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中早自習時間是七點半,七班同學們陸續來到教室,不出沈自清所料,他們不放過任何一個耍白痴的機會。

 

  「我們教室怎麼了?時空置換,exchange!」

 

  「是星星、星星耶!」

 

  「大吉。」

 

  笨蛋們鬧了一陣,又像群雛鳥圍上季老師。沈自清從國中就沒見過學生黏老師,還是一群男的對一個男的,不知道是都市人比較開放還是單純他們班同學心智發展遲緩?

 

  「老師,是老師做的嗎?好喜歡喔,老師抱抱。」

 

  「你們喜歡,真是太好了。」得了學生的讚賞,季老師幾乎忘了從鐵梯摔下來的痛。

 

  而沈自清的屁股還隱隱作痛,單手撐著臉頰聽歌,希望今天能清靜度日。

 

  很不幸地,季老師開始早點名,第一個就是沈自清的名字,全班「清哥、清哥」歡呼起來,好像是某種慶典的口號,沈自清大叫同學閉上嘴代替答有。

 

  因為七班群起起鬨,季老師才點了第一個學生,不得不擱下正事,出面維持秩序。

 

  「同學們,別逗自清玩。」

 

  「老師,還有人沒來!」中間第一排小個子的同學舉起手。

 

  季老師望向教室中央兩個相鄰的空座位,遺憾表示:「寶貝的家人來電說明他們身體不適,今天恐怕無法到校。」

 

  「嗚嗚,寶貝,一路好走!」

 

  沈自清出面罵道:「又不是死了!」

 

  「那小愛呢?」

 

  「艾書還沒能聯絡上。」

 

  沈自清不願承認,他看見中間的空座位,心頭不免失落。

 

  也是,都發生綁架案,那種千金之子怎麼可能還會留在安全有虞的地方?

 

  中央小個子的同學噘嘴說道:「好可惜,小愛昨天歌才唱到一半。」

 

  「我記得他在國外節目唱過現場,和唱片一模一樣,真可怕。」

 

  「也和清哥一模一樣。」

 

  「幹嘛突然扯到我?」

 

  「所以說,想念洛平大大的時候,就看看清哥吧!」

 

  「清哥、清哥,唱歌、唱歌!」

 

  「夠了你們!」

 

  教室的廣播器發出刺耳的雜音,打斷七班對沈自清毫無保留的熱情。雜音持續了半分多鐘,才勉強聽見校長的聲音。

 

  「請各班導師到會議室開會。」

 

  季老師看著充滿朝氣的學生們,雖然捨不得也只能溫柔地交代下去:等一會鐘聲響起,全班在走廊集合,到學校大禮堂參加開幕典禮。

 

  「流湍、自清。」季老師特別點了兩個名字,江流湍笑著應下,而沈自清臉很臭。「班上就麻煩你們兩個了。」

 

  季老師走後,隔壁班因為老師不在吵了起來,七班反而安安靜靜,像是被換了魂一樣。

 

  「清哥。」

 

  沈自清後背被人用筆戳兩下。

 

  「幹嘛?」沈自清不耐煩地轉過頭。

 

  像業務員油頭粉面的二號陳同學,對他咧嘴一笑。

 

  「我想跟你要電話。」

 

  「為什麼?」

 

  陳同學向沈自清遞出名片,越來越像推銷業務了。

 

   沈自清瞪著名片,什麼叫作「青少年真愛月老新創公司」?頭銜還是「創辦人」?

 

  「麻煩你,基本資料填一下。」陳同學拿出一張粉紅色表單,雙手遞給沈自清。「一般加入會員要繳給我一杯多多綠,因為你長得超乎水準地帥,又有明星臉加持,可以做為本公司聯誼的台柱。我不但不收費,只要你入會,加贈PISEA點數卡,就是現在最熱門的線上戀愛遊戲。我們有很多會員都是在遊戲找到另一半喔!」

 

  「不要浪費我時間。」

 

  「別這樣嘛,看你手機沒有半個聯絡人,你還沒有女朋友對不對?讓我幫你介紹啦!你看你看,我手上的妹子都很可愛,保證照片和本人有七分像。」陳同學硬是把手機遞到沈自清眼前。

 

  「無聊。」沈自清轉身回去,想到有什麼不對,又煞氣騰騰地轉回來。「你怎麼知道我的手機聯絡人!」

 

  陳同學抖了兩抖,糟糕,出包了。

 

  昨天沈自清上台自我介紹,手機隨手放在桌上,陳同學就趁沈自清被同學們引去注意,抽走未鎖定的機子,用它撥了自己的手機號碼。當他要刪除紀錄的時候,發現沈自清聯絡人一片空白。

 

  太奇怪了,除非沈自清把所有號碼全記在腦子裡,一般人類怎麼可能這麼做?

