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南醫院警鈴大響,緊急狀況,請院中醫護人員協助病患疏散。

 

  四樓夜診,終於出事了。

 

  就在所有人往外逃的時候,有一對帥哥醫生和小護理師卻逆著人流往四樓衝去。

 

  晨陽挪好快掉下來的髮夾,一邊奔跑,一邊向司南醫生投訴:「院長最近在問大家能不能接受離過婚的醫生,你不要老讓院長擔心。」

 

  「是上官家那女人反悔要離婚,反正我看到她就想吐。」司南颯咬牙翻著手中的筆記,自從他接住院醫師,差不多把道術忘得乾淨。

 

  「不喜歡為什麼要結婚!」晨陽連上輩子活在艱困的亂世,也堅持要愛或不愛,看不慣司南醫生對感情擺爛的態度。

 

  「因為我喜歡的人,我爸不能接受。」

 

  「因為喜歡的沒辦法選,你就閉上眼隨便選,這什麼道理?」

 

  「所以我這種人沒人喜歡,也是應該的。」

 

  那人死了之後,司南颯心灰意冷和上官集團大小姐聯姻,還舉辦了新娘缺席的盛大婚禮。他以為這樣子就能讓頭髮灰白的老父親安心,父親卻又帶著表姊們的孩子相片問他,什麼時候要生一個?

 

  他只能硬著頭皮去拜託上官楓那女人,他會照顧小佑長大,條件交換,她也得幫司南家延續香火,最好是兒子。

 

  上官楓見他總是木著臉,聽了忍不住大笑。

 

  ──你上輩子罵我狼心狗肺,結果你成了男人,還不是一個樣!
  

 

 

 

  晨陽聽司南醫生做出在她學姊們讚許「醫生界唯一值得去愛的優質好男人」相反的評價,有些擔心地望著他。這世上有些人就像她家混蛋公子一樣,有事都藏在心裡。

 

  她看司南醫生整天都待在醫院,沒什麼可以說上話的朋友。在司南醫院工作超過二十年資歷的學姊說,司南醫生從小就是那種悶悶的孩子,幸虧家裡開醫院,老院長最疼愛的小兒子,不然到外面一定被人欺負。

 

  但在晨陽來之前,司南醫生也曾開朗一陣子,一收診就跑出去約會,醫院上下以為他一定會跟那個帶著小孩的美人在一塊。

 

  聽說那個美人真的為了他離婚,答應和他一起生活,卻生了重病,就這麼死在他面前。

 

  所以老院長才會這麼努力把小兒子推進上官家,以為新婚能填補遺憾。但就大家的觀察,結婚後,司南醫生變得憔悴許多,過得很不好。

 

  晨陽苦口勸了一聲:「父母恩重,但人總是要為自己而活。」

 

  「謝宮主開示,但我區區三百年道行,參不透世情。」司南醫生自從得知晨陽前仙宮宮主的身分,就對她沒什麼好臉色。「比起我沒希望的人生,讓我爸安心還是比較重要。妳父母不疼妳,一畢業就把妳踢進醫院賺錢,妳不會懂我的心情。」

 

  「有沒有人說你講話很討人厭?」晨陽不求甜言蜜語,但偌大世間找到一個說話會尊重人的男性怎麼這麼困難?

 

  司南醫生用眼角瞥向晨陽:「我只是討厭過度的關心,不是針對妳雞婆,真抱歉。」

 

  晨陽心想:活該你娶不到老婆……不對,他結婚了!

 

  司南醫生抹了下臉,停止和小護理師互相傷害,認真面對斷垣殘壁的四樓,幾乎每個地方都被樹木枝幹包圍。

 

  「Miss傅,作亂的妖怪是樹妖,我等一下用火術把對方逼退,妳把受困的人員帶出去。」

 

  「用火容易激怒草木精怪。」

 

  「我會注意。」

 

  兩人來到案發現場,犯人用手上延伸的樹枝挾持診療室的女醫生和男護士,把他們捆得紮實。比起恐懼,他們的臉色更像放空到宇宙某處:啊啊啊這是怎麼回事,樹妖變身了啊啊啊。

 

  出乎意料,司南老院長也在場,苦口婆心勸說犯人回頭是案。

 

  「洪先生,我明白你的心情,我們醫院一定會給你最大的幫助,請放開我們的人,不要傷害他們。」

 

  樹人絕望地咆哮:「救救我妻子!」

 

  「你妻子在哪?讓我看看!」司南醫生往前跨出一步。

 

