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擊福德的白裙女子被警方帶走。通常校園的小事故不會鬧上警局,學生之間關門談談就好,但福德家門顯赫,很快就被受理案件。



  「會留案底喔,要堅強喔!」福德笑嘻嘻給加害人打氣,被喪門捂住嘴。



  流丹哼了聲。這所學校自從星壇封印被破,雙星的影響力不可同日而語,大大加強了「公平」的特質,過去被欺壓的人會有平反的機會,而為惡的人沒有僥倖,犯錯一定會被抓。



  喪門告訴福德和流丹有關校園白裙女子的源由,她們聽了離教的事,像是聽到什麼異國逸聞,前者笑個不停,後者一連罵了好幾句白痴。



  「拜什麼凡女,要拜就拜我呀!」福德非常喜歡「幸福」兩字,這算是她工作管轄的範疇。「要我說的話,幸福就是運氣!人從出生那一刻,就決定了日子好壞、有沒有人愛,再努力也沒用啦!」



  喪門不予苟同:「我認為,後天的自我修養還是相當重要。」



  「哈哈哈,可是她們劃出的目標是你呀,我們會在一起是因為我們本來就是同類嘛!我從你誕生亮起光的瞬間,億萬年來看著你長大,自然我對你的感情不是隨便路人甲比擬得上。」



  喪門有些困惑看著福德,就算他全忘光了,福德也不覺得沮喪,至少她還記得清清楚楚。



  流丹也贊成福德的看法,她之所以會跟混蛋表哥在一塊,只因為他們是一表三千里的表兄妹,沒有這層先天上的關係,他們根本不可能認識。



  「但生來一無所有,也只能努力不是嗎?就算天註定是常態,全力拚博也能拚出人人稱羨的例外。不過我說的絕對不是打扮得漂漂亮亮或是跑去剪人家女朋友頭髮告白這種蠢事。」流丹只希望某人能對她積極一點,不要整天埋在書堆裡,直接放棄人生。



  福德笑了笑:「說得也是,我就知道一個逆天的例外。」



  「是誰?」



  鐘聲響起,不知不覺,已經到下午第一堂課。



  「親愛的呵呵呵我去上課了!」福德話沒說完,就頂著狗啃似的馬尾蹦跳去教室,流丹有些憐憫看著被慣性放鳥的喪門。








  處理好福德的事,喪門才拖著低血糖的身軀回到男子宿舍。



  身邊重要的人接二連三受害,讓喪門很不安。



  「祈安,我回來了。你很餓吧?抱歉,因為發生許多事……」



  喪門有很多話想跟陸祈安說,但又怕一不小心說多了讓友人煩心,一路上再三斟酌。可當他望著寢室空蕩的床位,才知道煩惱只是多餘。



  「你不在啊……不是說好要等我回來?」喪門失落地喃喃自語,走到陸祈安的位子,打開便當盒,一個人用餐。



  「叮」個一聲,喪門手機響起訊息音,他拿起機子查看內容。



  ──喪,我餓了~



  乍看之下像是小女友親暱的邀約,事實上也有不少人以為喪門的女友是中文系嬌小大眼的美少女而不是外星人福德社長,喪門從未經手的臉書也經常放著兩人共餐的放閃照,讓流丹深深懷疑當事人(男)是刻意誤導群眾。



  喪門微微一笑,沮喪的心情沖淡不少,拿起電話撥號。



  「小然,你在哪裡?我這裡只有亦心的飯糰,你要吃嗎?」



  林然然不喜歡寒酸的午飯,他去棺材鋪顧店,剛睡到自然醒起來,想要吃三條街外新開張特色速食店的厚牛切米漢堡還有大杯冰奶茶。但喪門聽來不太有精神,以他星護的直覺判斷,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一、小陸不在;二、陸祈安不在;三、小星星和小道士鬧脾氣。



