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門很高興,自從陸家大哥回來,陸祈安的精神好上許多。

 

  雖然出院的日期延後,也被吩咐一有不對勁就得立刻回院診療,還被司南醫生拄著拐杖警告最好小心看管姓陸的東西,但喪門仍是滿心歡喜,因為陸青枝拍胸脯保證,只要避免太過勞累的事務,陸祈安可以回去上學了。

 

  陸祈安屈膝坐在病床上,披著一件星點薄被,看喪門忙進忙出。喪門這些日子幾乎住在醫院,出院等同和搬家一樣。

 

  「祈安,我先去辦復學,在附近找房子,等你出院,我們就一起生活。」

 

  通常這年紀的年輕人,差不多都搬出宿舍和女朋友同居。喪門卻放棄到手的碩班申請,也幾乎放棄感情穩定的女朋友。

 

  「喪門。」

 

  「祈安,怎麼了?」喪門仔細折疊陸祈安的衣物,真希望可以快點連人一起打包帶走。

 

  「平時閒著沒事,你會去看路邊的石子麼?」

 

  喪門想了一會:「我會,感覺像是同類,一般的鵝卵石我可以記到2cm大小左右。可能比起人,我對地質岩石可以在比較沒有人際壓力的狀態下注目觀察。」

 

  陸祈安頓了下,不巧舉錯例子了。忘了在越是平凡的點上,星星大帥哥越是異於常人。

 

  「像我這麼無趣的人,你一定覺得我很無聊吧?」

 

  「沒有的事,光是看著你,我就心滿意足。」陸祈安必須趕快結束這話題,弄得不好,怕會牽動喪門敏感的神經。枉費這陣子以來,喪門會笑了。

 

  「有時候我會想,是不是我下意識不希望你康復,想要強留你在身邊,你才會遭受病痛的折磨?」

 

  「喪門。」

 

  「不是嗎?如果你十八歲那年沒有突然病倒,你不是要到遠方自由生活?」

 

  「如果我沒有病倒,你不是要去美國麼?」

 

  喪門把教授塞給他的交換生申請書奮力塞到行李底層,對於陸祈安兩年後才來計較他這件事,感到一絲生氣。

 

  「因為美國是科技先進的大國,我想去參訪他們的學術環境,看看有什麼可以學習的地方,把新的觀念帶回來台灣。哪像你把家裡所有的事情都交辦好,連還恩的墓地都選好了,一副走了就沒打算回來的樣子!」

 

  「你當時,看起來很高興。」

 

  「我能不高興嗎?高中三年問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讀大學,你都說不要,總是在忙另一個世界的事,不讓我參與,也不讓我知道。我那時候真的很生氣,跟我爸媽放話我不要再做棺材,我要回到正常人的生活。」

 

  喪門停下動作,按住動不動就情緒過敏的眼眶。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變成這樣……我從小就喜歡聽你說道士的傳奇,喜歡你千變萬幻的模樣,但我卻變了。你那時候根本沒時間理會我,所以我很容易瞞過你;所以你應該不知道,我其實曾經很討厭你是道士這個事實。」

 

  陸祈安本來想問喪門:「如果我不能再當帥氣的大道士,你會不會失望?」沒想到不小心扯動喪門埋在心底的舊怨。

 

  「因為你說你要走了,所以我也只能假裝我很期待要暑期遊學,不然我又能怎麼辦?你根本不懂我的心情,你這個大混蛋!」

 

  不想讓他知道,又怨他不知道,陸祈安只能陪著笑臉。

 

  「喪門,有時候太過理解,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你感到困擾了對吧?」

 

  陸祈安只是笑,沒有回應。總不能說他高三常常無法入睡,夜半就坐在家門口,等著喪門一早來「叫醒」他。

 

  如果他們倆是平凡人就算了,一位是承載三界命途的帝君,一個生來就是要毀滅世界的魔頭,再親近下去,可是會一起完蛋的。

 

  可理智終究不敵感情債,他們還是分分合合、兜兜繞繞在一起兩年多。

 

  「喪門,你這麼想好了,就算你不在,我還是會一身爛病死在路邊。」

 

  喪門用力瞪去一眼,陸祈安坦然一笑。他說的是累積好幾輩子的經驗法則,並不是白爛的謊言。

 

  喪門放下被他整理得像是豆腐堆整齊的行囊,過去坐上床側,做好準備,要向陸祈安說正經事。

 

  「祈安,這些日子,我對你妻子的事想了很多。」

 

  「吃味了?」

 

  「我才沒有。」喪門下定決心,這次絕對不可以再被陸祈安轉開話題。「她對你的感情無庸置疑,但我還是無法認可為了你好而分離的價值觀,她不應該讓你獨自找了千年。」

 

