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蟬覺得她家前輩大人什麼都好,就是有點仇女。

 

  在他眼中,少女無知、婦女貪婪,就連「母親真偉大」這種公認的價值,陸判也是嗤之以鼻。

 

  「『母親』比起單身女子,因為生養子息獲得更高一階的社會地位,不過是利益交換,又有什麼好歌頌?」

 

  「可是我媽媽養我真的很辛苦呀!」小蟬生平最喜歡媽媽了,就算在審判堂看了無數虐待孩子的人渣,也不會動搖她對母親的尊敬。

 

  「那是因為她真心愛著妳,珍貴的是那份感情,不是身分。」

 

  小蟬有些明白陸判的意思,但還是希望她前輩少說一點敵視女性的話,不然很快就會被女朋友討厭然後甩掉。

 

  陸判叫小蟬去撞壁。
  

 

 

  小蟬去奈何橋泡茶聊天,孟大奶奶聽了這件事,抱著肚子大笑。

 

  「妾身對於判官大人把彆扭的心思說成歪理這件事,深感佩服。」

 

  「什麼意思?」小蟬呆呆地問,她還以為自己已經很了解陸判的說。

 

  「他連沒見過幾次面的養母都能在病床邊把屎把尿,傳統道德思想的浪漫擁護者,怎麼可能看不起『母親』?」

 

  「為什麼陸判前輩要說這種話?」

 

  「因為他心裡最重要的三個女人,一個無法生孕、一個是必須潔身的神職者、一個是倒楣早死的女孩子,都無法成為媽媽。」

 

  所以陸判才對小蟬說,母親這種東西,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小蟬抿著脣說:「孟姊,我有時候會忍不住想,前輩他真的很疼我。」

 

  孟姜嬌笑回應:「妳可以問他本人。」

 

  小蟬轉過身,發現陸判站在她身後,對她長呼口氣。

 

  「陳知涼,不要打混。」

 

  小蟬鼓起勇氣問道:「前輩,你是不是我上輩子的媽媽?」

 

  「絕無可能,妳這種低度演化的微生物也想跟我攀親帶故,笑死人了。」

 

  「好過分!」

 

  小蟬跟著陸判回去辦公,路上和陸判小聲說道:就算是母親節,她也不會哭,前輩不用擔心她。

 

  「我才沒有擔心妳這個笨蛋。」陸判輕拍小蟬的腦袋。

 

 

 

 

 

──
另一個女子用恥力突破天生的限制。

「大姊,今夕哥有給我零用錢,我請客,妳想吃什麼?」仰起笑臉。

「呼、呼,媽媽……想吃小七。」吞口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