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判輕哼小曲,把孩子哄睡,重新把她收攏進衣袍。

 

  「走了。」他對孩子輕聲說道。

 

  陸判看也不看緊閉的牢門,低身潛入水中。

 

  水牢專門用來處罰犯錯的官員,從陸判任官以來,印象中只關過他一隻鬼。別的鬼官犯事,閻王都直接殺了。

 

  這讓陸判有機會偷工,把水牢釜底抽薪,改掉原本的設計。以往他被關,都是從水口出去回閻羅殿辦公。陰差們看他在辦公廳燒腦處理案子,也不會去問「大人您不是該在牢裡蹲」嗎?

 

  但這次他不去官府,順著水牢底下的水口來到河道,打算要前往另一個世界,那裡比起冥世,更適合讓孩子長大成人。

 

  冥世水路錯綜複雜,水下多妖魔,非不得已,不會有人走水道。也因為危險性,之於逃亡的人,就是最安全的選擇。

 

  他一直等,等到今夜大潮,陰間的水也將漫向人世的河海,是他唯一的機會。

 

  陸判自詡水性不錯,生前口鼻被官差灌滿水,所有人都以為他差不多了,他卻還能撐著半口氣,自白他的冤情。可是溯回人間的水道相當漫長,他氣力所剩無幾,加以他身上的傷長時間浸泡在水中,已經爛出黑瘡,游得像是溺死鬼,在湍急的河面載浮載沉。

 

  半途,他四肢突然失去知覺,正要去搥僵直的雙腿,眼前倏地一黑,連日無眠無休的他好比被斷電的機具,昏厥過去。

 

  沒多久,他被捲起的潮水打醒,感覺懷裡空蕩蕩的,伸手探去,孩子不見了。

 

  「囡囡!」陸判眼下只有越發洶湧的波浪,沒有孩子的蹤影。他不顧抽搐的手腳,埋頭潛下水中。

 

  當陸判發現孩子,潛伏在河底的血口正咬住她稚嫰的腦門。

 

  「住口!」

 

  陸判在水中大吼,血口頓住,他蹬腿俯衝而下,將隨身的刀筆插入血口。

 

  血口噴出黑墨,連帶吐出到口的嬰兒肉。

 

  陸判連忙把孩子撈回手上,反身要回到水面,卻被血口的長舌捲住雙腿。

 

  「陸、判、官──」血口像是見到殺父仇人,隨噴出的氣泡喊著陸判的名號,「看、你──對幽冥做了什麼──」

 

  「不勞你多嘴,快放手!」陸判心急按著孩子頭上的傷,恐怕見骨了。

 

  自洪荒以來寄生在河道的血口,像是人間的耆老,幽幽評判陸判千年的功業。

 

  「你、只是、那道士、植生在冥間的亂源,你、一切所做所為,只會、帶來混亂和毀滅。所以、你要救的人,一個、也不能留,讓我、吃了吧!」

 

  「聽你在放屁!」

 

  陸判不管血口說什麼,只想著快點帶孩子上岸。他雙腿腳踝被扯出一層皮,才從血口的大舌脫逃而出。

 

  陸判重回水面,找了一塊尖石靠著,嘔出滿肚子黑水。

 

  他抹了抹臉,把孩子捧起,心疼地看著女嬰討喜的小臉,被血口的尖牙撕開半邊。

 

  陸判不會醫傷,只能挖開自己的傷口,割出一點乾淨的血肉,用指頭餵到孩子嘴裡,用自己的魂肉去補孩子的傷。

 

  「對不起……」都怪他太弱小,才會讓她受這麼多苦。

 

  女嬰卻咯咯笑了起來,好似剛才驚險的生死關頭,只是有趣的大冒險。

 

  孩子的笑聲,著實讓陸判振作精神。

 

  「妳這小妮子,膽子忒大。」

 

