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中和進了辦校刊的青年社,負責採訪和撰稿。

 

  社長唐棠小姐,肉實的雙手交疊在下頜,要交代楊同學一件專案,希望能幹掉市立女中青年社的電子新聞,破她們線上點閱數紀錄。

 

  「這是照全市模擬考排下的名單,你去採訪這些人讀書的秘訣,記得拍照。」

 

  楊中和為難看著名單,向唐棠坦誠他的想法。

 

  「這些人都是站在頂端的菁英,本身的程度、所處的環境多半和一般人不同,問他們讀書方法,實在沒有太大的參考性。」

 

  楊中和不想以後當記者,還得厚臉皮去問木著一張臉的學生,問他考到滿級分高不高興?要報考哪間大學的醫學系?……這到底關社會屁事?

 

  「我知道,但剛好我們這年級會讀書的都是俊男美女,圖勝於文。你先不用管實用性,報導隨你寫,照片認真拍就是了。」

 

  「……好。」

 

  「還有,你出馬的話,大家應該會說真話。」

 

  「什麼?」

 

  唐棠拍拍楊中和的肩:「加油,小和班長!」

 

 

 


  楊中和一介小老百姓,因為被抓去某神經病話劇社團當吉祥物一類的東西,才會和本該與他無緣的風雲人物有些關係。

 

  托這些關係的福,他才能約各校的才子佳人出來喝咖啡。

 

  楊中和用唐棠社長掏出的信用卡(社長,我們不是高中生嗎?這樣好嗎?真的好嗎?)訂了全市最有名的蛋糕店,從海中的狐狸王子一路邀到一等中的冰山王子。

 

  奇蹟似地,每個人都跟他說有空。

 

  楊中和看著第一位前來赴約的美少年,穿著貼身的V領上衣、運動短褲,很難和對方微勾的眼睛對視三秒以上,轉開視線又會看見桌下那雙白皙的長腿。

 

  「很熱吧?」胡理瞇著長睫,微笑開場。

 

  楊中和下意識唸了一串神明的名字,像是誤闖古墓的書生,深怕被美麗的妖精帶去另一個世界。

 

  「胡理同學,你的排名長據模擬考前三甲,請問你的讀書方法?」

 

  「用心去學習。」胡理捧起紅茶杯,以滿分的笑容回答。

 

  楊中和一時間不知該怎麼繼續。

 

  「楊同學,我很無趣的,我努力唸書就是為了考上醫學系,每年每年,都有千萬個和我一樣的考生。」

 

  「但很少人像你一回家就幫忙賣雞排,有人曾經凌晨三點拍到你在店門口刷鐵盤,你怎麼有時間讀書而且保持美貌……抱歉,是保持成績。」

 

  胡理眨眨眼,趕緊編造另一個合理的說法。看來楊記者同學功課做得很足,已經打探過他底細。

 

  「趁空讀,在學校、工作閒暇、六日白天總有時間……」

 

  「根據我的調查,你一二年級六日多在醫院擔任志工。美其名是服務志工,但實際是央著醫護人員讓你進手術室看開刀。」

 

  「你真厲害,連我朋友都不知道我在幹嘛。」

 

  楊中和小心覷著胡理的表情,有些人被探聽隱私會生氣,但有些人知道自己受到關注會揚起精神,像胡理同學這樣,很適合成為公眾人物。

 

  「我想你朋友都知道,因為我就是看他社群網站的發文才知道你的行程,他每天都會記錄下來。」

 

  胡理只有一個感想:「箕子那個變態。」

 

  「啊?」

 

  胡理以笑帶過。

 

  「所以,我想請教你如何在極少的時間內讀好書?」

 

  胡理嘆口長息,總不能說他其實是隻妖怪。

 

  「楊同學,我深知自己是因為投好胎才能讀好書,並不是我個人的努力。但這種話對社會大眾無益,不如向大家說,我很用心在學習。」

 

  「我知道了。」楊中和打開另一本牛皮筆記,「胡理同學,我還想請問一件事:當年華中街集體入獄的真相,為什麼小吃街的生意人會和政界申家有過節?」

 

  胡理凜凜望向楊中和,少了幾分優雅的笑容,魅力卻不減反增。

 

  「申四維是我外公。我在外公家被欺負了,鄰居伯伯阿姨想替我討回公道。但記者報導……不是這麼寫。」

 

  「後來半個月,風向就變了,所以申家才會縮回去,華中街的居民也才能提早釋放。」

 

  「為什麼?」

 

  「因為延世相插手了。」楊中和必須承認,他就想提一提這個名字。「他不想看申家坐大,就用華中街的案子反壓申家一頭。如果你當時願意出來作證,申家應該逃不過制裁。」

 

  胡理垂下眼,輕聲地說:「軟弱只會讓邪惡坐大。」

 

  「啊,抱歉,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只是想,如果真相能曝光,即便是像申家這種權貴,一定不敢再任意妄為。」

 

  「楊同學,你真是特別的人。」

 

  「沒、沒有啦。」

 

  「申禮──我大表哥,想要代我外公角逐下一屆總統提名。」

 

  「可是……聽說他是人渣。」

 

