



  「對不起少爺。」



  延世相捂著被咬破的下脣,雯雯低頭為她踰矩的行為表示歉意。



  吳韜光垂著一頭濕髮,身上只穿著點點四角褲,慢了三拍才會意過來。



  「我知道了,你們在親親。我爸爸媽媽出門的時候,也會在門口親親。」



  「吳同學,可以請你從地球上消失嗎?」



  「韜光,過來擦乾頭髮,擦乾就能吃飯了。」雯雯招招手,吳韜光馬上往她貼來,任憑她攬過浴巾給他擦身子。



  「他可是國中生不是幼稚園,該發育的都有發育,妳不要離他太近。」延世相大步走過,強硬分開他女人和臭小子,把浴巾兩端搶到自己手上。



  「說得對,我再五年就是個男人了!」



  「拜託你不要附和我的話,降低我智商。」



  「世相哥,幫我擦。」



  「小子,信不信我把你剁了餵狗?」



  吳韜光仰頭看著對他露出白牙威嚇的男人,張開雙手,抱上去亂蹭,不管延世相怎麼努力也掙脫不開對方的人肉圈。



  「啊啊啊,你的家教死去哪裡了!」



  「好了,我擦乾了,吃飯!」



  雯雯同情望向被當成浴巾的她家少爺,在她快手處理下,餐桌已經擺滿熱好的菜餚。



  「姊,我跟妳說,今天哥哥煮麵給我吃喔。」吳韜光拿起專屬的特大碗公,碗上有柴犬的圖案。



  「真好,少爺連碗都沒洗過,少爺真的很疼愛韜光。」



  「妳晚上是打算睡馬路嗎?」



  「他還說以前很對不起妳,以後會對妳好。」



  「閉嘴、給我閉嘴!」



  延世相心情很不好,而且嘴巴又痛,半口林家送來的剩飯都不想吃。雯雯輕聲哄著,他才有一口沒一口吃著她親手餵來的飯菜。



  「雯姊,我以後想要娶像妳這樣的女人,英雄就要配美人。」吳韜光再次表明心跡。



  「她只是剛好長得不錯,我們不是因為俊男美女才在一起,你最好搞清楚這點。自古英雄配美人,不是美人被家暴,就是英雄被美人捲走家業,你腦子不好,八成是後者,只要對你好一些,你就掏心掏肺,太容易得到你的情義。」



  「少爺。」雯雯勸過一聲,她家少爺言語如雙面刃,總會傷人傷己。



  吳韜光歪過頭,然後又直回來:「你在說自己嗎?你放心,我絕對不會看上像世相哥個性那麼差的對象,而且煮飯很難吃!」



  「就是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這個白吃白喝的米蟲!」



  手機鈴響,雯雯接起電話,只能放任一大一小的男孩子扭打在一塊。



  「和家,沒事,他們在打架,少爺實在贏面不大。」



  「林和家,聊什麼天,快來幫我教訓這個臭小子!」



  「阿相,你怎麼知道我在外面?」



  「我今天都沒理你,以你犯賤的性格當然會自動貼上來!」



  「哇靠!」



  雯雯用一根羊肋排把吳韜光哄過來,讓延世相氣喘呼呼理好衣領,出門去見一年到頭自稱是他好兄弟的神經病。



  黑色轎車停在小徑旁,林和家輕倚在車門,西裝革履,直望著他笑。



  延世相不想承認,有些人貌不出眾,但就是能靠清雅的氣質勝出,違背動物界的法則。



  「阿相,你嘴巴怎麼了?」



  「與你無關,你來幹嘛?」



  「我千求萬求,雯雯姊妹才心軟答應假扮成我女朋友,我擔心你心裡有芥蒂,來跟你說一聲,我們之間真的沒什麼。」



  「誰在乎你們有沒有什麼?」



  「我在乎啊,我不想失去你的信任。」



  「白痴。」



  「看你彆扭的樣子,你又背地說了討厭我的話是吧?」



  「我就是討厭你明白一切卻什麼都可以諒解的嘴臉,偽君子。」



  「你這個人感情表現格外極端,愛恨交加。不過大多時候,你還是喜歡著我,才會願意跟我廝混在一塊,隨心所欲說著任性的話。所以我不會介懷的,因為我就喜歡這樣的你。」



  「就算你放棄第一理想妻子人選跟我告白,我也不會跟你結婚。」



  「太遺憾了!」林和家大笑不止。



  「你今天到底來幹嘛?」



  「大哥欽點我繼任家主。」



  「真倒楣。」



  「可不是嗎?不知道要做多久才能歸隱山林,跟心愛的人在南洋的小島上釣魚。」



  「你如果改不掉心態上的潔癖,注定孤老終生。」



  「我還以為你會直接說我眼光太高,我這個庸俗的男人,只看得上表裡如一的美人。」



  「說過多少次,不要含情脈脈看著我,很噁心。」



  「阿相,我想當你和雯雯的英雄。雖然當家主有點麻煩,但也足夠能耐可以保護你們了。」



  「不需要。」



  「你知道我其實是個軟弱的人,成不了大事,而我這輩子只想做好這件事。」



  延世相沒有說話,不管嘲弄和拒絕都無法撼動這人的意志。



  「你不用明白回應我,不過你要是能再靠近我一步,我會很高興的。」



  他只在嘴邊咕噥一聲:「林和家,生日快樂。」



  林和家笑瞇了眼:「真希望老死之前,每年都可以聽見一次。」










--

華杏林:哎喲,說到英雄美人的經典組合,我看多了。



林和家:「小杏姊姊,救救海聲!」公主抱x2



吳韜光:「杏林姊,他又昏倒了!」公主抱x6



小店員:「華醫生,老闆!」公主抱x N



店長大美人:「看我幹嘛?我有叫他們救我嗎?我什麼都不記得了,誰管有沒有被摸到屁股,死也不記得!」





--
真愛、夫妻、正宮……官配二十年後出場。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