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小生長在道觀,與世隔絕,生活只有古籍和經卷。

 

  好長一段時間,他都是一日一餐,和觀中不會叫的老狗同樣的待遇。約莫如此,即便他成年,樣貌仍是像個少年。

 

  有天,師父命他來到隱祕的齋室,指派給他一件任務,要他剪髮換上俗衣,隱姓埋名以新的身分,到海之外的島國,做為中原門派監視道門陸家的密使。

 

  師父說:「必要時,殺了他。」

 

  師父的話就是天意,但他還是忍不住質問他心中的天。

 

  「為何要殺?」

 

  「陸家奪去星辰,罪該萬死。」

 

 

 

  林然然來到島上,不到一年就叛逃,喪門正在幫他申請身分證。

 

  他這個無恥的叛徒應該給了他師門一個血淚教訓:要人當臥底,千萬不要讓人餓著肚子長大。

 

  傾城傾國的大帥哥笑著問道:「小然,你想吃什麼?」

 

  林然然:「燒肉便當,起司雞排,麻辣燙,大杯鮮奶茶。」

 

  喪門溫柔地說:「小然,為了你的腎臟著想,奶茶半糖好嗎?」

 

  「好啊!」

 

  林然然目送喪門離開寢室,回頭看小說。他必須努力把桌上這疊小說和漫畫看完,晚上上官榆回來,才有時間一起追新番。

 

  林然然感到身周拂起一綹清風,轉頭看去,陸祈安裸著一雙長腿,穿著應該是喪門套上去的藍條襯衫,睜大眼看著他。

 

  「小陸,怎麼了?想去廁所找不到路?」

 

  「小然哥哥,肚子餓麼?我這兒有點心。」陸祈安雙手捧起一只像是黑糖口味的手作布丁。

 

  「這是喪門特地請烹飪社社長做的布丁吧?」林然然不得不承認,他有些受寵若驚。

 

  烹飪社社長,前校草,美男子一枚,總說想認喪門作乾弟弟、喪門認真的樣子很可愛。社長講這種話,除了引起廣大烏托邦成員的讚聲,也有公然維護喪門和陸祈安兩個學弟的意思。

 

  林然然軟下目光:「你不是最喜歡布丁了嗎?只有一個,真要給我嗎?」

 

  陸祈安點點頭。

 

  林然然撕開布丁上的封膜,拿起小湯匙,眼角瞥向目不轉睛的陸祈安。

 

  「你該不會因為不會撕膜,才拿來叫我幫你撕吧?」

 

  「沒有的事,我只是在想,那蛋丁應該很美味。」陸祈安嚥了下口水。

 

  「你要吃一口嗎?」

 

  「可以麼?會不會太不好意思了?」陸祈安燦然一笑。

 

  「再叫一聲哥哥來聽。」

 

  「小然哥哥。」陸祈安喊得甜美不過。

 

  林然然心頭「啊啊」兩聲,親手給陸祈安餵食點心。

 

  林然然一邊餵,一邊叨叨埋怨:「小陸,你就是這樣,喪才會變成那樣。」

 

  陸祈安抿了下脣邊的糖漿,笑容很是無辜。

 

  「星澤無邊,忍不住對他多討要一些。」

 

  「喪根本無法拒絕你的請求,他傻就算了,你要有所分寸。」

 

  「哥哥們也時常這麼告誡我。」

 

  「你有聽進去嗎?」

 

  「瘋起來就忘了。」陸祈安垂眸笑了笑。

 

  林然然認為這就是千年前三界最大懸案遲遲未破的原因,兩個當事人,一個傻子打死堅持:「祈安沒有錯!」一個瘋子仰頭向蒼天反問:「我有何罪?」

 

  陸祈安合著眼簾,輕聲地說:「這世間若是沒有星子在,那有多無趣?」

 

  雖然林然然深有同感,但還是得跟陸祈安說,不要直接回應他腦中的想法,在外面會被當作神經病。

 

  「小然,喪門回來之前,我可以坐你身旁麼?」

 

  林然然不知道陸祈安居心為何,但也沒有理由拒絕。

 

  於是陸祈安搬了上官榆的椅子靠過來,跟林然然坐在一起看漫畫。

 

  「小陸,你對喪門是什麼意思?」林然然裝作隨口問道。

 

  「我自小錦衣玉食,沒有吃過一點苦頭,想要什麼,只要開口,父兄就會捧給我,以為世間沒有我得不到的東西。」陸祈安低眸說起從前,很久很久以前。

 

  林然然輕應一聲。

 

  「我望見星子,於是心想,那是我的了。」

 

 

 


  喪門買飯回來,東西才放下,陸祈安抓準空隙,哇啊大叫,對著從小一起長大的大帥哥好友撲抱上去。

 

  喪門不明所以,只是依習慣反抱回去,才蹭了一下友人的軟髮,陸祈安就收回手,笑呵呵地開門跑掉。

 

  喪門嘴上說「都幾歲了,還像個小孩子」,臉上卻怎麼也藏不住笑意。

 

  林然然看在眼裡,平靜不過。平常一起洗澡、一起睡覺,抱一抱實在沒什麼,連筆記也懶得記。

 

