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門醒來,昏沉躺在冰涼的小床上,才知道原來是夢。

 

  母親說他病了三天三夜,真是話不能亂講,再胡說八道就要把他改名叫「喪呆」,就不信天庭敢收一個俗名叫「阿呆」的笨星子。

 

  而父親哭喪著臉說:「喪呆喔,從今以後,咱日子歹過了。」

 

  喪門聽父親轉述才知道動亂的來龍去脈: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陸家得了太多寶貝,山林之主、鬼判、風仙,直讓凡人嫉妒欲死。

 

  那夜之後,不應天理的陸家當家被公會流放,義頭庄失去了信仰,庄人不再得天獨厚,只是生活貧苦的小老百姓,被欺負也怨不得誰。

 

  喪門遙望著山頂人家,一夕失去了父親,他們一定很難受。

 

  「阿爸、阿母,你們不要難過,還有我在。」喪門記不清夢,只記得他被托付了某個寶物,要擔起重責大任。

 

  「阿門,可能爸爸媽咪太寵了你,你要知道,你就是一個笨蛋。」喪母嗤笑一聲,愚弄兒子不遺餘力。

 

  「我才不是笨蛋。雖然我現在只是孩子,但我會長大,越長越大。」

 

  「好好好,你要怎麼做?」

 

  「我想上去探望陸家。」喪門此話一出,喪父喪母安靜下來。「身為鄰居,理應情義相挺,由我這個孩子出面慰問,比較不會造成他們的壓力。」

 

  「別以為媽咪不知道,你只是想上去看看,究竟陸家傳聞中冰雪可人的四少爺是不是你心目中的小美人。」

 

  「才不是,我才沒有偷偷想過他是不是長得很可愛,妳不要亂講!」

 

  喪父搭住喪門肩頭:「阿門,爸爸告訴你,真的很可愛,比你還可愛。」

 

  「吼,我只是想跟他交朋友,又不是找老婆,你們真的很無聊!」

 

  喪家兩老咯咯笑個不停,臉上的憂愁因為喪門而沖散不少。也是,都已經失去了,日子總是要過下去。

 

  這時,電話聲響起,喪母接起,瞬間垮下笑臉。

 

  喪父在一旁悄聲探問:「水某,誰?」

 

  喪母氣音回道:「尤老頭。」

 

  喪父露出吃到老鼠屎的臉。

 

  喪門大概知道父母口中的「尤老頭」是誰,簡而言之,是個霸道的雜碎。鎮上的殯葬業多半受尤老把持,在尤老底下工作總要三跪九叩,人格作賤後才能拿到微薄的酬金,所以他崇尚自由的爸媽才會捨近求遠,跑到外縣市收屍。

 

  尤老說,他名下的新建地挖到一具無名棺材,已經沖煞百來個工仔,煩請喪記棺材鋪來收。

 

  喪母對著話筒假笑不止:「哎喲,我們愚夫蠢婦何德何能處理這種案子,我看你那個焚化爐燒一燒就好。」

 

  尤老回道:「陸家敗了,你們以為還有選擇的餘地嗎?」

 

  「尤阿貴,你不要太超過!」

 

  「不甘心,你們就叫陸少縈、陸廷君來見我啊!」

 

  聽見尤老的爛嘴說出陸家兩代傳人的名字,喪母口中爆出一連串髒字,用力掛下電話。

 

  「水某,這該如何是好?」

 

  「得罪不起,也只能收了。」

 

 

 


  喪門目送父母不甘願地出門,半天過去,一台大卡車隆隆作響,來到他家棚子外。

 

  卡車載著一只純黑的棺木,方方正正,不像一般的棺材。棺木似乎很沉,十來個大漢都扛不動,瘦弱的喪父更是搬得手腳發軟。

 

  「阿爸!」喪門露臉這一喊,棺材立刻滾落在地。

 

  既然已經卸下棺木,尤老的人連滾帶爬,坐上卡車飛快離開青翠的山頭,只留下喪家兩老一小。

 

  喪父繞著黑棺轉圈,終是下定決心,戰戰兢兢,低身往略為上翻的棺底探去。

 

