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6封面  

 

9/27日上市 首刷PVC貓貓卡

卷六Q卡  

蓋亞一號、博客來、金石堂附海報

古董店 卷六 海報  

 

 

古董店 卷六 失憶

 

序章 回憶



  他還記得那一天,大雨滂沱。



  雨水好似傾盆倒下,他仍然例行去灑掃墓園,重複著無意義的行為,明知底下只埋了她一件薄衫,屍骨無存;明明知道,人死了,什麼也沒有了。



  華杏林看他這樣,嘆息說著「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一類的廢話,笑他都成了行屍走肉哪有辦法報仇?不過發蠢總比發瘋來得好。



  他始終不肯承認那女人狠心撒手離去,總以為她會再回到他身邊,就像過去每一次他傷透她的心那樣。



  當他來到墓地,竟發現昨日用來祭拜的便當盒一粒米也不剩,一瞬間以為她魂魄回來了,隨即自嘲一笑,用膝蓋想都知道是野狗吃的。



  他打開今日特別準備的雞腿便當,蹲在墓前,合手拜了拜。這次他沒聊什麼,他已經浪費太多時間,讓那些可恨的兇手安睡太久。



  「雯雯,妳少爺我,一定會為妳討回公道。」



  他起身離去,走沒幾步路,聽見身後一陣窸窣。他不動聲色,走到墓地外圍的楊樹藏身。沒多久,墓碑後爬出一個人,更正確來說,是小孩子,大概七、八歲,身上披著一塊泥濘的破布,像狗一樣趴在地上,似乎餓到瘋了,徒手扒著飯菜,抓起雞腿就咬。



  「你在幹嘛?」



  他一出聲,那孩子立刻停止進食,一雙橄欖圓的眼睛驚恐望來。



  「那是我給那女人的供品,你吃什麼吃?給我吐出來!」



  那孩子伏地抽搐一陣,他以為小孩要哭來博取大人同情,結果卻是吞下的食物哽在喉頭喘不過氣,然後癱倒在雨中,再也沒有動靜。



  該死,該不會他說兩句就去了一條人命?



  他向上天罵了聲,最後拋下傘,抱起這個天殺的麻煩,淋雨奔向他的住所。









  他藏身的地方十里內無人煙,卻正好有個醫師在裡頭喝茶看報。



  「你談情說愛回來啦……等等,你手上是什麼?」華杏林從躺椅跳起身,快步走來他面前。



  「不知道,大概是附近離家出走的小孩。」他不耐煩地扯下臉上濕透的繃帶,牆面的鏡子映照出他像是怪物的恐怖臉龐,頭皮沒有一處完好,只剩兩顆異色的眼珠子沒被大火燒毀殆盡。



  「噎到?」華杏林叫他把小孩翻身,過來反抱住孩子的肚子,雙臂猛力上提。那小子嘔地一聲,竟然把雞骨頭和食糜全吐到他身上。



  「喂喂,弄髒我衣服了!他吃了什麼垃圾,怎麼會那麼臭!」



  華杏林只是拉過孩子瘦弱的小手測量脈搏,過了一會,才鬆下緊蹙的眉頭。



  「好了沒?我手很痠!」



  「你九成九沒自覺,不過我必須鄭重告訴你,你今天做了一件你人生中最有意義的大事。」



  「什麼?」他忙著拿毛巾擦拭身上的嘔吐物。



  華杏林溫柔說道:「你救了他的命。」



  他看華杏林捧起孩子昏睡的臉蛋,誇讚小孩很勇敢、很堅強,有種他從未見過的柔情,也就沒告訴醫生他就是害小朋友差點噎死的元凶。



  「呼吸脈搏都穩定下來,那我回去現實世界工作了。」華杏林拎起她的醫事包,微笑向他揮揮手。



  「等一下,這隻妳不帶走嗎?」他指向病床上的小鬼。



  「他的來歷可能不太單純,我先去調查一二,小朋友就麻煩你照顧了,你要當個好媽媽喔!」



  「開什麼玩笑!」



  華杏林走後,他猶豫要不要趁小孩昏睡的時候扔回原處,但當他決定動手,孩子就醒了,茫然的雙眼直瞅著他。



  「你叫什麼名字?你爸媽呢?」



  他等了許久,死小孩都不回應,難道是個白痴?



