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知道別人的夢是什麼樣子,是不是和他的夢境一樣,一切都像活生生的,他能透過「那人」的雙眼感受到夢中角色的快樂與悲傷,能擁抱別人的體溫,甚至是現實生活中他從未擁有過的「愛」,讓他總不免眷戀夢中的世界。


  清晨的日光糝在銀髮公主的臉龐,她微笑說:早安,伊米薩堡,我的騎士,依美旋的勇者大人,今天的你依然英姿煥發。


  他在夢中無聲回應著:早安,我的公主殿下。


  他喜歡她的笑容,從幼年對母親的投射、兄姊般的戀慕,直到他長成和她相同的年歲,沒有辦法抑止心中不停擴張的欲望,她成為名符其實的夢中情人。


  而面對公主的問安,紅髮勇者什麼話也沒說,總是擺出不耐煩的神情,始終高高在上。


  他不懂「他」的高傲和尊嚴,只知道沒有時間了,時間不會為有情人停留,這一幕看似日常的畫面已經離兩人分別的日子沒有多久了!

 

 

  我愛你,伊米薩堡,我的勇者大人……

 

 

  水花濺起,陌生的聲音在歡呼,熟悉的聲音在哭叫,太多、太多阻礙在兩人之間,連最後的一眼,再見她一面也做不到。

 

 

  不,愛西可,回來我身邊!

 


  她依約成為世界的獻祭,可時間仍舊沒有回頭,空間在此崩毀。

 

 

 

 

 

 


  克希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被他的爛夢驚醒,一早起床就淚流滿面實在很不舒服,好在他一個人住,不然真不知道會丟臉到哪裡去。


  環顧四周,這間三坪大的小公寓只有一張書桌和板凳,沒有真正的床,他冬天也是打地鋪過活。


  外邊有個可以蓄積雨水的小陽台,克希都拿那些寶貴而免錢的水資源進行梳洗,雖然現今有酸雨的問題,但他臉都長這樣了,就算爛掉,也不可能再醜下去。


  他換上昨天洗好的制服,戴上眼鏡,再三確認文具課本都在書包裡,便出門往貴族高中前進。


  他,楊克希,只是現實社會中的平凡人,人生完全沒有夢想,只要平安過日子就好了。


  但就是有人硬要破壞他卑微的願望。


  「克希,早安!」


  斐林元氣十足朝爬窗進來的他打招呼,順便引來全班同學敵視的目光。受到金髮碧眼小天使青睞的克希只覺得他很衰很衰。


  「克希,我跟你說,昨晚我去傳聖音,遇到好多可愛的貓咪小狗,他們聽了神明的教誨也願意信奉依美旋的神祉呢,真是太好了。」


  「好你媽的,就告訴你不要跟我說話,現在自習,唸你的書。」克希對傳教沒有興趣,他只在乎他等一下的生命安危。


  斐林乖乖地閉上粉脣,回頭打開書包,綠眸瞪大,雙手搖了搖精美的海藍書包,空空如也。


  「唔,克希,我忘了帶書來,能不能和你一起看?」


  「不要……」克希真後悔自己沒有嚴厲拒絕這個人間禍害。


  「拜託~」斐林一邊祈求,一邊就把椅子搬過來,開開心心湊到克希身邊。


  哀莫大於心死,根據四周扎人的目光,克希有預感他今天至少會斷條腿。


  「國文和英文都很有意思呢,這個空間的語言五花八門,比依美旋複雜多了。在我們那邊,只有學習歷史和魔法的人才需要古文的基礎,一般來說,學好起源於教會的通用語就能遍行東西大陸了。」


  斐林提到「那個世界」的時候,原本溫和的音色又更綿軟一些,他拿起克希的筆,在克希課本背後寫著「楊克希」三個字旁邊,又寫上一連串符號。


  「你名字用古語唸起來是『陽光』的意思,非常溫暖。」斐林由衷誇讚了克希母親僅僅留給他的東西。


  克希垂下眼,盡量讓表情沒多大變化。


  「快上課了,你坐回去。」他推了推斐林的肩膀,可是斐林可憐兮兮望著他,在克希眼前再次搖動內容物為虛無的書包。


  手中鉛筆和理智線一起折斷,克希隱約記起夢中白髮主教說得一段慨嘆──


  要不是頭黏在脖子上,小斐的腦子不知道丟過多少遍了…那麼輕盈的東西,風一吹,說不定就脫離大陸重力,飛呀飛到無極的星宮殿上。以後人們抬頭往上望,我們就有兩個月亮了,紅月和小斐的笨腦袋…伊米,知道我說那麼多幹什麼嗎?愛西可叫你看好笨蛋祭司,君命不可違,你好自為之吧,呵呵呵!