  「其實我大半時間還是在找星石……」

 

  「你不要插話,讓我說完!」

 

  「唉唉。」

 

  「冥婚的案子我們也辦過不少,很多新人卡在陰間的程序,曠日廢時,而且法律也有許多灰色地帶,像是能不能領養孩子,讓鬼差大哥大姊很為難。」

 

  從小妻子談到陰律的漏洞,以喪門表達習慣,他八成要開啟一個相當重大的議題。

 

  陸祈安把「天眼」還回去後,視力掉到相當悲慘的地步,和喪門溝通多半不是靠五感,以致於他後知後覺喪門整個人都在發抖。

 

  「陸祈安。」

 

  「哎?」

 

  「我們結婚吧?」

 

  陸祈安雖然看不見,但他知道喪門一定在掉淚。

 

  「我沒別的意思,只是想你錯失她那麼久的時間,如果能做些什麼彌補你的遺憾,我都想要試試看,代她和你一起完成。」

 

  陸祈安不得不打斷喪門,告知他現實層面的難處。

 

  「你也知道,二哥會打死我們的。」

 

  「如果能讓判官哥消氣,就讓他打吧!」

 

  「喪門,你先冷靜下來。」

 

  喪門哀求道:「那你就快點拒絕我啊……」

 

  陸祈安稍微反省一二,不該因為寂寞,從小抓著他的小星子不放;不該說起他妻子;不該貪求真心。

 

  「是我不好,你不要哭了。」

 

  喪門忍不住淚,怎麼也停不下來。

 

  「想到她那麼地愛你,還是沒能守著你……只要想到總有一天,我也會像她一樣和你分開,我就好害怕……」

 

  陸祈安往身旁摸了摸,摸到喪門,輕輕拉過他雙手,牢實牽在手上。

 

  「早知道你傻,不知道傻成這樣。」

 

  「祈安……」

 

  「小道士喜歡小星星。」

 

  陸祈安以指代印,在喪門的掌心輕點兩下,權作畫押。

 

  「陸祈安喜歡喪門。」

 

  

 


  銅鈴清響,他來到古物小鋪,美人正在歇息。

 

  每回他造訪古董店,總把他傲視鬼神那面不可一世的模樣洗淨鉛華,不為什麼,只想留個好印象。

 

  「連姑娘。」陸祈安輕喚一聲,古董店的美人店長仍是趴在櫃台呼呼大睡,聞風不動。

 

  於是他又叫了一次:「顏姑娘。」

 

  以他柔軟的口音,「連」、「顏」聽來像是同一個字,老天爺也難以分辨。

 

  美人身後的古老字畫,慢慢浮現出女子的身影,不像傳統女子衣裳飄柔,而是穿著樸素的黑白套裝;也不像美人蓄長髮,而是剪著一頭齊肩的短髮,給人都會女子幹練的印象。

 

  「陸公子,歡迎光臨。」

 

  女子微鞠上身,行禮如儀。她的輪廓很「乾淨」,比起鬼物,更像是庇佑小店的仙靈。

 

  女子代店長致意:「少爺他剛服下藥,連床都爬不過去,發懶在案桌睡了,實在不好意思。」

 

  陸祈安笑容可掬:「不,陸某今日特地來尋姑娘,不知是否方便一敘?」

 

  「找我?」

 

  「是,找妳。」陸祈安堆起十二萬分誠懇的笑容,「想請妳看個東西。」

 

  「請稍等。」雯雯小姐再次鞠躬,禮數周到,卻也區隔出生人和家人的界線。

 

  她動動手指,將掛在花梨木椅的薄毯蓋上古董店店長身上。這對一枚無法碰觸實物的鬼魂頗不容易,但她仍是抑好毯角,確保風透不過店長單薄的身子,才結束工作。

 

  「陸公子,抱歉,讓你久等了。」

 

  「一點也不。」陸祈安和善看著她,「妳請坐下。」

 

  「我不用了。」雯雯小姐生前習慣站著,隨時提供周到的服務。

 

  陸祈安特地搬來圓凳,半跪下來用袖口擦過椅面。

 

  「請。」

 

  雯雯小姐看著堆滿殷勤笑容的年輕道士,如果她不坐,他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起身,才安坐下來。

 

  陸祈安滿意地笑了,這才從牛仔褲拿出手機。

 

  「我女神友人給我的,照相很好看。」
 


  福德說要買手機給陸大道士,回頭就親自送來最新款,還把陸祈安這個3C無能患者教到獨力使用才功成身退、回家睡覺,某方面來說,的確很適合走幼教那條路。

 

  陸祈安試了一會,才從相簿找到照片,是他偷拍的喪門睡臉。

 

