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中和聞見海水的鹹味,恍惚醒來,發現自己置身於一間老舊的小木屋,手腳動彈不得。



  他看白領院長被五花大綁在真皮辦公椅,而他卻像個次級品隨意銬在桌腳,竟然連綁票也有差別待遇。



  負責看守他們的皮衣女子發現楊中和醒來,露出貓遇見獵物的冶笑。



  「你醒啦,『小和』。」



  楊中和百感交集,不知不覺,他這個路人甲的名號已經傳遍政治圈和跨國犯罪組織。



  「兩次落在我手上,你有什麼遺言嗎?」



  「我沒想到,組織的特務會是這麼年輕的美女。」



  女子掩脣一笑,近身用手指戳刺楊中和的胸口。



  「就算你這麼說,我還是會滅你口。」



  「阿寧。」楊中和還記得女子的名字。



  「大膽!」她的家鄉階級分明,下民不准直呼貴族的名諱。



  「妳是四姓哪一家?」楊中和不是不害怕,但害怕就得不到答案。「闇,殺手,處刑人,刑官童家;相對的是主管醫療的袁氏家族;而妳,應該屬於『帝王』底下的錦衣衛,京司重家。重,又女子雙名,重寧寧。」



  阿寧神色凝重,只不過被猜中名字,她竟有種被看透的錯覺。



  「所以說,因為妳隸屬的單位限制,妳只能接受命令行動,沒有處刑也沒有放人的權力,我可以暫時不用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你說的對,但你要知道,這裡是『異鄉』。」



  阿寧揚起長腿,楊中和以為這腳要往自己掃來,卻是往後重擊到白領臉上。



  白領痛得清醒過來,看著緊身衣小美女,又看向眼鏡小子,不由得叫了一聲「God」。



  「你們真的很過分,偶都還沒說好或不好,就搶著把偶撕成稀八爛!偶好歹也是這個國家的首長,夭壽骨!」白領激動演出的同時,不忘扯動手腳的繩索。



  阿寧像面對一個死人,只是冷冷地回:「申家答應與南洋合作了。」



  「難怪。」白領知情後反倒不鬧了,冷靜接受這個險峻的現實。「選了膝蓋軟的以為比較好踩,但你們要知道,統治這門學問還是需要一點腦子。」



  「你是說,延世相?」



  阿寧吐出那名字後,白領完全安靜下來。



  「老頭子,你還有一個小朋友陪葬,不算太孤單。」



  「美女,我自知死路難逃,妳能不能放了他?」



  因為阿寧那一腳,白領額頭泌泌流出鮮血,但他還是艱難地將身子挪前,低身向阿寧祈求釋放楊中和。



  「哼,我發現這座島上的人,骨子底都有一分自以為是的天真。」



  「我想,妳說的應該是『良心』。」



  被戳中痛處,阿寧漂亮臉蛋扭曲起來。



  「良心可以換錢嗎?良心可以贏嗎?良心不過是弱者要乞求強者饒恕的可笑說詞!」



  「妳生活的環境可能價值觀太過單一,才會以為善意只是謊言。」



  「閉嘴,四眼田雞!」



  楊中和不知道這位小姐為什麼特別敵視他的眼鏡?



  「妳會生氣,不就表示妳也無法接受自己的所作所為?」



  阿寧俯身貼近楊中和,楊中和可以聞見她的玫瑰髮香。



  「我除了打殺,可是什麼也不會,你要我放棄這套弱肉強食的價值觀,等同叫我去死,你真是一個滿口道德自以為優越的小壞蛋。」



  「妳可以找個男人嫁了。」楊中和誠心建議,美人在這社會向來不愁吃穿。



  阿寧眉頭抖了兩抖,對「嫁」這個字無比敏感,她待在老家也可以錦衣玉食,只要她願意當皇帝老頭的小姨子。



  她寧願殺人越貨,也不要給噁心的老頭子侍寢。



  「你們都去死吧!」阿寧用力甩上門。楊中和本想和她說話拖延時間,沒想到反而弄巧成拙。



  「小和,你這樣交不到女朋友啦!」白領笑話一句。



  「沒關係,我很早就認命了。」楊中和收到的每封情書,都是請他轉交給吳同學。情人節巧克力也只有吳同學送的巧克力貓貓球,很好吃。



  沒多久,煤油的氣味漫延在木屋四周,接著冒出白煙,感覺到火燒的熱度。



  「原來世上真有報應,要不要改信別的教呢……」白領閉眼喃喃自語。



  「白院長,大禮堂爆炸案你是否參與其中?」即使命在旦夕,楊中和還是想要查清長年埋在他胸口的謎團。



  「不是我做的,不過也跟我下手的沒兩樣。」



  「延世相那種人才,一百年也等不到一個!」



  「林和家也說過類似的話,不過他誇到一千年就是了。」白領笑了起來,臨死仍不改從容,「是我錯了,我真的後悔了。我最多再撐十年,十年後,這個國家該怎麼辦?」



  延世相死了,中生代淨空,但楊中和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白領那種後繼無人的絕望。他相信一定有某個人會站出來,帶著人們無畏迎上未來的風浪。



