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樓封鎖,司南醫生被推進手術室急救。

 

  好在人就在醫院裡,沒錯過黃金時間,八九成救得活,但傷得這麼重,不知道會不會一輩子就癱在病床上。

 

  沒有人敢去告訴老院長:請做好心理準備。

 

  陸祈安裏著喪門的大黑外套,捧著一杯熱牛奶,來到老院長蜷坐的長椅,一屁股坐下來。

 

  老院長雖然心如死水,但這個超級大煞星來到他身旁,他還是睜開眼皮,瞥了陸祈安一眼。原本散亂的頭髮整齊綁成小馬尾,露出清秀白淨的臉蛋,不像剛和大妖生死鬥回來,顯然被喪門打理過了。

 

  「伯伯,你要喝牛奶麼?喪門溫給我的呢。」陸祈安獻寶似地端起熱牛奶,「他去外面幫忙患者轉院,不過好像沒人要離開,還說要出錢幫忙醫院重建。」

 

  「你也該……轉到別家醫院去,我再給你寫轉院單。」老院長乾澀說道。通常是主治醫生來協助轉院,但陸祈安的主治醫生正躺在裡頭急救。

 

  陸祈安眨眨眼,歪頭看著老院長:「我要走啦,還住什麼院?」

 

  「張會長叫我把你看緊一點。」

 

  「他有本事就來抓我呀,出一張嘴誰不會?愛不到我爹爹就想占有我,他老婆知道自己丈夫如此渴望年輕男性的肉體麼?可怎麼辦?我對中年男人毫無興趣,註定張恆對我只是一場沒有結果的悲戀。」

 

  「你竟敢對張天師胡說八道……」老院長一股衝動,想要宰了這小子替天行道,陸祈安卻靠上他肩頭。

 

  「伯伯,我冷……」

 

  老院長一時間覺得縮著手腳的陸祈安可憐,想要憐惜他。

 

  「請您明白,要不是喪門跑去搬人搬磚,我哪裡會屈就一個七十歲的老頭子?少往臉上貼金。」

 

  老院長心頭盈滿殺意。

 

  陸祈安幽幽嘆口長息,當天下無敵大道士從像冷凍櫃的四樓走下,想要星星大帥哥抱抱取暖,喪門卻往他外套塞滿暖暖包就拋下他,義無反顧跑去幫忙一團亂的醫院人員。

 

  「不過,我就是喜歡這樣的他。」陸祈安垂眸望著牛奶,柔柔一笑。

 

  老院長聽陸祈安老實的告白,真不知道該說什麼。醫院對陸祈安和喪門的流言,他也聽說過。人家問他那兩個男孩子是不是真的一對,他嘴上幫忙圓場,卻是心裡有數。

 

  「伯伯,你一個老男人一定不懂吧?那種夜裡有厚實胸膛可以依靠的安心感。」

 

  「我只知道再跟你說話我一定會氣死,滾一邊去。」

 

  陸祈安只是把臉頰湊過去,蹭著老院長不放。論撒嬌的能耐,大道士可是三界的翹楚。

 

  陸祈安就這麼半抱著老院長,代他那些外頭奔波救人的兒女守著他。

 

  「伯伯,你聽見了麼?所有因為這醫院得救的精怪,都在為令公子祈福。」陸祈安輕聲說道,「這事,你沒有錯。」

 

  老院長哽咽地說:「不,我錯了。夜診不是第一次出事,只是這段時間有你和公會壓著,我就當作沒事,放著第一線醫護的安危不管,才會釀成大錯。」

 

  司南老院長從年輕的時候,就立志要成立為非人診治的救護站。很少人理解他的想法,好好的活人不醫,非要去醫妖怪。旁人說,異類不懂得感激,就怕好心引來災殃。

 

  他最小的孩子為此去公會學道法,想說日後爸爸開的妖怪醫院發生醫療糾紛,至少有張道士牌照,可以跟妖怪家屬打上一架。

 

  他的小兒子一直都是他最貼心的孩子,妻子過世後,就跟著他身旁長大。要是早知道會賠上他的心肝,他會不會放棄濟世的理想?