  陸判想起他會從萬千個囡魂之中抱起她,就因為所有的嬰靈在哭,只有她睜大眼在看。就算他把她捧到鬼王陛下面前,她也像有意識一般,知道眼前的大王生病不舒服,一聲不吭,安靜地把小眼珠瞪大。

 

  「請妳諒解,陛下不是不要妳,祂只是太累了。」

 

  女嬰不明白陸判滄桑的話語,只知道他是一個無比溫柔的軟窩,蹭了蹭他的指尖。

 

  陸判聽見隆隆水聲,大潮來了。

 

  「叮叮,下一站,人間界。」陸判擠出一個哄騙孩子的笑容,要將她帶上九死一生的潮流。

 

  「叮……」女嬰牙牙學語。

 

  她長大成人之後,想來面對各種災禍也不知害怕為何物的膽子,都是某位鬼大人在她靈魂深處養出的安全感。

 

  他為了讓她活下去,不惜賭上自己的全部。

 

  水來了,將他和她一起捲入洪流。

 

 

 

 

 

 

 

  李家庄是山間的一個小農村,民風淳樸,買早餐都用記帳,到月底地主大人會幫忙結清,窮人的世外桃源。

 

  不過住山上總有幾個不大不小的缺點,像是靈異現象多了一點,但自從一戶姓林的人家搬過來,鬼物和妖精就消聲匿跡許多。

 

  村民口中深入簡出的「林家人」,圍在主臥室的床邊,守著床上的婦人。

 

  「唉,這情景總覺得似曾相識。」

 

  「想當年師父快死了,大伙也是塞在他房裡,怕師父醒了找不到笨徒弟。」

 

  「呸呸呸!沒見到小七,師父……媽才捨不得死!」

 

  「小聲一點,爸在隔壁房休息,他已經三天沒睡了。」

 

  一直趴在床邊的小男孩,也就是這個家的么子,突然悲從中來。

 

  「這全都是軟糰子的錯,我要吃了他!」

 

  「老六又發神經啦!」

 

  「臭白點,在天上過好日子,就這麼把當年最疼他、對他最好的六師哥給忘了!」

 

  「采禕啊,你怎麼有臉?明明成天只會欺負小師弟。」

 

  小男孩咧出一口白牙:「你們還不懂嗎?是他希望我玩弄他,我才捏他的臉!都是他招惹我的!」

 

  「天啊,我們竟然敢把小七給你帶,沒出人命真是萬幸。」

 

  雖然理智知道要安靜,但說起當年柔軟、愛撒嬌的孩子,大伙還是你一言我一語,鬧烘烘一片。

 

  床上的婦人被吵得直皺眉,生太多蠢娃就是這個結果。

 

  銅鈴聲響起,所有人同時靜下。

 

  「有人破了我埋下的法陣。」

 

  「老五……不對,大哥,你可別又搞烏龍,把老鼠當成山精。」

 

  「這次應該沒錯,有『貴客』來了。」

 

  他們平時有一張抓鬼捉妖輪值表,星期一到星期六,假日休息,發懶就隨便推給其他兄弟姊妹,常為了誰要出去吵成一團,直到母親大人出面訓子。

 

  但這次他們有個預感,不是一般小妖小怪,不約而同抓起隨身的傢伙,一馬當先衝了出去。

 

  都怪當年的記憶實在太慘烈,沒有人想被排在後頭,泣血為前人收屍。

 

  林家最美麗的媳婦,手提長劍,率先衝向鈴聲所在的竹籬。後頭的大伯丈夫小姑接連趕到,沒想到小朱美人會連拖鞋也沒穿,光腳搶在他們身前去拚命。

 

  「貴客」被結界擋下,進不去生人居住的院落。

 

  仔細看去,雖然這鬼來頭不小,卻和他們關係匪淺。

 

  「哎喲,判官葛格,什麼風把你吹來人間?」

 

  「我想請求白派援助。」

 

  陸判用顫抖的雙手捧出孩子,穿過帶刺的籬笆,奮力想把孩子帶向有光的所在。

 