  「下、下次,要記得。」克希深呼吸過後才勉強從牙縫擠出句子,彷彿靈魂深處有個地方阻止他一拳往笨蛋頭上敲下去。


  「好!」斐林如獲大赦,露出燦爛笑顏,繼續擠在克希書桌一整個上午。


  午間休息。


  斐林終於被看不下去來英雄救美的同學們帶走了,克希樂得清淨,但不一會,金髮小天使帶著一個大野餐籃回來,籃子裡還有紅酒。


  「克希,我很聰明哦!」


  「啊?」克希不懂現在是哪國的笑話。


  「我在這個世界也學會『覓食』了,諾兒說過:『小斐,來,微笑,說你肚子餓餓,來,含淚,頭上仰十度,很好!』,你看,我很棒吧?」斐林綠眸眨了又眨。


  「好好,很棒。」不過就是用美色騙吃騙喝罷了。


  克希從書包拿出珍藏的土司邊,叨著土司袋子,雙手往窗口一撐,就要下樓到後庭的大樹去,可是當他看到斐林也想照做的時候,立刻阻止這個夢中最笨手笨腳角色的行動。


  「克希,沒問題的,我有跟瑞格爾請教過很多生活的技巧,像是如何快速上下樓這件事…啊,瑞格爾是我們世界最厲害的魔法師喔!」斐林朝他露出自信又帶點可愛的微笑。


  白光乍現,在斐林手中化做一根白銀十字杖,克希還來不及叫他住手,斐林就用滿分的認真態度,把輕巧的十字杖往窗外點去。


  「循環空間的氣息啊,吾乃是異鄉的飄泊者,向您確認自然的存在,誠心請求六素之風垂青,風行魔法──卡潔思!」


  斐林的金色瀏海開始飛舞,克希還維持剛才抓窗框,半跪在窗台的姿勢,他看斐林開心又叫又跳,不是存心撥笨蛋冷水。


  「你有控制等級嗎?」


  「咦?沒有耶……」斐林終於發現逐漸逼近兩人的暴風圈。


  「天啊,我不過想安靜吃個飯而已。」克希在心中悲鳴兩秒,他和轉來剋他的轉學生就雙雙捲進龍捲風裡。


  過了一段類似洗衣機內部的時間,抱著兩人中餐的克希,和壓在克希身上的斐林降落在綠地的大樹旁,總括來說,稱得上平安無事。


  「這是現實世界、這是現實世界,沒有魔法沒有祭司什麼都沒有……」克希不斷喃喃自語說服自己。


  「哈哈,克希你頭髮好亂,我幫你弄好。」身為元凶的斐林一點都沒有死後餘生的自覺。


  克希打掉斐林的手,不顧對方受傷的表情,抓著土司邊就縮到樹的一角大吃特吃。


  斐林急忙拎起野餐籃,十足像個黏皮糖坐到克希身邊。


  「你不要過來,我跟你沒熟到能一起吃飯。」


  「我去冒險的時候,最喜歡和大家一起吃飯了。野外很可怕,可是當大伙圍著火堆坐在一塊,瑞格爾會唱歌,諾兒攬起裙擺跳舞,我在旁邊幫忙打拍子,這是在教會看不到的風景。」


  這種時候勇者總是特別煩悶,只剩他來注意四周的動靜,但魔法師的歌聲好聽到能感動神祉,他幾乎快跟著哼個兩句;美艷的主教又拉著他吵著要跳雙人舞,祭司熱切鼓譟,簡直逼他提劍砍人。


  「每次都弄得伊米很生氣,但愛西可說他不是真的生氣,她說伊米和我跟瑞格爾一樣,都在學習,即使是縱橫依美旋大陸無人可敵的勇者大人,也有不擅長的地方,這就是為什麼需要交朋友。」


  斐林說完他的公主名言錦句,顯得很滿足,克希大概明白這個傳教士想幹嘛,但還是不為所動。


  「我沒有朋友,你可以滾了。」


  「沒關係,我當你朋友!」


  大樹隨風搖擺,底下渺小的兩個孩子沉默一陣。


  「為什麼不去找其他人,你那麼受歡迎?」克希覺得他的牆壁好像垮了一角下來,自己實在太沒用了。


  「這裡的人很好,也很熱情,給了隻身一人的我很多幫助。」斐林給了官方回應,克希並不完全相信他,夢裡的角色各個都很會逞強,受委屈也不會說出口。「但是他們不了解,那種隨時會失去歸屬的感覺。我們的世界只剩下愛西可換上的最後年限,沒有時間了。」


