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國家正在內戰,華人政府軍與高砂革命軍。



  和一般人想像的戰爭不同,旅遊警示分級一直在和平的綠燈,目前只有政府高層的私帳和存款見光死去,一般人民對革命軍也沒太大敵意,還覺得革命軍領袖J現在換上的半邊銀面具造型很帥氣。



  但危險平衡不會維持太久,總理兒子日前被革命軍挾持,總理在媒體前正式宣戰;不過有識之士以為改變的關鍵是在於,國家安全部原本屬於鴿派的「大腦」因「叛變」而遭到撤換。



  主戰派樂不可支,似乎未想過失去平衡的政權會不會倒向對方?也不想深思兩軍交戰會有多少死傷?



  人命之所以無價,就因為人死不能復生。






  阿華被調到海拔兩千公尺的國家森林管理處已經兩個月了,期間發生了許多事,大樹、小鳥、蜥蜴、一群裸男,一言難盡,他一點也不想說。



  管理處每月有一次工作報告,阿華上次沒跟到,這次備齊資料到服務處去。他才上台報告五分鐘,台下就睡倒一片,只有胡蝶小兵把他當偶像明星用手機錄影而醒著。



  「我打算接續陳映雪博士的研究,需要區處的人力支援與金援,請處長核示……處長!」阿華大聲點名,沒想到講台前的黝黑男人悠悠抬起頭,出乎阿華意料,這混蛋竟然醒著。



  「華仔,你也知道雪仔是我唯一的孩子,你的想法我十足感動,只是我有個問題。」



  「處長請說。」處長態度格外認真,阿華有些動容。



  「你現在單身對嘸?」



  「對,然後?」



  「我有個孩子,真正天仙下凡,你有興趣嘸?」



  「Never!」阿華猜到處長接下來的蠢話。



  「別這樣啦,我們家小雪很可愛捏!」



  「對呀、對呀!」原本睡死的資深管理員們,紛紛醒來附和處長的蠢話。



  「您的意思是要我和一個死掉的男人冥婚?」阿華冷眼盯著燦笑的處長。



  「華仔,你真的和我很投緣!」被猜中心事,處長好不高興。



  「我無法糾正您的主觀意識,但請您明白,我死也不要。」



  「不要這樣啦,你看,這是我兒子的沙龍照。晚上只要關上燈,皮膚嫰得就像女人一樣。」



  處長抬起藏在抽屜的相簿,阿華勉強看了兩眼,如他所設想,陳博士果然從以前就是個脣紅齒白的美少年,和處長完全不像這點真令人欣慰。



  「處長,我明白你思念亡子的心情,但請不要在我報告的時候做閒事。」



  「抱歉抱歉,但我最近總有個感覺,好像他沒去天堂找公主團聚,還在我身邊。」



  阿華真不敢小覷這男人的第六感,雪蜥從阿華制服的胸部口袋探出頭,瞅著男人眼角的淚光。



  「他死的時候,和你現在差不多大,好像才昨天的事。」



  阿華不擅長安慰人,只是認真地說:「處長,令公子是位偉大的學者,他會一直活在世人的心中。」



  「嗚嗚,阮子死的時候,只牽過公主的手,還是個小處男,我足嘸甘耶……」處長搥胸頓足,阿華不知道為什麼要把苦肉計用在這種無謂的事情上頭。



  「請你務必放棄冥婚的念頭。」



  「華仔,我知道要你跨越道德的界線有些困難,但你要勇敢一點。反正你也被未婚妻甩了,要往前看。」



  「處長,你再浪費我的時間,我就要無視你的發言。」



  「我知我知,你說做研究欠錢欠人嘛,我看你一個人在山頂生活足無聊,已經幫你跟上頭申請助理。」



  阿華怔了怔,記得他當初在金精綜任職,忙到快死的時候,部長特別請了Kelly過來幫忙,他也是這般心情。



  「謝謝處長。」



  「免客氣啦!」處長燦爛笑道。



  「對方什麼時候過來。」



  「今仔日,快到了,蝴蝶弟弟,問一下你朋友在叨位?」