  「沒有什麼求不求的,我們欠你一份恩情,你開口,自然要義氣相挺。只是我們還有其它的考量,像是小師弟、小師弟還有小師弟,不能保證護她一生。」

 

  他們正傷腦筋,這時,本該在床榻休息的婦人,攬著厚披肩過來,咳嗽不止,大伙團團過去噓寒問暖。

 

  婦人開口問道:「怎麼有小孩子的哭聲?」

 

  白派眾弟子不知該不該說,陸判代為應答:「她沒有哭,很乖,求道長心慈。」

 

  「判官大人,不好意思,師父……我們母親她這輩子不是修道者,你說話她聽不見。」

 

  然而,婦人的雙眼卻緊盯著陸判手中的女嬰。可能她一直在等著某個孩子,對於小孩特別敏感。

 

  「母親,鬼官托來一隻嬰靈,該不該收?」

 

  婦人走來,毫不猶豫從陸判手中接過孩子。

 

  「那就養吧,別讓孩子哭了。」

 

  「嗚啊啊,不愧是阿雪媽媽!撿小孩不遺餘力!」眾人撲抱上去。

 

  「滾,又發什麼瘋!」

 

  白派眾人將母親大人和沉睡的小鬼娃娃送回屋中,陸判一直到再也望不見孩子的身影,才脫力摔下。

 

  白派眾人七嘴八舌走出來,正討論由誰來生娃娃,發現陸判倒了,急忙跳過籬笆去扶他,這才發現陸判藏在夜色裡的慘狀。

 

  「判官大人啊,你怎麼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

 

  陸判推開他們的扶持,只是啞著嗓子再囑咐一句。

 

  「請道長勞心照顧……」

 

  「你放心啦,白派什麼不行,最會養孩子了,你看我們都養出一尊大神……」

 

  「壞白點!」

 

  「老六,你惦惦。」大伙不得已先摸摸六師弟的頭再繼續,「判官大人,不是說你奉公執法不好,只是你也該為自己想一點退路。」

 

  「我私收囡魂,陛下判我極刑。」

 

  白派眾人一時間安靜下來,這才明白,陸判是押著他那條薄魂,不辭千里來到人間托孤。

 

  「如果那孩子知道了……」

 

  「她不會知道的,我不久就要滅魂。」

 

  「如果,我們是說如果,判官大人你沒『死』成,就算那孩子一無所知,你也絕不可能把她拋在腦後,到時真相被揭穿,你又該如何?」

 

  「在那天到來之前,我會將自己淹沒於黃泉。你們瞞不住的時候,只要看看水下,就會提醒你們多說無益。」

 

  白派眾人明白陸判的意思,他是打定主意要犧牲到底。

 

  只是天理循環,不知事的嬰孩總會長大成人,一個人的生用另一個人的死為代價,真能安然度過一生?

 

 

 

  自我見到我家恩公,已經好幾個日子過去。

 

  我家恩公走酷帥路線,終年一套黑西裝,拖著有型的鐵鍊,人見了嚇破膽,鬼見了喊一聲「判官大人」,加上我最喜歡的眼鏡,完全是我的菜,配著可以吃好幾碗飯。

 

  只是恩公他不太理我,見了我總說「我跟妳沒關係」、「離我遠點」、「滾」,好像很討厭我的樣子,但我知道,他只是悶騷,鬼都這樣。

 

  好在他在那個世界相當有名,隨便打探一下就能挖出他的豐功偉業。他是個很認真的鬼,卻總是過得很不幸。

 

  我為了見他,試了許多偏方,最後選擇我有心理陰影的老法子──半夜十二點見新郎。我相信以我近來歷經種種衰事的運勢,一定能見鬼。

 

  我注下半臉盆的清水,把水面倒映的身影當作我的幻想好友,侃侃談起心來。

 

  「判官大人,我要向你報告,林小萍要結婚了。」

 

  水盆波紋不興,我再接再厲。

 