  老院長聽見小兒子的聲音,跳得一蹦,回頭罵道:「沒你的事,別說話!」

 

  樹人看著司南颯那身白袍,彷彿抓到溺水的救命繩,帶著懷抱的東西往司南颯衝來。

 

  「醫生、醫生……救救她……」

 

  司南颯不顧老院長阻止,打開樹人懷中的布包──沒有他口中病重的妻子,只有一塊蟲蟻橫生的腐朽木頭。

 

  樹人用兩枝像是手指的枝梢,輕輕攢住司南颯的袍袖。

 

  「醫生,她會好起來嗎?」

 

  司南颯雙手撫著腐木,任蟲蟻啃咬十指,喉頭哽了哽。

 

  「先生,很遺憾,你的妻子……已經沒有生命跡象……」

 

  「阿颯!」老院長大叫,可惜司南颯已經說出樹人不願意面對的實情。

 

  樹人兩手掐壓司南醫生的肩頸,眼紅似血。

 

  「我聽人們說,司南醫院有夜診……我帶著她……走了半年的路才到這裡……我排隊一直等……你們卻說……沒有生命跡象?」

 

  老院長跌跌撞撞過去,想把兒子從發瘋的家屬手中救下。

 

  「我能理解,我真的能明白你的痛苦,我妻子也過世了。請你冷靜下來,你需要什麼,我們醫院可以幫助你!」

 

  沒想到樹人聽了老院長的話,情緒更加激烈。

 

  「我妻子沒有死!她沒有死!」

 

  樹人甩下司南颯,整株硬木往老院長撞去,眼看老院長就要被撞成肉餅,閃燃的火光將樹人擋下,樹人憤怒地扭過頭來。

 

  司南颯喘著氣,兩指畫出火符。他知道近身不可以用火,但他別無選擇。

 

  下一刻,樹人抓起司南颯,用力摔向牆壁。

 

  晨陽本要帶著受困的兩人下樓,聽見巨響,轉頭看去,司南醫生已經躺在血泊中,手腳癱軟,一動也不動。

 

  她回頭趕去司南醫生身邊,施法暫緩他的創傷。

 

  「撐下去,你不可以死在院長面前啊!」

 

  老院長連叫也叫不出聲,只是軟了雙腿,跪倒在地。

 

  樹人沒有收手,拖行沉重的雙足,步步往晨陽逼近。

 

  「小陽,快跑!」老院長跪在地上哭喊。

 

  「院長你才快跑!這裡交給我!」晨陽咬牙大吼,她絕不能讓把大家當孩子照顧的老院長沒了寶貝兒子。

 

  晨陽一邊給司南醫生處理傷勢,一邊用血在她身周畫出法陣。她千年修為已失,不知道法陣能擋多久,也不知道該怎麼把重傷的司南醫生送回去,能撐一時是一時。

 

  樹人揮舞著硬如鐵片的木手,要所有人給他妻子陪葬,尤其人類醫師的白袍最刺他的眼。

 

  樹幹接連撞擊晨陽立起的光網,把她撞得全身發麻,但她仍是守著司南醫生,寸步不離。

 

  如此十來回,光網撐不住樹人暴打,出現裂痕,就要連同晨陽一起將那身白袍砸成血染紅布的時候,媲美日陽的盛大光芒籠罩四樓。

 

  等晨陽能睜開眼,就是望見道士翩然揚起的青袍子。

 

  陸祈安單手立劍,髮束半散,隻身擋在她和樹人之間。

 

  晨陽抑住淚光,以護理師的身分大吼:「公子,你又偷跑出院!」

 

  「哎哎,我的小仙女,晚歸實非得已,饒了我吧?」

 

  老院長都快為兒子的傷勢急哭了,但還是忍不住開罵。

 

  「臭小子,你們怎麼可以把車開進醫院!以為是自己家嗎!」

 

  老院長生氣不是沒有道理,陸祈安並不是憑空來到四樓,而是「坐車」上來的,喪門平時運棺材的藍色發財車就停在四樓東側陽台。

 

  喪門從後車斗拿下擔架,協助晨陽將司南醫生固定好。

 

  「伯伯,我先帶阿颯哥哥下去治傷,請放心,他不會有事的。」

 

  陸祈安也笑著附和:「伯伯,別擔心,你兒子一輩子沒女人要,上天也不會收的。」

 

  「混蛋,我兒子哪裡沒女人要!」

 

  有陸家道士鎮場,即便喪失理智的大妖也不敢輕舉妄動,讓旁人爭取到救人的時間。

 