  雯雯小姐傾身過去,仔細品評陸祈安特地帶上門請她鑑定的寶物。

 

  任憑閱歷過無數美男子的她,也不由得讚嘆:「真帥。」

 

  「他是喪門,全宇宙最美的一顆星。」

 

  說到星子,雯雯小姐著實被觸動到靈魂深處。她家少爺小時候被大夫人關在倉房,害怕黑夜,她卻一直存有仰望星空的記憶。

 

  陸祈安低頭向雯雯小姐,致上最深的歉意。

 

  「前生的我失去……家人之後,是他伴在我身側,請妳見諒。」

 

  「為什麼需要我來諒解?」

 

  因為髮妻,結髮夫妻,同甘共苦一路走來,懷抱一生一世的誓言結為連理,即使貴為九天之上的星君,也越不過她的地位。

 

  「為什麼需要被原諒?」雯雯小姐再問一次,露出不解又心疼的神情,「有人陪著你,不讓你寂寞,不是很好嗎?」

 

  陸祈安仍舊沒有抬起頭,雯雯小姐只得伸出半透明的手,輕撫他的額髮。

 

  「我死後被抓去陰間,遇見橋上那位煮藥的夫人,她告訴我,有個人為了我私闖冥殿更動輪迴,不惜和他至親的兄長翻臉……但到頭來,我還是死得連屍骨也不剩。」

 

  「那是老太婆失智亂說話,妳別放在心上。」

 

  「之於那一位拚命想救下我性命的人,我什麼也不知道。活著不愛惜自己,把心裡的感情全給了另一個人。如果說要抱歉,該對不起的人應該是我吧?」

 

  陸祈安沉默良久,才嘆息道:「我以為,時間能治好傻病。」

 

  「別擔心,這世上一定有人比我還傻。」雯雯小姐溫柔望著終於又能輕鬆說話的陸公子。

 

  「妳倒會為自己解套。」

 

  「我向來能把日子過好,每天每天。」雯雯小姐自豪地笑了,沒有一絲需要他人來負責的痛苦。「我現在很幸福,不用再顧慮家族和這個國家的安危,可以用我靈魂的所有守著心愛的人。」

 

  陸祈安平視著她看似淡然實則執迷不悟的雙眼,輾轉輪迴、挫骨揚灰也不曾變過。

 

  「唉,姑娘這樣子,任憑我這天地無敵大道士,也渡化不了。」

 

  雯雯小姐忍不住笑。每回陸公子來訪,她總是笑個不停,很喜歡他。

 

  「道長怎麼渡得了奴婢?你不也和我一樣?」

 

 

 

 

 

<連理枝.完>

--

太好了,順利收尾!(合手)

希望看完這篇文,讀者親親對眼見故事脈絡能夠理清一些,搭配古董店卷七會更明白喲!

先前也預告很久6、7月要去出差,可能會比預估的時程還長,到八月底。要是有空,我會來更新一點小品文;如果一直沒消沒息,也請親親見諒,我在努力養活自己啦!

最後,一定要來感謝親親一直以來的厚愛~(提裙)

要開開心心喔V.

 

林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冉
  • 看到記路邊小石子的地方整個笑出來XD
    星星怎麼能那麼可愛?

    看到最後覺得好暖心QQ
    從今以後大家都能好好的就好了TAT
    找時間再把眼見跟古董店翻一遍感受大家的可愛嗚嗚~

    出差加油!祝工作順順利利~
    能看到林綠姐接更文就很開心噠ˊ 艸ˋ
  • 他就是認真得很可愛嘛。

    親親在我眼中也很可愛^^

    感謝親親的祝福~也謝謝一直以來對我故事的支持喲!

    woodsgreen 於 2018/06/09 22:16 回覆

  • 凪紗(紗希)
  • 林綠大大加油
    努力工作養活自己之虞也要養好身體呦!
  • 訪客
  • 覺得很難過,不知道為什麼這部寫著寫著就變bl了,喜歡原本兩人是好朋友的感覺,但這種情感到了後來漸漸變調了......能不能不要為了滿足腐向的讀者變更原本的情感設定(ಥ_ಥ)
  • 這篇標籤是#基友,就是會把只看BG和BL讀者氣壞的文,咬我啊!

    在此告知廣大的讀者親親,請認明林綠大大,小心別踏入賊窟喔!

    woodsgreen 於 2018/08/19 22:05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想當初我同學問我看不看耽美,我手上拿著眼見為憑笑笑的說我沒看過,低頭翻了書本之後猛然發覺我失言了(發問的同學一臉賊笑的看著我),也從此進了坑無法自拔(掩面)
  • 親親可以說:我看基友喔>///<

    歡迎來到烏托邦的美好世界~

    woodsgreen 於 2018/09/09 22: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