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兩位大人記性都不錯,從千年前的帳開始算,我裝作在勸架,其實豎起兔耳在聽八卦。



  小草咬牙恨道:「不過一個新來的陰魂,憑什麼得到祂的關注?」



  陸判冷聲回應:「新舊又如何?你以為交往久了,就會結婚嗎?」



  「胡說八道,我對陛下一片赤誠,才沒有想跟陛下結婚!沒有想跟祂生孩子!沒有要祂只愛我一個!」



  「下官只是打個比方,並未料想到會釣到大人的真心話。恕下官直言,大人這種心胸狹小、目光短淺的貨色,連陛下的小指頭都配不上。」



  哇靠,這火藥味,堪比離婚訴訟、分手擂台。



  「混帳,笛子是我的!」



  是的,他們還在搶小夕夕的竹笛,難分難捨。遙想還是小學生的阿夕,收到學校發的童玩樂器,好奇地試吹兩下,結果引來八方鬼魅抓小孩,夜半躲在媽咪的懷裡哭哭,讓我愛憐地親親、呼呼。



  我真不好意思說:別搶了,林今夕是我的。



  「下官還有要事,就不陪大人浪費寶貝的光陰。」陸判欠了欠身,趁小草一怔,從我手中抽了笛子就走。不愧是千年的陰官,真卑鄙。



  小草發狠往陸判一指,陰風吹過,我口中那聲「小心」還沒來得及喊,陸判凌空畫符擋下。



  「你為什麼會使道士的制鬼術!」



  「我才想知道,大人怎麼變得這麼弱?」



  「陸判官!」



  「下官無意羞辱大人,您本是十殿唯一能和閻羅大人平起平坐的王相,我合理懷疑,您被某種陰術寄生了。」



  小草面對多年來搶他男人的心頭刺,很難冷靜聽進陸判的話,但從他無法反駁的痛苦模樣判斷,陸判確實說中他的心事。



  「這是做什麼?」



  我聞聲望去,高挑修長,有著一頭直黑長髮與纖細長腿的小美人扠腰站在巷道,就算只穿著白衣短運動褲,右腕拎著便利超商塑膠袋,仍像從雜誌走出來的名模。



  「小月,沒什麼啦,他們只是在玩真人神奇寶貝對戰。」



  「妳為什麼一開口就是要誤導眾生?」琳月不耐煩地對我翻白眼。



  「見過嶽降大人。」陸判臉色不怎麼尊敬,但還是照規矩問候一下美人。



  「陸判,王要你和閻羅治理幽冥,你來人間干涉我們作什麼?」



  我向琳月指指我,但琳月不理我。



  小草找回底氣:「對,你犯規!」小人得志的樣子真可愛。



  「下官認罪。」陸判垂下眼,我從眼鏡側邊數他的細睫毛。「請大人謹記一事:八杯珍奶。」



  小草撐了三秒,還是低頭去拉琳月的手環,他們這一對青梅竹馬,只在患難見真情。



  「妳先借我錢。」



  「少丟人了,不過幾杯飲料。」琳月嘴上數落著,拿起電話叫人買去陰間發。



  琳月單手環胸,往後撥了下青絲,依女人本能開啟男人鑑定雷達。



  「以前覺得你長得不怎麼樣,閻羅為什麼老說你是他的小美人,後來到人間看了世俗男人的水平,比較過後,才知道你挺不錯的。」



  「回大人的話,下官不想接受這麼令人不悅的稱讚。」



  琳月看了我一眼,對陸判切入正題。



  「閻羅做事不牢靠,在陛下和我們回去前,你一定要盯緊他,不要被他那張嘴蒙蔽雙眼。」



  「請別小瞧閻羅大人,他只要有心,冥世盡在他掌握之中。」



  小草和小月兒看著陸判,只有一個想法:「閻羅是給你下咒嗎?」



  「我想,阿夕就是喜歡他痴傻的忠誠。」



  陸判臉色不善看來:「妳插什麼話?」



  「對,我就在這裡明說,請傳話給其他人──這女人在的時候,千萬別提起幽冥的事。」琳月用力指著我,我好不冤枉。「我們都快滿二十了,但神子才十七歲!妳嘴上說愛我,結果還不是整天追著白仙的屁股跑!」



  嗚嗚,無法反駁!



