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陸祈安獨身佇立於觀星臺上,白紗隨夜風揚起,如展翅的白羽,好像只要他張開雙臂就能飛向星夜;但人無羽、星落天外,躍下只有深淵。



  「小安安!」



  陸祈安回眸,福德食指正好戳中他右頰。



  福德大老遠從離島坐私人小飛機趕回來,身上還揹著大花背包,第一個不去找男朋友,而是男朋友的相好,其心可議。



  「幹嘛一臉對不起我的樣子?你又不小心對小星星動了真心對吧?哈哈哈!」



  陸祈安恢復慣常的笑容:「說什麼?他本來就是我的了。」



  福德暖軟的肉實掌心摸了摸陸祈安的笑臉,不跟他計較。



  「人家本來要留給你們兩人世界多一點時間啦,但是我家的同事特地通風報信跟我說小星星要出大事了。」



  ──福德,快回去,喪星有大難!



  於是福德依依不捨放開小朋友的手,飛奔回來。



  「可是我回來才發現自己有點多餘,原來你已經寸步不離守在喪門身邊了。」



  「他已在天道之中,無法獨立世外,危在旦夕。」



  「你這樣說好要去東海龍宮休養卻出爾反爾,天誅小寶貝一定很生氣吧?」



  兩人之間湧出青紫電光,應神女召喚,長劍幻化成盛怒的紫簪少女。



  少女一把衝向陸祈安,揪住他的衣襟,金屬的嗡鳴聲混著像是人類一般軟弱的吼叫,氣呼呼地跟福德告狀。



  「跟他說多少次,伊又不會死、不會死、不會死!他偏要回來!別說上蒼,奴家都知道只要在伊身邊撒網,他就會自投羅網!」



  「我真的明白,給妳賠不是,妳就別氣了。」



  「主子!」



  福德笑著插話,試圖幫陸祈安解危:「這真的不能怪他,誰教他當年一走遠,他沒成親的老婆就死了。」



  「阿福姑娘,妳似乎有所誤解。」



  「來呀、說啊,我就等著你的狡辯。」



  「天誅。」



  陸祈安把劍靈召回手上,連帶解放劍身帶有的厲煞,觀星台一時間被黑氣籠罩。福德揚了揚眉,動了兩根手指,朱紅光芒大現,不費吹風之力壓下魔障。



  「這點小兒科,真不像你……」



  「妳莫忘了,這是殺死他的劍。」



  福德怔了下,胸口被灌入一絲千年前的痛苦和咒怨,腦中隨之浮現悽慘而絕望的畫面──小星星死前嚎哭著哀求他住手,他砍殺的手勁卻沒有一絲緩下。



  陰風四起,陸祈安垂髮半覆雙眼,把陰柔的笑聲低低含在脣裡。



  「我大道未成,只要緊抓住他,星宮和時間都在我手上。他是一張很好用的保命符,也很好騙。」



  「小安安,演技變差了,魔頭應該再多點氣勢。」福德把竄到心裡的黑氣像摳牙垢一般挖出來,不以為然地對陸祈安撇撇嘴。「你當然覺得好騙,想當年全星宮的星都跟喪門說你好好的,會平順一生,他都不相信;結果病得快死的你出來說句你沒事,他就信以為真。」



