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士已經厭倦千年來腥風血雨的日子,決定要跟溫柔可愛的小星星歸隱市井,當個普通的大學生。

 

 

  張會長:「我記得你兩年前說過一樣的話,還不是一直來公會搞破壞?」

 

  「我這次真的要結婚了!」

 

  「那好,如果你答應封劍封眼,不出來亂,我就送你和喪門一棟新房。」

 

  「張大哥!」陸祈安甜美喚道。

 

  「叫『伯伯』。」

 

  「太天真了,一棟房子就想叫我閉嘴?你至少也要把公會雙手捧給我當嫁妝,不是麼?」

 

  張會長腦中閃過「去死吧」、「你這個混蛋」以及「是嫁妝啊……」等念頭,最後從陸祈安亂七八糟的話抓到一個重點。

 

  「你想接公會?」

 

  陸祈安微笑:「我開玩笑的。」

 

  張會長嘆氣:「你果然看不下去了。」

 

  張會長從小看著老屁股長大,決心要把陳腐的公會變革,但他現在已經碰上瓶頸──他狠不下心。如同張氏千年前建立的國度,縱容腐敗而衰頹。

 

  對比另一個傳說:陸家祖師爺整肅南方道界,不過在帝王面前幾句笑語,朝廷便將滿地「異教」連皮剝起,從此蒼生百姓只信天師不信邪。

 

  與道術和天賦無關,何等手段才得讓信仰重回淨土?

 

  「張恆,要是我出手,你底下那些自居修道者的蠢人,十之八九都會被打回凡胎。」

 

  「留一條命下來就好。」

 

  陸祈安望向張會長,張會長承下這一眼,又嘆口氣。

 

  前些日子,張會長在床側照顧重病的妻子。他妻子不問離家出走的兒子,反倒問起陸家,恍惚說著:「小安最近都不來找你玩,你一定很寂寞。」殊不知不久前他才刺穿某人一劍,而且小安又不是他同輩要叫他伯伯好嗎?

 

  後來他想了很久,如果妻子撐不住了,他就要放棄家業,帶著妻子的骨灰環遊世界;又想到,只有對自己狠下心來的人,才能真正改革這個世界。

 

  「日陽每日升起,但始終遙遠。」

 

  人說,張氏崇日,陸家拜星,信仰即是他們的大道。

 

  「而你的命星就在你身邊,你還有什麼辦不到的?」

 

  陸祈安由衷笑了起來。

 

  「所以我現在,無所畏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