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6封面  

 

9/27日上市 首刷PVC貓貓卡

卷六Q卡  

蓋亞一號、博客來、金石堂附海報

古董店 卷六 海報  

 

 

古董店 卷六 失憶

 

序章 回憶



  他還記得那一天,大雨滂沱。



  雨水好似傾盆倒下,他仍然例行去灑掃墓園,重複著無意義的行為,明知底下只埋了她一件薄衫,屍骨無存;明明知道,人死了,什麼也沒有了。



  華杏林看他這樣,嘆息說著「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一類的廢話,笑他都成了行屍走肉哪有辦法報仇?不過發蠢總比發瘋來得好。



  他始終不肯承認那女人狠心撒手離去,總以為她會再回到他身邊,就像過去每一次他傷透她的心那樣。



  當他來到墓地,竟發現昨日用來祭拜的便當盒一粒米也不剩,一瞬間以為她魂魄回來了,隨即自嘲一笑,用膝蓋想都知道是野狗吃的。



  他打開今日特別準備的雞腿便當,蹲在墓前,合手拜了拜。這次他沒聊什麼,他已經浪費太多時間,讓那些可恨的兇手安睡太久。



  「雯雯,妳少爺我,一定會為妳討回公道。」



  他起身離去,走沒幾步路,聽見身後一陣窸窣。他不動聲色,走到墓地外圍的楊樹藏身。沒多久,墓碑後爬出一個人,更正確來說,是小孩子,大概七、八歲,身上披著一塊泥濘的破布,像狗一樣趴在地上,似乎餓到瘋了,徒手扒著飯菜,抓起雞腿就咬。



  「你在幹嘛?」



  他一出聲,那孩子立刻停止進食,一雙橄欖圓的眼睛驚恐望來。



  「那是我給那女人的供品,你吃什麼吃?給我吐出來!」



  那孩子伏地抽搐一陣,他以為小孩要哭來博取大人同情,結果卻是吞下的食物哽在喉頭喘不過氣,然後癱倒在雨中,再也沒有動靜。



  該死,該不會他說兩句就去了一條人命?



  他向上天罵了聲,最後拋下傘,抱起這個天殺的麻煩,淋雨奔向他的住所。









  他藏身的地方十里內無人煙,卻正好有個醫師在裡頭喝茶看報。



  「你談情說愛回來啦……等等,你手上是什麼?」華杏林從躺椅跳起身,快步走來他面前。



  「不知道,大概是附近離家出走的小孩。」他不耐煩地扯下臉上濕透的繃帶,牆面的鏡子映照出他像是怪物的恐怖臉龐,頭皮沒有一處完好,只剩兩顆異色的眼珠子沒被大火燒毀殆盡。



  「噎到?」華杏林叫他把小孩翻身,過來反抱住孩子的肚子,雙臂猛力上提。那小子嘔地一聲,竟然把雞骨頭和食糜全吐到他身上。



  「喂喂,弄髒我衣服了!他吃了什麼垃圾,怎麼會那麼臭!」



  華杏林只是拉過孩子瘦弱的小手測量脈搏,過了一會,才鬆下緊蹙的眉頭。



  「好了沒?我手很痠!」



  「你九成九沒自覺,不過我必須鄭重告訴你,你今天做了一件你人生中最有意義的大事。」



  「什麼?」他忙著拿毛巾擦拭身上的嘔吐物。



  華杏林溫柔說道:「你救了他的命。」



  他看華杏林捧起孩子昏睡的臉蛋,誇讚小孩很勇敢、很堅強,有種他從未見過的柔情,也就沒告訴醫生他就是害小朋友差點噎死的元凶。



  「呼吸脈搏都穩定下來,那我回去現實世界工作了。」華杏林拎起她的醫事包,微笑向他揮揮手。



  「等一下,這隻妳不帶走嗎?」他指向病床上的小鬼。



  「他的來歷可能不太單純,我先去調查一二,小朋友就麻煩你照顧了,你要當個好媽媽喔!」



  「開什麼玩笑!」



  華杏林走後,他猶豫要不要趁小孩昏睡的時候扔回原處,但當他決定動手,孩子就醒了,茫然的雙眼直瞅著他。



  「你叫什麼名字?你爸媽呢?」



  他等了許久,死小孩都不回應,難道是個白痴?



