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在地震過後,奇蹟般完好無缺,只有一個陸姓的學生受重傷。



  傷害已造成,但校方遲遲不處理這次事件,還有人探聽到內部消息,校方高層為了避免再發生類似的事故影響校譽,要將陸同學退學。



  白裙教立刻跟進,接力投書要校方將怪力亂神的可惡傢伙趕出神聖的校園。



  群眾是冷漠的、群眾是無知的,但群眾總歸是人所組成,都出了那麼大的事,害得他們人美心善的校草小夏哭得那麼傷心,怎麼可能再無動於衷?



  幾個大社的社長(女)聯手抄了白裙教的社團教室,查帳、提告、人肉到底,破壞力比無能的學生會長(男)強大幾萬倍。當教友哭著說信仰迫害的時候,她們冷笑說:賤人今天才知道世上有壞人啊?



  規則是拿來防君子,防不了壞女人。



  只是就算白裙教解散,校園內的低氣壓仍是盤旋不去。



  都怪她們想要嘲笑白裙教友的愚蠢來彰顯自己的優越,另一方面又矛盾地把自己當成舊社會的弱女子,自私地將麻煩事推給有肩膀的男子擔下,不需要為公眾負責,才會縱容一群白痴去傷害善人。



  「阿福,他們還會回來嗎?」



  福德把短馬尾綁成沖天炮,一如往常地穿著一身塑膠片的怪衣服來學校上學。她從校門口走到行政中心短短一路,已經有九十九個人類女子問她同一句話。



  「不知道捏,我只是來幫親愛的交休學申請書。就算他盡了最大的努力,可惜社群還是容不下他和小安安。」



  福德沒有指責誰,也沒有埋怨什麼,這番話卻讓人感到千斤重。








  陸同學謝絕訪客,但還是有聽聞消息的人跑來醫院想探聽一些隱私,然後莫名陷入鬼打牆,怎麼走都會走去地下室太平間。只有幾個親近的朋友能見上插滿管子維生的他,還有寸步不離守在床邊的喪門。



  喪門沒在人前哭過,倒是林然然看著喪門輕聲對陸祈安說話卻怎麼也得不到回應,忍不住嚎啕大哭。



  上官榆比較理性一點,慎重地向喪門確認,他真的要離開學校嗎?