  「是,處長!」胡蝶小兵拿起手機撥號,「何健竹,你現在在哪裡?該不會迷路了吧?哈哈哈!」



  這消息讓習慣事先計劃的阿華有些措手不及,像他工作站塞了一堆不是人的鬼東西,還沒通知他們有新人來。



  「華哥,我朋友說他被一隻梅花鹿纏上,正在考慮要不要給大家打牙祭。他槍法很好喔,加菜不是問題。」



  阿華聽見梅花鹿,立刻想起他家那個亂蹭飯吃的裸體美少女。



  「等一下,那隻鹿右頸是不是有愛心造型的花紋?」



  胡蝶對電話問道,然後向阿華崇拜地點點頭,華哥真是料事如神。



  「啊,是小梅。」阿華褲袋發出微小的軟音。



  「請他不要傷害她,那隻鹿是我朋友。」



  「健竹,住手,那是華哥的朋友!」胡蝶大聲喊話,會議室跟著爆出笑聲。「報告,華哥,沒事了,我朋友只對你朋友過肩摔而已!」



  阿華捂著額頭,他早就告誡過小梅,不要對人類太親近,不然早晚在營火堆上看到她的屍身。



  等待新人的空檔,阿華向胡蝶詢問新人的來歷。



  「胡蝶,你朋友是什麼樣的人?」



  「報告華哥,他是男的!」



  「這不重要,你能不能大略描述他的人格特質?」



  「我們社宅的孩子都會一起玩,他就是負責畫格子當鬼的那個人。還有,有人家裡買了新遊戲,他總是等遊戲退流行還是沒輪到的那個人,但是他都不會抱怨,是個好孩子。」



  阿華隱隱為新人感到可悲,還有,通常社會住宅的家庭經濟狀況低於均值,生活應該不太富裕。



  「還有、還有,他是個很倒楣的人。他國中本來申請上什麼實驗學校,養他長大的阿嬤突然病倒,他就簽了賣身契從軍換錢,但他阿嬤沒兩個月就走了。他也不能回來跟我們一起唸書、打球,因為他賠不起違約金。」



  阿華沒有告訴胡蝶,基層百姓因為沒有資源分擔風險,遇上危機只會一路滑落不幸的谷底,才會讓人感覺特別的「不幸」。



  「你說,他是軍人?」



  「對啊,之前政府軍和革命軍打起來,他打中叛軍首領,自己也中槍,昏迷不醒一年多,兩個月前才醒來。」



  「等等,他打中那個J嗎?」阿華腦中那個可憐而模糊的年輕人,瞬間化作一位強悍的士兵。「我記得擊傷叛軍首領的人是一名高階軍官。」



  胡蝶抓抓頭:「好像國家覺得我朋友中槍昏迷很丟臉,就換一個人頂他的功勞。」



  阿華不只一次這麼想過:這個國家到底在幹嘛?



  胡蝶撥了撥手機,給阿華看他朋友的照片,一群青春洋溢的大學生笑嘻嘻圍在病床邊,把插著二十歲蠟燭的蛋糕放在病人頭上,床上散落速食的包裝紙。



  「竹子沒有家人,我們都會輪流去看他,在醫院K書吹免費冷氣。」



  阿華如果是當事人,醒來一定把蛋糕砸在這群損友臉上。



  「一定是老天爺知道他是好人,才會讓他醒過來。」胡蝶笑咪咪說道,沒有一絲該有的悲情。這時他手機咚個一聲,亮起簡短的兩字:「到了。」



  「報告!」



  大門響起洪亮的嗓音,穩健的腳步聲往會議室接近,然後一名穿著淺綠色夏季軍裝的年輕人立定於會議室門口。阿華從台上看去,高挑的身形、軍帽下深邃的五官、即使住院一年多仍是維持麥色的肌膚,怎麼看都是高砂族人。



  「下士何健竹,向國家一級森林自然保育暨生態永續經營管理處報到!」



  胡蝶興高采烈跑過去,在好友身邊轉圈圈。



  「小竹子長大了~蝴蝶飛呀飛~」



  健竹兄弟板著臉,聞風不動,任由胡蝶耍白痴。



  處長笑得樂不可吱,根本沒打算起來處理新人事,阿華只能越級發令「稍息」,叫新人過來台前坐好。



  「何下士,你們兩個真的是朋友嗎?」阿華必須先釐清這個疑問,不是胡蝶單方面給人添麻煩。



  「是,很好的朋友!」健竹正聲回應,胡蝶靠在他肩上比Y自拍,傳給群組「健康社好宅」,群組立刻熱烈點讚回應:竹竹好帥喔!



