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智慧型犯罪激增,一鬼之下、萬鬼之上的陸判大人,凝思解決隱患的法子。

 

  攤開卷宗,血腥味撲鼻而來,紙卷繪出的水道擠滿破碎的屍肉,分不清是水是血,直要染紅九泉流歸的亡冥。

 

  而畫中的白衣男子,半身浸在紅河下,垂目欲睡,像是地獄所生的白蓮,血腥而唯美。

 

  背負千百條人命,卻因為法外租界問題還有一些複雜的人情債,陰間遲遲無法將其拿下。

 

  白衣男子在畫中微啞開口,看著又不像看著,目光迷濛。

 

  「請轉告陸哥,我向來謹守分際。」

 

  ──福興現任城隍,黃于新。

 

 

 

  陸判心想該怎麼把這個腦子壞了卻熟記陰律而屢屢脫罪的黃家小兒釘上牆壁的時候,一陣風吹來,像是不甘寂寞,另一份罪人的報告滾到他手邊,自動呈上犯罪自白。

 

  千年奪星、設計白仙陷殺鬼君、蠱惑黑旗謀逆天帝,各種淘天大罪集滿一身,三界欲擒之而後快,至今卻仍然逍遙法外。

 

  畫中的青袍道士彎著雙眼,笑容爛漫,像是不知事的稚子,千年來卻未有片刻停止算計,鬼神無敵的陰謀家。

 

  「二哥,祈安想你了,快來抓我呀!」

 

  ──陸家天才道士,陸祈安。

 

 


  陸判用力揉爛第二份卷宗,恨不得把人永遠囚禁在地獄,卻動不了手。

 

  反觀陰曹內部新來的人員,陳小蟬副官晃著雙馬尾,開開心心往沉著一張死人臉的陸判撲來。

 

  「前輩、前輩,我肚子餓了,今天吃什麼?」

 

  陸判無言看著憨憨笑向他討食的小蟬,兩相比較,陰曹的笨蛋官差對上人間的高智慧罪犯,只有被吃乾抹淨的分。

 

  孟姜向陸判大笑點評:「阿判,外頭的強敵和裡面的笨蛋可都是你招來的,怨不得誰。」

 

 

--

小可愛,好久不見~

忙完一波,來開市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弗諼
  • 林綠大大好久不見!(雙手激動亂揮

    小蟬妹妹好可愛喔,可以餵食嗎?
  • 凪紗(紗希)
  • 林綠大大好久不見!!!(提裙
    小讀者好想妳~~
  • 冉
  • 好久不見!!!呀RRRR~~~~
    吃糧辣!發糧辣喔喔喔喔(暴動

    小新這個屬性真的很萌w
    腦子壞了卻很聰明呢!完全不矛盾!
    撒嬌的小安安好Q!包子最可愛ㄌ(*ノ▽ノ)
    陸哥你是拿這兩個小魔頭沒有辦法的哼哼哼(被巴頭

    那個什麼的,工作煩心的事太多了之類的(ry
    太失控了哈哈哈哈~
  • 汱
  • 實在不知道在哪篇留言才好,乾脆就挑最新的一篇來流言了QQ

    因為看完陰陽路、眼見為憑和狐說後實在有不少疑惑,不曉得跟我沒看其他關聯作有沒有關係#
    其實很搞不懂祈安和今夕的……嗯,想法?看起來亦正亦邪的,開始還很珍惜很疼愛重視之人的樣子,為什麼之後卻狠得下心做出嚴重傷害到對方的事情呢?是立場關係不得已而為之?還是本意如此?又或者傷害其實是為了保護?
    每次總會在覺得祈安對星星大帥哥很好感情很深的時候,發現他又狠狠傷害了他,結果下一秒又看到他為了喪門同學做傻事OAO
    像是眼見為憑,就不太明白既然祈安可以堅持千年就為了拼回一個完整的喪門,為什麼卻會親手用劍殺死他?(不知道有沒有記錯,貌似是喪門被刺)好像對他殘忍,卻又為了他傷害自己,又或者說他好像很看重哥哥們,可風仙和陸判卻又都被他害慘過?
    不忍說其實我也看不太懂喪門到底是何時恢復記憶的,他應該是後來才知道自己其實是喪門星君的?感覺好像突然從以為自己是人到想起來自己是星君一樣@_@

    不過看起來真的覺得祈安這個人好難懂,好像對每個人都有感情一樣,偏偏就看不出來他傾心的到底是誰,好像很多女子都愛過他,他也好像愛過她們?雯雯、胡璃甚至連太歲都動過?!看似薄情卻又深情,以為他深情的時候卻又看到他無情的一面,有時候都覺得是不是人格分裂了(#

    雖然我並不是林綠老師的每本書都有買,但我是從眼見為憑的時候就喜歡上陸家人和喪門,其實我記得我一開始是看封底文案好像滿有趣,封面也不錯看才買頭一集來看看,沒想到一看就無法自拔覺得祈安跟喪門這對情侶不能白頭偕老的話簡直是天理不容(?)然後就一路看下去,貌似是從第五還是第六集才開始追,一直追到眼見完結後才回頭看陰陽路,再到最近的狐說,不得不說陸同學的出鏡率太高了啦!!!怎麼每本書都有他?!偏偏讀者又看得很爽(#

    最後是作為讀者的一點小建議,這幾本書看下來,其實偶爾會覺得老師寫的太……突然?或者應該說是沒有解釋一些困惑,導致讀者看下來會有點霧煞煞,眼見跟陰陽路因為是幾年前看的已經不大記得確切內容,但剛看完狐說就有感覺,比如胡理美男被申家那些渣渣們剝皮虐死,為什麼突然又活了過來?是因為身為半妖,死的只是人身,重生之後就是以狐身生存?還是箕子救了他?
    毛毛和阿麗那樣對他,他看似心冷,剛開始也無視阿麗一樣,不過後來卻又能炸炸雞給他們吃,好像他們從來沒發生過那些糟心事一樣?
    整體而言應該是說沒怎麼看見老師對於人物內心或者當下心情、想法的描寫,常常搞不清楚他們到底在想什麼,進而就對他們的行為產生困惑:他為什麼會這樣做?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除此之外還是滿喜歡林綠老師的作品,撇開基情不說,常常看到一些看似正經的句子實則是吐嘈或諷刺時就會忍不住噗哧一笑(?)這樣暗藏的幽默反而讓人忍不住回味,此外角色們也是很鮮活的,都有自己的形象,也讓我這麼喜歡祈安星星和陸判等等等等啊~~~
    不得不說,撇開我最愛的星星道士CP以外,我對於鬼界CP很有興趣(正色)像是鬼王同學和陸判,或是閻王和陸判,都是我一腦補就會出現糟糟畫面的配對A_A比如打情罵俏或三劈——我是說三隻鬼培養感情。
    講到這個才想起來,這三隻鬼好像也是一樣啊,看似很看重陸判結果又狠狠傷他羞辱他,到底是由愛生恨還是純粹想找個帥哥來虐?!

    總之,感謝林綠老師的書寶寶陪我度過無聊的時間,看完狐說後準備再來重看眼見為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