  晨陽因為神經太過緊繃,起身才察覺四周不尋常的冷意,發現溫度不停在下降,呼吸都是白霧。

 

  喪門單手脫下外套,準確拋到道士身上。

 

  「祈安,不要太勉強了。」

 

  陸祈安略略偏過頭,自若揚起脣角。

 

  喪門和晨陽正要從逃生梯帶司南醫生救治,自陸家道士現身、好像被催眠一般的樹人才驚醒過來。

 

  「哪裡逃?」樹人咆哮不已。

 

  陸祈安嗤笑道:「真丟臉,哪有一點自然仙靈的樣子?」

 

  樹人揚起手上的枝冠,要像重搥往陸祈安砸下,卻無法動作,整個人被低溫凍住身體。

 

  陸祈安抖去睫上的冰霜,抬起凍得發紫的右手,給樹人拍下一記耳光。

 

  「無所不用其極地活下去,直到死去安然化做腐土。草木就該有草木的樣子,你是被觀光客寵壞了吧?自以為世上該有人撫慰你的悲傷。」

 

  樹人呆呆地站了一會,然後眼眶迸出血淚。

 

  「我妻子……死掉了……」

 

  「嗯,我也是。」

 

  「她為了不把病菌傳染給我……弄斷我們相連的部分……要我一個人活下去……」

 

  「女人就是這樣,竟然自以為是拋棄我們,真令人生氣。」

 

  樹人吐露出最痛苦的心事,終於真正清醒過來。

 

  「對不起……我不應該傷害人……請殺了我、殺了我……」

 

  陸祈安沒有回應樹人的請求,自個說起他小時候常和大哥一起玩遊戲,一二三,木頭人。

 

  他每一次當鬼都贏,大哥在原地反覆唸著「一二三、一二三」,捨不得喊暫停,任他撲上自己的懷抱。

 

  「唉,我從來不懂我哥他在想什麼,他明知我這肉做的小娃娃一定會比他早一步死去,他卻還是把我抱得牢緊。」

 

  樹人沉靜地望著陸祈安:「你身上有……山林之主的氣息。祂從來,不吝於去愛。」

 

  「原來如此,跟我爹爹真是臭氣相投。」陸祈安舉起長劍,劍身閃動電光,「來,我喊一二三,你閉上眼睛。」

 

  樹人放開朽木,咚地一聲,腐壞的木頭落地散成灰粉,就像他們約定好的,一起活、一起死去,任陸祈安一劍貫穿他樹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扉羽
  • 楓小姐上輩子是司南也就是風精靈喜歡,想要在一起的人?所以這輩子和晴空再續前緣?
    所以司南家小公子上輩子是上官小姐?
    他們兩個轉世後,分別交換身分感覺真有趣
    而且都喜歡晴空哥
    不知道楓小姐什麼時候,知道上輩子的事情的,感覺是碰到晴空才想到的
    雯雯小姐到底大修靜幾歲啊
    突然發現仙宮的姊姊們幾乎都比他大
  • 上輩子司南颯這輩子上官楓是故意在輪迴的時候交換身分,這樣與風仙相遇,他就不會發現她是上輩子的負心人。

    仙宮仙女都比道士(第一世)小,雯雯比他大。

    woodsgreen 於 2018/03/21 22:31 回覆

  • 訪客
  • 啊啊啊那個樹人不會真死了吧?
    祈安又再炫耀有哥哥疼(打滾
  • 他在講草木該是無情,得到的答案卻是比人有心。

    下回待續喲!

    woodsgreen 於 2018/03/21 22:33 回覆

  • 羽玥
  • 小安好帥!小安好帥!!小安好帥!!!
    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晨陽跟司南醫生有戲嗎?
  • 感受到親親的熱情了~

    他們兩個各自心有所屬。

    woodsgreen 於 2018/03/24 21:17 回覆

  • 訪客
  • 沒想到樹靈也會結為夫妻呀!

    帶著妻子走了半年的路...

    真感動~



    醫院裡同時聚集了一群沒老婆的男人!

    ......

    啊哈~

    王老五俱樂部~


    ( 瞬間被陸二哥抓下地獄 )
  • 陸祈安:我有老婆啊!

    喪門:不、不要亂說話!

    woodsgreen 於 2018/03/24 21:17 回覆

  • 訪客
  • 我沒辦法喜歡上輩子的司南,也沒辦法喜歡這輩子的上官楓QAQ
  • 唉唉。

    woodsgreen 於 2018/03/24 21: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