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門致電給公會少徒課長,告訴他事件大致上解決了,感謝小時候常請他和祈安吃糖、最帥氣、最好心腸的明赫哥哥大力相助──陸祈安交代要這麼說的。

 

  少徒明赫嘆道:「你們哪裡需要幫忙?」

 

  「明赫,人類是群居動物,沒有人不需要援助,改天請你吃飯。」喪門真誠道著謝。

 

  而一直為他們擔心受怕的晨陽小護理師,看見他們平安歸來,什麼也沒說,直接回到她的工作崗位。半日不見,她所負責的住院患者不停追問小護士妹仔去哪裡了,對她很是依賴。

 

  喪門對著晨陽的背影喊道:「陽陽,我再請妳吃飯!」

 

  晨陽頓住腳步,真希望喪門同學能稍微看一下場合說話,整樓層的人都看了過來,還以為他在追她。

 

  「好。」晨陽回過頭,神色略帶無奈。

 

  「說定了。」喪門露出笑。

 

  晨陽雖說是千年的仙人,但還是擋不住大帥哥的殺傷力,心律不整好些會。這輩子認識公子和喪門同學之後,應該嫁不出去了。

 

  只有喪門自己認為他用真心誠意在報答晨陽相救的恩情,沒察覺他的舉動讓站在他身旁因而矮上好大一截的花菱,幾乎要咬碎兩排牙齒。

 

  花菱對喪門嗆聲:「你跟陸祈安搶走公會所有少女的芳心,還想搶我女人嗎?」

 

  「小花,你誤會了。晨陽不是你的女人,我和祈安也沒有阻撓過你,是你自我中心的態度不受女孩子喜愛。」同是公會老字號商家傳人,喪門真心為花菱著想。

 

  「隨便啦,總之你約大宮主吃飯,一定要找我去!」

 

  「可是她比較想見到祈安。」喪門知道,晨陽會答應多半是想到他去陸祈安也會在。

 

  花菱崩潰大喊:「那個男的到底有什麼好?」

 

  「祈安哪裡不好?」喪門認真反問。

 

  「真是瞎了狗眼,不跟你說了!」花菱甩著布包氣憤離開,無法理解怎麼誰都喜歡一個騙子?

 

  喪門喊道:「小花,謝謝你來幫我跟祈安!」

 

  花菱「啊啊啊」大叫,又折回來,從汗衫裡頭抽出一把木製的手鏡,遞給喪門。

 

  「這是我老爸入贅花家的嫁妝,不論和心愛的人距離多遠,即便陽世與陰間都能看見對方,三折送你啦!」

 

  「你是說陰陽兩隔嗎?」喪門垂目反問。

 

  花菱能在晨陽面前戳她公子百來回,卻不敢對喪門說他自認的實話。

 

  「喪門哥,陸家老四也病了很久,會長和大家……都怕你想不開。」

 

  陸家道士是公會眼中的宿敵,但喪門和大家都好,沒有人不喜歡他。陸家老四死了算了,他本人死了好幾次,應該也對生死無所謂;但怕就怕喪門把自己埋進陸祈安的棺材裡。

 

  「不會的,我保證。」喪門做出陸祈安平時笑鬧的俏皮表情,好像已經看開無常世事。

 

  「那就好。」花菱鬆了口氣。

 

  「親親,不好了!」

 

  喪門轉身,大步衝過去,牢實接住踩到自己娃娃鞋絆倒的笨蛋前女友。

 

  「福德,怎麼了?」

 

  「哇哇,我媽咪叫我快點回家,不然要宰了我!」

 

  「妳都沒有跟伯母說妳回國的事?」

 

  「嗚嗚,忘記了啦!媽咪為大,我得回去了,你倆的福運突然『走了』,不知道壞上蒼會不會趁機來騷擾你們兩個?」

 

  喪門本來想先回病房去看陸祈安,但眼見福德問也沒問他,逕自打手機叫計程車,只能伸手抓住她馬尾。

 

  「我送妳回家。」

 

  「可是我們不是分了?」

 

  「少囉嗦,這種事不要一直提。」

 

  「你要我當作沒這回事嗎?」福德睜大杏眸,很為難的樣子。

 

  喪門無法為自己矛盾的言行圓一個道理,只是拉著福德往停車場走。

 

