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特希五百年史,首開先例,特別為活著的人立傳,因為他們現任國王記性不太好,怕他把大家給忘了。



  --城破之際,大公主施下魔法,凡特希時間靜止十七年。



  當魔法解除,人們還分不清是夢和現實,黑髮少年的出現,讓他們真正清醒過來。他們聽著小祭司輕聲說起少年如何英勇救出美麗的主教,而少年只是回:是男人都會去救。使得美麗的主教大人差點被這個年紀只有她零頭的小子給迷倒。



  少年說他來自一個遙遠的國度,是外人,卻說得一口道地的凡特希城口音,精通古語,還懷著一身精湛的劍技,很難不令人好奇,想要多和他親近,他卻躲著人,把心藏得很深。



  宰相和騎士團團長都相當中意少年,想收他為義子,少年拒絕了,說他只想要回家,不要對他好,會讓他感到困擾。



  魔法師叨叨唸唸,之前他和小斐跟少年同居時不是這個樣子,笨拙但像晨光一般溫煦。少年原生家庭並不和樂,沒幾歲就搬出來獨居。他們離開前,少年開心地說,父親來接他回家了、父親原來還在乎他,他要回去和阿姨妹妹重新生活,當個好孩子、好哥哥。現在卻像失去了唯一的希望,心碎了只剩行屍走肉。



  少年以為大家看不出來他其實一無所有,只是在裝腔作勢。說穿了他一定會連夜逃走,大家只能加倍地關愛他。漸漸地,他緊閉的雙脣鬆開來,哄著被黑夜嚇哭的小祭司、聽魔法師炫耀新合成的咒術、和主教聊著世界的歷史,就像愛西可公主還在世一樣。



  若是尋常時候,以凡特希的國力,把孤子教養成人不是問題,可惜世界就要末日,原本被魔法延緩的災象蔓延到國境,就像十七年前面臨的絕境,必須有人挺身而出。



  原本冒險團湊不出數,勇者不在了,主教傷了雙腿,單靠魔法師一個人,無法保護小祭司。



  少年說他不是勇者,但他願意陪他們走這段路。國王給他封爵、賜了寶劍,把凡特希的希望托付給少年。



  每每外面的消息傳來,冒險一行人如何打擊腐敗的教團、橫徵暴斂的聯軍,他們忍不住為冒險者喝采。



  他們樂觀地度過春夏,直到冷颯的秋日,小祭司哭著求援,少年病倒了。因為強行給神靈認主,神靈對世界的恨意,轉而由少年承擔下來。



  魔法師強押著少年,要他回凡特希,但他不肯就範。



  「我不回去……我可以……辦得到……」



  離得太遠,他們聽不真切少年的意思:他可以代替那個人,撐住這個世界,請相信他。他們說,加油,再撐一會,等勇者回來就好了。



  他們太想抓住那個希望,不知道這句話成為壓倒少年神志的最後一根稻草──不管他再怎麼努力,只要真正的勇者回來,就不需要他了。



  他們還記得那一天,原本昏暗的天空,突然亮起璀燦的紅光。這是屬於大公主的魔法,當冒險者遇到不可避免的危險,緊急傳送回凡特希城。



  他們衝出城外接應,省得脫逃回來的孩子被魔物吃了,沒想到只有少年一個人,身上佈滿教士刻下的十字血痕。教會竟用對付魔物的招式,對付一個活生生的男孩子。



  「克希,小斐呢、瑞格爾他們人呢?」



  「斐……被帶走……瑞……」



  金光亮起,與凡特希敵對的教會來了通知,要他們緊急回城避難,少年已經被魔劍控制心智,將他比性命還要重要的同伴親手砍下,灰飛煙滅。凡特希若無視他們的警告,最後被少年破城滅國就不要怨恨真神。



