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鏡重圓,被陸祈安刺碎的鏡子又一一拼回原樣,甚至越來越多,八方包圍住他和福德。

 

  「小安安,我們該怎麼辦?」

 

  陸祈安將手中引魂用的晶燈舉起,砸向鏡子的中心,瞬間化成一片火海。

 

  潛伏在鏡中的「他」將火吸入鏡中,再看,小人和星君已從原地消失,只在鏡角餘下衣尾的倒影。

 

  鏡中的黑影嗡鳴出聲:「哪裡逃?」

 

 


  陸祈安拉著福德急奔,穿梭於一塊又一塊像上蒼眼目的鏡頭,在「他」攫住他們的影像之前,又跳入另一個鏡像空間。

 

  「小安安……」福德不忍喚道。陸祈安除了那張臉,全身都被碎鏡子給刺傷,青袍子幾乎要染成紅裳。

 

  陸祈安只是笑著:「阿福姑娘,妳不愧是福氣星子,這可是我第一次從老天爺眼皮底下逃過,運氣真好。」

 

  福德憋著肉頰,星辰是世外的旁觀者,除了這點微不足道的幫助,她又能為他做什麼?

 

  「傷了也無妨,我們就在醫院呢,哪怕沒有可愛的小護士包傷?」

 

  「你很痛吧?不用哄我也沒關係。」

 

  「妳就不能假裝沒看見我的慘狀?真不可愛。」陸祈安嗤了聲。

 

  「我已經看了你千年,怎麼能不看?」福德感覺到陸祈安長指把她握緊一些。

 

  大道士什麼淒慘狼狽的樣子,福德都見過。每一世嚥氣前,總是努力睜大著看不清的雙眼,都要死了,還想要多看幾眼星空。

 

  「第一次看見你,也是你披頭散髮被喪門趕出來,好可憐的樣子。」

 

  陸祈安無奈地瞥向福德,福德睜大杏眸,被殺人棄屍也不知為何。

 

  「我第一次見到福星,才知道原來妳是這麼一個可愛的女孩子。」

 

  每個星君見到道士理應對他千刀萬剮,福德卻笑著把陸祈安招來綁頭髮,像是好久不見的老朋友。

 

  喪門知道以後,大發雷霆,質問福德怎麼可以和陸祈安這親近。福德為了保命只能裝傻過去,她其實知道那個簡單不過原因。

 

  「祈安,你很喜歡我吧?」

 

  陸祈安笑了笑,當作默認。

 

  「不過如妳所說,妳和喪門都不是我該去碰觸的存在。人性本貪,我看了總忍不住伸手抓,也只能逃了。」

 

  陸祈安說完,四周隆起數座座像是劍山的鏡台,擋住兩人的去路。

 

  鏡台映照無數他倆的身影,福德對其中藏著黑影的一面扮了張鬼臉。

 

  黑影逐漸清晰,化做喪門的模樣。福德感受到陸祈安拔劍的衝動,但他這回忍了下來,只是堆滿笑。

 

  假像用大帥哥的聲音嘆道:「吾本欲取代那一位,你卻帶了這一位。」

 

  「小星星是小人珍貴的寶物,既然橫豎都要遭遇此等劫數,當然讓胖妞當替死鬼啦!」

 

  「咦咦?」

 

  「也罷,你就把她交出來,吾可以赦免你此次的罪過。」

 

  陸祈安咧嘴笑道:「小人說笑的,看不出來麼?白痴。」

 

  福德挨在陸祈安臂膀幫腔:「白痴!」

 

  「他」板著喪門的俊容,抬手一揮,半片鏡子直接削往陸祈安的腦袋。

 

  陸祈安連忙壓下福德身子,擺袖甩開無數的蓮瓣,暫時掩住上蒼的耳目。他持劍刺穿鏡地,半抱起福德,把她放入破開的鏡洞,合手封起破洞。

 

  「祈安!」

 

  鏡中的「喪門」具現成形,抓起陸祈安的後腦勺,往鏡面蠻橫撞去。

 

  陸祈安頭破血流,用長髮半掩著臉,不想給身下隔著晶板的福德看見自己的慘狀。

 

  「時間……就快了……別擔心……」

 

  假喪門又發出刺耳的機械音,帶著像是長者責備的語氣:「你又『喜歡』上什麼了?」

 

  福德看陸祈安完全僵住身子,停止所有動作。

 

  「要讓可人的女子永遠失去笑容,即便是神女,也不會太難。」

 

  福德在天上待久了,鮮少有這麼需要抬頭去看人卑微的姿態,雖然她身周的鏡子都破了,想必她臉色一定很難看。

 

  「好啊,你就試試看。」福德活了千萬年,從沒這麼生氣過。

 

  「不可!」

 

  假的「喪門」笑容扭曲,看陸祈安抖著身軀,伏地對「他」拜求。

 

  「小人知錯,大錯特錯,望您收回成命。」

 

  「那你要怎麼做才對?」

 

  「小人願永生永世潛心修道,就讓您掌握在手中,哪兒也不去。」

 

  喪門的假象微瞇起眼,似乎還算滿意這個答案。

 

  陸祈安再抬起頭,對著鏡中映照出的大帥哥,笑得無比燦爛。

 

  「喪門,你說好是不好?」

 

  鏡中的世界亮起盛然的白熾光芒,除了光還是光,再也看不見其它,接著響起喪門盛怒的咆哮。

 

