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捧著新發想的小蛋糕,來到店後的辦公室。

 

  打開門,小桌前的背影乍看之下是青年,其實還是個未成年少男,燈光映著他沉鬱的面容,美得直扎眼。

 

  「小清,我們店要不要辦母親節活動?」

 

  原本埋頭在稅單中的沈自清,啪答一聲,折斷手中的十元原子筆,然後殺氣十足向主廚兼名義店長瞪來一眼。

 

  「對不起、對不起,我忘了你沒媽媽!」主廚大人嚇死了,人一慌更是口不擇言。就像不小心碰到地雷,又用力踩下去。

 

  「我是沒爸爸。」沈自清嗓子不帶任何溫度地反駁。

 

  以他小阿姨談起長姊咬牙切齒的反應,他母親應該還在某處活得很好,只是拋棄他而已。

 

  湯主廚想退回廚房的小天地,沈自清卻叫住他。

 

  「那是什麼?」

 

  「應景的蛋糕,叫金萱。本來想趁節日推出,嗚嗚,還是算了。」

 

  「等一下。」

 

  沈自清面無表情問了蛋糕的成本,主廚喜出望外。

 

  「明天你貼公告:成年人帶母親同行,母親免費;母親帶幼子用餐,招待蛋糕。」

 

  目前店裡的消費族群以年輕女性和學生居多,集中在六日,沈自清要藉活動吸引有錢有閒能夠平日消費的婦女客群。

 

 

 

  沈自清千算萬算,沒想到母親節當天,來了介於成人和小孩之間,一群笨蛋少年;店裡幾乎被七班同學包下場。

 

  「媽媽,妳快看,這就是我說的清哥!」

 

  「喲喲,真的好像林洛平,好帥喔!」


  沈自清穿著侍者服,被同學的老母輪流抓著拍照。看在她們笑容的份上,強忍下殺氣。

 

  沈自清拿著點菜單到廚房,主廚小心翼翼探問:「小清,怎麼辦?」

 

  「趕出去。」

 

  「真的嗎?」

 

  沈自清深吸口氣,生意歸生意,星期一到學校再宰了同學。

 

  「智商比照幼子,每桌送一個蛋糕。」

 

  等送完餐點、擺脫白痴同學,沈自清拿著「滿座」的木牌到店外。路上響起喇叭聲,一台白色跑車停在他們店門口。

 

  後車門開啟,跑出一個白衣白褲的純白少年,興沖沖撲進沈自清懷中。

 

  「阿清!」

 

  「你來做什麼!」沈自清用力推開林艾書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蠢臉。

 

  跑車後車窗搖下,探出江流湍的笑臉,側耳別著珍珠髮夾。與其說是貼身保鑣,更像個持家的少夫人。

 

  「自清,艾書少爺就麻煩你照顧了。等你下班,我會來接他回家。」

 

  「不要。」

 

  「拜託啦。」江流湍雙手合十。

 

  「我又不是你們家的人……喂、喂!」

 

  跑車揚長而去,真的就把身家上億的林小少爺扔給他收拾。

 

  沈自清把林艾書帶進店裡,大概因為同樣的臉已經拍過一遍,在座的媽媽們只是說了真可愛、雙生兄弟嗎?沒人懷疑林艾書就是小歌神的本尊。

 

  「小愛,你來啦!」

 

  「愚民們,好久不見了!」林艾書假日看到同學,笑得好不開心。

 

  沈自清把林艾書安置在吧台內側的專屬座位,放任林艾書挑選店裡的音樂唱片,一邊放歌,一邊清唱,悠閒度過一個下午。

 

  其實同學來消費也不錯,整個下午都沒有人來問沈自清為什麼不回家陪爸爸媽媽。等到他們回去的時候,媽媽們才過來跟沈自清致意,說什麼犬子不才就麻煩沈老闆多照顧了。

 

  「清哥,說好了,以後要養我們喔!」

 

  沈自清咬著牙,一點也不想要被托付笨蛋們的下半生。

 

  沈自清拉下鐵門,獨自收店。今天主廚要回家跟妻子孩子過節,只接下午茶這一波。主廚臨走前,還一直說「小清你一個人沒問題嗎」、「小書要好好陪著小清喔」,然後被沈自清以「太雞婆」的罪名趕出去。

 

  林艾書托頰靠在吧台:「阿清,大家看起來跟媽媽感情好好。」

 

  沈自清沉默拖著地,過了一會,才開口問:「你不回去過節嗎?」

 

  「媽媽在紐約。」

 

  「你媽打算一輩子不回家嗎?」

 

  「媽媽很忙。」

 

  沈自清從旁觀者的角度看去,即使他不熟悉家庭的模樣,也能察覺到林艾書家裡不對勁。他很懷疑那位夫人就是仗勢孩子需要她,才故意避不見面。

 

  「你不恨她嗎?」

 

  「恨?」林艾書睜大眼,好像對這個詞很不熟。

 

  沈自清不應該用自己的小人之心去揣度笨蛋的心情。

 

  「我很討厭母親節。」沈自清用力拔下桌面的康乃馨裝飾。

 

  「所以阿清還是很愛你媽媽呀。」

 

  沈自清看向林艾書柔和的笑容,真不知道他怎麼導出這個結論。

 

  「從小到大,都是小阿姨在照顧我。對於總是忘懷不了母親的我自己,我也很討厭。」

 

  沈自清記得有一年母親節,小阿姨向他開口:自清,給姨姨做一張卡片吧?