  「小月,其實是這樣的,我們想來找妳爸爸借運。」



  「我在跟妳談感情,不要提起正事!」她歇斯底里的時候,特別像個女孩子。「不行,我耳聞過那個術法,被借走運氣的人會衰好一段時候。我爸在業界有很多仇家,我不能讓他冒那個險。」



  「妳不恨他嗎?」我輕聲問道。



  「這是兩回事。」琳月垂下眼,「我只想要他變回我爸爸。」



  依我這個過來人的身分,我必須說,很難。親情一旦變質,比任何感情都要來得覆水難收。



  




  我們重新整裝上路,因為琳月而觸碰到我們避談的核心。如果世上還能有誰過問我的感情事,大概只有他了。



  「誰都好,不要選他。」



  我靠著他的背悶頭不語,果然我跟阿夕,太超過了。



  「他一遇見妳,妳就非他不可,為他死、為他活,太容易得到,不會珍惜。」



  「可是我心甘情願。」



  「別傻了。」他沙啞地說。



  我信任的人,一個、二個以及最重要的這一個,早說了魚死網破的未來,但我就是不願意相信,天真地想走一步算一步、破一個洞補一個丁,可以用半生的感情補起我和他之間的破網。



  陸判載著我來到社區小公園,我還以為他想陪我溜溜滑梯重溫童年,他當爸爸我當小萍兒,結果卻看見一個刺眼的大熟人。



  「之萍!」龐世傑喜出望外。



  我呆怔看著在公園混充無業遊民的龐少爺。的確,說到好運,龐世傑無人能出其右。他爸本來都要把他媽鬥下來,換自己私藏的私生子上位,沒想到阿夕來個回馬槍,風雨過後,龐世傑嘴巴那根金湯匙依然含在嘴裡,還因禍得福認領回親生可愛小兔兔兒子,真是好狗運的可惡傢伙。



  「那個……」我才正想跟龐大少商量一二,陸判突然衝上去,抓著龐世傑拳打腳踢。



  「垃圾,去死吧!」



  所以說,判官大人到底是來借運,還是找個堂皇的理由,趁機將背叛我、害我夜半哭哭的前男友乎伊死?



 

 

 

--

關廣告是為了放自己的廣告,來來,賣萌物!8/11-16漫博世貿一館,敬請掃貨。

漫博簽書會活動辦法已經公布在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woodsgreenfans/posts/815078541926176

近日會在部落格公告,請欲參加的親親注意收看喔!

 

喵喵危機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凊公公
  • 太好了~~古董店有再出周邊,之前買了扇子後一直等,等到現在~~號碼牌只能搶50個名額的了......一定要搶到林綠大的抱抱!!

    陸判某方面還是疼林阿萍的,雖然嘴裡兇兇,龐大少就挨點皮肉痛不會死的~

    阿夕和他老母的破網......唉~

    小讀者在今天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支手機,戰戰兢兢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壞了或是不見了......

  • 8/16那天因為三場一起,隊伍一定絕對打死會很可怕,妳要勇敢、堅強、忍辱負重,見到我之前,妳會因為熱到虛脫而思索起人生的意義:我為什麼站在這個地方活受罪,知道嗎?(心理建設)

    真的活著見到我,要記得報暱稱喔!

    拿到新手機很開心吼,好好摸熟它,行動智慧很有趣喔!

    woodsgreen 於 2016/07/22 22:21 回覆

  • cc
  • 親愛的判判~~~~~~實在太可愛了(愛心
    快點把垃圾處理掉!
  • 他正在努力當中。

    woodsgreen 於 2016/07/22 22:22 回覆

  • zoelin619
  • 這是正宮和小妾的差別(撫鬚
    判官哥哥對女生好像比較有禮貌
    誰叫小七是小男生~~琳月吃醋了,有點可愛
    判官哥哥威武!!口說無用,直接上拳頭說道理
    ⊙ω⊙
    陛下的感情路(嘆
  • 情花兒
  • 明天國考前看到判哥哥可以無憾了~~也想借好運XDDD

    只有50個!!!會努力搶的~~
  • 這篇也在說靠運氣生活的人其實極少數,我們能做的就是努力再努力。

    祝親親順利喔!

    woodsgreen 於 2016/07/23 21:58 回覆

  • 言亦臣
  • 嗚嗚嗚嗚,我也好想去,可是人太多我會覺得噁心......

    哎,判判真的好可愛~嘴硬心軟這個屬性真是太美好了。(好像哪裡不對)
    請把垃圾丟不可燃,那玩意不可回收。(認真)

    林綠大大我愛你~~~~
  • 訪客
  • 喜歡琳月偶爾被之萍搞得失去冷靜爭寵的樣子XDD
    這樣下去不知道在人間的十殿王會不會都登場呢>Q>
  • 笙魚
  • 傳說中的後宮起火。

    小草為何那麼容易一被激就說出內心話啊XDDD
    是到人間後才那麼www
    琳月,妳要知道,你們每個人對於之萍仙子而言都是無法割捨的孩子,但是輸給了十八歲。
    對付渣男就是要揍!讓你欺負我家小萍兒!
  • Ally
  • 哈哈哈垃圾!!!!
    琳月好可愛喔~
  • 芳菲有時
  • 嗚嗚沒辦法去漫博QQ
    捆綁店員有沒有其他通販可以買到><
  • 我再問出版社看看吼

    woodsgreen 於 2016/07/23 21: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