  「小和!」



  吳以文破門而入,害得楊中和頓時腦袋一片空白,幾乎忘了自己剛才冒出的念頭。



  白領驚疑望向吳同學,不等他開口,吳以文旋身一腳,把白領重重踢昏過去。



  「你在幹嘛?」



  「班長,聽說這樣可以失憶。」



  「不,我只覺得會死人。」



  吳以文揹起昏厥的白領,帶著楊中和奮勇逃出火燒屋,但他們還不能喘息,因為緊身衣美女正持槍等著他們。



  「為什麼你能找到我們?」



  「啊!」楊中和想起裝設的微型攝影機,吳以文大概就是從監視畫面得知綁架案的始末。這麼說來,白院長真是因禍得福,只有他從頭到尾都很衰。



  「妳,一而再搶我的貓,不可原諒!」吳以文的回話完全不在一個頻率上。「怪盜貓咪W,今天特來,替天行道!」



  楊中和不懂,為什麼要堅持無謂的角色扮演?



  吳以文放下白領,衝上前和阿寧扭打起來,阿寧遲遲等不到幫手就知道他們已經栽在這個少年手裡,早知道會跟這傢伙碰上,阿寧就先跟老大借調百來個人手,一人拿一把刀,把他碎屍萬段。



  「小子,你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



  吳以文把阿寧壓制在地,幾乎貼上她喘息的脣瓣。阿寧看著他冷然的眼瞳,發現自己的錯誤,應該將問題反置才對──你是什麼人?



  「我跟他不一樣,我不需要真相。」



  阿寧感覺到硬物抵住自己胸口,是槍,全身肌肉不由得痙癴起來。



  吳以文貼在她耳畔,輕聲細語:「延童袁重,我會,一個一個,殺光你們。」



  「你是……」阿寧一陣天旋地轉,再也看不清眼前的少年,到底像是四姓的哪一家。



  阿寧昏迷過去,楊中和看吳以文左手搭上她脖頸,叫住吳同學。吳以文回過頭,看來和平常沒有兩樣。



  「她怎麼了?」



  吳以文簡單說明,他一路尾隨阿寧而來,頂著烈日埋伏在屋頂,在阿寧放火的時候幹走她的備用槍,又用麻醉槍給她來一記。可能剛好打到屁股,肉比較多,藥力晚了點才奏效。



  「你沒有打算殺她吧?」



  「跟小和出來玩,不會做讓小和傷腦筋的事。」



  「抱歉,是我多慮了。」楊中和比較想聽他說:「班長,我不會殺人。」



  「班長,手機借我。」



  「你要幹嘛?」



  「拍裸照,黑貓老大說的。」



  「這樣好嗎?」



  「沒有損失。」



  楊中和半捂住臉,看著吳以文面不改色拉下阿寧領口的皮衣拉鏈。







  他們被挾持的地方沒有手機訊號,吳以文與楊中和只能揹著昏迷的白院長,沿著海濱的白沙徒步慢行,試圖走回公路上求救。



  夕陽西落,海水像是金漿,往他們滾滾湧來。



  「班長,對不起。」



  楊中和想了一會,望著吳以文和環繞著彼此的海濱夕照。如果想要平安度日,就無法看見世外的風景。



  「你不用道歉,我可能也有一點期待……跟你出來冒險。」



  「小和。」吳以文不顧背後還有個院長大人,過去把腦袋往楊中和肩膀靠。



  「好啦,好了啦。」








  連海聲接到報告,關於他家店員被國家表揚為英雄的來龍去脈,沒有上報,只有幾個機要人士知情。如果吳以文在手邊,連海聲一定要打爆那顆腦袋。



  說人人到,銅鈴清響,旅行回來的小店員全力奔向店長大人。



  「老闆!」



  「停!」連海聲一聲令下,吳以文立刻在他三尺外緊急煞車,只是那顆笨腦袋還是不安分直往店長方向靠。「叫你像個學生出去玩,結果你都在幹什麼?」



  「跟小和玩、出任務、跟小和玩、救白貓咪、跟小和玩。」吳以文手上抱著豐碩的伴手禮,至少最後一天有跟上團體行程,像個青少年花光錢包最後一毛錢。



  「蠢死了。」連海聲鄙夷看著店員雙手向他進貢廉價的名產,從吳以文背後爆開的貓咪背包估算,還多餘帶了華杏林那變態與吳韜光那白痴的分。



  「還有,好想老闆。」吳以文瞇緊雙眼。



  「少來。」



  「最喜歡老闆了。」



  連海聲受不了地戳刺吳以文的額頭,然後把男孩偎來的腦袋擱在手心收攏。



  「好了,去把門關一關。」



  叩地一聲,當吳以文合上大門,所有寶貝,總算物歸原主。





 

 

<校外旅行.完>

 

 

--

排一下古董店篇目的時間軸:

(校園不思議)>尋人啟事>法官大叔>小心遊覽車>家庭教師>小提琴手>校外旅行>學生會長戰爭……

這篇比較像小品,進獻給小和派的親親。卷五不僅是高校小男生們的戰爭,也有店長和白老大的正面交鋒--

 

白院長:「連美人喔,商敏和林家聯手,你一個人不是對手,求偶吧,偶就等著你穿高叉白旗袍當偶的小老婆!」

店長大人:「去死,去死吧!」

 

對了,卷五確定是在漫博出,敬請期待!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扉羽
  • 白老大真的很好笑wwww
    我想,我是申家一生黑吧?
    還滿好奇平陵延郡的事情,像是常常提到的「土皇帝」
    文文血緣上應該是童家的,不過他真的很像延世相
    我還在考慮要不要去漫博,想到要在大太陽底下排好幾個小時,我就覺得累
  • 後續的事,就不多談了(捂嘴)

    可惜沒有星光場,如果時間允許,我建議平常日下午四點以後去,逛街品質會好一點。

    woodsgreen 於 2016/07/19 22:42 回覆

  • 凪紗(紗希)
  • 小和好聰明!!
    阿寧知道被拍裸照後應該會很想掐死以文吧wwwww
    闇也太壞了wwwww欺負小朋友啊!!
    小和認命吧,被以文看上你低調不了了!

    因這幾天太熱,人不舒服剛剛跑去刮痧
    現在背好像被打一樣⋯
    刮出來的痧好像瘀青啊QQ
  • 裸照會用到(劇透)

    殺手:人家本來就是壞蛋(燦笑)

    中暑了,我可憐的孩子。這種天氣只要在路上騎半小時,頭就會開始暈,拍拍。

    woodsgreen 於 2016/07/19 22:39 回覆

  • 冉
  • 看小和跟文文的喵喵大冒險(?)看得好滿足ˊ 艸ˋ)~*
    其實某方面來說小和班長也不太正常ww
    誰會在有生命危險時還care問題的答案呢www真不愧是記者(?

    文文跟小和撒嬌真的很治癒~兩個小天使麻幾可愛!!
  • 喵喵大冒險~:*:‧\( ̄▽ ̄)/‧:*

    沒辦法,小和班長很在意這案子的真相為何。

    對店員來說,小和班長就是隻好貓。

    woodsgreen 於 2016/07/19 22:17 回覆

  • zoelin619
  • 哇喔白領意外的帥呢,尤其是叫阿寧放了班長的那段⊙ω⊙
    小和不愧是文文的大冒險好伙伴,遇到危機面不改色,小和,你的正常人的心呢www
    等等為什麼要拍裸照(驚
    是出於興趣嗎....
  • 大人物嘛!

    他在這場事件之前,已經被綁過、炸過幾次,差不多練出膽來。

    後來會用到^^

    woodsgreen 於 2016/07/19 22:12 回覆

  • 路人N
  • 是的!我就是小和派~!
    小和真博學捏
    拍裸照...只能說手法真熟練啊,文文,嗯嗯嗯
    綁到小和也不知道是小和衰還是阿寧衰
    回去給店長順毛最溫馨了~~~~~
  • 答數!

    他研究大禮堂爆炸案甚深。

    殺手努力把店員教到壞掉。

    他們衰點的共同點就是那間古董店。

    雖然外面的世界很好玩,還是想回到有店長的店裡。

    woodsgreen 於 2016/07/19 22:11 回覆

  • 凊公公
  • 還以為白院長是個大反派,也許只是連美人的追求者之一而已(誤......

    每次讀到文文說「怪盜貓咪W」總會忍不住跟著做嘴型wwwwww

    小和的頭腦動得很快,對自己想了解的事物總是會鍥而不捨的追求,這點小讀者真的好佩服。

    小和派萬歲~~!!卷五萬歲~~!!
  • 因為做為主角方的古董店是個廣義上的反派,所以別的反派看來都有點曖昧。

    .W.

    觀察和直覺都可以鍛練,他沒有家世和過人的智識,唯一能贏過別的人,只有求知的欲望。

    小和派都冒出頭了呢!

    woodsgreen 於 2016/07/19 22:09 回覆

  • shazz
  • 生病難受半夜醒來結果就看見更新了!!!
    我家小和!不用孤獨一輩子了!
    作為小和派,就喜歡小和夠衰,也夠路人甲!只是一個正常人這一點也很喜歡!
    怎麼知道一看…原來我家小和也是個神經病啊…
    怪盜貓咪W請把我純潔的小和還回來!!!
    不過神經病也好,正常人也好,還是很喜歡小和啊!(羞澀)
    另外…其實一日入林綠大大坑…其實好像就無可避免會喜歡上神經病…(沉重臉)
    所以我還是安心繼續愛小和就好了!!(哪裡得出來的結論?)

    愛小和也愛林綠的,
    阿云上
  • 釣到親親了!

    小和班長:我承認很衰這一點……

    南邊還是冬天吧,天冷受病很痛苦,要保重身體吶!

    woodsgreen 於 2016/07/19 22: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