  喪門突然想到什麼,驚醒過來。

 

  「祈安,你沒穿褲子!給我回來!」

 

 

 

--

To Kiwi親親的人物關係圖贈文,希望小寶貝能喜歡~(勾手)

Kiwi繪製

人物關係圖.p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玗
  • 被閃到了……沒有穿褲子就撲抱什麼的wwww
    我也喜歡喝奶茶!!!可是怕太甜都點微糖
    然後喪門真的好疼小安安啊~~特別羨慕

    看到文章心情特別好!林綠大大辛苦了~~

  • 就算什麼也沒穿,也會抱抱。

    流丹:「表哥,我不懂,你為什麼都吃不胖?」

    林然然:「喲呵呵!」

    喪門認為,這世界因為有陸祈安,才會如此美好。

    很高興得到親親的讚聲喔!

    woodsgreen 於 2017/10/09 21:55 回覆

  • 凊公公
  • 平常不過,祈安平常原來都不愛穿褲子XDDDD

    好感謝畫關係圖的Kiwi(圖超精緻的!),小讀者才能吃到閃光甜文><

    明天就是連假最後一天,林綠大有趁這段時間好好休息嗎~~
    連假結束又要回學校,不回家不會特別想家,一回家就很難離開(嘆~
  • 陸大道士:「屁股熱麼!」

    我有好好睡覺,謝謝親親關心~

    可見家是舒適的好地方才會捨不得,這沒辦法,只能盡情享受最後的假日,再回去學校奮戰了。

    woodsgreen 於 2017/10/09 22:16 回覆

  • 訪客
  • 好甜
    貴圈真亂
    林綠大大加油
  • 謝謝~

    woodsgreen 於 2017/10/09 23:45 回覆

  • 訪客
  • 這一篇的然然對祈安特別溫柔呢,沒有因為星子針鋒相對(爭風吃醋

    原來叛逃師門的原因是因為從小被餓肚子嗎(笑
  • 因為喪門不在,只能代替星子照顧他了。

    佔很大的比例,他無法不選有心的那一方。

    woodsgreen 於 2017/10/09 23:44 回覆

  • Kiwi
  • 喔喔喔是小然子的故事 <3
    感謝綠大的大禮,小讀者感動跪收!!!
    小然以前竟然是長髮(大驚
    雖然早知道他以前過得很苦,不過一日一餐真是......
    可能這就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能成為百年難得一見小星護的人,成長歷程也註定不平凡吧!
    之前看星護日記時以為然然一開始是看在喪星星的份上,才會猶豫滅陸家的任務,原來在師父要求他殺祈安時他就動搖過。
    「然然,你一直很崇拜祈安弟弟,不是嗎?」By一語道破的小榆
    很佩服小榆對人情的敏銳度,當他的室友應該會很輕鬆無壓力吧。像是他就算懷疑小然,也沒有持續逼問對方的身世,依然用平常心跟他相處。能遇到一群包容他的室友,很為小然開心呢!
    然後不得不說,
    表白小蛋糕學長!人美心也美!
    最喜歡愛護學弟妹的學長姊了,看得心暖暖 <3
    很開心除了靈研社以外,還有許多支持祈安和喪門(嗯,我就是要把女主角名字排在後面)的同學~
    還有小然既然知道祈安靈魂的真實年歲是一千五百多多許,就別再計較他對你的稱呼啦。雖然聽小安安撒嬌叫哥哥應該可以滿足任何人(除了張天師)的虛榮心XD
    印象中陸大師好像第一天進宿舍就沒穿褲子?第一次看到是在舊版的千金之子,既然不是新版發生的事那我還是當沒這回事好了(羞
    啊啊雖然努力縮減還是不小心打了好多字@@
    雖然綠大的每一系列都超好看讓我愛不釋手,但眼見為憑永遠是心目中的第一!好喜歡就算遍體麟傷仍努力追尋幸福的角色們,還有觸動人心每每讓我邊複習邊掉淚的情感描繪。也是這個故事讓我第一次認識最浪漫的「柏拉圖式的愛」,無關慾望和報償,只有純粹但濃烈的喜歡,感覺很適合形容包子和星星呢!
    太多角色表白不完,就再次表白綠大吧!
  • Kiwi親親,請收下這份薄禮(捧)

    林然然本性不喜歡殺戮,而且親眼見到本人之後,必然懷疑起師門:根本打不贏啊,這要怎麼替天行道?

    近朱者赤,跟好人在一起生活,也會慢慢走向善途。這所學校的風氣也在喪門到來之後,逐漸改變了。

    親親記性真好,陸大師第一天來學校,褲子就不見了。千金之子那篇還沒改完,再等等喔!

    謝謝,眼見這系列也是我的摯愛,寫來也有十載,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只能盡力把道士和星子的心刻出來。

    再次感謝親親的關係圖,敬視訊戀愛!

    woodsgreen 於 2017/10/09 23:44 回覆

  • OO
  • 太~~~強啦!

    我要感謝kiwi這張圖<跪拜~~~>

    替我解開不少疑惑啊!
  • 芝麻
  • 然然真是溫柔的好孩子><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