  「對不起,小榆。」



  「我知道,祈安比較重要嘛!」



  上官榆得到答案之後,龜縮在醫院一整個下午,累得喪門出去給他和哭紅鼻子的林然然買飯,不想回學校宣布這個壞消息。



  晚上亦心和流丹來了,看見喪門悲傷倚在床側,而另外兩個男的在小桌打牌吃漢堡,真想宰了自己男朋友謝罪。



  再晚一點,福德也拎著披蕯和汽水出現,全員到齊。



  就算喪門那顆死寂的心幾乎與世隔絕、遁入空門,但在福德打開手機的KTV播放程式,他還是起身過來阻止福德亂來。



  要不是這裡是司南醫院的特別病房,保全先生早把他們一群死大學生轟出醫院。



  福德被喪門揪住馬尾,仍是理直氣壯地說:「小安安喜歡熱鬧啊,你看他睡得那麼香甜,說不定正夢著可愛的小星子。」



  「祈安是重傷昏迷,他需要休養,不要吵他。」喪門無力地說。



  福德做出縫合嘴巴的手勢。



  大家陪喪門到夜深,上官榆帶林然然回宿舍,流丹載亦心回家,病房又安靜下來。



  喪門去醫院淋浴間洗漱,由福德代管守護陸祈安的神聖折疊椅寶座,明天再叫人把她家的粉紅沙發椅搬來醫院好了。



  「小安安,小星星又偷偷在沒開燈的浴間哭了。你要快點醒來喔!」福德趁喪門不在,貼在陸祈安耳邊說悄悄話,陸祈安低垂的眼睫輕顫了下。



  「阿福姑娘……」



  「是!」福德驚喜非常。



  「妳真是……廢物……」



  「咦?」



  陸祈安喘息著,用盡全身的氣力,扯動乾啞的嗓子出聲。



  「休學……」



  「哦,那個啊,喪門就哭著說不要唸了,我也沒辦法。」福德兩手一攤,「沒想到你會在意這種事,成天想逃離僵化教育制度的人不就是你嗎?」



  陸祈安勉強抬起手,招了招。福德湊過去,被冰涼的長指掐住肉頰。



  「嗚嗚,我知道了啦,你這條爛命去死也無所謂,可是小星星一點點損失也不行。」



  陸祈安鬆開手,他也明白他在他面前倒下,喪門不可能不受到任何傷害。



  「你就這麼喜歡他嗎?」



  在代表真實的星子面前,他只是緊閉雙目,沒有應聲。



  「福德。」喪門垂著濕髮,回到病房。福德直起身子,連忙澄清她沒有要偷親睡美人。「我載妳回家吧?」



  「我表姊剛好在醫院值夜,我們約好吃宵夜了。親愛的,明天見!」福德穿起大紅外套,趕緊要走,就怕她跟陸祈安私下的談話瞞不住喪門。



  喪門拉住福德,吻了下,才放開手。



  福德不由得把滿腔的感情脫口而出:「喪門,我好愛你。」



  「我知道。」喪門溫柔而虛弱地回應。



  福德走前,忍不住回頭看了眼床上的那人。



  喪門仔細檢查過儀器和點滴,回到原位,斟酌再三,才敢開口問。



  「祈安,你是不是後悔回到我身邊?」



  「怎麼會呢……」陸祈安不意外聽力靈敏的喪門發現他和福德的對話。



  「那你為什麼不肯睜開眼睛?」



  一聲輕嘆,因為醒來就要面對他藏了又瞞的真實。



  「阿靜。」喪門輕聲叫喚,那個遺落千年的名字。



  陸祈安身子一震,即使知道喪門已經記起全部的過往,還是克制不住顫抖。



  這代表他犯下的罪不再是一語帶過的過失,而是鮮血淋漓的背叛。美夢幻滅,小道士和小星星的故事,從來只是一個無恥的謊言。



  「你故意不說……我真的很恨、很不甘心……」



  喪門兩手抓緊膝頭,陸祈安不得不睜開眼,去看喪門因為陷入回憶而痛苦糾結的面容。



  「你的孩子……你有一個孩子……當你抱著他向我祈求……我卻無法給他祝福……一生安康……如果我是可以給人帶來幸福的吉星就好了……」



  陸祈安深吸口氣,他真想不起來自己這輩子做了什麼,把喪門洗腦至此?



  「傻瓜,你就只想著這種事麼?」



  喪門按住雙眼,努力想要收回眼眶淌出的淚水。



  「我真的很想……把你……和你所愛的人,一起牢實守著……唯有如此,你才能得到……幸福……」



  就算被刺穿心、挖出雙眼,粉身碎骨之後,還是只想著自己的不足,直讓人感到懼怖。一條命遠遠不夠,必須獻上魂魄每一分忠誠才能平衡祂毫無保留的真心。



  「喪門,我真怕了你……」



  「祈安……」



  喪門很渴望,卻不敢再輕易碰觸,陸祈安伸出手,扣住喪門溫熱的手指。







  清早陸家兄長過來探視,就是看到兩個男孩子抱著睡在一塊,連夢話也相互連貫:星星、祈安、星星、祈安……把陸二哥氣得要死要活。



  為了不要再重蹈悲劇,陸判鐵了心要把兩人分開,老死再也不見;陸晴空卻說或許他們心裡認定最大的悲劇就是分開。








  喪門做了一個夢,延續月前的夢境。



  ──星君,請選擇。



  他不再感到兩難,人們存續或毀滅,不管哪一個,他都不要。



  因為夢裡的世界,沒有陸祈安。




 




<教主.完>

 

──

星星  


最後一章本來篇幅很長,交代人事比較詳實,但就是感覺不對,重寫後只能把略過的線頭挪到下一單元再解。

可惜沒能深入討論到女權,一方面也是我還沒確立自己的價值觀,希望以後的故事能有闡述的機會。不過以我的基友筆法,很可能會寫成GL,吼吼。

感謝親親的閱讀(提裙)