  喪父連喊三聲「夭壽」,棺底磨壞的銅錢印,真是喪家棺的印記。

 

  其實喪父早在第一眼看見棺木就認出來,是自家傳下來三百年的手藝,別無分號。

 

  「真正是命……」

 

  「爸爸,怎麼了?」

 

  喪父哭喪臉說起黑棺的故事,一代傳一代,也該輪到小呆星接手了。

 

  三百年前,有個刀槍不入的術士,從中原來台,特意挑起移民鬥爭,造成無數死傷以及綿延百年的仇恨,罪大惡極,被陸家道士和白仙大人聯手封進棺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喪門聽了有些發怔,似乎不久前才有人對他說過同樣的話。

 

  「我苦啦,這具棺材今仔日又回到陸家的土地上,血海深仇,怎麼可能不作亂?」

 

  尤老的意思本是叫喪父喪母把棺材送去陸家,給那群失去父親的幼子「慰問一聲」,夫妻倆又不是垃圾人,打死也辦不到。

 

  喪家夫妻勉強用機關工具把棺材運進竹棚裡。這黑棺只是一個起頭,尤老還吩咐了很多垃圾事等著他們去辦,吃定他們孩子年幼,不得不從。

 

  喪父對喪門殷殷交代:「阿門,你不要靠近,乖乖待在家。」

 

  「阿爸、阿母,你們經常把我一個人留在山上,是因為這裡是陸家守著的山頭對吧?」喪門懵懂活了六年,今天才會意過來。

 

  喪父一怔,喪母噘嘴說道:「難得聰明。」

 

  喪門不忍心提醒父母,兩老似乎忘了,陸家的大人已經不在了。

 

  喪父喪母特地找了千年的老樹根來壓棺,給黑棺五花大綁後,才開車出去跑生意。

 

  夫妻倆再三告誡喪門不要接近棺材,待在屋內就好。但喪門還是提著他的工具箱和小板凳,到竹棚子坐鎮。

 

  這樣子,如果有壞人要上山找陸家麻煩,他就能早一步通報山頂的人家。

 

  為了打發時間,喪門做了一組七乘七巧板,想要拼出一顆完整的星子。他熟練地動作,好像已經練習千年。

 

  「叩叩」,喪門仰起頭,他似乎聽見指節扣擊木頭的聲響。

 

  「有人在……有誰在嗎……」

 

  喪門定定望向聲音的源頭,竟然來自他爸所說埋了三百年的黑棺。

 

  棺內傳來哭啞的孩子嗓音。

 

  「請救救我……」

 

  喪門不忍聽哭求聲,踏出一步,於是著了魔道。

 

 

 

 

--

有電當思無電之苦,寫文壓壓驚。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小安安快出來了!!!
    喪門不聽話啊啊啊啊,打屁屁!
  • 他就是這個性格才會摔下人間

    woodsgreen 於 2017/08/15 22:38 回覆

  • Kiwi
  • 雖然知道小安安會來救小星星
    但還是好緊張啊!!!!!!!
    小星星從小就是善良的孩子><
    還有那句"我才沒有偷偷想過他是不是長得很可愛"完全將(渴望的)心聲表露無遺了啊!

    看到相遇篇就忍不住想到
    之前提過喪門和祈安的掌紋一樣
    是有甚麼特殊含意嗎?
    還是只是因為小星星是小道士的命星 所以才會一樣?
  • 雖然喪門一無所知,但渴望相見的心情是一樣的^^

    手相代表一個人的命途,一樣的掌紋暗示一樣的命運。

    但喪門覺得不準,他一直都過得很好,陸祈安卻過得不好。

    woodsgreen 於 2017/08/15 22:53 回覆

  • 羽玥
  • 這就是小星星與小道士的第一次見面對不對!!!!!!!!
  • OO
  • 喪門呀......

    雖然你很可愛.....傻的可愛,

    但還是很想掐你呀!!!!!!!

    你就是仗著有小安安可以救你啦~~~~~~

    林綠姐那句〈就是這個性才會摔下人間〉說得太好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