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門意識到自己入了夢,置身在一處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黑曜石打造的宮牆一體成形,抬頭望不見建築物的頂端,只有深邃的黑。因為這裡沒有天,宇宙沒有邊際。

 

  他不能久留,必須快點醒來。千年前養成的習慣深埋在魂魄深處,只有親眼看著,才能確認對方真實存在。

 

  人們抬頭就能望見滿天星斗,但星要找人可不容易,人無法在黑夜中發亮,他總是要仔細定位對焦再定位對焦,如此重覆百來遍,才能找到他要見的那個人。

 

  每當快要天亮,他手中的鏡台還是不見伊人,他幾乎要哭了出來,恨一天只有一夜。

 

  要是可以摸著就好了,這樣子即使閉上眼睛,也不怕不見。

 

  正當喪門端起厚重的純黑冕服要走──他知道結束夢境的法子,他聽見鏡中傳來的細音,屬於孩子的哭聲。

 

  雖然挾雜在呼嘯的山風中,但喪門不會錯認。就像福德總是知道人間有哪些好玩的,他總對苦難的悲泣格外敏感。

 

  他伸手端起積塵的明鏡──星宮無塵,又是一個夢的證據,而陸祈安不會漏下這麼明顯的失誤,可見人一定又跑走了──但他只是拂去鏡面的灰,再次陷入過往的曾經。

 

  有個穿著褐布衣的小童在山嶺奔跑,不時張望黑漆的四周,很著急,似乎是迷了路,又好像在尋找某個失物。

 

  喪門食指往鏡面點去,降下星輝,照亮孩子的路。

 

  尋常人不會注意到這點天外的好意,小童卻停下腳步,怔怔仰起小臉。

 

  「謝謝……星星大人。」

 

  「不客氣。」喪門看著孩子的臉總覺得熟悉,要是笑起來就更像了。

 

  小童不下山,只是往上跑,目的地是毫無遮蔽的巔頂。

 

  終於,小童在懸崖邊停下腳步。疲憊不堪的臉蛋亮起光采,露出驚喜的神情。

 

  「爹!」

 

  在喪門角度看來是山石的地方,猛然蹦出一個男子,黑金色的道袍劃出一抹金彩,喪門就算活了兩輩子,還是被同個招數騙倒。

 

  「噓、噓!」現身的道士緊張兮兮對小童做出噤聲的手勢。

 

  小童不笨,趕緊改口叫喚。

 

  「小、小叔叔!」

 

  來不及了,天上的星星大人全看在眼裡。

 

  喪門一時間忘了這是夢,依習慣開口質問:「你怎麼躲在那兒?我找了你好久。」

 

  「來得太平凡,星君大人恐怕會忘了我。」

 

  「怎麼會忘了你?你只是想鬧我玩吧?」喪門受不了地抱怨,身子卻不由自主靠向明鏡。

 

  「陸某豈敢玩弄大人?」道士伏地拜下,小童見了,趕緊跟著趴在冰冷的石地。

 

  「星星大人,對不起,請不要生小叔叔的氣!」

 

  道士又直起身,看著可憐的小寶貝兒,演不下去了。他脫下黑羽大氅,把發抖的小童仔細裏好,呵護之情溢於言外。

 

  喪門問:「他是你的孩子嗎?」

 

  小童用力否認:「不是的,不是,他是我小叔……」

 

  道士無法,把包成黑炭的小童整個抱過來攬在懷中,像是對待小獸撫背順毛,小童才安心下來。

 

  「他好可愛。」喪門只有這個想法。「你幼年也是像他一樣嗎?」

 

  「不完全是,他眉眼像他娘親。」

 

  小童手爪攢住道士的袍子,這人絕口不提他母親一句,也從來不明說他們之間的關係,卻在星夜下坦誠以對。

 

  「你的妻子呢?」

 

  「她去了很遠的地方。」道士柔聲表示,聽來像無奈的生離而非死別。「每當我思念她,就忍不住去見這孩子,害他的小腦袋弄不清楚,我究竟是要他獨立還是留在我身邊?」

 

  喪門明知是夢,還是不由得投入情感。

 