 

  老院長痛苦地思索過後,恐怕還是不會。

 

  「原本司南醫院只是一間小醫院,由我母親經營。」老院長喃喃說起從前,陸祈安閉上眼,不知道把老院長的經驗充作床前故事。「六十年前,我父親因政治入獄,我改從母姓。因為父親的關係,母親的醫院常被政府盤查,沒有人敢來看診,家裡又很需要錢去疏通,母親只能忍心把外祖父母留給她的醫院出售──」

 

  老院長記得,在賣掉醫院的前一天夜裡,母親難過得睡不著覺。雖然附近的人們都不願意司南醫院轉手給財團,但貧苦的大家也無力幫助母親的困境。

 

  他在母親懷中,也沒有睡。夜半,醫院門外響起碰碰聲響。

 

  他以為是風聲,母親卻跳了起來,以醫者長年的直覺,換上白袍去應門。

 

  他惺忪地走出房間,看母親在門邊和外面的人交談。對方穿著連身的深色斗篷,他看不見對方的臉,只看得出那是一個高大的女人。

 

  他聽雙方對話,好像受傷的患者無法來醫院,要請母親外出救治。

 

  母親說,她孩子還小,能不能一起帶去?

 

  對方猶豫一會才應好。

 

  母親回頭,叫他把醫療箱拿來,自己又回房給他拿了外套。因為傷患在山上,怕他會受涼。

 

  他和母親走出醫院,以為會有車來接送,但委託母親看病的高大女人只是邁開腳步,用一種漠然的平板口吻,叫他們母子踩著她的影子跟上。

 

  他當時還小,不知道母親的手為什麼在發抖,也沒去想只不過走幾步路,他們就從醫院所在的小鎮來到幽深的山林。

 

  他聽林子裡傳來哭聲,可是不像人類的聲音。等他們走近,才發現哭泣的「人」是一隻大黑熊,守著一隻中彈的小熊。

 

  帶他們來到山上的高大女人,仍是冷冷地站在一旁。

 

  「治好牠。」女人高傲地命令母親。

 

  他聽了很不高興,母親走了那麼遠的路來救命,還被無禮對待。但母親並不在意,叫他幫忙舉高燭火,立刻為小熊進行手術。

 

  有火光幫助,他才能看清那個高大女人的面容──他這輩子,再也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子。

 

  他以為的斗篷其實是細藤編成的長衣,上頭還結著綠葉。那女子垂著一頭及腰的長捲髮,不像尋常的黑色,而是勻亮的黑棕色;眼珠像是玉石,隨火光映照,碧綠的眸子流轉出不同的光澤。膚色相當白皙,像是新生的嬰兒。風吹過,露出一抹尖耳。

 

  他在西洋故事書看過,這女人不是人類,而是自然的精靈。

 

  母親大概早就發現了,但以母親的個性,救人不需要分類。

 

  手術結束,母親累得坐倒在地。

 

  大黑熊對母親低低吼了兩聲,母親虛弱地笑了笑。

 

  不客氣,能保住孩子,真是太好了。

 

  大黑熊又向高大女人叩謝,女人毫無反應。

 

  黑熊帶走小熊,林子就剩他們和碧眼精靈小姐。

 

  精靈小姐告訴母親,自然不該阻止死亡,但黑熊求了那麼久,哭個不停。金剋木,祂無法處理那顆金屬粒,只能把人類醫生叫來。

 

  「妳應該跟我媽媽說謝謝吧?」他忍不住跟精靈小姐抱怨一聲。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都不懂人家是多麼厲害的角色。

 

  母親趕緊抱住他,制止他再和精靈小姐爭辯。

 

  「很高興能幫上妳的忙,請問妳叫什麼名字?」

 

  「自然無名。」

 

  「這樣啊……我只是想跟妳交個朋友。」

 

  「以前有個漢人男子叫我『小翠』。」精靈小姐補充一句。

 

  「真可愛。」母親笑了起來,「我也可以叫妳小翠嗎?」

 

