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門出門幫忙心機重的小蹄子還沒回來,林然然卻先在學校討論版收到一個震撼的消息。



  ──夢中情人幻滅,校草出軌直擊!



  這所學校敢稱作校草的男人,喪門來之前有三個,校車司機、烹飪社社長、圖書管理員,喪門來之後全都退居車草、社草、館草。林然然點進標題,驚見喪門抱住那個姓傅小婊子的照片,畫面有些失焦,像是偷拍;但可以剛好拍到傅小婊子下車失足被喪門扶在懷中的瞬間,顯然是潛伏已久的偷拍。



  林然然咬牙切齒,許久未見如此賤人。



  討論板留言數激增,有一群標點都幾乎一樣的蠢人,大量湧入洗板。



  ──好適合喔~~~



  ──是真愛啊WWW



  ──男的帥,女的好美!!!



  不管林然然怎麼努力解釋,這絕對是個誤會,那個女人和夏天大帥哥一點也不配,一個人的聲音仍是比不上白痴教團的網軍,很快地,消息傳遍校園網。



  人言可畏,空穴也可來風,秋風像嘲弄拂過林然然汗濕的背脊,他有預感,這才剛開始而已。







  喪門過了晚飯時間還沒回來,林然然先收拾東西回寢室。上官榆一見到林然然,立刻從位子蹦起身,緊張兮兮問小室友有關喪門的流言是不是真的。



  「上官,你相信嗎?」



  「不相信,可是大家都在傳。」



  林然然倍感無力,三人成虎,連上官榆也受到影響,只剩知悉內情的他相信喪門。



  上官榆看林然然沮喪的樣子,安慰兩句:「你也不要太難過,喪門本來就是我們學校的風雲人物,人紅是非多,他之前沒被說話只因為他做人太好。」



  「說你是垃圾就算了,竟敢誣蔑我冰清玉潔的星子……」林然然看喪門被外圍分子咒罵,就像自己被打臉一樣難受。



  「喂,我好歹有在改了。」上官榆不跟林然然計較。「這種八卦沒兩天就會自己退燒,不用特別做些什麼。」



  「這次不一樣,她們有組織計劃,已經兵臨城下。」



  上官榆從林然然口中得知教團的事,竟然為了追男人無所不用其極,真是精神可嘉。



  「找真愛啊……果然是學生社團。為什麼不開放男性加入?我覺得還滿有趣的。」



  「因為父權社會遺毒,男性如果整天在談情說愛,不埋頭追求事業,只會被當成廢物。」



  「太不公平了吧?我不聰明也不帥,只想跟喜歡的人平平凡凡過一生。」上官榆兩手托頰,像個少女悲嘆春秋。



  「先把你桌上高價保養品和衣櫃的名牌丟掉,亦心妹子沒有理由養你一隻米蟲。」



  「我家有錢我花得起不行嗎?你還不是被喪門包養?」



  林然然不像平時伶牙俐齒回擊,只是委屈地說:「喪明明說好要買漢堡給我的……」



  「好啦好啦,她們都是大壞蛋。」上官榆也想吃宵夜,代林然然打電話給喪門,鈴聲卻在近在咫尺的門外響起。



  林然然趕緊打開門,果真是大帥哥本人。喪門拎著一大袋速食回來,先是看了陸祈安依然空著的座位一眼,然後歉然望著林然然。



  「小然,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喪,你喝酒了嗎?」



  喪門伸手摸摸林然然的頭:「抱歉,我想多聽聽她們的教義,參與她們的聚會,她們輪著給我勸酒,實在盛情難卻。別擔心,我是走路去買的,沒有開車。」



  「所以說你會那麼晚回來其實是為了買然然的漢堡?」上官榆記得那間新開的速食店在三條街外,至少五公里路。



  「小然想吃,不會很遠。小榆,我也有買你的份。」



  「耶!」上官榆開心湊上去分食。



  林然然沒去搶他久候的牛肉堡和冰奶茶,只是拉住喪門的袖口。



  「喪,不要再跟她們來往了,那個教團很有問題。」



  喪門呼了口氣。



  「我認識她們之前,本來也是這麼以為。但聽她們訴苦過後,才知道她們都是從小家庭關係有問題的可憐人,無法真正融入社交,也無法獨自生活,在夾縫中生存,加入教團才得了喘息的空間。」



