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上)

 

  因為我們搬家不久,阿夕整天在大掃除。



  由於他跟總經理親緣鑑定結果之類的小小事情,阿夕恨不得把過去全部丟棄,連熊寶貝都被他失手裝進可燃物的袋子裡,好在小熊仔最近獨立許多,自己哭著跑回家。



  我抱著哭哭小熊,想要安慰大帥哥幾句話,卻被嫌棄礙手礙腳。



  我坐在阿夕劃出的資源回收區,百般無聊地翻弄小七幫他從舊家帶來的東西,意外翻到幾張舊歌譜,連五線譜都是自己畫上去。



  他從小就喜歡唱歌,卻一直死不承認這件事,就怕我為他花錢。



  「今夕,你這個不要了嗎?」



  阿夕看我把歌譜往胸罩塞,好似地獄飢渴的餓鬼,眼神有些無奈。



  「媽,那個不能留,要拿去燒。」



  「咦,為什麼?」



  「會吸引『那些東西』,像蒼蠅一樣。」



  我的表情大概太遺憾了,熊寶貝都忍不住給媽咪抱抱打氣。



  「又不值錢。」



  「只要有關你的一切,對媽媽來說都是價值連城。」



  今夕看著我,眼神有些迷離。雖然從老家自由行回來之後,他病好了大半,不過還沒好全,有時候會像現在這樣當機,等他清醒過來,又會陷入自我厭惡。



  「媽,妳幫我拿去燒吧?暫時別回來,我想靜一靜。」



  「好。只要你想媽媽了,我就會立刻回到你身邊。」



  我帶著熊寶貝出門,沒走兩步路,阿夕衝出門把小熊抱回去,好像怕我順手把小寶貝一起燒了,真過分。



  我們搬來蔡董提供的豪華社區,每戶人家獨棟獨院,出入口的垃圾處理區還備有可以毀屍滅跡的小型焚化爐,專給為富不仁住戶的貼心設計。



  我來到垃圾場,站定於監視器死角,張望四周,確定沒人看見,從紙箱抽出事先整理過的歌譜,親手點燃。



  我平靜看著白煙裊裊,心想自己又往壞女人前進一步,說謊不用草稿。



  陰風揚起,我所處的空間陷入無光的灰暗,來自地獄的陰間使者森然現身,二話不說,「他」趕緊把飛舞的歌譜一張張塞進自己西裝裡,七月半搶冥紙都沒有他這麼猙獰。



  等對方忙完正事,我才拎著白裙,客客氣氣地打上招呼。



  「好久不見,判官大人。」



  他眼鏡下的長眸,凝視著我的笑臉。



  「妳真是,好大的膽子。」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