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呢?山豬哥哥,我就是隻無害的軟毛兔……」不等我說完話,老王推開我肩膀,和我身側像尊雕像的判官大人對上視線。



  「妳又從哪裡勾搭上美男子?又是一個戴眼鏡的!」



  怪了,照理說,老王應該看不見陸判,難道是和小晶晶朝夕相處,受到影響嗎?我一直很想問老王會不會幫行動不便的小晶學弟洗澡,但問了他一定會揍我。



  「你對她這是什麼態度!」陸判站上我和老王之間,這架勢,分明打算跟胖子定孤枝。「先入為主以為她學識不如你,一個孤女沒有家人可以依靠,瞧不起她嗎?」



  「不要這樣,我就不愛讀書嘛!」我連忙把陸判拉開,要是在這裡結了仇,老王死後被判去輪地獄怎麼辦?



  「我沒有這麼想過,她在職場表現比我好多了,是管理的長才。」



  我回望向老王祕書,心裡煙火齊放,原來我在他眼中不是太空垃圾呀!



  「──但這並不改變她四處惹是生非的事實,尤其我又是替她擦屁股的冤大頭。她平白無故帶了陌生男人到我家門口,表面聲稱與我交往卻不願意改變隨性的交友態度,我應該有資格抱怨幾句。」



  老王雖然在回應陸判的質問,但內容分明是在講給我聽。



  「對不起,兔兔知錯了!」我雙手比出一雙下垂的長耳,老王投以乾冰眼神,分明認為我會反省才有鬼。



  陸判還是冷冰冰的,拉下我的兔長耳,微聲唸了句「丟人」。



  「她並非平白無故,而是為了屋內的那一位大人--」



  蘇晶擔憂的聲音傳來:「學長,發生什麼事?又有好兄弟敲門嗎?」



  蘇老師一襲素雅淡藍色長袍,從內間推著輪椅過來。我忍不住盯著他覆著軟布的雙腿,又惡化了嗎?



  「阿晶,你先不要……」



  蘇老師一見我,清秀的臉龐滯住表情,然後手忙腳亂地撐著把手想站起來,接著慘烈地摔在地板。



  「阿晶!」



  「學長,不用扶我,你先帶之萍小姐入內休息。抱歉,又把另一個世界的問題帶到你家裡來。」蘇晶再抬起頭,原本柔和的五官轉為冷峻,聲線也變得低沉:「未料此事竟驚擾陸判大人,望請恕罪。」



  「我們之間無隸屬關係,沒什麼謝不謝罪。」陸判看內裝鄭王爺的蘇老師一時站不起來,便蹲下身去,身體力行平等關係。



  「三百年來,陰曹若非你主事,白派、風仙、福興那位厲魅,調和移民與原民的新舊信仰,這塊土地的夜晚才得以和平。」



  「言重了,我也沒真能挽救回什麼。」



  我和老王站在一旁沒動,我想我們兩個都有點愛管閒事,沒法不聽不看。



  「鄭王爺,你如果願意放下執念,歸附陰曹,我尚能留你一塊餘地。」



  「我不需要餘地,我只要白仙安然度劫成神。」



  這就是小七為什麼不認他親爹,他的義父幾乎為他付出一切。只是鄭王爺和我這個養母的心願相違背,我只要小七留在我身邊。



  「王爺,我不知道神子是否真能成神,只知道犧牲不會換來幸福。」



  「大人,這話由把一切奉獻給陰曹的您說出口,格外讓人感到絕望。」



  「不會啦,至少我很幸福。」我忍不住出聲,老王用力掐住我腰肉。「痛痛痛,我看他們氣氛太沉重了,想給他們打打氣嘛!」



  陸判起身往我走來,手一伸,要我交出小漁網。我從胸罩抽出今日的戰利品,遭到老王鄙視的白眼。



  「謝大人法外開恩。」鄭王爺接過好運網,伏地對陸判拜了又拜。不是我在說,他們古代人真的好認真。



  好一會,蘇老師都沒有起身,倒是陸判先發了話。



  「你無需隱藏殘疾,反正她絕不會嫁給一個隨時會被地府收押的短命鬼。」



  「啊啊!」我緊張拉開判官大人,不要強制斷我桃花啦!



