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阿夕蒸油飯,小七和我大吃特吃,因為中午那家排骨店沒開,差點餓死我們兩母子。


  隨著夜色愈來愈深,我裝腔作勢的表面功夫快被不安打敗。好不容易才教會小兒子上床前要和大家說晚安,我死也不要放棄。


  但是人家還是好害怕。


  三更半夜,被老王電話炮轟完以後,我躡手躡腳來到隔壁房間,無聲轉開深綠色的房門。今夕開檯燈在看書,燈光映著他的側臉,總覺得世上沒有任何東西有權叨擾他。


  除了他不中用的老媽。


  「小夕夕,媽咪跟你一起睡覺覺,好不好?」我扒著門板,一副需要好心人士領養的樣子。


  林今夕看向媽媽我,露出一點無奈的表情,隨即去我房間把厚被子全抱過來,他在床下打地鋪。


  「媽,為什麼冰箱裡會有水果刀?」糟糕,我忘了拿起來。


  大兒子早發現不對勁了,真虧他能忍到現在才問我。


  「阿夕,要是我目露兇光走下床,你就馬上打昏我。啊,乾脆你拿倉庫的跳繩把我捆起來好了。」這個主意真是太有創見了,可是阿夕卻抖了下嘴角。


  「媽,如果小七聽到妳唉唉叫進來,我要怎麼跟他解釋?」


  好害羞喔,媽媽只是和你大哥在玩秘密的遊戲啦!…嗯,厚臉皮如我,也無法辯解。


  我跟阿夕大致說了昨晚以及白天公墓的事,其間阿夕拿下眼鏡,擰了擰英挺的鼻樑,可見連他也認為很棘手。


  「妳做什麼我都不反對,只要不傷害到妳自己。」阿夕看向我伸出棉被的腳趾頭,九缺一。對日常生活又沒多大影響,可是他一直耿耿於懷。


  「兒子呀,就算我們感情再好,你也會有話不想告訴我吧?」我把被子捲成一團,過去撞一撞阿夕的椅背。「你不太相信人,心裡話憋著憋著可是會生出病來。小七他,是個難得能夠和你同樣視野的孩子,當兄弟剛剛好,你不討厭他吧?」


  「妳很喜歡他吧?」林今夕反問道。


  當然,勢在必得。「阿夕,你不要吃醋吶!」


  兒子勾起微笑,昏暗的燈火下特別迷濛。


  「林之萍喜歡吃嫰草。」


  「好呀你,竟敢調侃你老媽!」我要使出棉被衝擊波了!


  阿夕大笑把我壓回床上,突然間,他像是遭到雷擊一樣收回手,我嚇得跳起來,趕緊上前檢查寶貝兒子怎麼了。


  「媽,脖子。」林今夕很快恢復冷靜,指向我的領口。


  我順著紅線拉起剛剛才戴上,老王給的鎮鬼金牌,再看看阿夕,七手八腳扯下傷害我兒子的東西。


  「不要拿下來,它能保護妳。」阿夕反覆掐著受創的左手,怎麼看都覺得痛得半死。


  「可是……」


  「聽話。」


  「哦。」不可以隨便忤逆大兒子的命令。


  我被強迫睡覺,阿夕打開他的筆記電腦,我瞄了幾眼,和他課業沒多大關係,其中有張男人的照片,眼熟得很,可是實在想不起來。


  好無聊,我枕在床頭,轉了轉欺負我兒子的金牌,金牌閃動之間,沒看我悶悶不樂的臉,而是出現一個男人,幾近血肉模糊。


  太好了,林之萍三十九年來潔白無瑕的人生見到了第一隻鬼。


  然而阿夕正巧轉頭過來查勤,裝睡贏過了我的恐懼,我一閉上眼睛,身體就愈來愈沉,可是只要想到和小白兔有得拼的小七七(毛色很像),老娘的意識就算狗爬式也要游上去。


  然後我聞到了酒臭,以及噁心的腐敗氣味,我看著,卻不是真的睜開雙眼,有個男人的輪廓在我身上載浮戴沉,貪婪嗅著這副肉體。我頓時明白阿夕和小七的苦處,這隻鬼讓我想吐出兒子的油飯。


  我聽見阿夕嘆息一聲,把房間惟一的燈源關了,從書桌走向床邊,望著發不出聲音的媽媽我。


  「你,滾出去。」兒子睥睨我的樣子好帥。


  我聽見「我」笑了聲,猥褻到極點,這不是有美音天使之稱的我。


  「那就把命還來!」男鬼嘶啞大吼,這就是傳說中的厲鬼索命嗎?「他害死我,老子絕對不讓他好過,狗雜種!」


  「這樣,你就滿意了嗎?」阿夕居高臨下審問男鬼,鬼縮了一下,想到手中有我這個把柄,又囂張起來。


  「我要這個女人陪葬!」


  拜託,講話就講話,別把我的手移到我胸部上。


  大兒子的臉色明顯陰沉起來。


  「要怪就怪你們自己,誰叫你們把他領進門,我要你們家破人亡!」


  
  






  翌日,早起伸懶腰,睡得好飽,被窩暖烘烘的,再讓我滾一下。


  滾完,我坐起身面對現實。首先,昨夜男鬼和阿夕之間的談判到底結果如何?從我印象中最後一個畫面判斷──大兒子不顧親子之情往我腦袋卯下一拳,雙方應該是不歡而散。


  再來,我記得昨天是睡床啊,怎麼醒來會在地鋪上?那睡下面的小夕夕有沒有躲過我致命的一擊?真相究竟如何?


