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號三:林家二少


  林家新生代有三名小公子,大少爺剛成年,已經學成歸國;二少爺、三少爺還在讀高中,同居在林家本宅。老廚娘教導新來的佣人如何簡單分辨三人:整天來討奶茶、打著耳釘、全家上下最俊美的年輕男子就是律品大少爺;總輕聲說著謝謝、會一個人在大廳拉小提琴、多愁善感、遠望去像是白瓷娃娃的是律人小少爺,而那個蹦蹦跳跳、大嗓門、身上總貼著OK蹦,像是鄰家弟弟的就是律行二少爺。



  大少和三少感情不好,如果發現他們兩人氣氛不對,一定要緊急呼叫二少爺過來。林律行雖然總是把「本少爺」掛在嘴邊,但他從來不計較身分尊卑,只要家裡人開口拜託他,就算拄著枴杖也會趕去處理問題。



  因性格急功好義,林律行在一等中擔任學生自治風紀幹部,連前任因罪解職的校長也忌憚他不敢亂來;但就在他養傷請假三個月發生風紀幹部霸凌新生的事件,他一回去立刻把手下教訓得狗血淋頭。



  「不可以欺負弱小!」這句話他總是掛在嘴邊叨念,因為他也曾犯了大錯。



  林律行接到電話,一大早就到古董店門口等人。



  這不是他第一次造訪古董店,之前來替林律品那傢伙探查連海聲的身分曾和店員發生激烈衝突,他被打到斷手斷腳,是他畢生的恥辱。



  但俗話說不打不相識,等他一雙腿能跑跳之後,專程到一年級教室找吳以文給他名片,希望以後能有機會多認識。林律品知情後,笑他是M星人,還把人家小學弟當作小女朋友追求。



  林律行不知道林律品腦子在裝什麼,總會冒出奇怪的念頭;律人也一樣,太聰明了,以致於把生活搞得太複雜。他只是感謝打輸那一架讓太過驕縱的他開始自省,也很抱歉打傷了比他年幼的小弟弟,有機會的話,他一定要補償這個過錯。



  銅鈴清響,吳以文推開琉璃門板,提著書包和野餐籃現身,向等候的學長躬身執禮,謹守學弟的分際。林律行受不了地制止他,又不是警界軍旅,叫他不用客氣。



  他們步行到鄰近的公園,吳以文義務招待林律行總匯土司和一瓶冰涼鮮乳,還帶了魚肉拌飯來餵貓。



  林律行總覺得這公園的貓比別的地方胖上許多,應該不是錯覺。



  「學長,這是花花。」吳以文向林律行介紹一隻三色花紋的大貓,雖然野貓神情凌厲,卻讓吳以文溫馴抱在懷裡。



  「哦,牠們和你感情真好。」林律行咬著豐盛的土司湊過去,吳以文順手摸摸他的頭。「去你的,不要把我當貓養。」



  林律行雖然長吳以文一年,是二年級的學長,但身高只到他肩膀,生得一張鵝蛋小臉,眼神再凶惡也不具殺傷力。



  「喂,你和你老闆快點逃吧?」



  吳以文放下貓,回眸而來 



  「自從延世相死了,林家變得神經兮兮,整天怕有人來尋仇。人一旦神經病發,做事就沒有道理可言,殺人放火也不奇怪。」林律行直截了當批評林家對這案子的手法,蠻橫無禮又不給錢,有失世家大族的風度。



  「律行學長,延世相有死亡證明,林家為什麼說沒死?」



  林律行比出五根手指說:「來,我算個簡單的數學給你看。」



  「不好吧?」吳以文沉重地說。數學是十八般武藝店員的死穴,小考考卷都藏起來不敢給店長看到。



  「現場確認有五十名死者,包括我家小姑,不包括未受邀請的延世相祕書;但我家發瘋的小叔卻說那個女祕書死了,監視器也有拍到衝入會場的女性身影。所以說,爆炸案發生時應該有五十一個人在禮堂,卻只有五十名死人。」



  「少兩個人?」



  「少一個。」林律行面不改色的糾正,並不像吳以文兩個好友放任他算數無能還誇他可愛。「延世相孤家寡人,我小叔瘋了、他祕書死了,沒人能真正指認他的身分。」



  「『小叔』在哪?」吳以文苦無機會接觸林家的關鍵人證,店長一聽林家就臭臉,打死也不跟他解釋兩句世族林家和延世相的糾葛。



  「和家小叔和上次去找你們麻煩的和堂哥同輩,好像送去南洋休養。林家雖然和延世相不合,公開嗆聲過,但我小叔和那個人比親兄弟還親。」



  林律行還記得小時候電視新聞和報紙對姓延的炮火連連,林家跟著媒體整天罵延世相土匪、竊國賊,罵完又鬧哄哄地一家子吃著飯,小叔雍容坐在主位苦笑。



  自從延世相死後,林家一夕沉寂下來。



  除去愛恨情仇,林律行單純地想,如果日子沒有變好,那麼多半是做了錯誤的抉擇。



  「我知道林家犯了大錯,但涉及那案子的當事人都是我的長輩,要我指責他們是殺人兇手,我做不到。」林律行拍拍膝蓋起身,也差不多快到上學時間。「我知道的就這麼多,律人和延世相比較熟,當初差一點就入他的名籍,你問看看,但他不一定會講。他只是怕受傷,你要體諒他。」



  「謝謝學長。」吳以文低身拜謝。



  「我看,你不如來做我伴讀吧?」林律行因為出身太好,和同齡人說不上話;又因為年齡和外貌的反差,在家裡常被當作小孩子對待,偌大世間很難得有一個人這麼對他的眼。



  吳以文搖頭婉拒:「古董店店員到死。」



  明知不可能挖角,林律行還是由衷遺憾。



  「延世相一個人如此下場,你一個人又能如何?」



  「我會保護好老闆。」吳以文重申誓願。



  「連海聲……我們打架那次,我看到你老闆在病房外徘徊,等情緒穩定才進房看你;一來就急著把你帶走,他好像很害怕再失去什麼,總覺得他是很悲傷的人。」



  店長大人在外風評總不離「強勢」、「天才」、「大美人」,甚至私下稱他「延世相第二」,第一次有人說他柔弱可憐,還出自僅有幾面之緣的林二少爺。



  吳以文安靜地垂下眼,林律行看他,忍不住想起他當時蜷縮在病床的身影,一個男孩子孤單單的,沒有家人來慰問他。



  「吳以文,我欠你一次,我會出面牽制住林家。」



  「律行學長,你真是隻好貓。」吳以文深深一鞠躬。



  「什麼啊?」林律行大力拍打吳以文背脊,趕著他往學校前進。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新生
  • 對打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