  「喪,你等我,我馬上過去!」



  林然然給電話啾兩下,然後手刀收拾好滿桌零食,放惡犬符、拉下鐵門,用一雙鳥腳快跑回第二男子宿舍。比起某人的男朋友,更像大帥哥貼心的小女友。



  林然然氣喘吁吁趕回寢室,喪門正好泡了一壺奶茶,像拈著珠玉一般,給奶茶加上冰塊。



  「還好冰箱還有牛奶。」喪門側眸望來,就像幅畫。



  「上次我看到小陸半夜蹲在冰箱前偷喝。」林然然趁機告御狀。



  「抱歉,祈安可能以為我買的東西就是他的,不要跟他計較。」喪門無奈表示,眼中盡是對伊人的寵溺。



  林然然嘆口氣,第一千零一次爭寵失利。他可不會因為陸祈安私下叫他「小然哥哥」就會發揮友愛之情,陸某人也只有需要他帶路的時候才會撒嬌,平常搶甜點可是不遺餘力。開玩笑,自古都是孔融該讓梨。



  林然然拉著椅子過來,和喪門一起坐到陸祈安位子上,吃飯糰配奶茶。弄髒長螞蟻也是咬陸祈安,但喪門應該會負責收拾乾淨。



  喪門隨口問起林然然,他們系上的新生,特別是女性同胞,有沒有與「離教」相關的傳聞。



  「沒有,我在班上有交流的女孩子都有堅定的信仰(耽美大神)。」林然然心頭了然,這個鬼教團應該就是喪門煩惱所在,要喪門說仔細些。


  於是喪門托出會長求助的內容、他今天不停被告白的怪象還有亦心和福德受到災禍。



  林然然聽了直皺眉,近日他四周的確多了不少穿白裙的女子,像他去合作社買個飲料,依稀聽見幾句她們對他體態的攻擊,仗著他一個人不敢還口,事實上他也真的不敢。只有在網上還有喪門身邊,他說話才敢大聲。



  喪門想要幫助深陷泥沼的她們,但林然然很自私,聽了只覺得活該死好。 



  「她們一輩子愛自己就好,不要來破壞我的烏托邦世界。什麼女人的幸福就是找到一個好男人,把男人的幸福放在哪裡?說好的平權呢?」



  「她們也是好女孩,只是迷失方向?」



  「那種腦包貨色也敢跟你告白,也不照照鏡子先?」



  「小然。」



  「喪,不要為了她們去涉險,她們要的是夢中的王子,並不想要得救。」



  「我也擔心自己能力不足,但不做些什麼,她們因此出了差錯,我一定無法原諒自己。」



  星辰輝映萬物,無法獨善其身,林然然勸不住喪門與生俱來的責任感,只期望能大事化小。



  這時,喪門手機響起鈴聲。



  「喪記棺材鋪,有什麼需要為您服務?」



  彼端傳來陌生女子強擠出來的甜音:「夏天學弟,教主想要見你。」



  「我知道了。」



  喪門掛斷電話,從衣櫃拿出黑襯衫穿上,就像要去赴喪。



  「小然,我出去一趟。」



  林然然跟著飛快在他的長T底下套上短褲,追上喪門腳步。



  「喪,我也要去。」



  「小然,你下午不是有課?」



  「你比學分重要多了。」



  林然然說什麼也不會讓他單獨赴約,他的星子要是被一群瘋女人吃乾抹淨怎麼得了?



  「小然,謝謝你,好在有你陪我。」喪門低身牽起林然然的手,林然然看著兩人交扣的十指,欲言又止。



  走出男子宿舍,大概穿越半邊校區,喪門才「啊」了聲。



  「小然,對不起,把你當成祈安了。」



  「沒關係。」



  「那我可以繼續牽你的手嗎?」喪門垂著眼,害羞笑道。



  「沒關係,CP拆了就拆了。」林然然決定自肥。
  





  會面地點對方選在圖書館研討室,提供學生討論小組報告的場地,位子很搶手,必須一個月前預約。喪門曾經深夜幫福德在校務網站搶訂過,後來福德小組報告的時候公然叫披蕯來吃被永久停權。