接下來冬季靈感期只要我埋頭好好寫,明年你們就能看到新書了^^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只要在一起,就是幸福了~~~~

    林綠大大埋頭寫書之虞也要幾點多休息喔!!
    小讀者等您~~
  • 扉羽
  • 哎哎,真想把他們抱起來揉
    很喜歡這篇
    把台灣現在的狀況都抓起來說一遍
    可惜我總是越喜歡的文章越難用文字把它書寫下來
    有時候覺得陸祈安和喪門兩個,明明最愛對方了,往往卻最折磨對方
    好像林綠姊姊其他作品的某些角色也是這樣呢(笑
    小讀者會繼續等新作品的!
  • 羊羊
  • 小星星跟小安安都好讓人心疼啊!
    這不叫真愛叫什麼
    他們要在一起才完整,缺少那一個都不行
    要是分開的話,小星星會崩潰的
  • Ally
  • 喔喔林綠大加油~
    小讀者我身在南部好想過冬啊!

    喪門真的是死心塌地欸
    陸判葛格就請你成全他們ㄅ
  • K
  • 和心愛的人分開真的無敵難過,
    一直期待的教主完惹,
    偶的期中考也一起完蛋惹 GG
  • 冉
  • 我覺得我一手拿著墨鏡一手抱著衛生紙嗚嗚QQ
    終於能看到兩個人把以前的事情說開了(應該算吧??)
    希望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感覺應該沒那麼簡單XD
    然後金魚腦的我需要複習一下以前的故事...((一個翻書翻舊文的概念

    中間壞女人抄白裙教的地方覺得很好笑,但是心情有點沉重ˊWˋ
    女權問題真的是剪不斷理還亂,每每看到相關爭論都覺得好厭世(欸

    期待新書,但是也希望林綠解接不要累過頭(合十
    加油加油////
  • 凊公公
  • 愛死你們了QQ星星~祈安~

    每次看到林綠大的故事,都會聯想到我們活的這個世界……總是有很多獵奇的事發生。
    前幾天才知道原來我們學校的體育選修棒球,女生是不能選的,有想選的女生向校方反應,校方的解釋令人難以接受,說是安全問題......女生沒有男生的基本反應和體力等等,不論怎麼樣都是歪理啊~~~看了超生氣!!

    雖然聽到新書很興奮~~但林綠大還是要按時休息,畢竟冬季是個需要好體力的季節,才不會生病喔ˊˇˋ
  • OO
  • 從〈陰陽路〉的模模糊糊到〈眼見為憑〉的一團混亂,直到今天〈教主〉完結......我終於把這個故事看懂了!~^0^~ 開心!謝謝林綠姐的這個好故事,更謝謝妳把他們整理成文發表出來分享。期盼〈教主〉也能出實體書!如此我的收藏也就圓滿啦~~~
  • 言亦臣
  • 希望林綠大大所寫的書在哪天可以全出實體書。(合掌)

    最喜歡陸大師和林綠大大了。WWWWW
  • 魂縈
  • 看到淚目
    喪門絕對是這世上最好最真心的男人
  • 訪客
  • 其實我到最後都還看不懂小星星千年前到底是怎麼死的,從天頂跳下摔死的?還是小安安殺的?或是摔下來沒死小安安補刀???
  • 月牙貓
  • 看完這篇,腦中就浮現「慧極必傷,情深不壽。」的感嘆
    小安安和星星都好令人心疼...
    只是想要給與幸福和獲得幸福,卻這麼坎坷
    原本心想之前的碟仙版本已經哭過了,
    這次總該有點心理準備...
    結果看到小星星說沒能守護小安安和他愛的人時,
    還是立刻飆淚...難怪小安安拿他沒轍...
    太空石頭的堅持不容小覷!!!
    真心佩服阿福姑娘,就讓她把星星和小陸都收了吧XD

    白裙教代表了很多書裡書外的現象
    而樹大也必有枯枝
    仙宮、公會、天上、陰間、人界...無一不是如此

    看到中間提到陸家先代和仙宮仙子同歸於盡
    想到可憐的廷君,有機會也想閱讀這一段故事
    遲來的心得逐一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