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之萍媽咪愛家十八道料理時間~♥

 

  首先呢,揉好一團甜糯米,蒸個三分鐘。

 

  再來,把白糰子叫作小七。

 

  接著把小七糰子放在供桌,合手拜一拜。

 

  今天的祭天儀式就完成囉!

 

 


  忙碌的我告一段落,看了眼身旁和白糰子相映成色的小七來補充能量。小七也用一種「妳到底在幹什麼」的眼神,關心著勞心勞力的母親我。

 

  「妳把廚房弄亂,今夕哥會生氣。」

 

  我用沾滿麵粉的食指,撩開眼前的髮絲。

 

  「小七,媽媽教你一件生活的常識:阿夕生氣的話,抱著他大腿哭著求饒就沒事了。」

 

  「大姊,妳知道『臉皮』兩字怎麼寫嗎?」

 

  「哼,媽媽會的辭彙可多著呢,像是三杯和紅燒,什麼時候適合進補,我可是清楚得很!」

 

  「妳投胎的時候,腦子一定有浸到水。」

 

  回到正題上,小七問我閒來無事,為什麼要祭天?明知道一家之主今夕大人最討厭的就是天上的神明。

 

  我明白阿夕不爽的心情,明明該是同等尊貴的存在,天上那一位被神明大大和萬千眾生恭敬拜著;而地下那一位只有一大群喊冤的亡魂,哭得祂經常性失眠,煩不勝煩。

 

  我聽了爺爺天帝和鬼王的故事,結合我三十九年的人生歷練,得出一個精闢的結論──要是兩位創世神明大大有媽媽就好了。

 

  「大姊,妳說什麼?」

 

  「如果有老母在,這洪荒千萬年來,絕對不會放任他們兄弟相愛相殺。不知道天帝聖上有沒有興趣認一位溫柔美麗成熟的女性作乾媽?」

 

  小七對我重重眨了一下眼。

 

  「大姊,天上界和幽冥界的矛盾,不是這麼簡單就能化解的事。」

 

  「我知道,只是有時會覺得天帝是個可憐人。」

 

  小七垂下臉:「祂病重卻仍是操持三界,我卻無能分擔祂的煩憂……」

 

  「嗯,我想祂一定是因為沒有媽媽,才會忍心把你丟在人間歷劫。換作我,絕對捨不得你吃一點苦頭。」

 

  我有時候會對命運感到氣憤,但想一想,蒼天和滿天神明又沒有母親,怎麼可能學會如何去憐惜孤苦的幼子?

 

  「大姊,我沒關係的。」

 

  我裝作沒聽見小七的話,把他拉來供桌前。

 

  「請眾神保佑我們家七仙吼,別沒事叫他幹一些辛苦的雜事。」

 

  小七也虔誠地合手祈求。

 

  「我不怕苦,維持天道是我的職責……只要不要離她太遠就好。」

 

 

 

--

 

  加班就是為了下班。

 

  沈秀惠兩腳發軟地走出公司大廳,正想著要冒著生命危險開車回家還是花錢叫計程車,卻聽見一聲低沉的呼喚。

 

  「惠姨。」

 

  沈秀惠循聲看去,以為是沒戴眼鏡看錯,後來才想起隱形眼鏡就貼在她眼睛上,那個倚在明藍色跑車上的年輕男子,真的是她讀高中的外甥。

 

  沈秀惠才想說今天等女朋友下班的車怎麼少了大半,沈自清穿著酒紅西裝這麼一站,應該沒有人想停在他兩旁和他比較。

 

  「自清,你怎麼來了?」

 

  「有空,過來接妳。」

 

  沈自清低身拉開副駕駛車門,沈秀惠竊喜坐上副座,在彈性良好的車座上用屁股蹦兩下。等沈自清回到駕駛座,發動車子,自動播放林洛平的曲目,沈秀惠才從這場夢幻泡泡回過神來。

 

  「你會開車呀?」

 

  「新法十六歲可以考照。」

 

  「這台車哪來的?真氣派。」

 

  「我比較喜歡騎車,但妳穿裙子不適合跨坐,半夜風又涼。所以今天才去看一台……借來的。」

 

  「呵呵,我們家自清好像偶像劇的總裁喔!」

 

  沈秀惠從小喜歡作夢,只是出社會得早,只能把那些不切實際的浪漫情懷全收到心底。

 

  沈自清握著方向盤,想想還是不要說的好,怕會嚇壞小阿姨。

 

  「惠姨,我『打工』賺了一點錢,妳有什麼想要的東西?」

 

  「你呀。」沈秀惠毫不猶豫地回答,沈自清側眸望向她,「自清,來這裡生活,你覺得幸福嗎?」

 

  換作別人來問,沈自清一定先送上白眼和譏諷,但這回是小阿姨發話,他不得不正視這個惱人的問題。

 

  「我本來想充實能力去解開一個謎團,結果越解越亂。在那團線解開前,實在沒辦法回答妳。」

 

  沈自清勇闖過名門林家好幾次,但沒有人肯跟他說個明白,唯一不會對他說謊的林艾書,偏偏是搞不清楚狀況的笨蛋!

 

  「你在找你親生父親嗎?」

 

  沈自清在紅燈前緊急煞車。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爸爸是誰。」

 

  「妳不用跟我道歉。」

 

  「但是如果你過得幸福的話,我會告訴你姊姊的消息。我們一直都有聯絡。」

 

  「不用了。」

 

  「為什麼?」

 

  「因為妳看起來快要哭了。」

 

  「我只是很嫉妒她……」

 

  沈秀惠凝視著路口的電子廣告看板,上頭那位風采奪目的女明星,只要她想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失手過。

 

  沈自清握住沈秀惠的手,讓她回頭看向他,眼角的淚光不至於落下。

 

  「姨,妳從來沒有拋下我,所以我也不會離開妳。」

 

  沈秀惠傾身過去,緊緊抱住沈自清。希望上天保佑這孩子得其所愛,再也不會失去。

 

 

 

 

--

為親親獻上媽媽節賀文(提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白九陰
  • 喔喔喔喔喔好暖喔喔喔喔!
    雖然不是親生的,卻比誰都還像母親啊啊……(
  • 羽玥
  • 小七!!!雖然沒有美麗的店長大人,但有之萍姐也不錯,可惜陸家沒出來一下...
    事實證明非親生孩子的待遇比親生孩子的更好呢...
    可憐的聖上,被[它]折磨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