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會接獲司南醫院的報案,說是院中有鏡妖作亂。

 

  醫院的案子聽起來很值錢,各大法師搶破頭要接,卻被調查課的少徒課長擋下來。

 

  少徒明赫張著睡眠不足的充血雙眼說道:「這案子既然是『鏡子』如此明確的目標,那麼由花家承接再合適不過。」

 

  眾道士一片嘩然,花家不是道門,而是公會旗下的商家,專門做鏡子一類的法器,與陶家劍、喪家棺齊名。

 

  許多人不服少徒課長的決定,要不是會長張天師為了祈禳法會閉關齋戒,哪輪到沒輩分、沒實力的少徒課長說話?

 

  少徒明赫也不願意站上風頭,但喪門來找他,跟他說了拜託,他也只能做出最不會傷害到住院中的陸家老四的決策。

 

 


  於是染著金髮的花家鏡傳人,吊兒啷噹前往司南醫院捉妖,順帶去看醫院裡可愛的小護士。

 

  晨陽心急如焚在大廳徘徊,公子、喪門同學和喪門同學有點胖的女朋友被困在鏡中,她實在無法乾等,向老院長主動請纓,她要請假幫忙抓妖怪。

 

  當花家傳人一到,晨陽立即迎上去,要告訴他來龍去脈;對方卻先驚喜喊住她──

 

  「大宮主!」

 

  晨陽俏臉大變,會叫她「宮主」,十之八九是仙宮的人。

 

  「這是什麼?護士袍嗎?好適合妳喔!」花家傳人拋開正事,興沖沖繞著晨陽轉圈。

 

  「請正名護理師。」晨陽面無表情指正,應該不是敵人,但也絕不是正常人。

 

  「大宮主,妳還記得當年偷妳肚兜的男人嗎?我是花菱啊,這千年來,從來沒忘記妳的罩杯!」

 

  晨陽直接回道:「死變態,給我滾。」

 

  仙宮開創之初,收留不少被迫害的修道者。她的妹妹們不希望公子以外的男性道士踏入仙宮方圓十里,她卻說要平等待之,招待男道士入宮。

 

  沒想到其中有個不長眼的男道士潛入院落偷她內衣,被阿灼她們發現,打斷手腳扔出宮。

 

  「千年已逝,沒想到還能見妳一面。」花菱對著晨陽感慨滄海桑田:「雖然我離開得早,但我還記得當年大宮主、副宮主和四仙子,感情好得就像親姊妹一樣。」

 

  晨陽聽故人講起從前,不由得神情顫動。阿灼死了,姮娥下落不明,巧巧、沖盈、水歧為了宮主之位爭得你死我活,仙宮已成煉獄。

 

  花菱不顧眾人目光,對晨陽半跪下來。

 

  「晨陽宮主,千年一見,花菱從未忘懷過妳。如果妳願意把目光略略從那個姓陸的男人身上移開,妳定能看見這三千世界為妳綻放。」

 

  晨陽蹙著眉頭:「你先起來轉一圈,讓我看看你身上有沒有公子裝上的線。」

 

  不然怎麼會公子才說完要把她嫁掉的祝福,就冒出愛慕她已久的男子?

 

  「哎喲,妳就死心吧,妳的公子喲、陸家老四這輩子喜歡一個男的喜歡得要命,到處放話說他們兩個生米熟飯,沒他不能活,公會的大家都知道。」

 

  晨陽平靜表示:「那個男的有女朋友了。」

 

  「這事很簡單啊,喪門從小被陸祈安鬼遮眼,其實他一直都喜歡女孩子,可是陸祈安又沒說他不喜歡喪門。反正陸家老四孤煞命跟誰都沒結果,也只能看著自己男人跟別的女人跑了。」

 

  晨陽聽了勃然大怒:「你竟然說我們公子是炮灰!不要命了是吧!」

 

  花菱不懂晨陽為什麼生氣?他就開開玩笑嘛!