  「就算不能在身邊守著他成人,還是可以見他不是嗎?他今夜獨自上山,不正是因為想見你而不得見?世人的請託你總是為他們細聽,是否不應當對你的孩子太過嚴苛?還是你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我在這裡,你可以說給我聽。」

 

  道士只是吻了吻孩子的額髮,然後放開他的心肉,合起黑袍金袖,伏地再拜。

 

  「星君大人,陸某能許個願麼?」

 

  「你說。」

 

  「我願獻上這身卑賤的靈魂,只為您而活,可否請您,保佑這孩子一世安康?」

 

  「好。」如同千年前的星夜,喪門毫不猶豫應下。

 

  道士抬起頭,綻開得償所願的笑,好像千百個夜晚的等候,就是為了這麼一句賞賜。就算孩子是上蒼欲抹滅的存在,祂說能留,就是能留。

 

  「星君大人,永遠等同虛言,必須定下時限,誓言才得成立。」

 

  喪門當時沒有細想,以為慷慨給予就能留住道士的笑顏。忘了他的本質、人們唯恐避之不及的掃把星,立下等同詛咒的約定。

 

  「我願庇護陸家,生生世世,直至血脈湮絕。」

 

 

 


  原來如此,喪門像是解開一道苦惱的難題,豁然開朗。

 

  所以,為了遵守誓約,病重欲死的道士也只能殺了他。

 

  守信有何罪?這個人錯就錯在竟然流著血淚舉劍刺穿他,他不辭千里來見他,怎麼可以不對他笑?

 

  要是道士當初能笑著開口討要,心和雙眼都能捧給他。人們、陸家,只要是道士想要的寶物,他都會為他守著。

 

  宮殿開始劇烈震動,黑石牆面傾倒下來,明鏡落入冰井,喪門才嘆息起身,曳著逐漸染滿血色的王袍,一步一步踩上當年的城牆。

 

  ──不要、不可以、回來!

 

  淒厲的呼喊像是潮水湧來,喪門轉身行大禮致歉。很遺憾,這是夢,沒有辦法回頭,他也不會回頭。

 

  因為他們已經說好了,不見不散。

 

 

 

<尾生.完>

--

眼見這部吼,我跟讀者小可愛最常意見相左的地方不是基友和BL的定義,而是寧願捨棄天下只為一人的主角是誰。

讀者親親:「陸祈安只愛喪門一個人的地方,讓我很感動!」

作者大大:啊啊?

好吧,是我寫法的問題。一個是多情中的最愛,一個是博愛中的深情,都像在開後宮。

結論:後宮萬歲!

 

感謝親親這些日子以來的閱讀,我要閉關趕稿了,我不在的時候,親親們要照顧好自己喔!

星星.png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Joyce
  • 殷切等待林綠大回來~~真心感謝一直以來你的文章陪我度過了好多低潮的日子
  • a2000a0201
  • 林綠大大,感恩您趕出了這篇,每天殷殷期盼來著,哈哈
    陸祈安和喪門啊啊啊啊啊,看了覺得好想哭
    綠大要好好保重身體喔!!
  • OO
  • 好吧.....我承認駑鈍非常。看完後仍是?滿天飛~~~~

    不過.......

    『寧棄天下,只為一人』.......

    這是星星大人無誤呀!! (握拳肯定!)
  • 關心
  • 大大加油!
    尾生這個標題真是扣合得有點背後豎汗毛的感覺啊
    為了守信 死也無懼 更遑論......QAQ
  • 月牙貓
  • 看完「尾生」,腦袋裡連續幾天都還是星星和祈安~
    一開始也會覺得祈安等了千年真是好不容易,
    但後來才慢慢發現喪門深不可測(!?)的一面...
    本質是災星,卻一心想帶給人們幸福,
    也許陸小靜也只是應他心願而來,然後相遇。
    (星子強大的引力)
    小讀者也是一邊讀故事一邊拚著故事碎片(笑)
  • 很高興換來親親溫暖的心得~

    星辰那篇應該會寫到,他是先被喪門看上,才被蒼天注意。

    woodsgreen 於 2017/04/29 20: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