  但他們還是把少年扛抱回去,盡全力救治他,不去想另外兩人的笑顏,至少把這一個救回來。



  救是救了回來,可是少年清醒之後,不吃也不喝。不管溫柔地安慰他,還是認真地斥責他,他都沒有回應。



  「反正世界都要毀滅了,你也不要太自責。」



  諾兒笑著調侃少年,只是這話連自己聽了都難過。當她拄著拐杖關上房門,聽見少年在房裡嚎啕痛哭。



  少年等傷好全,穿戴起遠行的輕裝,再向國王懇請一把可以容納神劍的長劍。他真的把所有人嚇傻了,大家問他在末日倒數的時刻,還想做些什麼。



  「我會保住這個國家,還有你們所在的這個世界。」



  少年揹起劍,一個人重新踏上征途。



  即使是那位所向無敵的勇者大人,面對未知也需要祝福和伙伴。少年遠比大家還有他自己以為的,還要勇敢許多。



  他們在心裡暗暗立誓,如果少年回來,別再讓他走了。







  「──所以說,我對這世界根本是來破壞的魔頭,只是犯了重罪補救兩下,就被洗白成英雄。」克希呼了口氣,「後來勇者終於歸來拯救世界,與我無關,故事把我抽掉根本不會影響劇情,我從頭到尾就是一個多餘的傢伙。」



  「舅舅,你完全是主角好嗎?」



  克希按捺住嫌惡的情緖,把書一口氣翻到最後一頁,就像考試唸不完,偷吃步騙自己有讀完一樣。



  「等我醒來,我人就在凡特希城,昏睡好幾天。結果趁我躺床的時候,國王留了詔書,跟你們兩個公主媽媽,全部跑掉!我只能代管這裡,直到有合適的繼承人接棒。然後西方那邊國家之前議約盟主給凡特希國主當五年,知道是我這個冤大頭,又延五年又五年,各國有什麼紛爭就要我去調停,就是個屎缺。你們下一任繼位前,我一定要想辦法跟西邊斷斷掉!」



  「舅舅,你就是個濫好人。」傑伊點出克希的問題,從他年少時期就被看穿是個責任感強的孩子。



  「去死吧!」克希合上書頁,「最後沒有天理地,魔王統治了世界,結束。」



  說是這麼說,但布凌思的心思還停留在故事中的少年身上。世界得到拯救了,那少年有得到救贖嗎?



  「陛下,得到一切、有這麼多人深愛著您,您的心有沒有比較不空虛一些?」



  克希認真想了想。



  「應該有吧?」



  「太好了!」布凌思滿足笑著,就像他母親的床前故事,最後都有幸福快樂的結局。




 



  少年醒來,好像做了很長的夢。他不應該存在,罪大惡極,但他卻代替那個人活了下來。



  「你願意留下嗎?」



  少年一臉茫然,只記得這裡的人對他好,於是對國王點點頭。


 

 

 

 

--

親親在博客來的留言我都有看到,雖然暫時還無法加開系列,但我會一個一個回應您們對故事的愛。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克希大大不要這麼悲觀
    你也是大家的勇者大大啊

    我媽媽手燙到沒辦法洗頭,於是我開始了五點半起床幫媽媽洗頭、吹頭髮,搞定後躺回床上等上班時間到再起來的日子!
  • 好孩子。

    但在媽媽傷好之前,千萬不要倒下了。

    woodsgreen 於 2016/07/20 22:53 回覆

  • 扉羽
  • 我每次看這個系列的小品一直搞不懂克希和前任勇者的關係
    是使命還是必然?亦或是他就是那個前任勇者,不過和阿生一樣,失去記憶?
    看完好想揉克希的毛
    還好他在那裡有關心他的人
  • 月牙貓
  • 哎呀,當事人認知的事實和其他人真是差很多XD
    克希就是克希,不會變成替代品的!
  • EST
  • 又看到兩個小孩好開心!有生之年!
    能看到幸福快樂的結局真是太好了
  • 斂
  • 每次看綠大的文都超揪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