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瑠病了。

 

  就在他用公帑給自己建了一棟華美的相府,搬出一群開國孤臣同住、整日鬧烘烘的皇宮,獨居不到三天,吐血倒在家裡。

 

  齊靄頭一個發現,嚇得去找燕還;燕還一邊取笑齊靄「真是睿智,找將軍治病」一邊箭步去尋鬼醫。燕還朝廳堂大喊「鄭瑠吐血了」的時候,黔大夫與若干賢臣正在玩比豆,於是所有人都知道鄭相國大惡得報的事。

 

  太祖則是最後一個知情。

 

  大伙顧慮太祖時好時壞的心疾,委婉告知他這消息,只說鄭相國吐了,黔大夫看過之後,已經好轉。

 

  太祖默默地煮了湯飯,去給鄭瑠探病。

 

  相府的內室特別暗,白日就像晚上,鄭瑠躺在完全不見光的床榻,緊閉雙目。

 

  燕還說,住在這種地方,什麼人不生病?

 

  太祖輕喚一聲:「阿瑠。」

 

  床上的人動了下,太祖怕會驚擾到病人,慢步上前。

 

  「餓嗎?我給你帶吃的來。」

 

  鄭瑠沒有回應,讓未登基的皇帝陛下提著飯盒在一旁乾等。

 

  良久,鄭瑠才沙啞開口:「陛下……」

 

  太祖趕緊挪近身子。

 

  「回去吧……」

 

  鄭瑠的意思是他不想見太祖,太祖卻露出和煦的笑容。

 

  「阿瑠,你別擔心,我很閒的。我已經跟還哥說過,今天就不跟他去逛大街了。」

 

  鄭瑠想到他堆滿案頭的卷宗,對照吃飯不幹活的太祖,怨氣更深。

 

  太祖爬上錦榻,親手給鄭瑠餵飯。

 

  沒幾天前,鄭瑠搬出來的時候,太祖哭了一鼻子,把身上什麼好的全派人送去相府,怕鄭瑠沒人照顧,當時還被眾臣嗤之以鼻。後來他們發現這麼大一間相府,鄭瑠卻只找了一個弱智的小姑娘打理,才知道太祖真了解鄭相國。

 

  「阿魑哥哥說你靠滿心的仇恨才撐到今天,天下太平了,你也沒處去恨,才會倒下來。」

 

  鄭瑠聽了,沒有否認黔大夫的診斷。

 

  「真可悲。」鄭瑠就像一個外人,不帶感情地嘲弄自己。

 

  太祖心疼地望著鄭瑠,和他那班愛卿哥哥一樣,鄭瑠的親人和子民在戰火中燒得一個也不剩。日子久了,就忘了怎麼去哭。

 

  鄭瑠低頭抿了兩口勺上的湯水,太祖睜大眼端著湯勺,不時給鄭瑠撈頭髮,省得他把髮絲當髮菜一起吃下肚。

 

  「我看你總是生厭……」

 

  太祖笑了起來,鄭瑠會損他,表示精神好多了。

 

  「我看阿瑠總覺得喜歡。」

 

  鄭瑠搶過湯勺,用力扔在地上。

 

  太祖討饒說道:「是我不對,你就再吃一口嘛……哎……哎哎哎。」

 

  太祖要去撿勺子的時候,被鄭瑠強拉住,緊抱在懷裡。

 

  太祖兩手環起鄭瑠輕顫的身子,小心翼翼捧著畢生的珍寶。

 

  太祖輕嘆一聲:「我的美人呀……」

 

  雖然鄭瑠過去不停把國君往火坑裡推,心狠手辣的程度,連魏王都自嘆不如。但太祖知道,這只是鄭瑠依賴他的方式,為他死幾條命也無妨。

 

  「不會有事的,是人都會犯病,多吃多睡就會好起來。你看看我,身子越來越好,還哥還說我長高了呢!」

 

  鄭瑠最討厭太祖就是這一點,黔魑治病不時對他說:可別比笨蛋皇帝早死,他就等著有人陪葬。

 

  只會說討人歡心的大話,什麼也不懂。

 

  太祖輕手撫著鄭瑠的後髮,款款笑道:「像我能撐到今天,就是為了和阿瑠在一塊,死皮賴臉都要活久一些。」

 

  鄭瑠知道,早在墧城被滅,他已經毀壞殆盡,無法再去愛人。只是沒有想過有一天,爛臭的他竟然會想被治好,回到能被真心感動的年少時光。

 

  「你喜歡花,我明個帶花來看你好嗎?」

 

  「……好。」

 

  或許有一天,他不會再夢見死亡和哭嚎,睡了只期盼明早的晨光。

 

 

 

 

 

 

--

因病而發的短文集。

不是玫瑰,而是傳統觀念只能堅強的男性們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