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吳韜光和他可惡的小徒弟僵持不下的時候,一名穿著樸素襯衫的青年著急趕到,警局大門口變得更加熱鬧。

 

  「自清!」季老師失態大喊,眼中只有他的學生

 

  沈自清臉色大變,直覺要逃,卻被季老師抓住不放。

 

  「你來做什麼?不要多管閒事!」

 

  「自清,你阿姨好怕你不回家,電話中弟弟妹妹也在哭。」

 

  沈自清聽得懊惱,從小到大都這樣,他只會給人帶來麻煩。

 

  吳韜光放下滿頭包的吳以文,過來招呼另一組人馬,任憑分局長在門後真情呼喚:「韜光,把人帶進局裡,不要在外面鬧啊,韜光!」吳韜光都沒理會。

 

  季老師迎上去,擋在吳警官和沈自清中間,一手還不忘抓緊學生。

 

  「吳警官,我是自清的導師,季潔。」

 

  吳韜光對這名字有印象,幾年前好像曾經鬧上過新聞。

 

  「吳警官,依法少年隊要先通知學校和老師,經過校方和老師同意後,才能和學生接觸。」

 

  「我知道,但你這個導師從來不同意警方的要求,也只能繞過你了。」

 

  季潔嚴正警告:「沒有下次!」

 

  沈自清很少看到季老師生氣的樣子,好像自己的孩子受到傷害那般憤恨不平,他不自覺反握住師長比他纖細的手腕。

 

  「導哥,我沒事。」

 

  季潔神情憂傷,哽咽地說:「只要一點風吹草動就以為會被拋棄的你,怎麼會沒事?」

 

  而吳韜光完全不受教育工作者的愛心影響,打斷季老師的關懷。

 

  「走開,不要妨礙我辦案。」

 

  沈自清因此鬆口氣,就怕季老師也哭給他看。

 

  吳韜光盯著沈自清不放,他對施奈的孩子沒興趣,找沈自清來,純粹為了親眼看看他。

 

  「你和他有相似的氣味,我一嗅就知道。為了發洩心頭的恨,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沈自清反問:「有什麼不對?」

 

  「施奈一手帶大的兄弟都為他死了,一無所有,很可憐。你不要學他。」

 

  吳韜光由衷說道,沈自清久久說不出話。

 

  沈自清努力忍耐火爆的性子,才能平靜說出自己的想法:「我知道你沒有惡意,但你這樣自以為是的關心,把我家人和我老師嚇壞了,給我帶來莫大的困擾。」

 

  「因為你不懂你有多危險,我有責任警告你一聲。」

 

  沈自清皺起眉頭。

 

  吳韜光提了一個詞:「黑玫瑰。」

 

  沈自清一直緊掐在掌心的機車鑰匙落下。

 

  他誤以為是因為他有「混過」的記錄,警方才挑上他,沒想過他被挑上,正正是源於「混過」的內容。如果他真的那麼清白,店家問他美食街改建的資金從哪裡來,他怎麼會答不出來?

 

  「老師,把他看緊點。」吳韜光把沈自清推回給季老師。

 

  沈自清悶頭往他的機車走去,任憑季老師怎麼勸他都沒有理會,只是鑰匙一直插不進鑰匙孔。

 

  旁邊冷不防伸出一隻手,幫沈自清插好鑰匙,還搶先一步跨上車,發動引擎。

 

  「阿清!」林艾書穿著閃亮的白色舞台裝,應該才剛結束錄影,在機車上開心地晃動雙腿。

 

  「你怎麼在這裡?」沈自清怔怔看著偶像兼同學冒出頭。

 

  「我跟你說,一直往南邊騎,就會看見企鵝了。」

 

  「白痴,你只會到恆春。快點滾,被狗仔拍到你在警局前閒晃怎麼辦?」

 

  「阿清,我想到了!」林艾書突然直起身子,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嚴肅。「導哥說你離家出走,要不要住我家,我床很大!」

 

  意圖太過明顯,沈自清不想跟笨蛋說話。

 

  沈自清拿起手機,撥了家裡的電話:「惠姨,我阿清。嗯,沒事,嗯,我能不能帶老師和朋友回去吃飯?」

 

  沈自清隱約聽見小阿姨喜極而泣的哽音,眼角瞥見季老師安心的笑容,這就是比他自尊更重要的東西。

 

  「阿清!」

 

  「我沒帶多的安全帽,坐你家的車。」

 

  「阿清!」

 

  「只是我阿姨菜煮太多,沒有別的意思。」

 

  林艾書撲抱上來,沈自清擋住那張差點撞上他脣鼻的蠢臉。因為他們長得像,看林艾書耍笨,就像自己也成了笨蛋,感覺很不好。

 

  沈自清領頭騎在前面,紅色跑車優雅地在後頭保持距離,像是謙卑跟隨著主人。

 

  他不介意毀滅世界,只是不想讓所愛哭泣。

 

  

 


  回到警局大門,分局長已經派人來修門了,敲敲打打,蓋住店員代替店長大人的傳話。

 