  算了,他把小孩晾在一邊。拿起冷掉的便當,嫌棄吃了起來。他這個樣子不好出去見人,總是華杏林白日多帶一份餐點給他當晚飯。他以前的生活可是餐餐美酒佳餚,吃冷飯簡直要他的命。



  這讓他領悟到一個道理:難吃的東西不會因為沒得吃就變好吃,還是很難吃!



  他吃了兩口就罷食,回頭卻看見那孩子目不轉睛盯著他手上的飯盒。



  「喏,要吃嗎?」他舀過一口飯菜給小傻子。



  那孩子張開小嘴,乖順地讓他餵食。因為他實在無聊死了,又餵過一匙。



  「慢慢吃,別吃得像乞丐。」



  他不想伺候小祖宗,把飯盒和湯匙遞過去,看笨小孩不會用,又教他怎麼拿湯匙。那孩子目光從未離開過他,緊緊盯著他不放,可能誤以為他是神明之類的存在。



  練習幾次後,他終於不用看到有人吃飯像在吃狗食,心裡有些得意。然而那孩子學會新技能,反倒不急著吃,用湯匙小心翼翼挖起冷飯,舉高手臂要分給他。



  「不用討好我,我沒胃口,我不想吃……啊啊,你是聽得懂還是聽不懂人話?」



  在死小孩堅持之下,他才勉強多吞幾口米飯。



  吃飽飯後,他牽著小朋友去洗澡。浴室小得可憐,他把塑膠盆放滿水,脫下小鬼身上的破布,確定這是個男孩子,該有的都有。而就算這小麻煩的眼睛被洗髮精弄得刺痛,還是傻呼呼看著他。