  算了,他把小孩晾在一邊。拿起冷掉的便當,嫌棄吃了起來。他這個樣子不好出去見人,總是華杏林白日多帶一份餐點給他當晚飯。他以前的生活可是餐餐美酒佳餚,吃冷飯簡直要他的命。



  這讓他領悟到一個道理:難吃的東西不會因為沒得吃就變好吃,還是很難吃!



  他吃了兩口就罷食,回頭卻看見那孩子目不轉睛盯著他手上的飯盒。



  「喏,要吃嗎?」他舀過一口飯菜給小傻子。



  那孩子張開小嘴,乖順地讓他餵食。因為他實在無聊死了,又餵過一匙。



  「慢慢吃,別吃得像乞丐。」



  他不想伺候小祖宗,把飯盒和湯匙遞過去,看笨小孩不會用,又教他怎麼拿湯匙。那孩子目光從未離開過他,緊緊盯著他不放,可能誤以為他是神明之類的存在。



  練習幾次後,他終於不用看到有人吃飯像在吃狗食,心裡有些得意。然而那孩子學會新技能,反倒不急著吃,用湯匙小心翼翼挖起冷飯,舉高手臂要分給他。



  「不用討好我,我沒胃口,我不想吃……啊啊,你是聽得懂還是聽不懂人話?」



  在死小孩堅持之下,他才勉強多吞幾口米飯。



  吃飽飯後,他牽著小朋友去洗澡。浴室小得可憐,他把塑膠盆放滿水,脫下小鬼身上的破布,確定這是個男孩子,該有的都有。而就算這小麻煩的眼睛被洗髮精弄得刺痛,還是傻呼呼看著他。



  「我不是神,這世界就算有神,也在我出生後死光了。」



  小男孩聽不懂他憤世嫉俗的發言,只是睜大一雙貓似的眸子,怎麼看怎麼呆傻。他心想弱智也好,至少不像別的兒童吵鬧。



  洗得差不多,他把小孩像拎貓一樣帶出水盆,用毛巾擦乾。



  「小呆貓,你父母是誰?我要跟他們求償精神損失。」他喃喃問道,不認為小朋友真會開口回應他。



  小孩似乎聽得懂「父母」這個詞語,向他微微搖頭。



  他怔了下,胸口泛起不知名的酸澀。竟然沒有金主可以負責賠償,真令人難過。



  「今天算你好運,明天就把你扔去孤兒院。你睡沙發,床是大爺我的。」



  他把小男孩動手推到沙發前,小男孩不躺下,只是呆呆望著他的方向。



  「受不了!」他萬般不得已,過去把男孩抱到床上,一人一邊,楚河漢界。「閉上眼,睡覺!」



  他吼完小孩,自己倒是沒睡。從小就經常失眠,他慣用的「安眠藥小祕書」被炸得支離破碎之後,現在更是整夜無法入睡。



  失眠的人特別敏感,他不難發現小孩子的異常,男孩僵直著身子,不敢合眼,似乎在恐懼著什麼。



  漫漫長夜,非常無聊,也或許是林和家曾說過床邊故事可以安撫小孩,他即興想了一個。不難發現他一開口,孩子跟著豎起雙耳。



  ──從前從前,有個少爺和小丫頭,和滿屋子的寶物住在一起。有一次被老夫人鎖在庫房,他們只得拿老太婆喜愛的觀音瓶當尿壺。他們就像是寄居籬下的老鼠,沒有人待見他們。



  小丫頭為了給少爺找好吃的,像個乞丐到各屋子要飯,童家的公子、袁家的公子都喜歡她的乖巧,賞了她不少點心,讓少爺很不高興,對小丫頭亂發脾氣。



  少爺氣極,那是他的女人,怎麼可以對別人笑?餓死也不行。



  就算過了三十年,少爺依然堅持己見。



  所以男人不能靠女人養著,會失心喪志,少爺決定要走出倉房,爭一口氣。這出頭一爭,才知道那個家掌權的人並沒有他以為的厲害,原來並不是每個人可以像他輕易攫取書中的重點、人言的真意。老皇帝說,他很好,可以為儲君。