  就像他這一世蓄意竄改的床邊故事──小道士千年來一直在找小星星,因為小道士最喜歡小星星了。



  年幼的喪門笑得那麼歡喜,至今仍是深信不疑。



  陸祈安低著頭,福德還在等他的後招,他卻栽倒下來。



  「祈安!」福德趕緊去抓陸祈安,省得他失足往後墜下。



  陸祈安半跪靠在福德身上,又咳又嘔,不一會,福德胸口染滿他血紅的體液。



  「阿福姑娘,不要告訴他好麼……」



  「好好好,我扶你去醫院。」



  「不能,我必須坐鎮星壇……」



  「就去一下下,喪門不會不見的。」



  陸祈安只是緊抓著福德的袖口,福德意會過來,事態或許比她星宮的同事們以為來得嚴重。



  「真想讓親愛的看看你為他擔心受怕的表情,你不用怕啦,不是有我在?」



  「千年前,妳在,也沒能保住他……」



  福德一向自豪她實話實說,今天才知道實話可以如此傷人。



  「如果我早一點發現小星星的決心就好了,抱歉,我就是太粗線條……」



  「又不是妳的錯!」



  陸祈安突然大吼,把福德嚇得一怔。就算是仙宮眾女仙輪番上陣無理取鬧,也很難像福德三言兩語就把這溫文儒雅慣了的男子惹得發火。



  「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你很可憐。」



  「阿福姑娘,從未有女子像妳令我感到如此挫敗……」



  福德撫住被陸祈安貼著說話的耳朵,其實她也同樣覺得這男人很棘手,億萬人之中,大概不會有第二個。



  「人類小小的門戶之見都會帶來無窮的苦難,何況你和他遙距九重天,變化的眾生與不變的天神,與生俱來本質的差異,不管你再怎麼努力撼動三界的界限,喪門都不可能屬於你。」



  福德翻看完天庭的典籍,人與神唯一共通的歸途只有毀滅。他應該比她更明白這點,卻甘願歷劫百世尋找星石,只為了將星子拼回完整。



  「而就算你退而求其次只求一生相守,你也不可能幸福。因為你殺了他,你深怕像戲棚重覆扮戲的人偶再殺他一次,所以你只能先毀去自己。」



  人可以追求幸福,但罪人不可能,連作夢都不被允許。



  「為了人們與陸家,你必須活;為了星子,你必須死。你這一世就這麼選了最愛的一個,但選擇的結果即是沒有結果。」



  「請妳……別再說了……」



  「嗯。」福德應下他近乎哀求的低語。「但我還是會試一試,直到最後一刻才會捨棄罪無可恕的你。」



  「說好了,就算喪門哭著求妳也絕不能改……」



  「呃……」福德有些為難,通常喪門一哭她都直接投降。



  「一定要牢牢抓住他的手,答應我……」



  陸祈安失去意識前,雙臂伸過福德肩頭,似乎想往黯淡的夜空抓住什麼,然後脫力垂落下來。



  福德知道這人為什麼在世間修了千年,還能一世又一世不厭其煩拯救不斷將悲劇重蹈覆轍的蒼生,就因為他有所同感,比任何人都想要得到幸福。



 

 

 

 

--

呼,趕出來了!

我發現週間只要抽時間寫短篇,週日連載就會踩死線,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下星期要校古董店卷七的稿(登登!),繼續紅色警戒,下回眼見到底寫不寫得出來呢?

等眼見這篇結束,我大概會閉關到年底,要籌備新故事了。

晚安了,小寶貝們!

--

10/24 經小讀者提醒有bug,重修> <

星星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小安安啊QQQQQQ

    林綠大大要多休息喔,小讀者會乖乖你!(原地坐下
    昨天不小心撞到手,給醫生看是挫傷超痛QQ
  • 妳才是,怎麼老是大病小傷的?

    過來,給我呼兩下。

    woodsgreen 於 2016/10/23 23:27 回覆

  • 雷米
  • 看文前覺得被工作壓搾到見紅的心靈會得到滋潤
    殊不知看完後受到會心一擊.......
    祈安阿!!!!!(慘叫聲)寶寶好心疼你啊(哭)

    看完雖然心很痛,但還是要感謝林綠大百忙之中更文(合十)
    然後期待新文~~
  • 親親工作辛苦啦!

    我也會繼續努力的。

    woodsgreen 於 2016/10/24 19:08 回覆

  • 落泉
  • 有一個小問題
    烹飪社社長在之前的文裡不是說被另一個大社的社長追走了嗎?(總關注奇怪的點
  • 提到社團之長的篇目有<試膽>與<愛現>,親親說的應該是舊版的試膽情節,可能我的記憶就被新版覆蓋過去了。

    這就算了,卷六<愛現>中,烹飪社社長說自己只有「妹妹」,哭哭!真的不好意思!

    謝謝親親提醒~

    woodsgreen 於 2016/10/24 19:07 回覆

  • 路人N
  • 不愧是福德捏,能讓小安安大吼,男朋友的女朋友(?
    整張都虐虐的不打算發表感想(什麼啦
    小安安所有輩子的幸福生活都持續不了多久,嗚嗚嗚
  • carecynthia
  • 天誅><
    啊好可惜 原本前面那段讓我對烹飪社社長又有新的認識
    也很喜歡靠自己、很堅強的女性
    不過後面的每一句都好痛啊 但是又戳穿了些事情(有點m
  • 薆...
  • 天啊!看這章的同時剛好聽到這首歌,
    原本沒在意,卻在聽到念白的當下傻住了!!
    仔細研究了下歌詞,感覺真的很像令人心疼的小安安寫照,
    也很像小安安與星星之間令人動容的感情><
    http://5sing.kugou.com/fc/6353201.html###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