  「我親人都不在了,你可不可以來參加我的婚禮?我會去訂作紙紮人,把大位留給你。」

 

  還是沒人理我。

 

  我把臉浸入水盆,希望能找到當年把我從陰世送來人間的恩公,咕嚕咕嚕,一眼就好。

 

  我家人從小把我寵上天,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導致我一旦真想去做,機會渺茫也無法死心。

 

  咕嚕咕嚕,這次沒有手抓著我的脖頸,我還是按著自己腦勺,眼淚因為缺氧痛苦狂流,卻不肯起身呼吸。

 

  「妳瘋啦!」

 

  他從水中現身,攬著我雙臂往上托去。

 

  我眼中都是水,迷濛看著他。他緊抱住我,深怕那一點臉盆水真會傷害到我。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卻對他的懷抱感到難以言喻的熟悉。

 

  「判官大人。」

 

  「妳喝酒了?」

 

  我輕手把他推開,想展現一點淑女的矜持。

 

  「啊、那個……對不起,聽說你有女朋友,還半夜找你過來。我就是想看看你,沒別的意思。」

 

  他拂開濕髮,瞪著小心翼翼跪坐的我,想了想,還是從水盆爬出來。

 

  我低頭假裝在反省,期間只偷看幾眼。啊啊,不得不說,他腰好細,特別顯得腿長。

 

  他很安靜,拿起架上的浴巾給我擦頭髮,連解開我襯衫給我換衣服,都沒有看我一眼。

 

  「別多想,快去睡。」

 

  我搖搖頭,拉住他右臂。我不能睡,睡了就見不到他了。我有好多好多話,想對他說明白。

 

  「你說過你違逆輪迴轉世為人,是為了照顧喪親的我。」

 

  「失敗了不足啟齒。」

 

  「你怎麼沒說你因此被邪道囚禁刑求,差點形魂俱滅的事?」

 

  「又不是妳的問題。」

 

  「你被閻王陷害卻留在陰曹,是為了我嗎?」

 

  「我有家累,與妳無關。」

 

  他抽開手,就要沉水而去,我卻撲上去,緊抓著他不放。

 

  「再問一題,一題就好。」

 

  他想掙脫,卻沒法真的使勁甩開我。

 

  「自鬼市一見,你知道我和阿夕一起生活。你很煩惱,當年從鬼王魔爪救下的小女娃,竟然成為祂最親密的存在。天意總是滿懷惡意,我說不定某天被發現是沒燒光的棄魂,就這麼慘死在祂無心的口令下。於是,知情的你,不是想辦法把我們母子拆散,而是帶著這個秘密,投河自盡。」

 

  我沒瘋,瘋魔的是這個無可救藥的男人。

 

  他就像個機器人回話:「與妳無關。」

 

  「這些年你過得那麼辛苦,都是因為我嗎?」

 

  我失去家人後,這輩子一心盼望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願望就要成真,我卻笑不出來,到最後被夜半襲來的罪惡感給完全滅頂。

 

  「你為什麼要救我!為什麼!」

 

  可能我表現出來的恨意太過真實,他只是站在原地,悲傷地看著我。

 

  我流淚捧住他的臉,吻上他冰冷的薄脣,一遍又一遍,侵犯他的齒舌。

 

  「我一定會救你,我發誓、我保證……」

 

  林之萍別無所求,希望死後能下十八層地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玗
  • 是白派的各位!!!好久不見!!!
    看到阿判為了讓孩子活下來連命都不要好心疼qwq
    一開始看我以為之萍夫人的十二點見新郎是小時候發生的,結果是在遇到陛下之後嗎OAO

    林綠大大辛苦了~~早點休息喔(愛心)
  • 是在小時候沒錯,這次為了見鬼,不要命再試一次。

    也祝親親有個好夢^^

    woodsgreen 於 2018/07/15 20:57 回覆

  • 弗諼
  • 在電腦螢幕前哭成人乾(ノД`)
    希望判官哥哥能得到幸福
  • (遞紙巾)

