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青枝回來這趟,肩負使命,有許多事要做。

 

  上四樓收拾殘局之前、去見他們陸家最令人放不下心的小老四之前,他先陪著老院長來到司南颯的病床前。

 

  「阿嶺,這是你的子代?」

 

  和老院長同輩的朋友差不多都埋進土裡,陸青枝卻直接喊他的名字,甚至帶了點長輩詢問晚輩的意思。

 

  「對,他是我的小兒子。」

 

  「他結婚了嗎?有孩子嗎?這輩子有沒有什麼遺憾?」

 

  陸青枝像個三姑六婆發問,老院長聽了直發毛。

 

  「他怎麼了?」

 

  「這裡有一塊瘀血,阻礙他清醒的生理機制。」陸青枝指著司南颯後腦,「以現今人類的技術,很難清除乾淨。」

 

  老院長雙腳發軟,差點滑跪在地,被陸青枝單手拎著才沒真的跌下去。

 

  「所以我才問你的子代有沒有孩子,如果沒有孩子,就讓他好好休息吧。」

 

  「不行、不可以……」

 

  「為什麼?」

 

  「我還沒有答應他……」

 

  老院長沒頭沒尾的悔恨,陸青枝倒是明白七成。醫院中的盆景閒來無事,就是愛八卦。

 

  「你不是說他喜歡誰都好?怎麼反悔了?」人類反覆無常,一直是三界神鬼妖垢病的點。

 

  老院長一把年紀被陸青枝不留情面質問,也把他壓抑許久的火氣爆發出來。

 

  「誰能接受寶貝兒子牽著一個有婦之夫的手!」

 

  老院長記憶猶新,司南颯從小到大都扳著一張老成的臉孔,卻為了那個帶小孩的男人厚著臉皮來央他,左一聲「爸爸」、右一聲「拜託」,卯足全力跟他撒嬌,以為他一定會接受這分違背世情的感情。

 

  老院長還記得,小兒子夜半來到他的辦公室,請求他的支持。

 

  ──爸,他要離婚了,我想照顧他和他女兒一輩子。

 

  ──夠了,你還要丟人現眼到什麼時候!

 

  老院長忘也忘不了,司南颯當時受驚的眼神,就像被拋棄的幼崽。

 

  陸青枝在一旁聽老院長傾訴,一邊編著他的長髮辮,好像無感老院長憤怒又懊悔的心情。本性使然,就算他診斷出絕症,也從不會對病人說一聲可憐。

 

  「這樣就大驚小怪,你見到祈安和我們阿弟,一定很崩潰。」陸青枝有感而發。想起家裡兩個小蘿蔔頭,到哪都要黏在一塊,成雙成對,可愛到不行。

 

  老院長覺得喪門是有點問題,陸祈安則是問題非常大。

 

  「你不懂為人父母的心情。」

 

  「我怎麼可能懂你們人類彎彎繞繞的想法?我可是樹啊!」陸青枝理直氣壯承認,他至今還是看不太慣人類這種只會生的生物,「你解釋那麼多,不就想要小孩子聽話而已?」

 

  老院長想要辯解什麼,但對上陸青枝那雙毫無雜質的碧眼,明白所有狡辯都是枉然。

 

  他罵過之後,司南颯就跟那男人斷得乾淨,回到足不出醫院的日子。沒想到那男的生了重病,送來司南醫院,沒撐多久就死了。

 

  護理長告訴老院長他兒子會反鎖在診間偷哭,老院長想過要向小兒子道歉,害他失去和所愛的人相處的機會。這時,上官家卻來說媒,要為離婚的上官小姐找個匹配的良人。

 

  老院長天人交戰之後,向司南颯提了這門親事,本以為他會拒絕,他卻一口應下。

 

  老院長很高興,心想只要結婚之後,小兒子的人生就會恢復正軌,他們父子也能重回過去無話不談的日子。

 

  可當他見到司南颯抱來的上官小千金,竟然是那男人常帶來醫院的小女兒。才知道那個死去的男人就是上官家前任姑爺,司南颯為了照顧那男人的妻小才會答應結婚。

 

  沒有愛,只有痛苦和責任,這種婚姻怎麼可能幸福美滿?

 

  老院長不後悔建立夜診,但是非常悔恨親手葬送他孩子的人生。

 

  「阿颯、阿颯,是爸爸錯了……你快醒醒……」

 

  陸青枝挪開一些哭趴在司南颯身上的老院長,摸摸司南颯的腦門。

 

  「好了。」

 

  「好什麼?」

 

  「我已經把瘀血清掉了,他睡飽就會醒了。」

 

  「……」

 

  「我只說人類技術不到,沒說我不能治啊!」陸青枝睜大眼回應老院長淚眼控訴。

 

  「那你還問他有沒有孩子……」

 

