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家庭崩毀,一夫不再能多妾,而在這亂世之中,林今夕帶了一隻小熊,我則抱了一隻軟毛兔子,一起組成林家牧場二代宅。

 

  在我眼中,阿夕什麼都好,就是老愛插手管我怎麼養小七。為此我跟啞了嗓子的他吵過無數次,家庭會議一開再開。

 

  林今夕(以下簡稱小熊爸),以及我兔子老母,進行第一零三次小七寶貝要不要參加課後美術教學之討論。

 

  小七兔:大姊,大哥說我上輩子就明顯表現出學習能力低落,只有畫畫比較上手,課後才藝班一堂課也才一百塊,而且還是蘇老師來上,不去可惜。

 

  兔子老母:可是媽媽也想跟小七一起玩!

 

  兔子小七:可是妳就要上班啊!

 

  兔子老母:小七,你喜歡蘇老師嗎?

 

  小七:妳問這什麼廢話?當然喜歡啊!雖然我說不要,蘇老師還是一直塞餅乾給我,對我好好。

 

  該死,小晶晶這可惡的美男子,就算他每次見我總露出令人心癢的靦腆笑容,我也絕不會為了美色而對兔子的所有權輕敵。

 

  兔子老母:可是小七,媽媽不想你被搶走,連你一根小白兔毛都不想分給別人。你說,媽媽是不是生病了?

 

  小七睜大一雙異色眸子,糾結地望著我。雖然我的話如此白爛,但他總是一而再為我心軟。

 

  這時,阿夕出手掐住我臉頰,我只能嘟著嘴發出嗚嗚的求救聲。

 

  小七:大姊,大哥說,他叫我去,我就去,妳不要在那邊機機歪歪。

 

  兔子老母:可是偶才是你老母,你們也要尊重偶這個一家之主的意見……夕夕,偶知道錯了,痛痛痛!

 

  小七又說:大姊,我會早點回來,不會讓妳一個人等太久。

 

  我嘆口氣,真是傻兔子。小七不明白,我只是為了反對阿夕而反對。

 

  阿夕願意重新接納曾經搶走他老母的小七,我翻來覆去,只想到一個心機深沉的原因──地下無王。

 

  因為我而被廢除神籍的小七,之於無主的陰間,再合適不過。

 

  雖然看過去,冥界輸得一敗塗地,但放眼未來,勝負還未可知,我家還保有強大力量的神兔就是其中的關鍵。

 

  我嘴上說對鬼沒有歧視,卻在枕邊低聲向他祈求:不要把小七帶去地獄。

 

  今夕低睨著我,眼中含著恨,脣邊卻勾著笑,在我手心寫上詛咒:只要妳在地獄,他哪裡也去不得。

 

  我擠了擠淚光,悲嘆著告訴阿夕:老娘才不要去黑抹抹的地獄,你在這裡,我哪裡也不會去。

 

  阿夕作勢掐緊我咽喉,可沒掐緊,修長的手臂就嫌累越過我肩頸,將我抱緊。

 

  所以我從來無法真正堅持什麼,哪一個都顧不全,最多只能虛張聲勢。

 

 

 


  課後美術班就此定案,我以民主精神服從專制政權,牽著小七去買畫具,挑了一只白兔畫袋給他。

 

  我每天看著小七開心回家,跟我跟阿夕和小熊說他又畫了什麼,蘇老師又怎麼順他的毛,胸口也跟著綿軟一片。

 

  有天,小七回來得特別晚,我百般無聊賴在客廳沙發等阿夕放飯。

 

  快睡著的時候,耳邊響起小皮鞋落地的聲音,小七縮著身子,在門口動也不動。

 

  我直覺哪裡不對勁,原來是小七身上五顏六色的色彩,看清之後,忍不住放聲尖叫。

 

  「兔兔!」

 

  阿夕從廚房探頭出來,見到小七的慘狀,急忙放下鍋鏟,快步跑來玄關。

 

  小七軟聲道:「大哥,沒事,只是同學的顏料不小心倒在我身上。」

 

  小七想把頭上的顏料擦掉,卻只是把他那頭白髮弄得更髒。

 

  阿夕握住小七的手爪,半拉半抱把他帶進浴室。

 

  「大哥,衣服髒掉了,怎麼辦?」

 

  阿夕不管很貴的制服,只是拿起蓮蓬頭,一邊輕沖,一邊細細挲揉小七的軟髮。小七什麼也不能做,只是怔怔看著阿夕英俊的臭臉。

 

  要是我,一定會把小七洗到脫皮,林今夕不愧是專業的家庭主婦。

 

  大概洗了快一小時,彩色兔子才變回白毛兔。

 

  「今夕哥,謝謝。」

 

  阿夕什麼也沒說,只是起身回廚房煮飯。我接手給小七吹頭髮,兩腳把小朋友夾緊,詢問顏料的事。

 

  「大姊,我沒事。」

 