    他會得到幸福的。

    woodsgreen 於 2018/07/15 21:05 回覆

  • 凪紗(紗希)
  • 阿萍的腦子⋯
    還是好喜歡白派喔,嗚嗚嗚
    也希望二哥能幸福,不要這麼辛苦
  • 他會幸福的。

    woodsgreen 於 2018/07/21 21:41 回覆

  • 羽玥
  • 所以陸判的初吻是誰的啊?
    (腦內小劇場)
    天地無敵的大道士:哎呀~當然是我的啊!二哥最愛祈安了~
    閻王:不對!!是我的!陸判你說啊!
    鬼王陛下:都不對!陸判從頭到腳都是朕的人!!

  • 解:他第一個主動親過的人是他弟(嬰兒),這也是陸家道士罪該萬死的罪名之一啊。

    woodsgreen 於 2018/07/21 21:43 回覆

  • 關心
  • 好像有點難得見到林民婦表現出如此負面的情感呢⋯⋯雖然究其根本還是蠻正面的
    好多好久不見的人們QAQ覺得這篇有把散在陰陽路跟陰曹中帶過的很多前因後果的碎片都整理一遍的效果QAQQQ也因而想起很多當年的痛哭了呢
  • 她捨不得讓這麼愛她的人受傷害。

    是的,還有不少東西要寫,等陰曹的主線跑完,幽冥界的故事才能全部解開。

    喜歡感情豐富的親親~

    woodsgreen 於 2018/07/21 21:47 回覆

  • 寒冬
  • 我的天..…….我看到哭了
    判判真的是一個很自私又很無私的人
    為了林民婦 犧牲到這種地步
    嗚嗚嗚真的好愛判判 不然給我養吧(欸

    好久沒看到的白派!蘿蔔們吵架的樣子好萌啊

    林綠大大好久不見 辛苦了!!
  • 救一個孩子也不是自私,只是很辛苦,沒有人要幫他,這就是他苦難的所在。

    蘿蔔吵架聽起來好可愛。

    最近比較忙吼,還請親親多等一下。

    woodsgreen 於 2018/07/21 22:11 回覆

  • 拉芽苏
  • 剛才從陰陽路的前面穿插到這裡看文……

    所以,這裡的林之萍?咳咳……感覺可以開後宮的姿勢了,哈。
  • 痞客邦

  • 嗨~親愛的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看到大家在部落格中互動留言,真是太開心啦~
    痞客邦有個追新留言小祕技tip要偷偷告訴你喲!
    只要運用簡單的小撇步,在喜愛的部落格文章中,按下【+關注】按鈕,就能在自己的興趣牆上快速追蹤各種最新動態,即時和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留言互動,還能探索發掘更多你可能喜歡的興趣社群新鮮事喔!
    >>去看看怎麼運用【+關注】https://goo.gl/xfxB4o

    也歡迎大家多多關注痞客邦官方帳號,獲得更多新消息!
    >>去關注【痞客邦】https://goo.gl/2sEzuL
    >>去關注【PIXstyleMe】https://goo.gl/PBGd69
  • 痞客邦

  • 嗨~親愛的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看到大家在部落格中互動留言,真是太開心啦~
    痞客邦有個追新留言小祕技tip要偷偷告訴你喲!
    只要運用簡單的小撇步,在喜愛的部落格文章中,按下【+關注】按鈕,就能在自己的興趣牆上快速追蹤各種最新動態,即時和部落客與同好夥伴們留言互動,還能探索發掘更多你可能喜歡的興趣社群新鮮事喔!
    >>去看看怎麼運用【+關注】https://goo.gl/xfxB4o

    也歡迎大家多多關注痞客邦官方帳號,獲得更多新消息!
    >>去關注【痞客邦】https://goo.gl/2sEzuL
    >>去關注【PIXstyleMe】https://goo.gl/PBGd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