殤帝誅盡舊臣,從此,朝廷無黨爭、無異言,一片寧和……
  

 

  偌大官獄,只關著一人,因為其他不服新政的官,全殺光了。

 

  殤帝聽說罪人病重,特地移駕來大牢看那人的笑話。

 

  結果殤帝大失所望,那人仍是直挺跪坐在牢中,彷彿囹圄是供奉他的官府。任憑斬斷他雙腿、毒瞎他雙眼,那人就是不肯向君王求饒一句,自以為無愧於心的君子大於天。

 

  「傅清河,你可知罪?」

 

  那人聽見殤帝尖銳的嗓子,不驚不懼,一派雍容。

 

  「於法於理,清河無罪。」

 

  殤帝冷笑:「你很好。」

 

  連獄卒都為傅清河捏把冷汗,這位可是笑怒之間可以取他性命的皇帝。偏偏傅大人又用虛弱而不失堅定的口吻,補上一句實言:

 

  「我知道,你恨我是因為我讓阿裴看清你卑劣的本質。」

 

  血脈存有的溫情會讓人看不清至親的真面目,但殤帝嘴上說要改革舊朝遺毒,卻把人們愛戴的新官、她情義所衷的未婚夫弄殘下獄,裴王不得不對她的雙生胞弟警戒起來。

 

  聽了這話,殤帝臉上殘酷的笑容變得扭曲。

 

  「別以為你家人死透了就不怕朕。朕也知道,你在世間還有個小親人,前年赴京考試,朕賞識賢才,特別把他提作狀元。今個兒好似在你曾經任官的蕪縣當小縣令,名字和才學都『和你一樣』。」

 

  傅清河即便雙眼瞎盲,仍為了殤帝的話仰起頭來。

 

  殤帝心中升起得勝的喜悅。聖人總是血肉做的凡人,往心肉踩下去,總是會痛得濺血。

 

  「那是你那個為了你去作官妓的姊姊唯一的孩子。他當官之後,你應該日日夜夜都為了他心驚膽顫,就怕我一個不高興,降罪於他。」

 

  傅清河入獄以來,昔日舊識唯恐避之不及,只有外甥的書信從不間斷,可以從阿裴代唸的字句中,感受到那孩子對他的孺慕之情,說要快點長大,來幫小舅舅一起治國。

 

  後來約莫紙包不住火,那孩子知曉他被押禁在大牢後,來信上盡是斑斑淚痕,說他讀夏史的繁盛,以前心神嚮往,如今只欲嘔難耐。這個國家的權力結構越是強大堅固,救他出來的希望越是渺茫。

 

  但是那孩子怨恨著這國家,卻還是來到皇帝面前,接下了官位。

 

  殤帝就像噴吐毒液的蛇,一字一句慢慢說給罪人明白。

 

  「你不知道吧?姊姊也想不通呢!朕見過太多求饒的家屬,他就是最認命的一個。他來當官就是為了要朕罰他,因為只有官員犯罪才能進官獄,才能見你一面。可見他已經清楚了解到,你在皇權底下,絕不可能得救。」

 

  傅清河嚥了嚥喉頭湧上的血腥。也就是說,那孩子當官不是懷著救出他的希望,而是本來就打算飛蛾撲火。

 

  「但朕不會給他這個機會,我一定會讓那個像是初雪一般的小美人,淒慘死在你之前。」

 

  良久,滿懷惡意的皇帝走遠了,傅清河才回過神來。

 

  一直潛伏在牢中的密客,也聽見了皇帝的威脅,隱蔽來到傅清河身邊。

 

  「傅大人,趁還有口氣在,快逃吧!」

 

  「我不能把阿裴丟下來跟她瘋子弟弟作伴,而且大夏和百姓該怎麼辦?」傅清河溫和反問,黑衣密客定定看著他虛弱的笑臉。「我還能和皇帝斡旋一些時日,只要我在,他就不敢肆意妄為。你們別看他高高在上,他其實有點怕我。可能你們為我吹捧出來的名聲真的太好了吧?呵呵呵。」

 

  密客哽咽道:「後世沒有人知道你所做的犧牲,你最後只會是一具爛死在獄中的屍骨。」

 

  傅清河輕聲地說:「蒼天可鑒。」

 

  密客以為傅大人說的是上蒼。如果老天有眼,又怎麼會讓賢人淪落至此?

 

 

 

  「少爺、郢蒼少爺。」

 

  韓管家連聲喚道,奈何他家少爺還是對著燭火下的書信發怔,不吃不喝,韓管家很擔心。

 

  「清河少爺!」

 

  每次叫這個名字,不管他家少爺睡得多熟,總會驚醒過來,非到必要,韓管家不會輕易動用。

 

  韓清河果然揚起長睫,白得近乎蒼白的面容幽幽轉向韓管家。

 

  「語舫,代筆之人說會給他送藥,舅舅他是否病得不輕?我很不安。」

 

  「少爺,您別擔心,傅大人是少爺最親愛的小舅舅,又是個大好人,一定吉人天相,長命百歲。」

 

  韓管家用沒來由的自信拍胸脯保證,可他家少爺還是輕微顫抖著,看來今夜整晚都沒法入眠。

 

  「少爺,小的勸您還是辭官吧?官門外盡是喊冤聲,上任不到一月,您至少又掉了一斤肉。」

 

  韓清河輕地搖首,及腰的青絲隨之閃動波澤。

 

  「蕪縣離京城近,天子腳下,我在等一個契機……無能的我也只能等了。」

 

  「可小的怕您沒等到,先把自己逼死。」

 

  「不會的,在我得以見獄中人之前,就算皇帝要殺我,我也絕不會死。」

 

 

 

 

--

比起西方國家,最了解中國極權統治的苦痛,莫過於走過白色恐怖的台灣。

本來想說怎麼可能關到死,這麼多雙眼晴看著,一定會放出來的,結果真是這個下場。

他說:「我沒有敵人。」我只知道死了找不到兇手。

 

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人。

1989年,天安門事變,與軍隊談判,撤離學生。

2008年,起草零八憲章,翌年逮捕入獄。

2017年,7/13,病死獄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夕顏
  • 好難過......不管是這篇文還是下面劉曉波逝世的事。他們,是時代以及理想的殉道者。然而,我希望這樣以身殉道的人根本不需要出現。


    天氣熱,大大注意防曬跟多喝水喔
  • 親親說的對,沒有必要犧牲,世界還有很多需要他們的地方啊,卻是這樣被踐踏著死去。

    親親也要出外也要小心,別中暑了。

    woodsgreen 於 2017/07/16 21: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