 

  他沒應聲,悶頭跑進房間裡,拿出他從學校回收箱撿來的彩色紙卡,努力拼拼貼貼,做出一張沒有寫字的卡片。

 

  他把卡片放到小阿姨帶來的漂亮布包裡,戰戰兢兢等小阿姨發現。沒想到午後小阿姨坐車回去城裡,布包竟然被放在他房門前。原來那是小阿姨送他的禮物,卡片就這麼原封不動留在他手上。

 

  後來,他聽說小阿姨結婚的消息,趕緊把卡片撕得爛碎,深怕被發現他寄託在她身上的奢望。

 

  沒想到有一天,他會厚顏無恥搬到她家唸高中。整天聽表弟表妹叫著媽媽、媽媽,很擔心自己會跟著口誤叫錯。

 

  沈自清全世界最怕的人就是沈秀惠,如果小阿姨突然說,你搬出去吧,這個家不需要你。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會對她做出什麼可怕的事。

 

 

 

  因為是沈自清說的話,林艾書不擅長思考,但也為此考慮良久。

 

  「阿清討厭自己,可是我喜歡阿清。」

 

  「說什麼蠢話?」

 

  「大家都喜歡阿清。」林艾書垂眸懷想熱鬧的教室,只要感到寂寞,想一想沈自清活力十足的大嗓門咆哮就不再覺得空蕩的房子冷清。

 

  「你才受人歡迎,沒有人不喜歡,會唱歌會撒嬌,怎麼看都是你比較可愛。」

 

  沈自清頓住話,他好像把什麼不該說的,失口說溜了嘴。

 

  林艾書綻開燦然笑靨:「阿清!」

 

  「不要過來,不准抱我!」

 

  「阿清!」

 

  「走開,滾!」

 

 

 

  江流湍來接林艾書的時候,好不容易才把他家少爺從沈自清身上拔開。黏成這樣,八成沈自清又不小心對最喜歡的洛平大大真情告白。

 

  「不要笑了,不准笑。」

 

  「呵呵呵。」江流湍揹著睡著的林艾書,一路笑著離開。

 

  沈自清戴上耳機,疲憊地騎車回家。

 

  他停好車,走向東側社區大樓,發現小阿姨的身影。小阿姨好像也才剛下班回來,身上還穿著工作的套裝,昏黃的燈光照得她明艷動人。

 

  小阿姨傾身靠在管理室的窗口,聊著母親式的八卦。

 

  「我那個大兒子啊,不管在家在學校都是自動自發,老師對他的表現也是讚不絕口,從來不用我擔心。」

 

  沈自清撐著額頭,怎麼不說他平均一個月惹一個麻煩回來,害她哭昏在老師面前的事?而且誰是妳大兒子?不要造謠好嗎?

 

  沈自清轉念一想,家裡有丈夫和嗷嗷待哺的孩子,小阿姨下班不回家卻在樓下閒晃,八成為了等他。

 

  果然,小阿姨瞄見他,露出驚喜的神情,熱情搖著雙手。

 

  「自清,回來啦!」

 

  沈自清深吸口氣,走過去,拎了下主廚特別留給他的紙盒。

 

  「媽,上去吃蛋糕。」

 

  小阿姨怔在原地三秒,然後喜孜孜地追上來,用力抱住這個她掛心十六年多的臭小子。

 

  「受不了,童話書走出來的嗎?怎麼可以這麼帥!」

 

 

 

 

--

這部的繪師大大已經預約到手,要來趕進度了,下半年敬請期待~(勾手)

祝親親母親節快樂~如果是對這節日感到惆悵的孩子,就看在有賀文的份上,要開開心心喔!

二中.png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冉
  • 期待\(ˊ▽ˋ)/已準備好嗷嗷待哺辣(?
    希望大家都能開心過每一天!
  • 開開心心~快快樂樂~

    woodsgreen 於 2017/05/14 20:38 回覆

  • 太閑 TaiXian
  • 期待下半年!!!
    好羨慕繪師嗚嗚
    希望有一天也能替綠大畫封面
  • 我對繪師大大很兇喔!

    我喜歡強者,只要親親爬到領域頂端,我就會伏身向你求畫的。

    woodsgreen 於 2017/05/14 20:42 回覆

  • shazz
  • 是二中!又是可愛的小男生的故事!好期待!!
    感覺又到了要努力賺錢買書的時候了!
    不過還是好興奮!!!!
    嗷嗷嗷嗷嗷嗷!!!(此人已喪失了語言能力)

    愛你的讀者,
    阿云
  • 希望能為讀者親親呈現閃閃發亮的一星萌度(提裙)

    woodsgreen 於 2017/05/14 20:47 回覆

  • 訪客
  • 謝謝林綠大,被你最後「對這節日感到惆悵的孩子」逼出兩滴淚......
    謝謝你的賀文,期待新書出版的時候!
  • 訪客
  • 母親節快樂^^
  • OO
  • 所以再來是出版的是二中的故事嗎?

    我想看狐狸他們~~~~

    繪者是不是AKRU?

    這部一樣是7~8本左右嗎?

    超期待!

    我會努力將荷包填滿.......準備孝敬綠綠姐~~~~ ^0^

    辛苦您啦~~~

    期待新作!
  • 夕顏
  • 自清根本只有那張臉皮兇,真是個傲嬌的少年((戳臉頰

    會好好期待二中的故事的
  • OO
  • 我可以好奇問一下嘛........

    那個......大夏......有機會出版實體嗎???

    好想念太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