 

  陳同學懷著納悶的心情把機子擺回原位,然而,當他要把沈自清的號碼在自己手機建檔,誤觸撥號鍵,所以昨天沈自清的手機鈴聲才會響起來,也因此被七班發現清哥老大是林洛平的忠實歌迷。

 

  陳同學把來龍去脈向沈自清坦誠,以為可以換得輕判。

 

  沈自清下達判決:「陳嘉仁,我要殺了你。」

 

  「清哥,冷靜、冷靜,我沒有惡意,原諒我的好奇心。」

 

  沈自清沉聲逼問:「左手還是右手?」

 

  「咦咦?你要斷我手腳嗎?」

 

  陳同學看事態不對,立刻從座位上脫逃,直奔窗邊最角落的位子。

 

  「江大美人,不好了,清哥要殺我!」

 

  「怎麼說我是美人呢?實在受之有愧。」江流湍單手捧著臉頰,嘴上傷腦筋,臉上卻是一派巧笑。

 

  沈自清討厭虛偽的客套話,毫不客氣地指責:「否認什麼?你長得漂亮是事實。」

 

  本來還在吹口哨的七班同學,瞬間安靜下來。

 

  陳同學奮力在手機打字建檔:清哥喜歡的類型是這款啊!

 

  「我從小在少爺身邊……一直覺得我其貌不揚。」江流湍垂著眼睫,指了指自己鼻頭:「而且你看,我這裡,有雀斑。」

 

  「然後呢?」沈自清伸手搶走二號混蛋的手機。

 

  「沒什麼。」江流湍捂嘴輕笑,「嘉仁同學,只要你給我自清的電話,我就出手保你性命。」

 

  「娘娘,遵命!」

 

  江流湍一個箭步,橫手將沈自清和二號同學隔開。

 

  「自清,不過一支電話,小孩子愛玩,就不要計較了啦!」

 

  「小孩子什麼?我明明就和他同年!敢動我東西就是該死,而且不要以為我聾了沒聽見你跟他的交易!」

 

  鐘聲響起,老舊的廣播線路又發出高頻率的雜訊,刺得沈自清敏感的耳膜發痛,不得不放棄尋仇,先按住耳朵。

 

  七班同學看沈自清臉色臭到極點,以為接下來可以看到清哥大戰江美人的場子。沒想到沈自清拋下私仇,對全班招呼一聲。

 

  「走了,到走廊集合。」

 

  季老師說要聽清哥的話,所以大家都乖乖地起身跟上,不敢拖拉。

 

  七班由沈自清帶隊走向學校禮堂,浩浩蕩蕩,就像他們日後參加每一場賽事,王與他的臣民,所向披靡。

 

 

 


  二中大禮堂有入座的慣例,二三年級坐在二樓石階看台,而新來的一年級坐樓下,必須自己排椅子;再加上老人家不愛爬樓梯,相對於遙遠的二樓,在一樓坐著,不管打瞌睡還是玩手機,特別容易被雞婆的校長釘。

 

  沈自清帶班走進禮堂時,場面有些混亂。因為一年級導師都被校長叫走,各班多半站在原地發怔,等人出來主持場面。

 

  沈自清不管其它人,逕自把七班帶到講台前的醒目位置。

 

  「去拿椅子過來,分三排,八人一列。」

 

  「哦!」

 

  沈自清去角落搬折疊椅,七班同學一個接一個跟在他屁股後。沈自清走回講台前,放好折疊椅,全班跟著他依座號排好,動作整齊劃一。

 

  沈自清坐下來閉目養神,不理會身旁沒死成的二號同學,一直吵著說:「清哥,對不起啦,我一定會介紹全市最漂亮的妹子給你,加我群組啦!」

 

  過了一會,終於安靜下來。沒人吵,沈自清更能聽清楚外界的聲音。

 

  樓上的學長們竊竊私語:「今年的學弟似乎特別──」

 

  聽力絕佳的沈自清耳朵一動。

 

  「──特別帥啊。」

 

  沈自清心想:「哪有?」渾然不覺自己就是被討論的對象。

 

  「真害羞吶。」

 

  沈自清耳邊突然冒出甜軟的男聲,轉頭去看,果然是江同學。

 

  「自清,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隨便你。」

 

  江流湍並攏大腿坐下,仔細拉直衣襬,再拿起隨身的小鏡子,指尖充作梳子順好劉海,又用小指勾起垂落的髮尾。

 