  「有孩子要陪小孩玩,小孩看不見爸爸會哭的,不能睡太久。」陸青枝振振有詞說道,老院長回不了話,「像我們家老二小時候被寄放在鄰居家一會,當晚帶回去就不給我們抱了,那顆心多麼纖細不安啊!廷君一直很擔心他長大以後情路多舛,我二弟果真喜歡上一個無法給他回應的女子。」

 

  陸青枝想著拚了命假裝沒這回事卻全世界都知道的二弟,實在忍不住心疼。

 

  「如果跟他說『你們不可能有結果』、叫他放棄比較好,他本來就以為自己不該愛人,家人又反對,一定會痛苦得快死掉。」

 

  「你不阻止嗎?」

 

  「阻止什麼?人類可以阻止自己的心嗎?」

 

  老院長像個不知事的後輩請示:「那你怎麼辦?」

 

  「我們父親只是告訴二弟:不要怕,就算被甩了,還是可以回家哭。」

 

  這讓總是默默收攏義父來信的陸判,憤怒地用陰間鬼路回信:哭屁!

 

  父親的溫情(烏鴉嘴),意外激起二弟想要維護感情的鬥志。

 

  老院長抹了抹臉,不住感嘆:「你說你不懂人,我看你倒是很明白。」

 

  陸青枝有些困惑地眨眨眼,他以為自己不過聊些陸家的家務事。

 

  老院長凝視著睡容安穩不少的司南颯。

 

  「我本來想把醫院留給這孩子,怕他所託非人,把他另一半挑了又挑,但或許這麼做只是讓他壓力更大。」

 

  「你還有其他小孩,我家也是五個呢!」

 

  「不,我的意思是……」

 

  陸青枝脫下白袍起身。老院長身上的病症差不多告一段落,他要去處理別的要務。

 

  「『大哥』要做的事太多了,阿嶺,記得給我算個好薪水就好。還有,手術刀幫我訂金屬以外的刀柄,不然我拿久了手會麻。」

 

  老院長喊住快步離開的陸青枝:「你救了我的命根子,我這條命可以說是你的了。你還有什麼吩咐,請儘管說。」

 

  陸青枝想了想,回頭喊回去。

 

  「別太早死吶。」

 

 

 

 

  陸青枝來到四樓,環視這片被樹妖摧毀的廢墟。

 

  他每踩過一片碎裂的瓷磚,腳下延伸的根系立刻填滿的空隙,不細看還以為是新鋪的木質地板,以此建立完全屬於他的地盤。

 

  他來到沉睡的樹妖面前,劈頭就是一巴掌。

 

  樹妖清醒過來,看見陸青枝,整株樹不住顫抖。

 

  「吾主……」

 

  「活了千百年還要來向短命的人類求援,你是被觀光客寵壞腦袋了吧?鬧得這麼大,還打輸人類道士──雖然那個道士是我弟,我也輸過一回,不過你也太不爭氣了,真是丟樹的臉!」

 

  樹妖按住中空的樹心,對陸青枝伏地跪了下來。

 

  「請救救……我的妻子……」

 

  「喏。」

 

  樹妖一路聽了太多「節哀順變」,看陸青枝直接捧回一塊冒出綠芽的殘枝,只能呆然望著染上人間風塵仍是高貴雍容的山林之主。

 

  「我讓她殘存的組織細胞回到未分化的時期。回去種下之後,她成株要跟你在一起還是離婚,就不歸我管了,understand?」

 

  「您這麼做,不是有違天理?」

 

  陸青枝平靜又帶點無奈地回:「我早就被上天討厭光光,隨時等著被雷劈,不差這一回。」

 

  姓陸之後,對於違逆天意這種事,總不由得追隨他們義父的腳步,習慣成自然。

 

  樹妖抱著新苗,對陸青枝再三叩拜。

 

  陸青枝早習慣給人拜,也不阻止它,只是眼下還有個問題。照人間的白爛規矩,妖怪輸給道士,就成為道士的所有物。

 

  要把山林的子民「贖」回來,只能和收妖的道士打上一場。

 

  清風拂來,說道士道士就到,陸祈安一身白T短褲,踩著帆布鞋,笑容無比婉好,輕盈來到陸青枝面前。

 

  「大哥!」

 

  「哎喲,祈安、老四、我的小寶貝,都長那麼大啦!」

 

  陸青枝想過無數次重逢的感人場面,風大雨大世界毀滅都要過去給寶貝弟弟用力抱一抱,但他的注意不由得都被陸祈安手上那袋早餐吸引過去。

 

  「我看看,那是什麼?兩杯豆漿、兩顆大肉包……你該不會特地早起為喪門買早飯吧?哎喲哎喲哎喲!」

 

  「大哥真是的,跑個腿也大驚小怪。」陸祈安受不了地說道。

 

  「從小到大,只有人家侍奉你的份,你哪時這麼勤快過?」

 

  陸祈安自幼能躺著撒嬌絕不站著做事,即便分隔多年,陸青枝也不認為天生懶骨頭的四弟會轉性。

 