  「如果他有任何上位的風聲,請你為當年華中街的案子再寫一次報導,我會重金答謝。」

 

  「不用重金,只是你會被推上風頭。」

 

  「我已經不怕了。」

 

  「好,我答應你。」

 

  胡理握住楊中和雙手:「中和,謝謝你。」

 

  等楊中和回過神來,胡理同學已經結完帳,帶著全店客人的注意離開。

 

  

 


  楊中和甩甩頭,從背包出翻找阿嬤給他的護身符,安定心神。

 

  「我這裡有更靈驗的符咒,你要嗎?」

 

  「嚇,你什麼時候來的?」

 

  家商紀一筆同學頂了頂大圓眼鏡:「剛到。我有跟狐狸同學打上招呼,但每個人眼中都只有他。」

 

  「紀同學,感謝你撥空過來,想請教你讀書的秘訣?」

 

  紀一筆沒回答,只是拿著一支筆,在楊中和面前走神五秒鐘。

 

  「AACBC,你明天數學小考前五題的答案。」

 

  「什麼?」

 

  紀一筆垂著眼皮,用他慣有的高亢語調回答:「雖然問讀書,但大家在乎的只有成績。我考試的訣竅就是『算出』答案。」

 

  子不語怪力亂神,楊中和實在不知道該怎麼下筆。

 

  「呃……那你是否有遇過學習上的瓶頸?」

 

  「有,公會考試,被我爸抓到,打到昏過去。」

 

  「請問什麼是公會考試?」楊中和更想問你被家暴有打113嗎?

 

  紀一筆雙眼亮起,似乎很高興楊中和問這個問題。

 

  「公會考試就是外面修行的道生進入公會的考試,分作筆試和面試,這是我從小的目標!我要脫離義務教育,進入公會,自建道觀,養很多狗狗!」

 

  「後來呢?」

 

  「缺考沒上,不過我師父託人去講,拿到一張臨時聽課證。家商有三成學生需要半工半讀,校長酌情考量,假很好請,報實習課程就好。我下午就請假去各大門派上課。」

 

  「上什麼課?有趣嗎?」

 

  紀一筆點點頭。

 

  「怎麼了?」不知道怎麼停頓說話的人突然安靜下來,楊中和覺得有點奇怪。

 

  「我的筆記本被藏起來,丟在垃圾筒。」紀一筆推了推眼鏡,這件事他從來沒跟任何人說過,包括小魚大哥,「我滿心期待,以為來到屬於我的圈子,進去了才知道,原來小圈圈裡還有小圈圈。他們對於我這種半路插花的『外人』,很不喜歡。」

 

  「這真是……」

 

  紀一筆拿下眼鏡抹了抹。他國中一個人在教室的時候,常常擦眼鏡,看起來有事做,才不會很可憐。

 

  「我才知道,霍格華茲是不存在的。」

 

 

 

 

--

應景文,獻給歷劫歸來的親親,要活下去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羊羊
  • 沙發~~
    小和班長就是個有種讓人說真話的能力,因為他是真的關心他人,關心這個社會,但有時又傻傻地讓人很喜歡啊~
  • 親親說的是,他真心想了解對方,對方感受到誠意,自然也會以誠相待。

    woodsgreen 於 2018/05/26 22:48 回覆

  • 訪客
  • 小和班長跟紀一筆同框出現!! 這裡是天堂嗎?

    這兩個是我非常喜歡的角色,居然還能一起喝茶聊天,我我....太幸福了~~ (絕對不是因為是眼鏡角色而偷偷加分!!)

    溫柔體貼的小和跟堅定向前的一筆都很好,想偷偷問一下林綠大大,以後會不會有一筆當主角的故事?
    敝人實在是很喜歡這個可愛的孩子,從城隍開始偷偷喜歡,雖然小漁也對他很好,但是小漁是謹守著大哥對弟弟的感情,目前還沒有出現過一筆的朋友(男朋友也可),那種特別重要的人,就像是于新之於小漁、胡理之於雞子,獨一無二的感情。

    好希望一筆也有個懂他且愛護他的人~
    在此也很謝謝林綠大大寫出那麼多感人又可愛的故事!!
  • 紀一筆同學特別的人一直都在他身邊啊,在他被欺負的時候收留他、陪他商量青少年的煩惱、不厭其煩地教他成為一個好人,最後由他送他最後一程。後來變成騎著三輪車,當他迷你大哥的小魚大爺這樣。

    當主角的人物多半不幸,親親請為紀小筆同學慶幸。

    也謝謝親親的愛喔!

    woodsgreen 於 2018/05/26 22:53 回覆

  • 訪客
  • 想當初我也是從11歲痴痴等那封信等到12歲 , 還很難過的抱著我媽大哭....現在長大了,不管是不是要指考,看到林綠大大更新就忍不住過來爬文,謝謝大大的鼓勵(*^o^*)
    p.s 我也好想要能算出答案的能力
  • 我在學的時候,也一直很想去魔法世界讀書(認真),現在如果有機會,還是很想去喔!

    親親考試加油喔!

    woodsgreen 於 2018/05/26 22: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