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判去巡邏,小蟬在顧家。



  小蟬埋頭於公文堆中,燃燒自己努力工作,相信勤勞能補足她和陸判之間的智商落差,不過她前輩蟬聯陰曹數百年績優奴工,沒有鬼差敢在判官大人面前說「工作好累」之四字真言。



  先天資優後天努力,所以小蟬得到的結論就是她死也追不上陸判前輩。



  但小蟬一點也不沮喪。追不上,退而求其次,只要陸判誇她一句「做得不錯」,小蟬就可以連吃三碗飯。



  小蟬有自信,比起前輩家的弟弟,還是自己這個不會老的妹妹比較可愛。雖然她撒嬌十次,陸判會翻八次白眼給她。



  正當小蟬哼著自己編寫的前輩之歌,一陣天搖地動。好在她老家在一座整年搖不停的小小島,小蟬處變不驚,只是內間碰地一聲,她趕緊起身過去查看。



  他們家的鎮殿之寶,睡美男鬼王陛下,垂著一頭長髮,迷糊地半撐起身,似乎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



  「不好啦,陛下摔下床啦──!」小蟬放聲尖叫,洩露國家機密,可以被拖去十八層地獄輪三遍。



  睡美男陛下只是在嘴邊喃喃:「下雨要收衣服……」



  「陛下,不是下雨,那應該不是梅雨打雷。」



  「小傢伙,馬麻、葛格回來記得叫我……」陛下爬回床去。連睡覺都掛心著家務事,小蟬忍不住想起獨身帶她長大的媽媽。



  「陛下,小殿下在幼兒園玩。」



  「嗯。」



  小蟬踮著腳尖離開,沒想到她的好意沒能達成效果,守邊的鬼差爺駕著幽靈馬衝進辦公廳。



  「陳判佐!」



  「噓、噓!」



  「不好了,有魔物從東門的缺口闖入陰曹!」



  「什麼!」小蟬叫得比誰都大聲,「我馬上通知陸判前輩!我記得,前輩今天去巡……」



  「東門。」鬼差含淚表示,「攔也沒用,判官大人已經上去跟那什麼鬼東西打起來了。」



  「前輩為什麼總是這麼衰?」小蟬有感而發,急急從書櫃抽出一本魔怪分類圖鑑。「羅兄弟,你隨我到大殿請求支援!」



  「等等。」低磁的嗓音響起,小蟬跟著寒毛豎起。「待孤換件衣裳。」



  「陛下,您要去救前輩嗎?」小蟬喜上眉梢,轉向一旁快嚇死的差爺。「那麼羅兄弟,你先回東門,告訴大家鬼王陛下會過去處理,不會有事的。」



  鬼差怔了些會才接令離去,畢竟大伙已經習慣陸判獨撐的陰曹,現在不一樣了,王者已歸來。



  小蟬在原地踏步,隨時準備好跟陛下往外衝。但床帷裡的男子半分鐘過去,一條牛仔褲還沒穿完。雖說死不帶去,但祂生前的低血壓賴床症卻一併帶回冥世。



  活著的時候,為了撐起一個家,什麼事都得親自來,但回來陰間,食衣住行都有專人(陸判)包辦,林今夕有感自己變得好廢。



  「陛下,要我幫忙嗎?」小蟬在外呼喊。



  「免了。」



  小蟬很著急,但當他們陰間大王掀起織簾,長腿赤足踏出床座,一雙艷紅的血眸望向她,又覺得等祂一萬年也值得。



  「陛下,我已經借到公務車了!我載你!」小蟬比向外頭的自行車,他們辦公廳那台被陸判騎走,這台車是跟別的單位緊急借調來的,對於資源匱乏的陰間非常不容易,多虧陸判面子夠大。



  林今夕微閉上眼,活著雖然生活不寬裕,至少他還有台一二五。為什麼死後當王還是那麼窮?