  「恕我冒昧,你是高砂混血嗎?」



  「是,母親是高砂族人。」



  阿華胸口竄上氣血,明知這位年輕的士兵有高砂血統卻叫他上前線與高砂革命軍對戰,實在是滿懷惡意。



  「報告林少校,我受國家恩惠成人,對國家絕對忠誠!」



  「我不是懷疑你,只是很不滿意你之前長官的安排。」



  健竹眼也不瞬看著阿華,胡蝶叫他放心,華哥人很nice。



  「何下士,請你實誠回答我,你的身體是否完全康復,可以承受山區不便的生活?」阿華頓了下,收起軍中制式的口吻,軟下眉眼,像個前輩關懷後生。「你已經為國家付出許多,我可以讓你回到原本常人的生活,不用擔心合約。」



  「報告林少校,我是自願留任!其一,胡蝶下士的母親拜託我看著她孩子直到他平安退伍!」



  「我媽幹嘛多事,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胡蝶抱頭慘叫,但阿華可以理解胡蝶母親的心情。



  「其二,我有私人的因素,必須來這裡查證,請讓我留下!」



  阿華不免意外,但對方都說是私人因素,他也不好多問。



  「其三,您的轄區緊鄰高砂自治區,為了保有社會安定,我必須保護決定今後國家存亡的您的人身安全。從現在開始,我會全天二十四小時守在您左右,絕對不會讓你再遭遇叛軍的魔手!」



  「什麼?」



  健竹起身向阿華敬禮,就像胡蝶說過,阿華可是他們這一輩年輕人的偶像,「他們」當然也包括同年的健竹兄弟。



  阿華要找的是研究助理,卻來了一個貼身保鑣。



  「處長!」阿華大叫,完全明白問題出在誰身上。



 

 

 

--

這篇我要慢慢寫,沒有日更喔!

 

人參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阿華好久不見!!!!!
    處長真是個好人!!!!陳博士一定很愛他爹!!!
    竹子很胡蝶真的不向同年紀的人啊XDDDD
    是說,胡蝶媽媽請他多照顧兒子是因為怕自己的兒子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用死了嗎XD

    林綠大放心,幫媽媽洗完頭我有回去睡,要上班才起來!!!
    雖然我媽不想叫我,但是我都有自己轉鬧鐘!
    他看到我特底轉鬧鐘就是要幫他洗頭,最後放棄掙扎還是讓我洗了XDDDDD
  • 有這麼一個女兒,相信媽媽會好得很快。

    有的父母會想藉病痛得到子女的關心,但令堂不需要,她一定很想要快點好起來。

    woodsgreen 於 2016/07/21 22:05 回覆

  • 冉
  • 好久不見啊阿華~還有在口袋偷偷說話的點點兒ˊ ▽ˋ)~*
    大家都好可愛啊啊啊啊w
    好期待新人保鑣(X

    不急不急慢慢來~按照林綠姊接的步調走~
    宛如金魚腦的小讀者我(欸)可以一邊期待一邊去複習複習(奔跑
  • 阿華去開會,大家吵著要跟。

    我這是在考驗讀者的記性啊,唉,真希望還能擠出時間畫點點圖。

    woodsgreen 於 2016/07/21 22:07 回覆

  • 路人N
  • 啊啊,是人生~~~
    一對裸男wwwww
    好想跟梅花鹿玩喔~~~
    對於竹子那種"負責畫格子當鬼的人"那種描述,實在是太真實...讓人淌淚了......

    最近天氣真是超熱的,林綠大大加油多喝水喔
  • 團體之中,總有個犧牲奉獻的角色。

    我會的,親親也是喔!

    woodsgreen 於 2016/07/21 22:08 回覆

  • 扉羽
  • 這篇總讓我想到臺灣
    假如當初沒有逼迫原住民,是不是就是會這樣?
    小動物們超可愛
    好久不見的點點和阿雪
    阿華身為常識人一定很心累
    雖然不可能,但是青枝和紅爺碰面一定很好玩
  • 現在也還在逼迫原住民啊,漢人就是雞八(喂喂)

    這篇是架空,混了幾個華人國家的制度和時空。

    阿華是個很務實的人,他已經開始面對超自然現實了。

    woodsgreen 於 2016/07/21 22:54 回覆

  • 凊公公
  • 期待已久的人蔘連載,超喜歡森林的大家與高砂族的組合~~

    J戴銀面具很帥,不戴面具帥爆!!!!

    雖然是架空,但是感覺還是很真實呢!現實生活上原住民還是有好多屬於自己的權利沒有得到,儘管有一批人很努力地爭取。
    得知漢人曾做了甚麼後,超想說服自己不是純漢人,不是侵略者,身上有留著一點平埔血統。
  • shazz
  • 小讀者表示我才沒有那麼難釣呢(小害羞)
    不過就是忙!真的很忙!!

    小人參~小人參~人參小可愛~
    阿華對小雪也真是真愛啊…無論如何都要繼續他的研究…
    新角色登場!感覺是個好欺負的帥哥?
    沒有日更也沒所謂!求持續餵食就好!
    萌文是我生活的動力啊!

    阿云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