  不是沈自清錯覺,這個身手超群的男孩子不單單聲線比較柔而已,綜合各方言行舉止,真的是個娘炮。

 

  「自清。」江流湍收好鏡子,轉向沈自清。

 

  「幹嘛?」沈自清及時收回偷看的視線。

 

  「嘉仁建了我們班的群組,想要加你。」

 

  沈自清轉過頭,用力瞪向跑去後排和班上打成一片的二號同學。嘻笑的陳同學感覺到背後傳來的殺氣,顫顫縮起肩膀。

 

  「自清,好嘛。」江流湍雙手合十,雙脣微微噘起。

 

  沈自清在心頭嘆道:你是哪來的國中女生?

 

  「不要,網路要錢。」

 

  「我可以分享給你喲。」江流湍把手機移過去,身子也跟著往沈自清挪近半寸。

 

  沈自清打從心底不願意和班上的笨蛋攪和在一塊,但考量到日後高中三年生活,總是有需要同學的地方,勉為其難拿出手機,同意江流湍的邀請。

 

  江流湍故意歪過頭,光明正大地「偷看」沈自清的手機畫面。

 

  「我沒朋友,不用看了。」沈自清關了群組提示,才不用去看被洗版的頁面──「LOP是否為清哥?」、「清哥加入小七七團了!」、「清哥以前金髮!!!」、「金髮的清哥我愛你啊!!!」還有一大堆意義不明的貼圖。就算沒聲音,一樣吵死人了。

 

  「自清,那我當你朋友好嗎?」江流湍私訊邀請交友。

 

  沈自清看著手機上江流湍抱著企鵝布偶的微笑頭像,怎麼也無法按下拒絕,只能同意邀請。

 

  下一秒,江流湍立刻傳訊息過來。

 

  ──江流:謝謝你誇我漂亮。

 

  沈自清埋頭打字,手速飛快。

 

  ──LOP:白痴,有什麼好高興?

 

  沈自清認為對一個少年來說,「漂亮」這個特質在社會多半是壞處。

 

  ──江流:就是很高興呀~

 

  沈自清看向江流湍笑眼彎彎的側臉,直接口頭回應:「你高興就好。」

 

  江流湍把手機按在胸口,揚起大大的笑容。

 

 

 

 

--

有親親問我江班長的屬性,不在官配、正宮和真愛裡,又是什麼?

「小美人。」

挑戰繪師的王道屬性。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墮羽
  • 啊啊小美人(捧頰尖叫)!為了清哥打call~是說LOP是什麼?
  • 名字的簡寫,後來會揭曉^^

    woodsgreen 於 2017/09/21 21:41 回覆

  • 訪客
  • 愛死小美人
  • 我也是~

    woodsgreen 於 2017/09/21 21:47 回覆

  • 玗
  • 阿清呀!七班的同學是單純可愛啊!!!
    阿湍好可愛,直接要電話號碼wwww
    而且我忽然發現,阿湍你怎麼比我還有氣質OAO
    阿清超級有領導風範的啊!將來一定會是大人物對吧!
  • shazz
  • 生日最後看到更新好高興!
    小美人啊小美人!同學怎麼都怎麼這麼可愛呢…
  • Kiwi
  • 啊啊啊愈來愈愛小美人了!!!
    沒有官配沒關係
    在二次元的定律裡女神都應該保持單身嘛
    不過小讀者也不介意他廣開後宮!
    二中的孩子都好可愛啊
    很喜歡雅之和狂狷! 陳嘉仁也是個有趣的人物呢
    每次看七班孩子的互動,小讀者就會自動開啟傻笑模式

    已經準備好出書版後向神祕的繪師大大表白了!
  • 冉
  • 來晚了,還是必須說一句,我愛美人(握拳
  • 訪客
  • LOP?洛平?林洛平?
    阿清,其實你早就把你的心交出去了吧?
    要不順便人也一起?

    最近新聞都在報新興宗教,什麼紫衣團體的,突然讓我想到"教主"那個文章,感覺裡面的一些東西很適合套用在上面呢,順道感嘆一下台灣的宗教文化,可惜的是我們沒有陸家風水師啊
  • 親親說對了!

    教主就是取材台灣社會現象,如果不加以規範,很可能會發生無法挽回的結果。像日月神功的命案。

    紫衣教事件,我認為爆出來,對圈裡圈外的人都是好事。

    woodsgreen 於 2017/09/24 21:42 回覆

  • Ally
  • 看得我一直對著電腦傻笑~
    腦中有小美人!
  • 很好!

    woodsgreen 於 2017/09/24 21: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