  於是我興沖沖開門去找正在下麵的阿夕,正巧對面小七也醒來了,單手抱著熊寶貝,顏色不一樣的眼珠裡有著相同的惺忪。


  「啊啊,我的小白兔-」我下意識撲過去,沒法子,我就是覺得他很可愛。


  「幹幹幹,一大早妳發什麼神經啊!」七仙側身閃過,從房間一路躲到客廳,再從客廳跑到廚房妨礙阿夕工作。


  最後還是得靠今夕一手一個把我們分開,才結束這場惡鬥。


  「小七,你先去洗臉。媽,妳快遲到了,但妳還穿著睡衣。」大兒子不愧是我們實質上的一家之主。


  七仙乖乖地往後走了兩步,才驚醒般抬起頭,又捧著熊寶貝沉默兩秒,然後像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轉身回來。


  「那、那個什麼爛房間,床那麼軟,睡得老子骨頭痠痛。」


  我跟阿夕都怔住了,他的反抗期也來得太突兀了吧?而且聽起來心虛得要命,還不敢看我們的眼睛。


  七仙看我們沒什麼反應,似乎更緊張了,放著他在原地傷腦筋,我去換衣服,阿夕則是把熱騰騰的細麵分裝成三大碗。


  我只要有食物當誘餌,五分鐘就能美美地出現。阿夕偷偷告訴我,他『經過』小七的房間瞄到打包起來的小小包袱,裡面只有兩件帶來的破衣物,他已經拿去當抹布了。


  「兒子,你完全犯罪了吧?」


  「媽,我這是關心。」林今夕面不改色地說。


  至於昨晚的事,不會有那個福分讓想離家出走的死小鬼知道。


  「難吃死了,呸呸!」


  七仙等我們回來,才對著他的空碗吐口水。


  「臭小子,你怎麼吃那麼快!」我還想偷吃他的份耶!


  「媽,妳讓他下不了台。」


  七仙整個身子都繃起來了,河豚遇敵也這樣。


  「老子就是嫌棄這裡,漏水的地方還用小星星貼起來,晚上會亮亮的,像真的一樣(喜歡的話,我買一包給他布置房間)…反正,就是看你們不爽……」


  他愈說愈小聲,腦袋垂得不能再低,看樣子,他的壞人語彙到極限了。


  阿夕忍不住拍拍七仙的頭,我也過去摻一腳,兩個人一起揉著那頭白髮。


  「媽媽聽說,說謊的人,到陰間可是會被割舌頭。」


  「一截一截地割。」阿夕溫柔補充。


  七仙倒吸了口氣,可見他其實很喜歡這個家,超愛我跟阿夕的。


  「你今天就待在家裡好好想想吧,我不會逼你,而我只是想給你幸福。」









  雖然出門的時候很帥,但我心裡沒一個底,心煩意亂,因此老王說要處罰我曠職,六日兩天都要加班不給薪我也給他答應下來,真是太悲傷了。


  捱到關鍵的下班時刻,我給阿夕撥了通電話,當手機通話的同時,他卻已經出現在我公司大門口,捧著兩頂安全帽,機車蓄勢待發。


  母子連心啊,一路上我都感動不已,直到施工中的第二公墓映入眼前。


  「阿夕,很多嗎?」日漸黃昏,我望向遼闊的墓仔埔。


  「很多。」兒子瞇起眼,臉色不佳。


  「那你待在這,我去。」我拎起空背包,捲起兩邊衣袖。


  「不行,妳感覺不到。」阿夕抓起我的手,一步一腳印,小心翼翼往陰間夜總會走去。真懷念,他小時候都會抓著我手指睡覺。


  「說來聽聽嘛。」我可以試著分擔。


  「它們在求情,它有話要說。」阿夕簡短表示。


  可是上次來,小七找來找去都沒有見到這裡的鬼居民。


  大兒子停下腳步,停在鄭王爺的小廟前,不知道是我人老眼花,看起來比昨天白天還要破上很多很多。


  「放肆!」


  阿夕突然厲聲大吼,媽媽我也不由得嚇一跳。兒子冷峻的模樣過了好久才回復一點溫度。


  「值得嗎?」阿夕又問,對著木雕神像。


  我想起七仙的話,王爺公對他百般照料,什麼事都會護著他。


  阿夕叫我讓開,他推開木桌,用缺腳的板凳搗開神壇,我趕緊接過險些落地的神像,接著惡臭撲鼻而來。


  那裡擺了個大陶甕,上面的木蓋貼滿黃符,阿夕遲疑一會,他不方便我就幫忙撕一撕,臭味又更重了。


  我們合力推開木蓋,對不起,我應該請警察局過來處理才對,裡面用排泄的穢物泡著一具女屍,它的嘴裡塞滿白色的絲線。


  我第一次看到阿夕在發抖,氣到發抖。


  「怎麼了,今夕,你還好嗎?」


  林今夕把蓋子蓋回去,看似冷靜下來。「媽,這只是有人對屍體的惡癖而已,跟殺人沒有關係。」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讓我安心才這麼說。


  「鄭王爺拜託你破案嗎?」


  「不是,它求妳把小七買回來。」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