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預算被萬惡的國會縮編,宮裡沒有人手去叫宰相大人起床,不得已,只能女王陛下親自出馬。



  「何總理,你那個,是不是,該去處理政務了?」



  「嗯……」



  沒醒。



  看著深埋在枕頭裡的宰相大人不到四十歲就灰白髮絲交雜,就算貴為女王,也得體恤對方為國家付出的辛勞,再接再厲。



  「濟仁哥哥,起床喲,愛你喲!」



  「三八。」



  醒了!



  「冤枉啊,朕還不是為了你,我對別人才不敢這麼做。」



  「叫什麼哥哥?還以為自己是小公主嗎?」



  「你真的很機歪捏!」被戳中痛處,她年少登基,一直很難把自己當作一國之君,遇事總想依賴父兄解決。



  「陛下,扶我起來。」



  「哦……等等,是不是哪裡怪怪的?」



  「襯衫,快一點。」



  「我又不是你妻……女佣!」



  「陛下,睡都睡過了,給我像名君子負起責任!」



  「不對吧?你理直氣壯的態度很有問題啊!」



  「當您以無上的君權要脅我,我為了社稷百姓,也只能屈服於淫威。」



  「朕哪有要脅過你?從小到大都是你在欺負我好嗎?而且那也只是朕一時糊塗,以為你真的要辭總理回去南海,才跟你告白。」



  「辭退只是平民怨的一種手腕,畢竟我已經在位十多年,國會從來沒有改選過首長,被批判是應該的。」



  女王垂下眼簾:「你做得那麼好,勤政、公正、愛民,連任也是應該的。」



  「陛下錯了,我並不公正。只要有誰想要傷害我呵護長大的小妹妹,我是絕計不會放過對方。」



  「你不用太維護我,因為你和朕走得太近,朝野有傳聞你是為了奪取大夏的皇位而來,說你豺狼野心。」
 


  「妳難過什麼?說得又沒錯,妳不就等同皇位?」



  「君臣有別,朕不能沒有你,但國家也需要你。」



  「所以我才勉為其難接受同居的形式。」



  「什麼勉為其難?你就突然搬進宮裡了,哪有問過朕的意見!」



  「陛下,難道您敢拒絕我嗎?」



  「嗚嗚,當然不敢了……」



  「那就少廢話,襪子!」



  宰相大人下床後,一改床上的無賴態度,昂首大步往明亮的宮門走去,累得女王陛下拎著公事包和便當在後頭苦苦追趕。



  「何總理,你等一下,等一下啦……老公!」



  宰相停下腳步,女王已經做好被羞辱的準備,宰相卻勾起好看的脣角。



  「笨雖笨,有時也會聰明一回。」



  「好啦,全世界你最聰明了。」



  「小韶,我走了。」宰相翩翩行禮。



  「路上小心,國家今天也拜託你了。」女王攬起明黃的裙裳,日日以大禮恭送她絕世無雙的相國,並且夜夜盼著他歸來。






--



  三百年前,閻羅殿──



  「陸判,你要什麼賞賜,任君挑選。」



  陸判一把掃開陳列的珠玉,兩手撐在白石案桌,幽深的長眸直視著高堂上的閻王。



  「你真是好大的膽子。」閻王笑得無比開懷。









--

  小星星在上是君,小道士在下是臣。小星星要做什麼,小道士使命必達,要對他笑、還要常常唱歌給他聽。



  兒時的喪門對這角色扮演十分滿意:「祈安,我是王,所以我會照顧你,不會讓誰來傷害你。」



  陸祈安甜甜一笑:「承蒙星君大人厚愛,祈安願意一生奉獻於您。可惜君臣有別,你我無法相親。」



  「啊,不能結婚嗎?那我不要當王了。」喪門一秒捨棄王位,愛江山更愛美人。

 

 

 

 

--

第一個是大夏末代女王和她不可思議男人的故事。

 

最近悶熱非常,親親出門在外,要照顧好自己吶!

王冠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Nicklucas
  • 末˙代˙女˙王!!!
    光開國史這坑我就爬不出來, 居然又扔進末代王朝這個無煙火藥嗎?
    諾貝爾大大, 這邊有人坐等開新坑!
  • 扉羽
  • 欸?????末代?????
    是宣布取消皇室的意思?感覺小公主的時間點像現代
    女王和宰相自然的想起韓相和武帝奶奶
    小星星和小安安好甜啊
    某方面來說他的確是只愛美人
  • 陳薇安
  • 嗚嗚嗚,好想看武帝和韓相的故事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