  花菱第一次看見喪門傳說中的女朋友,真的不是掩人耳目的煙霧彈,還看起來很登對。

 

  他不住喃喃:「陸公子,凡間好女子你看不上眼,偏要往天上求,上輩子風仙、這一世星辰,你命該如此。」

 

  

 


  喪門把前女友載回家,快傍晚才回來醫院病房。他屈膝坐在病床邊,往後靠上陸祈安的背,深嘆口氣。

 

  在福德她家郊區豪宅之前的一段公路都是賓館,等紅綠燈的時候,福德手賤去捏了喪門腰肉,喪門一氣之下把車子右轉到汽車旅館。兩人整整「休息」三小時,才整裝回到福德的家,跟快要殺人的李伯母打過招呼,然後打道回醫院。

 

  每次喪門和福德開完房間,都會懷著罪惡感來跟陸祈安告解。陸祈安默默「收看」喪門腦中傳送來的性愛畫面,以他的本事也不是沒法不看,但不看白不看。

 

  「真是,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麼好不好意思?」陸祈安忍不住取笑。

 

  「祈安……」

 

  「喪門,我們要誠實面對欲望,喜歡大奶並沒有錯。」陸祈安溫柔說著白爛的話。

 

  「可是我和福德已經分手了……」

 

  「不要分手不就得了?」

 

  喪門只是扣著陸祈安的指尖,悶頭不語。

 

  「你和阿福姑娘說的,並非事實。」

 

  喪門告訴福德,只要有她在,陸祈安就會跑掉,所以她最好滾得遠遠的,永遠別回來。

 

  喪門說得像是要把錯都推給福德,最好福德心死離開他,但福德卻樂吱吱跑去南洋海島度假,不受控制。

 

  喪門哽著聲音坦誠:「祈安,我跟福德在一起很開心。」

 

  「很好呀。」

 

  「有時候……我會忘記你。」

 

  喪門無法忍受他幸福生活,陸祈安卻一個人孤零零承受病痛,說好不分彼此,卻轉眼間拋棄了他。

 

  「一直以來,我像個傻子無知地長大,都不知道你獨自承受多少苦痛。你才會在十八歲的盛年一夕病倒,我明明就在你身邊,卻沒有保護好你……」

 

  「喪門,不是你的錯,是我的選擇。」

 

  喪門搖著頭反駁他早已預料的回答。

 

  「這才是問題所在,你無法為自己選擇。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明明知道你個性如此,還相信你說的沒問題。所以不管你的話語多動聽,我一定要守著你,你才不會做出無可挽回的決定。」

 

  陸祈安撫著喪門的臉,只是笑著。喪門不喜歡他這個反應,好像已經來不及了。

 

  這時,病房門被撞開,司南颯醫師拿著一疊厚紙,氣喘吁吁來到病床前。

 

  「找到你了!」

 

  ──抓到你了。

 

  陸祈安從司南颯背後看見一條從上天垂落的絲線。上蒼藉由司南醫生的口,把祂的諭示送來他們面前。小人報仇,真是一刻也晚不得。

 

  「我好不容易找齊你十八歲以後就醫的診斷資料,有同業為了你特別做了篩檢,事後卻怎麼也查不到你的行蹤。你一個有名有籍的大學生怎麼可能那麼難找?躲貓貓很好玩嗎?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

 

  「這個『身軀』,我清楚不過。」

 

  「你知道,你竟然知道……也是,陸家道士,無所不知。」司南颯想要嘲諷幾聲,卻忍不住怒火:「知道還不早點來醫院治療!」

 

  陸祈安沒和司南醫生說明,他從高中就跑遍各大醫院,到處去試標靶,不管多少錢,只要活下去就好。到最後,醫生只是遺憾地說:「你弟弟的事,我們很抱歉。」

 

  喪門反應不過來:「司南醫生,請問祈安怎麼了?」

 

  司南颯深吸口氣,才能正常出聲:「末期,已經擴散到全身。」

 

  「抱歉,我不明白……」喪門以為他沒有聽清楚。

 

  「他不能出院,我會把他轉去重症房院。你……還有他的家人,要有心理準備。」

 

  「不可能,祈安他才二十歲。我知道他身體不好,我會照顧好他,而且他說我們還有十年的時間……對不對,祈安?」

 

  「什麼十年?他隨時……」

 