  不過一句褒獎,少爺變得得意忘形,以為自己不再是卑賤的私生子。但他在老皇帝眼中,說穿了不過是一個比較漂亮的娃娃,比不上老皇帝對小丫頭的私人興致。



  少爺發現老頭卑劣的意圖後,勃然大怒。開玩笑,少爺寧願讓老皇帝睡他自己也不願意讓小丫頭給死老頭睡,拚了小命帶小丫頭逃離那個家,飄洋過海來到小島國重新生活。



  一開始日子過得並不順利,他們沒有地方落腳,食物也吃不慣,少爺常常生病,小丫頭只能徹夜不休照顧他。



  少爺拉著小丫頭的手,再三警告她──我以後一定會出人頭地,妳絕對不能拋下我。



  但等少爺發達之後,恨不得拋開卑微的過去,忘了立下的誓言,對小丫頭很不好。明知道床榻睡了別的女人會讓她傷心落淚,還是一犯再犯。



  到了少爺第三次婚姻,小丫頭終於受不了了,衝進婚禮會場,從新娘手中粗暴搶走新郎官。



  雖然爆炸聲隆隆,但他仍是聽見她對林家千金的吼叫──放開他,那是我的男人!



  都怪少爺疏忽了,小丫頭說到底只是個平凡女子,也想生作大家閨秀,嬌滴滴地穿上裙紗,等他捧著花束上門,明媒正娶。



  他們在紅毯上奔跑著,在星月下回到他們的家。少爺在功名利祿中失憶那麼久,終於又想起小丫頭才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珍寶。



  最後,少爺和小丫頭,就這麼幸福快樂地在一起了。






  他說完,忍不住笑了起來,笑得聲嘶力竭,就像個瘋子。



  他好不容易平復心情,才發現身旁的孩子已經睡了。他很生氣,林和家每次教給他的爛法子總是派得上用場。



  孩子不時在睡夢中抽搐,睡得不太安穩。他輕手撫著那顆小腦袋,感覺到男孩的顫動隨著他的安撫平靜下來。



  照顧小孩和想像中的一樣麻煩,勞力又勞心。可是男孩安睡後,拂在他心口的呼吸卻很溫暖。



  那是她死去後,他第一個入睡的夜。







  連海聲在櫃台驚醒過來,他做了一個幾乎忘卻的夢,夢中內容溫馨美好不過,他卻全身發寒。



  時鐘滴答,凌晨兩點四十,笨蛋店員卻還沒回來。



  連海聲拿起電話,嘟嘟嘟,吳以文的手機依然無人接聽。以店長的個性,不到底線絕不向人求援,但他現在已經顧不得原則,把他所知吳以文身邊的人都從深夜裡喚醒,卻沒有人知道店員的下落,都說吳以文一放學就衝刺回店裡了,說要煮大餐給老闆吃。



  「臭小子、臭小子!」連海聲不停咒罵著,這時只能動用人民保母的力量,卻同是語音信箱回應他。「吳韜光,你是死了嗎?快接電話!」



  連海聲撥了十來通,終於明白求人不如求己,破例在半夜打電話給單身女子。這回沒等多久,傳來一聲虛弱而清醒的「喂」,陰大小姐似乎早知道他會打這通電話。



  「我問妳,醫院有沒有不明傷者的名單?」



  螢幕冷光照在陰冥臉上,她面無表情地將電腦的資料逐字報給連海聲。



  「有,車禍,全身性骨折,顱內出血,還在急救,生死不明。」



  「怎麼可能?」



  「車輪下的碎布的確是一等中制服。他在私立南亞醫院,快去。」



  連海聲沒有動作,只是抓緊話筒。



  「我又不是醫生,去有什麼用?」



  陰冥哽著聲音催促:「不要逃避,快點,說不定還能見到他最後一面!」



  連海聲掛了電話,拖著虛浮的腳步回到房間,躺上床,反正死亡通知會寄到吳韜光他家,不關他的事。



  但他閉上眼就看見店員倒在血泊中的情景,怎麼也無法入睡。



  早知道就不要手賤去撿小孩,還把人放在身邊養著,天天聽他喊著「老闆、老闆」,習慣成自然,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



  他按著抽痛的胸口撐起身子,不知道自己還不能再承受一次失去的痛楚。



 

 

 

 

--

倒數第二集了,一直以來,感謝親親對古董店的支持~(提裙)

那就敬請收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