  陸祈安面不改色地回嘴:「是因為我喜歡包子,才去買包子的。大哥你可別跟二哥三哥亂嚼舌根,也別真的跑去喪門家裡提親,我都不好意思了。」

 

  「對不起、對不起,大哥一定會想辦法把阿弟納進陸家門下。」

 

  「說什麼?喪門本來就是我的。」

 

  陸青枝笑得溫柔,但還是得說一些不中聽的話。

 

  「廷君說,你們倆……」

 

  陸祈安兩指點下靜聲咒,讓陸青枝代父親轉達的話語傳不到他耳中,只是暫存到這個定點時空。

 

  等陸青枝說完,陸祈安擺出漫不經心的神情,好像才聽完了一長串老父親的廢話。

 

  「大哥,你就別浪費口水了,包子都要冷了。」

 

  「抱歉、抱歉。」

 

  陸青枝把長辮子攬到胸前,碧眼大睜,他佈滿整層樓的枝葉跟著蠢蠢欲動,就戰備姿態。

 

  「老四,見了你,我只想把你高抱起來轉圈。可廷君說,要讓你聽話,也只有打贏你這個法子。」

 

  「大哥還是一樣傻,真以為你贏得了祈安?」陸祈安橫手一抬,憑空抽出青紫長劍,蓄勢待發。

 

  「當然。」

 

 

 

 

--

還不到雯雯小姐的回合喔。

不知道五月底能不能寫完這篇呢,之後要出差一陣子,再回來就七月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羽玥
  • 第一!!!
    終於更新了! 終於大哥跟祈安要開打了!
    不過打的成嗎?
    下次聽青枝說話不能太早下結論啊…
    容易造成誤會。
    辛苦 林綠大大了~
  • 久違重逢,先來打一場。

    工作繁忙,抱歉讓親親久候了~

    woodsgreen 於 2018/05/12 21:30 回覆

  • 冉
  • 青枝!!!!風華絕代啊青枝!!!(激動
    請分我1/4的通透就好(?
    陸家兄弟大PK好期待啊wwww

    預祝出差順利///
    七月暑假感覺也有很多故事可以發生XD
    偷偷期待小短文ˊ 艸ˋ (不要亂許願
  • 陸大哥:呀?(回眸)

    只要有想到什麼有趣的小故事,就會來跟可愛的親親們分享的~

    woodsgreen 於 2018/05/12 22:00 回覆

  • 紫韻
  • 綠大辛苦了!記得要好好照顧自己身子別太累歐~

    大哥真的是超級好男人~請嫁給我!!![不對...大哥不是陸家的小妾+女族長的夫婿了嗎..]
    私心很希望看到青枝的孩子們跟他撒嬌~
    不過說真的青枝真的是個好心理醫生呢!還好太太有救回來~要不然失了心的樹大概也活不久...
  • 我累的話,更新會變慢,親親都有感受到吧?還請等等我喔!

    大哥魅力值很高,只是接收能力如木本植物。

    陸大哥:我希望有生之年,能看見小盼跟我撒嬌……啊!(被打)

    大哥是覺得世上沒有不能獨活的樹,不過能救的同胞他還是會救。

    woodsgreen 於 2018/05/12 22:03 回覆

  • 弗諼
  • 想幫大哥編辮子然後繫上柳枝(意義不明

    看完故事的前半段眼眶酸酸的,為人父母者都想讓孩子平平順順走在所謂「正確」的人生道路上,但是孩子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祝林綠大出差一切順利~~
  • 很適合大哥喔!

    乖的好養,不過人都是獨立個體,希望每個父母都能做孩子的依傍而不是牢籠。

    謝謝親親祝福~

    woodsgreen 於 2018/05/12 22:05 回覆

  • Jhewei Shie
  • 這打得起來嗎?大哥肯定打一半就心軟 大道士出手沒幾下就會被大帥哥制止的吧~
  • 見上回,喪門被蒙在鼓裡。

    還請靜待後續喲~

    woodsgreen 於 2018/05/12 22:05 回覆

  • 訪客
  • 大哥原來是吃貨嗎...
    嗚嗚祈安不要任性要好好聽廷君的話啊是怕自己心軟嗎
  • 他害怕他們的未來。

    woodsgreen 於 2018/05/13 22:41 回覆

  • 關心
  • 大哥對院長句句會心一擊而且毫無感覺啊XD
    先壓著爸爸的留言不聽是因為聽了就確定了結果不能再改變嗎?
    這樣的話好在意內容啊⋯⋯
  • 大哥是樹嘛(鈍感)

    他害怕聽見無緣的未來,像是早知道的解答被驗算一樣。

    woodsgreen 於 2018/05/13 22:42 回覆

  • 冰炭
  • 所以,樹妖丈夫就這樣把妻子帶回家養(種)大了?

    咿~~~~~~

    『樹人.老婆的育成計畫ing』

    意外的戳中萌點了~~~

    感謝林綠大大的萌文!
  • 很高興讓親親開心喲!

    woodsgreen 於 2018/05/13 22: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