  「我不是神,這世界就算有神,也在我出生後死光了。」



  小男孩聽不懂他憤世嫉俗的發言,只是睜大一雙貓似的眸子,怎麼看怎麼呆傻。他心想弱智也好,至少不像別的兒童吵鬧。



  洗得差不多,他把小孩像拎貓一樣帶出水盆,用毛巾擦乾。



  「小呆貓,你父母是誰?我要跟他們求償精神損失。」他喃喃問道,不認為小朋友真會開口回應他。



  小孩似乎聽得懂「父母」這個詞語,向他微微搖頭。



  他怔了下,胸口泛起不知名的酸澀。竟然沒有金主可以負責賠償,真令人難過。



  「今天算你好運,明天就把你扔去孤兒院。你睡沙發,床是大爺我的。」



  他把小男孩動手推到沙發前,小男孩不躺下,只是呆呆望著他的方向。



  「受不了!」他萬般不得已,過去把男孩抱到床上,一人一邊,楚河漢界。「閉上眼,睡覺!」



  他吼完小孩,自己倒是沒睡。從小就經常失眠,他慣用的「安眠藥小祕書」被炸得支離破碎之後,現在更是整夜無法入睡。



  失眠的人特別敏感,他不難發現小孩子的異常,男孩僵直著身子,不敢合眼,似乎在恐懼著什麼。



  漫漫長夜,非常無聊,也或許是林和家曾說過床邊故事可以安撫小孩,他即興想了一個。不難發現他一開口,孩子跟著豎起雙耳。



  ──從前從前,有個少爺和小丫頭,和滿屋子的寶物住在一起。有一次被老夫人鎖在庫房,他們只得拿老太婆喜愛的觀音瓶當尿壺。他們就像是寄居籬下的老鼠,沒有人待見他們。



  小丫頭為了給少爺找好吃的,像個乞丐到各屋子要飯,童家的公子、袁家的公子都喜歡她的乖巧,賞了她不少點心,讓少爺很不高興,對小丫頭亂發脾氣。



  少爺氣極,那是他的女人,怎麼可以對別人笑?餓死也不行。



  就算過了三十年,少爺依然堅持己見。



  所以男人不能靠女人養著,會失心喪志,少爺決定要走出倉房,爭一口氣。這出頭一爭,才知道那個家掌權的人並沒有他以為的厲害,原來並不是每個人可以像他輕易攫取書中的重點、人言的真意。老皇帝說,他很好,可以為儲君。



  不過一句褒獎,少爺變得得意忘形,以為自己不再是卑賤的私生子。但他在老皇帝眼中,說穿了不過是一個比較漂亮的娃娃,比不上老皇帝對小丫頭的私人興致。



  少爺發現老頭卑劣的意圖後,勃然大怒。開玩笑,少爺寧願讓老皇帝睡他自己也不願意讓小丫頭給死老頭睡,拚了小命帶小丫頭逃離那個家,飄洋過海來到小島國重新生活。



  一開始日子過得並不順利,他們沒有地方落腳,食物也吃不慣,少爺常常生病,小丫頭只能徹夜不休照顧他。



  少爺拉著小丫頭的手,再三警告她──我以後一定會出人頭地,妳絕對不能拋下我。



  但等少爺發達之後,恨不得拋開卑微的過去,忘了立下的誓言,對小丫頭很不好。明知道床榻睡了別的女人會讓她傷心落淚,還是一犯再犯。



  到了少爺第三次婚姻,小丫頭終於受不了了,衝進婚禮會場,從新娘手中粗暴搶走新郎官。



  雖然爆炸聲隆隆,但他仍是聽見她對林家千金的吼叫──放開他,那是我的男人!



  都怪少爺疏忽了,小丫頭說到底只是個平凡女子,也想生作大家閨秀,嬌滴滴地穿上裙紗,等他捧著花束上門,明媒正娶。



  他們在紅毯上奔跑著,在星月下回到他們的家。少爺在功名利祿中失憶那麼久,終於又想起小丫頭才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珍寶。



  最後,少爺和小丫頭,就這麼幸福快樂地在一起了。






  他說完,忍不住笑了起來,笑得聲嘶力竭,就像個瘋子。



  他好不容易平復心情,才發現身旁的孩子已經睡了。他很生氣,林和家每次教給他的爛法子總是派得上用場。



  孩子不時在睡夢中抽搐,睡得不太安穩。他輕手撫著那顆小腦袋,感覺到男孩的顫動隨著他的安撫平靜下來。



  照顧小孩和想像中的一樣麻煩,勞力又勞心。可是男孩安睡後,拂在他心口的呼吸卻很溫暖。



  那是她死去後,他第一個入睡的夜。







  連海聲在櫃台驚醒過來,他做了一個幾乎忘卻的夢,夢中內容溫馨美好不過,他卻全身發寒。



  時鐘滴答,凌晨兩點四十,笨蛋店員卻還沒回來。



  連海聲拿起電話,嘟嘟嘟,吳以文的手機依然無人接聽。以店長的個性,不到底線絕不向人求援,但他現在已經顧不得原則,把他所知吳以文身邊的人都從深夜裡喚醒,卻沒有人知道店員的下落,都說吳以文一放學就衝刺回店裡了,說要煮大餐給老闆吃。