  這也讓喪門興起一股想法,這個會面對方可能早有預謀。



  當喪門和林然然來到六樓研討區,喪門再三對照研討室門牌,確認裡頭攤開三本厚書苦讀的女孩子,就是他所要見的人。



  喪門敲門,對方抬起頭來,竟是一早被他冒失撞上的年輕女子。



  「學妹?」



  「夏天學長,你來啦!坐、坐!這位是學長的室友吧?你也請坐!」傅沖盈手忙腳亂收著書,過來幫貴客拉開椅子。



  林然然拉住喪門,十萬警戒瞪著這個看似牲畜無害的小女子。



  「妳為什麼會頂著詹幸媛的臉?」



  傅沖盈聽見那名字,垂下美目。



  「她是我遠房阿姊,小時候常玩在一塊,等我再聽說她的事,她已經去世了。」



  「我很遺憾。」



  「所以,我考上和她同一所大學,發誓不要再有和幸媛姊姊一樣的悲劇發生。我創了一個社團,希望被社群孤立的女孩子能有地方可以抒發她們心中的苦悶。」



  傅仲盈將精美的傳單遞給喪門,眼神看起來很希望可以得到喪門認可。



  喪門仔細看過傳單,製作非常用心。



  「妳的想法很不容易。」



  「嗯,雖然很辛苦,但只要見到姊妹們的笑容,我就想要再努力下去。」傅沖盈連著對喪門點頭,為了喪門一句稱許的話開心不已。



  林然然不吃她那套:「那今天發生的傷害事件,妳要怎麼解釋?」



  傅沖盈睜大眼,似乎完全不知情。她趕緊打電話,聽見詳情,臉色沉下。



  「真的、真的非常抱歉!我絕對不會推託責任!請由我一個人承擔!」傅沖盈向喪門深深一鞠躬。



  「學妹,妳不要這樣,先起來。」



  傅沖盈起身抹乾淚,把桌上的書收拾好。



  「很抱歉,今天本來想跟學長談我的理念,但我的姊妹現在人在警局,我要去保她出來。」



  「她犯了錯,罪有應得。」林然然看慣加害者冒充被害者這套,女人慣用的技倆。他在老家被師母背地折磨,師父不過責備一句,師母成串的眼淚就掉了出來,結果不肯接受師母虛情假意道歉的他成了忘恩負義的小人。



  「她入學前本就有情緒困擾的問題,她父母現在忙著處理離婚官司。我不幫她,就沒有人會幫她了。」



  林然然胸口發寒:「妳早就安排好了?」



  傅沖盈繃緊俏臉:「你真是小人之心!」



  「妳怎麼去?」喪門開口問道。



  「……騎腳踏車。」傅沖盈囁嚅說道。



  「我載妳去吧?」



  「喪!」



  「小然,抱歉,我會買厚切牛漢堡回來。」



  「漢堡不是重點!」



  「沖盈學妹,我就在路上聽妳的理念。」喪門的原則就是要聽過雙方的說法再作打算,不想輕率地冤枉人。



  傅沖盈放下滿手書,過去拉住喪門雙手,仰著淚眼看他。



  「夏天學長,謝謝,謝謝你!」



  林然然想要阻止,嘴巴卻突然發不出聲,他和喪門之間像是隔了道靜音牆,只能眼睜睜看著喪門和那女人離開。




 

 

 

--

哭哭,還是很忙吶,請親親多擔待喔!

星星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喪~~
    你已經有祈安了,不要跟搭訕你的怪女子走啊啊啊啊啊(慘叫

    然然不要拆自己的CP啦!
    看著祈安跟喪門幸福快樂,就是我們這些迷妹迷弟們的幸福啊!!

    林綠大大忙碌之虞,要記得多休息捏!
  • 我會的,親親也要注意健康喔!

    woodsgreen 於 2016/08/28 21:21 回覆

  • 路人N
  • 會慢慢等的唷大大~
    小安安真的不停刷存在感
  • 暑期沒能多寫一些給小讀者解悶,總覺得過意不去。

    因為他很重要嘛!

    woodsgreen 於 2016/08/28 21:23 回覆

  • 訪客
  • 然然說的話實在好ww
    看到就是會心一笑(喂
  • 悄悄話
  • 言亦臣
  • 嗷~~更新了~~~(轉圈)

    沒看見陸大師出場,但看到陸大師的名字就好開心,我果然是陸大師的腦殘粉(?)!

    林綠大大加油~要保重身體唷~健康第一!!
    慢慢更,沒關係的~心急是吃不了熱豆腐的(?)~
  • 魂縈
  • 然然女友力完敗男友力
    夏天哥哥還是太天真了,不過有自保能力。
  • 洵
  • 然然為什麼沒穿褲子(重點歪)

    很久以前好像有看過碟仙,但是不記得全貌了><
    這篇[教主]可以當作是眼見出書版之後 後續的故事嗎~

    有好多相關的故事可以看真幸福,希望祈安喪門幸福美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