 

  「妳們女人真的很不講理耶!生理期來啦!」

 

  「白目的是你才對!你說我喜歡的人不喜歡我就算了,還說他會孤苦至死,我哪能不生氣!」

 

  「我說的是實話啊,而且陸家老四快死了,公會的大家都知道的事。」

 

  晨陽嚴厲斥責:「這種話怎麼可以胡說!」

 

  「冤枉啊,我哪有亂講?我們會長特地幫他鑄七星燈延命,拿自己年壽跟上天抵押,比親生兒子還疼。有人趁會長閉關偷偷去看靜室的星燈,六盞全滅,就剩那麼一盞。可憐啦,天師也無力回天,也就是說,他隨時都會……」

 

  花菱收住口,一併收斂起得意揚揚的嘴臉。

 

  「我只是實話實說,妳別哭啊……」

 

  「難怪,他有幾輩子快死了,也會特地來看看我……」晨陽抹去無用的眼淚,但淚水還是流不停。

 

  她出身卑微,既軟弱又愚信,一點也不適合當仙宮之主。千年來能統治仙境,就只是依憑公子的舊情。

 

  可是她卻什麼也幫不了孤獨走在大道的公子,知恩不報,即使下了十八層地獄也無法瞑目。

 

  「阿菱,我想為鏡中的公子指路,你能否幫幫我?」晨陽凝著淚眼問道。花菱怔怔看著她,失手摔下手上的布袋,撿起掉落的工具,結巴應好。

 

  花菱拿起一把長鐵勺,倒入瓶裝水,再倒出來,卻是銀色的液體,以晨陽為中心,擴散成圓。實心的地板頃刻間,化成澄淨的明鏡,映照出其中明黃裙裳的麗人。

 

  晨陽雙手凝聚光點,從鏡面透入鏡內。

 

  鏡中有妖作亂,晨陽也在水鏡「看見」了迷惑她心房的魔障──昔日的妹妹們圍在她身邊,為了無傷大雅的內衣賊一個個氣紅雙眼,就怕有可惡的男人再欺負她。

 

  不知道阿灼還是水歧嘆口氣,說著無望的戲言:希望世間噁心的男人全死光,換公子一個人活著就好。

 

  晨陽不忍心說出真實,碎去仙女們的美夢。

 

  ──公子早已死去,活著只為了星辰。

 

 

 

 

 

--

寫完魔鏡我會休息一陣子,再次感謝親親們對小星星的愛護(提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林綠大大辛苦了!!!
    休息時間要好好充電喔!!

    我今天提了,他說要再看看下禮拜再跟我討論⋯
    希望我能順利!!!!
  • Luby Wu
  • 綠大辛苦了,要好好休息內
    看到有人喊晨陽姐姐的名子嚇了一跳,還以為又有人來害她了😭😭幸好不是,可是是個變態
  • 訪客
  • 仙宮的姊妹們是因為她們的公子才決裂成如今這個局面嗎
  • 不是,是因為自私。

    woodsgreen 於 2017/12/13 21:34 回覆

  • Kiwi
  • 我、我......,真的愈來愈好奇福德的身高體重了!小安安喚她胖妞是因為嘴砲,可是現在連晨陽姊姊都這麼說??
    晨陽真的是很好很好的女孩子。「明知不會有結果,還是無怨無悔守護著心愛的人」這點,和溫柔婉約的雯雯姑娘好像啊QQ。或許就像祈安對待喪門總是特別,在仙宮眾女仙裡,默默陪伴自己多年的晨陽也是他心中特別的存在吧?
    綠大更文辛苦了!在綠大休息的期間,小讀者如果想念您還可以抱著小星星滾來滾去~
  • 還好啦,只是女人的敵意。

    我不在的時候,請親親繼續可愛地生活喔!

    woodsgreen 於 2017/12/13 21:33 回覆

  • 默默關注的小讀者
  • 好難過喔QAQ
    淡淡的哀愁,真的是很心疼小祈安(啜泣
    綠大的文筆真的是很平易近人,切中我心嚶嚶嚶
    我絕對不會說我剛剛看到要哭了##
  • 很高興能打動親親(摸摸)

    woodsgreen 於 2017/12/13 21: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