  「師父,老闆說,不用幫別人立功勞,沒有好處。只要世人記得『施奈是吳韜光這個英雄打倒的』就夠了。而且你只適合打前鋒,這種收尾的瑣事你總是做得特別差勁,回去拍你的偶像短片吧,吳警官。」

 

  吳韜光氣不過,用力捏了吳以文兩把。

 

  吳以文任由長輩洩恨完,再恭敬一行禮。

 

  「師父,請用飯,我帶明夜走。」

 

  童明夜:「咪嗚!」

 

  吳韜光沒有挽留:「去吧。」

 

  其實他從吳以文出現,注意力就不太能集中,但久久沒見面要說些什麼,他也不知道。比起別人家的小孩,自己家的小孩看起來就是比較可愛。

 

  吳以文突然折返回來,抱著師父大人亂蹭一通,才像隻貓跑掉。

 

  吳韜光罵了聲「混蛋」,明明有嘴又不是啞巴,是不會講一聲「好想師父」啊?

 

  

 

  林律人獨自等在街角。

 

  童明夜快步過去,自然而然單膝下跪,擲起林律人白皙的玉手。

 

  「律兒公主,讓你久等了。」

 

  「哼,你還不以死謝罪?」

 

  童明夜捂著胸口,往後戲劇性倒下。接下來應該可以換得公主殿下深情的一吻,可林律人只是用皮鞋尖踹他。

 

  「喂喂,你也太不敬業了。」童明夜重新爬起來,要跟林律人理論。

 

  「地上好髒,我才不要蹲下。」林律人嫌惡說道。「老實說,你又是因為什麼事情被叫去?」

 

  「沒有啊,跟警察大人聊一聊。」童明夜抿脣笑笑,保密到底。

 

  林律人看他這樣子,再也忍不住,憤恨不平。

 

  「你跟二中那一個雙生子被叫去關切,還不是因為你們是孤兒好欺負,不然他們敢叫我和二中另一個姓林的去嗎?這是社會結構的問題。」

 

  「你又沒做壞事……」提到「姓林」,童明夜心頭一跳,但不可以表現出來。

 

  林律人瞇起眼鏡下的美目:「相信我,我的犯罪潛在危險比你高多了。」

 

  「我們店,常常,扁人和洗錢。」

 

  「小文文,你回來啦!」

 

  吳以文無聲無息歸隊,童明夜和林律人立刻在大街擺出三色貓咪戰士的姿勢,合體!

 

  「我帶明夜和律人,去吃好吃的。」

 

  「喵喵喵!」
  

 


  三人吃完飯之後,陪著少女心的林律人逛櫥窗,童明夜刻意拉開距離,走到吳以文身邊。

 

  「阿文,那個……」

 

  「老闆說,商界林氏沒有『父不詳』的孩子。」

 

  也就是說……童明夜看著林律人纖細的背影,心頭直跳。

 

  「世上還有什麼你們店不知道的八卦?」

 

  吳以文挺起胸膛,只要店長大人在,古董店的名聲就會繼續暗黑下去。

 

  店長大人又說,吳警官近乎絕對的正義,金錢和權力都無法撼動他,只有成為他所愛,才能使他盲目。

 

  所以吳以文很放心,就算他成了瘋狂的大壞蛋,他師父也捨不得殺他。

 

 

 

--

最危險的小男生就是這一隻。

很多情節想寫,又怕線太亂,先這樣,感謝親親捧場喔!

那我就再回去閉關了喲!(提裙)

系列電子書喲:http://www.bookwalker.com.tw/special/event170415

卷一貓.jpg

 

 

,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凊公公
  • 感謝林綠大發糧,小讀者吃飽了~(合手
    等待下一次出關ˋˇˊ
  • 吃飽早點睡喔(揉)

    woodsgreen 於 2017/04/17 22:38 回覆

  • 凪紗(紗希)
  • 文文好可愛wwwwwwww
    林綠大大加油,小讀者等你回來~~~
  • 我不在的時候,妳就照顧好自己吶!

    woodsgreen 於 2017/04/17 22:38 回覆

  • 路人N
  • 看到小孩會注意不集中的吳警官有點可愛...
    我也想被抱著亂蹭一通啊喵嗚wwwww

    期中要爆掉了嗚嗚......
  • icedsea
  • 貓咪們真可愛~~>\\\<
    一次入手了整套古董店超開心~
    可是看到最後一集才發現
    第七集的書卡竟然被人先拿走了Q口Q
    買之前沒有好好檢查封膜完整的我是笨蛋
    咪嗚咪嗚Q口Q (蹭蹭林綠大大)
  • 魚卿
  • 窩的舔天阿小男生好可愛qqqqqqqqqqqqq

    我只能說小男生絕對可以毀滅世界因為太可愛了撲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太冷靜點
  • 祈緣
  • 那隻黑貓才是最危險的吧.....
  • 月牙貓
  • 好有趣阿~
    從腳色互動中側寫每個人的性格~
    原來阿清這麼危險啊!!
    還好有艾書佔去他的注意力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