  「司南大夫,你有喜愛的人麼?」陸祈安打斷司南颯的話。

 

  「當然有,他千拜託萬拜託我把你治好,你要我怎麼去面對晴空!」

 

  「那你捨得傷他的心麼?」

 

  司南颯稍微冷靜下來,看著幾乎無法呼吸的喪門,才醒覺過來,他不該跑來當面質問病人,忽略病人家屬的心情。

 

  陸祈安回應司南醫生的想法:「因為你是『他』的一步棋,星辰為證,事實再也無法更改。」

 

  司南颯好像聽過類似的話,好像是他上輩子假裝應下司南的婚事,其實他已打定主意要帶著風仙姊姊離開島上到南洋生活,卻讓風仙姊姊以為他和司南情投意合,心碎遠走。

 

  陸家道士沒有責備他,只是嘆道:上官小姐,妳也只是蒼天的棋子。

 

  司南颯怔怔退開一步,想再說些什麼,病房門已經在眼前合上。

 

 

 

  病房又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喪門聽見自己的聲音,幾乎是帶著恨意質問。

 

  「祈安,你又騙我?」

 

  「是我不對,你可別真的拿刀捅自己……」陸祈安微弱笑了笑。

 

  「你怎麼可以撒這種謊!」

 

  喪門紅著雙眼抓住陸祈安肩頭,要他說個明白。陸祈安只是一股腦陪著笑臉,不時吞嚥著什麼。

 

  喪門發現陸祈安的異狀,按捺住所有情緒。他這兩年照顧友人,陸祈安常常上一刻還談笑風生,下一刻就無預警發病。

 

  喪門姆指扳開陸祈安的嘴角,溢出血絲。

 

  「我沒事,只是有點想吐……」

 

  喪門從床底拿出臉盆,扶著陸祈安,看他低頭嘔出血來。

 

  醫生和護理人員趕來緊急處理,明明是發生在眼前的事實,喪門仍以為這是上蒼惡意的玩笑,等一下就會從夢中醒來。他夢過很多不好的夢,可能不小心把夢和現實搞混了。

 

  但當喪門到浴間清洗陸祈安沾滿血的病袍和嘔吐物,看見洗手台上鏡子的身影,突然崩潰大哭。

 

  陸祈安住院這段期間,他總在鏡子前自言自語:會好起來的,一定會好起來……

 

  不會好了……

 

  ──喪門星君,那人已病入膏肓,無藥可救。

 

  千年過去,什麼也沒有改變。

 

  喪門伏地跪坐在冰冷的瓷磚上,無意識搥打自己,直到聽見有人叫喚他。

 

  「喪門,你好了麼……」

 

  陸祈安披著被單,因為站不起身,只能用雙手爬進浴間。

 

  「你別哭……要死我早就死了……怎麼會等大夫來說才死……」

 

  「那你為什麼會連話也說不好……」

 

  「因為我冷嘛……」

 

  喪門過去環抱住陸祈安,泣不成聲。

 

  「你不要哭……我可是天地無敵大道士……區區小病,怎麼奈何得了我……」

 

  喪門看陸祈安痛到發抖還得笑著哄他,從未後悔違逆天道獨衷一人的他,才知道自己大錯特錯。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都是我……啊啊啊!」

 

  可他明知做錯了,還是緊抓著陸祈安,死也不肯放手,逼得陸祈安撒下一個又一個不可能成真的謊言。

 

  「你只要再等一等……等我傷好……小星星和小道士再一起去冒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關心
  • 看到一半「你誤會了。晨陽不是你的女人,我和祈安也沒有阻撓過你,是你自我中心的態度不受女孩子喜愛。」覺得簡直想錶框起來,今日金句啊
    不看白不看也有好笑到

    但是接著看到後半⋯⋯⋯⋯⋯⋯
    ⋯⋯痛的我好一段時間腦袋一片空白呢⋯⋯QAQ
    雖然這很眼見為憑(?)但還是⋯⋯嗚嗚嗚嗚嗚
  • 默默關注的小讀者
  • 說不出話來了
    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嚶QAQ
  • 羽玥
  • 我討厭[他]祈安好可憐.....
    不過祈安現在的身體其實因該是小么的吧?
    希望大哥.二哥.三哥快出來!!
    還有祈安的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