  「說可憐,誰不可憐?她們也只是仗勢年輕女子的身分,哭訴有人願意去聽。喪,不要同情她們,她們不只想要你的同情。」



  「小然,我知道。」大概是酒精的關係,喪門比平常感性一些,低身攬過林然然肩頭。「你雖然都沒說,但我知道你以前過得很辛苦,沒事了,以後有我在,不會再讓你受委屈。」



  林然然靠著喪門胸口,不知如何是好。喪門生性善良憐弱,本性最是難移,不是勸說幾句就能改變,讓他無能為力得想哭。







  那天之後,喪門再也沒有回來過。



  但在校園裡,隨時隨地,總能看見喪門身邊環繞著兩名以上的白裙女子。喪門也一改過往對異性客套的態度,來者不拒,任憑白裙女子親暱地挽著他手臂,咬耳朵說話。



  漸漸地,不管信教不信教,學校的女孩子都穿起白裙,蔚為風潮。



  喪門向研究室請假,上課也不再準時出席;棺材鋪這邊,一概謝絕所有生意,僅讓林然然接洽基本的喪禮文書,整天和教團眾女廝混在一塊。



  人們把流傳各種風言風語整理出一套說詞:喪門加入邪教,夜夜跟不同的女教友上床。真是日久見人心,不管這人過去品行再好,現在就是一個玩很大的爛咖。



  有天喪門在校園中,和他的正牌女友福德相遇。就算世上女人全穿上白裙,福德仍是一襲碎花紅裙子,打死不變。



  也因此即便看著喪門左擁右抱白裙女子,福德仍是熱情地朝她的北鼻揮著手,相信喪門不會改變。



  喪門溫柔回望。







  既然福德這個該咬手帕哭的女友完全無感於喪門造成的桃色風暴,繼續過著自我中心的愉悅生活,流丹身為隔一層的星護外人也就沒必須去扯喪門的衣領過肩摔。



  只是她提著便當去棺材鋪探望林然然,一雙水靈大眼像是徹夜哭過,腫得像兩粒核桃,好像他才是被劈的苦主。



  「表哥。」



  「妳來了,坐吧。」林然然意興闌珊招呼流丹大美女。



  「你哭也不是辦法,他是自願踩進陷阱裡。」



  「我沒有哭,是喝咖啡睡不著……」



  「你這麼怕苦,喝什麼咖啡?不就是想等他回來?」



  林然然垂下憔悴的小臉,好不可憐。



  流丹雙手環胸:「這樣也不是辦法,我們結婚吧!」



  「我沒心情跟妳鬧。」



  「誰在開玩笑了!」



  為了認真回應流丹的求婚,林然然正坐起身,嚴肅地朝她拱手拜了拜。



  「恕我拒絕。」



  「你竟然毫不考慮就拒絕我!」



  「不然呢?我看起來像是能負責妳終生大事的人嗎?」



  「完全不像,但無所謂,我喜歡就好。」



  林然然幽幽嘆口長息,流丹聽得直皺眉。才幾歲的人,整天嘆氣是誰死了?



  「丹,以前在師門的時候,我真的很喜歡妳,光明磊落,黑白分明,沒有人心的暗處,妳是我悲慘人生唯一的陽光。」



  流丹昂起美目,用力清了下喉嚨:「我也喜歡你講古給我聽,還有低眉寫字的樣子。」



  「我以為只要千里跋涉來到妳身邊,就能擁有幸福。」



  流丹緊繃著臉,沒跟林然然說,出一張嘴愛她的人多得是,但像他賭上一條命來見她的男子,從來只有他一個。



  「那現在呢?」



  「見了妳,又得想著未來。以前深怕求之不得,如今得了又害怕失去。人生在世,只有苦難不變,不可能幸福。」這是林然然半輩子習道所領悟的真理。



  流丹兇惡地走來,按住林然然的腦袋,明白他滿口悲嘆是為了什麼。每次遇上難關,就只想要逃開。



  「阿斕,你還是和以前一樣膽小。星子不在,你就活不下去了嗎?」



  林然然拉過流丹修長的十指,深深抵在額前。



  「那個名字不能喊,不然我交換來的法力會中斷。」



  「沒差吧?你現在這種有人罩著的安逸生活,哪裡需要動用法術?」



  林然然沒有回答,只是緊抓著流丹的手。流丹真想直接把人扛抱帶走,但他們都不再是十來歲的少年少女,一條命已經押給各自的星,心也不可能只屬於彼此。



  流丹不認同有愛人等同幸福。自己過得好很簡單,吃飽穿暖即可,但有了所愛的人,一旦對方失去笑容,世界也變得灰暗無趣。







  夜半,林然然獨自守在棺材鋪,提筆以硃砂勾勒出暗紅的筆劃。



  他沒有學過正派的道法,只會偏門的邪術。



  會長帶來給喪門的教團資料,包括教徒名冊。只要有名字、生辰,林然然就能下咒。



  她們設計喪門謀得好處,有得必有失,他就讓不勞而獲的她們體會到什麼是報應。



  可林然然都寫滿一書櫃的名單,卻遲遲不敢下手,因為喪門不會喜歡他這麼做。



  他呆坐在櫃台前,想發訊息叫喪門回來,又怕喪門的手機被那群女人拿走,讓她們大肆取笑他撒嬌討好的話語。就像以前他寫詩為師父祝壽,被師母拿去唸給全師門當笑話。



  他手中的機子震動起來,喪門正好來了訊息,林然然迫不及待點開。



  ──小然,你喜歡我嗎?