  「我對之萍小姐只是老師和學生家長的關係,我跟她……不可能的……」



  小晶晶,你不要哭啊!



  老王看不下去,霸道去抓給他用眼淚洗地板的學弟。



  「學長,你不要理我,我就是個爛人……」



  「丟人現眼,給我起來!」



  胖子學長和小晶學弟混戰之中,我的手機咕唧響起,來電顯示為兔子窩。



  「喂~」



  「大姊,妳不是去倒垃圾嗎?人跑去哪裡了?」



  「兔兔,你寫生回來啦!」



  「先回答我的問題!」



  「媽媽去冒險,等一下就會回去給你順毛。」



  「妳等一下……大姊,大哥問妳身邊有幾個男人?」



  「三個……沒有,哪有什麼男人?」被套出話了!



  「妳快回來啦,不然大哥真的會把我燉來吃。」



  小七不知道,「燉兔肉」這個玩笑話只能出自我跟阿夕口中,由他自己講出來,我只會想清燉還是紅燒哪個比較好。



  我跟小七隔空蹭毛說拜拜,收了機子,對在場的男士抓抓毛。



  「那個,民婦要回家吃晚飯了,不然我兒子會生氣。」



  「之萍小姐,請等等!」



  蘇晶突然喊住我,我還以為他要跟我告白。



  「阿偉學長下星期二晚上沒有進修課,妳可不可以跟他去約會!」



  「你多什麼事!」



  我勾起劉海,對老王羞澀一笑:「好啊!」



  「妳……想吃什麼?」



  「牛排。」



  「我知道了。」



  我和胖子、小晶晶開心道別,一直到離開公寓大樓、上了車,忍耐著不批判我交友的判官大人,才碎碎念兩句。



  「真是沒有情調的傢伙!」



  「哎喲,我喜歡嘛!」我已經迫不及待星期二到來,想點子逗弄胖子。「所以說,你今天其實是特地來看志偉的人品?」



  「瞎猜什麼?」



  「不然我們去醫院看看,那個年輕爸爸是不是已經醒了?」



  如果我猜得沒錯,早在我召喚他出來,做出請求,他就已經決定要留下那個人的性命,卻把這個恩情留給鄭王爺去施。



  「陸判,你這麼當官,沒問題嗎?」



  「沒大沒小。」



  「要是讓三界鬼神知道你這麼愛我,沒問題嗎?」



  他沒應聲,整個人安靜下來,只有騎車的輪軸咯答作響。



  「太傻了,我四十年來,都不知道你是誰。」



  「白派最多護妳成人,人世險惡,我實在放心不下,於是我循私向閻王求了三十年。」



  「什麼三十年?」我急急問道,好像錯失了一生的寶物。



  「我本來會來見妳,對妳的人生負責到底。」他溫柔而哀傷地說道,我把臉整個埋到他背上,與其說是道歉,根本就是求婚。「但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只要妳過得好,那麼一切就值得了。」



  「哪裡值得……」我要笑,不能哭,要裝作不知道他即將到來的刑罰,都只為了讓我活下去。



  「像妳這麼好的女子,本來就值得被愛。」








  我回到家,笑容滿面,又是一隻好兔。



  小七拉著我的手到餐桌,給我盛了一大碗白飯,因為阿夕不想跟我說話。



  「今夕,如果媽媽再年輕二十歲就好了。」



  「媽,妳年輕了又如何?」阿夕那口嗓子輕聲埋怨,好一會我腦子和下半身都是酥麻狀態。



  「媽媽要嫁給陸判!」不對,我的苦肉計錯置成真心話大告白,我本來是想更細膩討好大魔王,讓他開心,說不定就會放過我家恩公。



  林今夕重重放下碗筷,臉色比南極還冷。



  「我把全世界的男人都殺了,看妳還能嫁給誰!」



  阿夕抱了熊寶貝就走,用力關上房門,老婆……不對,魔王大人好可怕呀──



  「大姊,哪天地球毀滅,絕對是妳害的。」



 

 

<補破網.完>

 

 

 

--

我跟編輯大大保證會好好來廣告古董店漫博週邊的事,結果忘掉一半。

卷五很有趣喔、店員捲線器和班長胸章請參考看看喔,如果賣得完,我會有很面子(虛榮心!),謝謝親親~

短篇補完,接下來要寫長文了。先寫眼見就在部落格,如果是陰曹會發在PTT,可以請小讀者先辦個PTT帳號,或把我噗浪和臉書加一加。

卷一桌布2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盼盼真的是好男人呀(捧頰
    夕夕依然這麼愛吃醋XDDDDDDDDDDDDDDD

    小讀者雖然沒有PTT,但是臉書跟噗浪我都有很用力關注!!!!
    不會漏掉林綠大大的文的>口<!!!!!!
    新品跟書,也會奉上我的薪水的!!!!