  「當然不好,也不想想你是誰的人!」

 

  假的大帥哥見了真正的星星大帥哥出現,臉色微變。

 

  「星君。」

 

  「我敬你是造物主,不願與你衝突,而你卻得寸進尺。」喪門凜凜走向前來,厭惡瞪著眼前的假人,「愚蠢,就算你化成我的模樣,祈安也不會喜歡你!」

 

  福德大聲應和「沒錯」,假人的臉皮顫了顫。

 

  「星君,他擁有的一切都是我賜與他。就像人們所說,得天獨厚,他是我的子民。」

 

  「那又如何?」喪門看著鮮血淋漓跪倒在地,仍是對他笑著的陸祈安,整顆心幾乎要爆炸開來。「從我見到他那一眼開始,他就是我的了。他每一絲毫髮都屬於我,不許你伸手碰!」

 

  「星君,我碰了又如何?這裡可是我的世界。」假喪門露出喪門本人絕對不會有的表情,直盯著陸祈安不放。

 

  下一秒,喪門直拳猛力揍向假象,假象被這一拳打成千萬塊碎片,碎了又碎,直到解構成無法映像的塵埃。

 

  「星辰浩繁,但你只有這個世界,你若執意要動他,我絕對奉陪到底!」

 

  雖然喪門虛假的鏡像消失了,但無上的「祂」仍存在,朝兩人施下惡毒的詛咒。

 

  「星君,時間已到盡頭,失去就是你們的永恆。」

 

 

 

--

美好的週日,特別放上美好的美人。

感謝繁花親親精心繪製的陸大道士(合手)

 

陸祈安 繁花.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這次用字好漂亮
  • 因為有美圖加持,努力了一把。

    woodsgreen 於 2017/12/04 19:36 回覆

  • 訪客
  • 造物主?
    跟黑旗令裡面的那個娘娘感覺好像阿
    福德和祈安真的有一腿......?!!
  • 獨裁者的嘴臉都很像。

    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上蒼不需要理由。

    因為也是星星呀。「喜歡」不限定於情人,但情人一定喜歡。

    woodsgreen 於 2017/12/04 19:38 回覆

  • 扉羽
  • 上蒼啊
    陸祈安喜愛星子
    好久不見的喪門星君
  • 官配嘛。

    woodsgreen 於 2017/12/04 19:39 回覆

  • Luby Wu
  • 嗚嗚嗚,看到祈安滿身鮮血,心痛了好幾下
    星星終於來救祈安啦啦啦
    綠大更新辛苦了喔!
    很多次爬留言幾乎都能看到美圖,真的很開心內
  • 是啊,收到充滿心意的美圖,我真的很樂!

    woodsgreen 於 2017/12/04 19:40 回覆

  • 小池野夏
  • 圖片好美

    看見喪門對著假喪門大聲說
    從我見到他那一眼開始,他就是我的了。
    他每一絲毫髮都屬於我,不許你伸手碰!
    看到這段覺得好感動,老師偷偷發糖好開心
  • 哪有,我都嘛光明正大地發!(扠腰

    圖很漂亮吧?(得意)

    woodsgreen 於 2017/12/04 19:40 回覆

  • Kiwi
  • 好喜歡公主殿下拯救勇者大人(還有旁邊的王子)的情節!稚嫩的小星星蛻變為成熟可靠的星星,可以反過來保護小道士了!
    喪門、祈安、福德三人/星偶爾爭風吃醋不要緊,鬥完嘴後還是彼此最相知相惜相愛的戰友嘛~
    喪門搶男人(?)的戰積目前仍是完勝狀態,就連千年前送桃枝的小黑旗都被強大又可愛的小星星比過去了(某黃:只要是你看上的就是你的東西,除非有更高階的存在要跟你搶親...... 小黑:???),無論上蒼如何設下難題,還是阻止不了這名為真愛的力量,哼哼!
  • 跟能上蒼對抗,也只有星辰了。

    黑旗:我才沒把那道士放在心上!儘管拿去!

    官配嘛,鐵鐵的。

    woodsgreen 於 2017/12/04 19:42 回覆

  • 千
  • 我一直覺得福德在祈安心中也是不同的。
    在女子面前,祈安都保持著溫文儒雅風度翩翩的模樣,但是在福德面前就沒有。
    因為是情敵?
    或許是,但可能並不全然是。
    喪門知道的祈安,福德也知道一些;福德知道的祈安,喪門卻不知道。
    或許只有在福德面前,才是不用偽裝的祈安。他可以擺出他壞的那一面,謊言連篇福德也不會生氣。有時被拆穿,有時可以耍得她團團轉。
    小惡魔的祈安和福德在一起很開心。
    祈安的愛情,喪門可能佔了98%,初戀的文文佔了1%,福德也佔了1%也不一定。
  • 因為他和他不分彼此,他喜歡的,他也會喜歡。如果喪門得見雯雯小姐,應該也會喜愛非常。

    親親說的好,曖昧就是本篇的要素。

    woodsgreen 於 2017/12/06 22:03 回覆

  • 千
  • 重看了一次,忽然發現福德不愧福星之名!
    就連上蒼下詛咒時都會忘了把福德算進去...Lucky!
  • 沒有,她被老天爺記住了。

    woodsgreen 於 2017/12/06 22: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