  「臭小子、臭小子!」連海聲不停咒罵著,這時只能動用人民保母的力量,卻同是語音信箱回應他。「吳韜光,你是死了嗎?快接電話!」



  連海聲撥了十來通,終於明白求人不如求己,破例在半夜打電話給單身女子。這回沒等多久,傳來一聲虛弱而清醒的「喂」,陰大小姐似乎早知道他會打這通電話。



  「我問妳,醫院有沒有不明傷者的名單?」



  螢幕冷光照在陰冥臉上,她面無表情地將電腦的資料逐字報給連海聲。



  「有,車禍,全身性骨折,顱內出血,還在急救,生死不明。」



  「怎麼可能?」



  「車輪下的碎布的確是一等中制服。他在私立南亞醫院,快去。」



  連海聲沒有動作,只是抓緊話筒。



  「我又不是醫生,去有什麼用?」



  陰冥哽著聲音催促:「不要逃避,快點,說不定還能見到他最後一面!」



  連海聲掛了電話,拖著虛浮的腳步回到房間,躺上床,反正死亡通知會寄到吳韜光他家,不關他的事。



  但他閉上眼就看見店員倒在血泊中的情景,怎麼也無法入睡。



  早知道就不要手賤去撿小孩,還把人放在身邊養著,天天聽他喊著「老闆、老闆」,習慣成自然,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



  他按著抽痛的胸口撐起身子,不知道自己還不能再承受一次失去的痛楚。



 

 

 

 

--

倒數第二集了,一直以來,感謝親親對古董店的支持~(提裙)

那就敬請收看了!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熹
  • 倒數第二集!!!
    好不想完結喔~~
    照慣例面紙準備好了~哭哭
  • 不要這樣啦,希望這部故事能帶給親親一個美好的夢~

    woodsgreen 於 2016/09/20 20:07 回覆

  • 扉羽
  • 期待27號
    手刀衝去蓋亞1號
    感覺會很虐
    覺得袁公子和童公子是闇和皚
  • 敬請期待喔!

    是的!

    woodsgreen 於 2016/09/20 20:25 回覆

  • 凪紗(紗希)
  • 文文是九命神喵,絕對不會死的!!
    想不到是倒數第二集了QQQQQQQQ
    還想多看點文文跟老闆啊啊啊(吶喊

    決定趁上班前跑去蓋亞一號買書寶寶!
  • 不死之身、九命神喵,如果不是他,別的孩子一定活不下來。

    是的,要完結了,希望這故事為親親帶來美夢!

    晚一點買書也不會跑掉啦!

    woodsgreen 於 2016/09/20 20:30 回覆

  • 雷米
  • 封面美美的!!學姐好有料(你在看哪?!!)
    紙箱小貓好可愛我想抱回家讓他養我(抱)

    每次看到書倒數,就既期待又不捨,想看結局又不想結局,總是好糾結
  • 一如預想的好胸,紙箱貓貓也好Q,感動!

    結局是一定會到來的,親親不必太糾結,只要能為你帶來勇氣和美夢,就足夠了。

    woodsgreen 於 2016/09/20 20:33 回覆

  • 言亦臣
  • 啊啊啊啊!倒數第二集了!!!!

    捨不得看他完結,但又想看到結局,哎哎,人生總是充滿了糾結。

    嗯嗯,學姊身材真好,害我在看見封面的瞬間都眼睛發直了。WWWWW
  • 路人N
  • 哇啊!哇啊啊!啊啊!學姊~!!!女孩子福利~!!!
    嗚啊啊拉嗚喔(有點忘記人話了)......嗚嗚嗚好期待,一開始怎麼就這麼緊張啦
    倒數第二!
  • sharon櫻雪
  • 倒數第二集??!!!!!!(震驚((倒地(((淚奔
    為什麼麼麼麼麼!!!!!剛看到有新書的喜悅馬上被"倒數第二"四個字給蓋掉了QAQ
    文文阿你還是要常常跟學姐一起出來放閃喔(咬手帕(?!)

    失憶這標題一看就好心疼>"<不會文文醒來就失憶了吧(驚恐
    老闆你一定要對文文不離不棄喔!愛他就不要棄養他!!
    (老闆嘴硬表示:誰愛他了!!((瞪
  • 凊公公
  • 準備帶貓貓還有美人學姐回家!!(蹦、蹦!)