  「陛下,這個髮圈圈給你,不然風吹會分岔。」小蟬摘下雙馬尾一邊的蝴蝶結造型髮圈,熱心遞給長髮及腰的鬼王陛下。



  「妳是不是少長一根筋?」



  「咦?」



  林今夕藉由嫌棄蝴蝶結髮圈,指桑罵槐陸判的接班人選,但小蟬的智慧還不足以參透語言的雙關。



  小蟬把雙馬尾綁成單馬尾,載著隨便綁了馬尾就超好看的美男陛下,往出發地點東城門全速前進。



  事態緊急,但路上小蟬還是想要跟鬼王陛下聊天,都不擔心說錯話砍頭。大家看著小蟬這個當著閻王的面說他有錯快改的新人,都說民主世代的孩子就是一身熊膽。



  「陛下,你的衣服是前輩買的喔!」



  「嗯。」



  「前輩在陽間除了上班用的西裝,其它都是撿二手再拍賣的舊衣,但是聽見陛下不想穿長袍,就去百貨公司把剛領的月薪花光光,一把火燒給您。下次您可不可以忍耐一下,不然前輩真的要去賣屁股了。」



  小蟬沒聽見陛下回應,轉頭看去,林今夕只是大大勾起脣角。



  好在陸判前輩沒看見這笑容,不然就算他把腎全賣了,也會覺得很值得。



  



  小蟬趕到東門,本來做為陰鬼出入口的東門總是鬼滿為患,黑壓壓一片,這回是她第一次看見東門地板的顏色,城門方圓三百公尺,已經拉起封鎖線。



  她怎麼拉長脖子也沒看見陸判和那什麼引發混亂的鬼東西,只看到一群鬼差對著一位銀髮華服的大鬼跪地求情,請他出手救出受困的判官大人。



  聽見陸判難逃生天,閻王大人嗤嗤笑了。



  「本王也不是不想救他,只要陸判學點教訓、破點衣服、吃點苦頭,然後開口求我,我怎麼忍心對我最倚重的下屬見死不救呢?」



  小蟬聽不下閻王在那邊說風涼話,快跑過去。



  「閻王大人!」



  「哎呀,這不是陸判的小跟班嗎?」



  「您既然都大老遠跑來了,不要任性了,快點救前輩啦!」



  閻王瞇眼看著地下某處,又回頭戲謔看著氣呼呼的小蟬。



  「我要等陸判求饒再說。」



  小蟬大怒:「前輩在哪裡,我自己救他!」



  「喏。」



  小蟬從閻王的手指方向看去,地上有一塊黑色污垢,似乎有生命力,不時蠕動。閻王好心說明,那個「鬼東西」從城門下的排水管潛入,才在地表擴散一個釘頭大小,東門的鬼眾就被毒倒一半。



  端午時節,也是人間的害蟲大肆繁殖的時間,現代人為了維持居家環境品質,只能用更毒的藥劑防範未然。那些溢出的、濫用的、寧可錯殺一百只要人活的意念,最後就流竄到下界來。



  這種新興的「魔障」也只有在人間歷練的陸判一眼看出,擋下拿刀槍的城衛,下令撤退,用他老家學來的術法近身封鎖足能殺鬼的劇毒。



  小蟬聽了,拿著她做了很多筆記卻派不上用場的圖鑑,呆站在原地。



  「不是很了不起嗎?去啊,本王就看妳怎麼救?」閻王訕笑不止。



  小蟬低下頭,無能的自己總是幫不上忙。



  「閻王大人,拜託你去救前輩啦!」



  「妳跪下來,再說一次。」



  小蟬深吸口氣,拉起長裙就要照做,身後卻傳來她忘在一旁的男聲。



  「閻羅。」



  閻王愕然望去,林今夕一根手指往下。



  「不好吧,陛下,這麼多下民看著……」



  「叫你跪就跪,廢物。」



  小蟬肩頭被點了點,看見通報消息的那位鬼差大哥。



  ──這位大哥,你故意不說嗎?



  ──對,我故意的。



  除了陸判,當鬼差的,都想捅閻王一刀。小老百姓不是君子,既真誠又惡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