  精靈小姐皺起眉:「不要,你們人類一下子就死掉。」

 

  「沒關係啦,妳就忍耐一下。」母親呵呵笑抬摃,可能比起整天盤問她思想的警察、特務,山林妖精還比較可親。

 

  精靈小姐定定看著母親:「受傷,可以再去白色房子找妳?」

 

  母親怔住,想起醫院就要賣掉的事。

 

  「啊,那個,我們可能會搬去別的地方……」

 

  精靈小姐拋給他母親一個布袋,母親不明所以,打開來,裡頭全是金塊。

 

  「遷移很麻煩。」精靈小姐用一種快睡著的神情說道。

 

  「就算是診金也太多了……」

 

  「金屬對我有害,拿去。」

 

  母親過去給精靈小姐一記擁抱,篤定這絕對不是巧合,而是有意為之。祂今夜不只救了黑熊母子,也出手救了他們母子。

 

  「小翠,我會把白色房子蓋得大大的,妳隨時都可以來找我幫忙!」

 

  精靈小姐似乎不太習慣母親的盛情,呆了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

 

  「如果妳子代快死了,也能來山上哭。」

 

  他聽得大喊:「呸,誰要死了!」

 

 

 

 

  後來母親把父親從牢裡贖身回來,父親要帶母親和他流亡海外,可母親死也不肯離開這座小島,和父親離婚留在醫院,用「贊助」來的資金,免費為窮苦人家義診。

 

  也因為和妖精結了緣,急診室總會出現不是人的病患,指名要找母親。母親一邊診治,一邊向那些大自然的「好朋友們」探問:小翠還好嗎?

 

  老院長始終記得,在母親最絕望的時候,是非人者幫助了她。

 

  所以當那些精怪需要幫助的時候,他也要為它們伸出手。
  

 

 

 


  老院長兩手捂面,不停向手術房的孩子道歉,泣不成聲。

 

  「這是我母親和祂的約定,我一定要讓祂親眼看見『夜診』,至少一眼,否則我不能放棄……」

 

  陸祈安像是哄孩子,把累壞的老院長攬進懷中,施下法咒,讓他沉沉睡去。

 

  「原來如此,把他召喚回來的,就是這麼一個相連的理念。」

 

 

 

 

 

--

大哥也曾有過一擲千金的闊氣歲月。

到陸家後,天天家計本寫到哭。

「廷君,你這個敗家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玗
  • 小安安太可愛啦~~一本正經地毒舌wwwww

    林綠大大辛苦了~~要早點休息喔~~
  • 他那張嘴生來就是為了造孽。

    謝謝親親~

    woodsgreen 於 2018/03/25 21:34 回覆

  • 阿白
  • 小翠www
    青枝快要變成黃臉婆了啦(戳
  • 持家的大哥(小妾)

    woodsgreen 於 2018/03/25 21:35 回覆

  • 關心
  • 在青枝還不叫青枝的時候 可愛的小翠(笑
    這種因正向幫助而建立的循環真的是彌足珍貴呢
    希望台灣醫療界終能解決各種磨耗整個體系的問題
  • 我們都希望溫柔對待能有所回報。

    高齡化會加速醫療的崩壞,問題遲早會爆發出來。至少爆發之後,高層和第一線、醫病之間一定會開始對話。

    woodsgreen 於 2018/03/25 21:42 回覆

  • 訪客
  • 之前大哥在白派裡的設定不是綠頭髮嗎
    還是我記錯了?
  • 應該是褐色頭髮喔,親親可以再回去看一下。

    woodsgreen 於 2018/03/25 21:42 回覆

  • 雷米
  • 大哥還是還是小翠的時候好高冷喔~~
    那時候應該沒想過未來會過著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的生活

    然後有在禮拜一之前畫完腦洞真是太好了
    http://linda830125.pixnet.net/blog/post/347092954
  • 圖真是太可愛了~

    親親真的可以去賣暖暖包,期待今年冬天,大發利市!

    woodsgreen 於 2018/03/26 2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