    終於要準備完結v.s居然要準備完結,小讀者的心情好亂啊~~

    古董店愈讀越愈有味道啊……愈讀哭愈多次www
  • 悄悄話
  • 言諾
  • 剛剛看完卷六

    好好看喔,最後超爆,剛看到最後還大叫~

    好喜歡文文和陰冥學姐,不過闇那段還蠻出乎意料。

    好期待下集,林綠大大超讚~
  • 悄悄話
  • 路人N
  • 拿到書看完了,嗚嗚嗚
    看一看真的會有種文文早點死掉就好了呢的感覺,嗚嗚嗚
    最難過的就是從一開始文文就一直很糾結於親生不親生的問題,覺得不是親生的一定會被丟掉,結果真的有親生的啊!真有啊!!真的他X的就是親生的啊!!!
    終於看到真情流露持續這麼久的店長了,還有終於和阿家相認了啊嘖嘖
    每次校園三王子聚在一起幾乎都是不用腦時間......律人你,就這樣女裝了,這麼強大的決心我也無話可說了,不過你終於被女孩子罵幼稚我看了超愉悅的啊哈哈哈
    小醫生好可愛喔,弱弱又好欺負又很正直,跑去救小老鼠和兔兔~還有文文的怒吼"喵嘎"也超可愛的wwwww
    先別管幕後老大這個身分,詩詩跟韜光能在一起這麼久我也是服了,那明明是兒子不是老公,還有我也想吃炸雞......明明不想在老家相夫教子卻在這裡服侍老公兼兒子的人也是辛苦啦呵呵......
    當詩詩說"我老公可是不死之身"的時候,我莫名地有種...嗯哼,被韜光感染了吧說出這麼可愛的話~的可愛感......
    店長韜光學姊三人講話的時候,有種店長和學姊在牆上找裂縫,韜光一拳把牆壁打爆的感覺
    每次看到活著的雯雯都好難過喔,明明就是那種在大魔頭心中都是想保護好的小仙女的人,就為了當時還是個眼中只有目標的感情渣男延世相死掉了,所以說她到底是怎麼跑到會場的啊?這是個伏筆還是仙子的神秘之力(啥鬼)?
    跑來串場的風風跟保鑣也很可愛,親子閃光
    杏林的出場終於不只是變態醫生了,母性光輝啊,不過她跟店長到底是什麼關係啊,之前有講過嗎?
    還是要提一下最愛的小和班長,出場很短不過好治癒喔,偷偷夾帶貓咪@w@,然後我想到每次都欺負他但是關鍵時刻又去找他哭的明夜律人就覺得好可愛

    下集就最後了嗚嗚~~林綠大大字有沒有夠多~~~
  • 夕顏
  • 這集真是爆點連發。

    學姊真是好媳婦啊,出的了廳堂進的了廚房......不過發展到這個地步文文要如何贏得學姊的心呢,真是令人期待。
  • carecynthia
  • 雯雯QAQ......
    能這麼快到會場究竟是發生什麼事?
    不會是某個人幫忙吧......
    還有感覺闇又壞掉了 結局究竟會......
  • 月牙貓
  • 卷六看完挺心疼闇和雯雯的,
    那種滿懷期待換來一場空的絕望...
    詩詩則是錯估了延世相在雯雯心中的地位,
    希望她別再罔顧內心而失去了。
    人啊~追求己身欠缺的好像是天性,
    但若因此失去真正重要的就後悔莫及了...
    闇還有明夜,詩詩還有韜光(好想吊打吳警官)
    小店員和店長也是他們彼此人生中的浮木了,
    只是店長這浮木跟他的人一樣不太牢靠(嘆)
    以文加油!!(抱緊!!)
    貓咪大仙給你的任務卡就是"拯救世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