  林然然有一點不知所措,但答案肯定非常,他慎重地在螢幕手寫出「喜歡」兩字,戰戰兢兢發送。



  然後,手機響起,顯示星星來電,林然然接起通話,彼方卻傳來女子尖銳的笑聲──



  「被你喜歡上,真噁心!」



  林然然喉頭顫抖,就算被過往的陰影緊糾纏住,也強咬著牙,不可以屈服。



  「他在哪裡?」



  回應他的只有滿堂嘲笑聲,通話結束。



  林然然腦子一片混亂,該不會連他的過去也被掌控了?還是他的自卑和膽怯,這麼輕易就讓那個姓傅的女人看穿?



  手機又來了訊息,林然然回過神來。



  ──小然,抱歉,我手機被借走。你那邊還好嗎?



  林然然判斷不出真假,不敢回應。他還是寧可在棺材鋪等喪門回來,親眼見到本人再說。



  但一直到林然然不支睡去,喪門還是沒有回來。



  半夢半醒間,林然然依稀感覺身旁有人,帶著自發的金色微光,站在喪門木工工作檯前,輕手翻看會長帶來的資料。



  林然然無助地求助:「小陸,怎麼辦?喪就要被人搶走了……」



  那人停下動作,往林然然看來。



  林然然以為他會笑他多慮,他卻沒有笑,像是被踩中不可觸的地雷,生氣了。



 

 

 

 

 

--

男朋友生氣了

星星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阿品
  • 謝謝您分享精神食糧!
    太好了!!會生氣就代表很在意!所以看到小安安生氣時,我鬆了口大氣!期待下集!!^0^

  • 愚蠢是人性,但愚蠢到去動小星星,就是找死。

    woodsgreen 於 2016/09/04 21:04 回覆

  • Jhewei Shie
  • 生氣了生氣了!令人期待!
  • 敬待下回~

    woodsgreen 於 2016/09/04 21:00 回覆

  • 凪紗(紗希)
  • 喪門快回家啊啊啊啊
    你男朋友祈安生氣了呀!!
    快回棺材舖,投入祈安的懷抱才是正確的選擇啊啊啊啊


    整個八月都沒什麼睡,今天放假終於有時間睡,整天睡睡醒醒的(軟
    林綠大大也要多休息呦!!
  • 親親都很為星星擔心呢!

    很累吧,累積太多的疲勞對身體不好喔。

    下星期要上六天班,我有點擔心,希望發得出來。

    woodsgreen 於 2016/09/04 21:02 回覆

  • ㄚ冰冰
  • 陸大師生氣了wwwww
    趕快打跑那群臭女人啊!!!!!
    福德社長 砲灰女友 就是這樣來的XDDDDD
  • 敬待下回~

    他不會對一般人動手,仙宮不是一般人。

    神不計較小惡,但魔頭會計較。

    woodsgreen 於 2016/09/04 21:03 回覆

  • Ieie
  • 正宮生氣了!!!
  • 生氣了~~

    woodsgreen 於 2016/09/04 21:03 回覆

  • 晴煠
  • 星星你腫麼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去找老公RRRRR
    看星星承受謾罵指責好生氣QQ
    小安安生氣了表示有人要遭殃了XDDDD
    快去拯救星星公主吧!!!

    高三時分面對上學實在萬分痛苦 感謝林綠老師寫出精神糧食讓我振作面對人生orz
    現在每天最期待的其中一件事除了放假就是等教主惹!!!
  • 荻
  • 一口氣把從五月多養起來的糧補完,覺得身心受到治癒!期初考的創傷都修復好了,還可以去面對明天的考試!
    感謝林綠大大(合十

    小陸終於回來了~代表那些女人能夠趁虛而入的日子也要結束了!
    好期待下一集~
  • 悄悄話
  • 路人N
  • 那群人...好自為之囉
    另外那位車草特別引起我注意啊,校車司機wwwww
  • 言亦臣
  • 嗷嗷嗷嗷,陸大師出現了~好棒!\(^o^)/

    竟然生氣了!哎哎,星星果然是陸大師的寶貝,這難得一見的場景必須(用記憶相機)好好保存。(哪裡不對)

    流丹太霸氣了,支持直接把然然扛走(?)。

    唉,我討厭那些壞女人,好恐怖,恐怖等級直逼鬼片。
  • 斂
  • 爆爆爆~~發吧~~大師快把她們全滅~~~~
  • 雷米
  • 阿~突然好想說:星星你男朋友在你身後,他現在很火
    然後小然最後找祈安求助...
    小讀者彷彿看到了小妾找正房哭訴老公被外面野女人搶走的畫面
    坐等大老婆...不是,陸家風水師大展神威搶回小星星~~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