  • 回噗浪:腳不好,又要考試,去什麼去!

    連載大概要再一陣子,需要醞釀感覺。

    謝謝VIP陳同學的支持!

    woodsgreen 於 2016/07/24 22:19 回覆

  • 扉羽
  • 我真的好猶豫要不要衝漫博呀

    我有臉書、噗浪還有ptt帳號來追蹤林綠大大!
  • 請慎重思考,去了就要懷抱上戰場的心態。

    我知道妳愛我啦!

    woodsgreen 於 2016/07/24 22:20 回覆

  • 冉
  • 我看見關鍵字辣!!!福興!!!(歪樓

    林民婦真是罪惡RRRR簡直是移動桃花樹啊www開了好多桃花www
    而且一不小心就會毀天滅地O WO;)(看向夕夕
    判判好讓人心疼啊…沒有什麼比錯過更讓人遺憾QQ但是至少判判還有小修女嗚嗚…

    小七依舊是萌兔,萌兔大仙請保佑萌兔依舊萌萌(?
  • 福興不大,但他們的地基主太強了,陰間名聞遐邇。

    就是個禍水~

    他對她有份強烈的負責,守護的執念對鬼來說,幾乎就是愛。

    請放心,大仙會的!

    woodsgreen 於 2016/07/24 22:51 回覆

  • 路人N
  • 兔子...請給我兔子,我親自燉......(抹口水
    當爸的就是會挑剔女兒男朋友,二哥辛苦啦
    我絕對會把綑綁play文文帶回家的!!!
  • 宵夜時間!(喂)

    他也不算爸爸,爸爸不能娶女兒,但他可以。

    敬請帶回萌物!

    woodsgreen 於 2016/07/24 22:53 回覆

  • 洛泉
  • 哈哈哈
    感覺夕夕聽到對方是陸判感覺略複雜
    那也是他的後宮之ㄧ啊
  • 聽了就生氣!

    後來有叫陸判以身還債,陸判說拿去,只要陛下不要失戀躲在被子下哭哭就好。

    woodsgreen 於 2016/07/24 22:54 回覆

  • 笙魚
  • 夕夕不要生氣,判官葛格畢竟飯煮得好、是個傲嬌,又有著一雙長美腿,最重要的是,默默付出都沒人知道!難怪林民婦會想嫁給他(被折
    你就不要小心眼喝乾醋了,林民婦最喜歡的還是你了啦 <3
    而且二哥最喜歡的也是你啊,陛下簡直是人生贏家!(
    二哥這次真的有種來幫之萍仙子看未來的那一半的感覺欸,以岳父的立場www
    那隻和之萍通話、又幫媽媽盛飯的好兔兔,麻煩給我來上一鍋!

    一定要讓綠姊有面子!
    買了!
    而且可以綁文文,買了!
    下次會不會有店長可以綁?(
    小讀者會努力搶簽名牌的!人生第一次搶簽名的機會就獻給綠姊了!(雙手奉上
  • 就是個好男人!

    今夕陛下:那女人最喜歡的是小男生,陸判也是!

    二哥背後還有白派,但他怎麼看,每個男的都不滿意。

    感謝親親~加油啊,要活著見到我喔!(揮手帕)

    woodsgreen 於 2016/07/25 20:34 回覆

  • 阿品
  • 請問林綠大大,今夕這個時候可以開口說話嗎?還有,請問陸判說的求了三十年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最後沒有成功?抱歉,因為我的時空觀有些混亂……
    先謝謝您的解答!
  • 這篇發生在陰陽路卷七喔!

    因為閻王動了手腳,詳見眼見卷七喔!

    有問題再問我喔^^

    woodsgreen 於 2016/07/25 20:31 回覆

  • 訪客
  • 大大,陸判跟閻羅徇私求三十年‥‥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