  「蘇老師疼你嘛,那些以為自己才該被寵的小屁孩當然會看你不順眼。」

 

  「我不應該跟孩子計較。」小七板著可愛的小臉蛋,深深反省。

 

  「那又為什麼寧願被潑漆也不肯退呢?」

 

  小七看著我,不太意外我修煉兩輩子的兔兔母子通心術,垂下眼簾。

 

  「他笑我爸爸是啞巴。」

 

  我注意到廚房炒菜聲靜下,小七難受地閉了閉眼。

 

  「他唱歌明明那麼好聽,最好聽了……為什麼……」

 

  因為美人魚要從海底世界來到人間,必須捨棄他最美好的寶物,才能化成凡人。

 

  吃飯的時候,小熊問媽咪說小七哥哥眼睛怎麼紅紅的,媽咪說因為小七是兔子啊,唧唧咕。結果阿夕和小七都沒有理我,我真可憐。

 

  夜半,小七偎在我肚子上,小聲請求。

 

  「媽媽,我想跟哥哥睡。」

 

  「去吧,傻白點。」

 

  我跟蹤小七的屁股到今夕的房門外,意外聽見歌聲,小七用他綿軟的嗓子,代替阿夕而唱。

 

  阿夕的手輕撫著小七的腦袋,或許是我小人之心,他用心照顧著七仙,只是由衷憐惜這個苦命而善良的男孩子。

 

  小七說:「大哥,你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大姊。」

 

  阿夕搖搖頭,他要的不只是兒女情長。

 

  但之於看著阿夕放棄一切抱著小熊來找我的小七,是的。我跟阿夕說了很多次了,小七真心喜歡他,不為什麼,就因為他好。對一隻念情的好兔子,與其騙他、欺負他,還不如像這樣寵他來得有用。

 

  「今夕哥,如果師兄們問我願不願意到地獄聚首?我願意。」

 

  阿夕被小七逼得開了口,用氣音回應:「傻子……」

 

  「如果守著幽冥世界和大姊是你的心願,那麼我肝膽塗地也無所怨尤。」

 

 

 

--

陰陽路電子書 伊吹紫苑.jpg

For伊吹紫苑親親的贈文。之前可憐人那篇宣傳電子書,當天就給我買了整套,只有一個字,愛!

親親說她想看魔王寵兔子,但寫一寫好像反過來了,總之是陛下得到回報和幸福的故事。

http://www.bookwalker.com.tw/search?w=%E8%93%8B%E4%BA%9E&m=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夕夕呀,小白點兒就是傻
    又很愛你跟萍萍仙子的~~~

    小七還是這麼的可愛呀~~
  • 是呀,這輩子比較會叫爸爸媽媽了

    woodsgreen 於 2017/02/16 22:59 回覆

  • 路人N
  • 彩色的七七...應該也很可愛吧!
    臣服於白毛兔下吧陰間大王!哈哈哈!
  • 乖到讓人受不了(揉抱住)

    woodsgreen 於 2017/02/16 23:00 回覆

  • 凊公公
  • 不虧是正港兔兔老母,超級了解小七!
    嗚嗚,夕夕要好好疼小七,這麼乖巧又可口的白兔兔不多啦~
  • elvaxxx
  • 讀完心口有些疼
  • 雲樹
  • 我、我的心好疼qwqq但是在這裡的林家牧場,就是最棒的快樂結局惹qAqqqqqqq
  • 弒血神殺
  • 看到最後我心痛了!!
  • 訪客
  • 陛下QQ

    白毛兔果然是這世界上最萌的存在QQ
  • 米宗子
  • 這是一篇用糖做成的刀啊...還是說包著糖衣的刀會比較好
  • 啊拉拉呦
  • 之萍啊~小七兔這麼乖這麼可愛,
    區區一個掛著魔王皮的家庭主婦怎能不被融化呢?

    不過不是很懂林民婦為什麼不希望小七去地獄,她的親親家人,小七最愛的師兄們不是都在那嗎?
  • OO
  • 唉呀呀~~~兔子老母竟然將攻陷白毛兔的密技傳授給大魔王!!

    看來大魔王能成功把小七拐下樓掌管冥間......阿萍功不可沒ㄚ!(某個角度看,遇上阿萍都沒好事呀......)

    我可憐命苦的今夕哥~~~ 終於輪到你被寵愛啦~~~~

    太感謝林綠姐了!!!
  • 魂縈
  • 陰陽路看一次虐一次T_T
  • 言亦臣
  • 魔王被兔兔寵!感覺好喜歡!(>﹏<)

    看到標題的一瞬間,就聯想到了陰陽路,因為妖孽、笨蛋、君子。
  • Nicklucas
  • 被小七兔最後那句感動地發抖。
  • 月牙貓
  • 小七是世界的美好匯聚❤
    忍不住就想抱著揉~
    一家人只要能在一起,到哪都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