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上)

 

  比起開車,我更喜歡男人騎車的樣子,可以看見他們動起來的身姿,像阿夕和他的黑機車,不知道迷倒我們社區多少女性同胞。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摟腰的福利。



  「判官葛格,有沒有人還是鬼說過你很瘦嗎?屁股也是嗎?喔,還好,至少摸起來手感還算紮實。」



  我忘了他騎的是半自動的陰間腳踏車,他放開雙手,抓過我的鹹豬手,用力扳手指處刑。



  「對不起對不起,民婦知錯了,大人饒命!」



  「妳不手賤是會死嗎?」



  我低頭作反省貌,經過我這麼一鬧,貼背抱著他這動作就顯得格外淑女。



  他沒再叫我去撞壁,只是很輕地嘆口氣。但我真的很含蓄,只表現出七分的熱情,剩下一百分都惦惦放心裡。



  說來我們只是數面之緣的陌路人,第一次看他在鬼市抓違法攤販、一次倩魂告陰狀、一次我被人渣鬼拖下地獄,並不是很熟,我對這位大人的印象靠腦補居多。要是他劃清界線,叫我不要過來叨擾他,我應該會乖乖的站在圈圈外,閉上眼看他背負一切在幽冥滅頂。



  但他就是忍不住理會我,對我說的每一個字都飽含濃烈的情感,害我也忍不住好喜歡他。



  為防判官大人以為我社交圈都是一群阿里不答的傢伙,我第一站前往的是黃金單身漢聚會最正常的一個,蔡成嘉董事的華宅;一方面也是他家離我新家最近。



  我跳下單車,對著門口的攝影機揮揮手。沒多久,穿著休閒的蔡董事親身出來應門。



  「之萍!」他一來就賞給我熱情的擁抱。記得他死老婆前,只會拘謹地叫我林小姐,就算我套裝乳溝再露也目不斜視。



  「蔡董,不好意思,有人在看。」



  「誰?」



  「就是一個黑西裝的眼鏡帥哥,他在瞪你了。」



  蔡董當我在說笑話,沒問我來幹嘛,就牽著我的手往屋裡去。



  「佳蓉和小公主們在裡頭,他們見到妳一定很開心。」



  「成嘉……」



  「光光亮亮,阿姨來看妳們囉,過來打聲招呼!」蔡董事按下搖控器,牆上的液晶螢幕出現一對活潑可愛的雙生子。



  螢幕上的孩子倆齊聲大喊──你好!



  「佳蓉,之萍難得來一趟,要不要表現一下妳的拿手好菜?」



  他又按了另一個鈕,白淨的廳堂中央,投射出女子優雅的倩影。「她」漫步往我們走來,但在碰觸到蔡董事之前,像泡沫消失無蹤。



  「之萍,人為什麼要活那麼久?」



  蔡董事雖然看起來擁有許多,聰明、俊朗、事業有成,但在他失去妻兒的時候,他的靈魂也跟著丟了大半,要瘋不瘋留在世間。



  「蔡董,每個人都有他活著的意義,而我生來就是為了活下去。」



  「真羨慕妳。」



  我從那個家走出來,兩袖清風。



  「大人啊,你能不能讓他老婆孩子偶爾從陰間托夢來看看他?」



  「妳不是來借運嗎?」



  我雙手扭著小漁網,覺得自己真是成事不足。



  「走吧,雖然人品和家世不錯,不過那種鰥夫,嫁過去他也只記得他前妻。」陸判倚著腳踏車龍頭,嫌棄般碎念一句。



  「咦咦,我們不是來借運嗎?」



 

 

--

忘了講,時間點在卷七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