  克希忍不住合上眼,帶著無可奈何。夢境的最後,接上現實的軌道,在公主化為泡沫、勇者消失之後,故事還沒有結局。


  直到斐林伸手撫摸他的右臉,克希才重新張開眼眸。


  「你能明白,這對孤身來到異地的我來說,就是彌足珍貴的存在了。」


  夢中的小祭司雖然糊塗又不精明,卻有不需要任何道理的「感覺」能力,他一見面,就感到克希有另一個世界的氣息。


  「你們世界…我都無所謂,又不關我的事。」克希努力劃清界線,他從以前就拼了命把現實和夢境分成兩半,突然間又攪在一起,讓他無所適從。


  斐林眼中有抹不似他年歲的哀憐。


  「為什麼要藏起你的心呢?」

 

 

 

 


  下午,斐林被調到另一間教室上課,臨走之間還開心和克希揮手。


  當教室門關上,夢也差不多該醒了,成群的同學從門口慢慢包圍住克希,他們往克希脖子掛了一個狗鍊,鍊子上有三顆裝水的汽球。


  班長宣布一下規則──到放學時間,如果還有一顆水球沒有破的話,就放你一馬,楊克希。


  克希抓緊他的書包。


  笑聲響起,遊戲開始!


  克希低身撞開兩人,拔腿就跑,他想只要跑離這個牢獄般的學校就能擺脫惡夢,可是當他翻過學校圍牆,卻有三台機車等著他,沒想到有錢人的小孩可以無聊到這種地步。


  他們一路張狂追著他,還計劃性地不讓他接近任何公家機構,把克希堵近廢棄大樓的死巷子,一群人才下車檢視他們的獵物。


  「很會跑嘛,前幾次都被你逃過了,這次沒那麼簡單!」


  「故意在天使面前裝可憐,怎麼會有人這麼不要臉?」


  他們推倒克希,一人一腳賞過去,克希不能反抗,反抗日後只會換來更嚴重的報復。


  反正他們怎麼打也不會打死他,而不管受什麼傷,總有一天會好的。


  可是比起拳腳,克希更受不了他們的語言暴力。


  「你的名字唸起來,就像垃圾(trash)。」


  他父親喝醉酒,的確都在家裡大聲吼他垃圾。


  「你媽不是酒家女嗎?生你就難產死了,真可惜,好不容易撈到陽氏集團的總裁,臨門一腳啊!」


  當他得知母親是因他而死,對於活著這件事,再也感受不到樂趣。


  「陽總裁養了快十年,才發現你原來是別人的種,這件事真是震驚全社會呢!」


  這是他的人生,為什麼要被別人拿來當笑話?父親看到親緣檢定書的眼神,到現在他都還記得。很久以前的曾經,他也像他妹妹一樣,深受寵愛。


  「美夢破滅了吧,狗雜種。」


  「你從出生就是個錯誤。」


  強制否定他的存在。同樣的事,父親一而再,再而三加諸在他身上,他再也忍受不住,才會逃離那個家。


  現實太過血淋淋,他應付不來。


  「時間到了,請你們收手。」五點一刻,克希從背後拿出僅存的水球,他同學似乎很震驚,其中一個把水球搶來,摔破在地,然後他們又恢復陰狠的神情。


  不遵守規則的人,在那個世界可是會受到重懲,可是這裡是現實,所以無所謂,對於他們的出爾反爾,克希早無所謂了。


  他們對於克希的小聰明相當不滿,兩人一邊抬起他的肩膀,往車水馬龍的路邊架去,想試著推下去,人究竟會被撞飛到幾尺遠。


  克希被整群人往外推,大卡車正朝巷口過來,他原本想抓住路燈什麼東西都好,沒想到卻迎面撞上肉墊。剛才這附近明明一個人都沒有。


  那個肉墊背著日暮的光,有著修長的身形,穿著上班族的西裝襯衫,卻有不像一般人的斜束長髮。


  那人扶起他的手臂,如大海蔚藍的眼珠瞇起,和克希記憶中的大魔法師一模一樣,令他心中一陣惶恐。


  「找到你了,勇者大人。」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見不得人
  • 恭喜!

    恭喜大人新居落成!只要大人願意讓小的看您的作品,就別無所求了,勇者再度回歸,陰陽路系列也很好看,林之萍真是母親大人的模範我好感動-----!
  • 水果奶油布丁
  • 有時都會為人類的卑鄙而感到深深的羞愧>皿<
  • 清翔
  • 雖然古董店和眼見為憑也很棒,但還是最喜歡尋找勇者,大概是因為私心偏愛劍與魔法的世界吧!
    新版和舊版差很多呢!不過都很喜歡就是了。

    錯字:
    那麼輕盈的東西,說不"能"就脫離大陸重力,飛呀飛到無極的星宮殿上。
    愛西可叫你看好笨蛋祭司,君命不可"為",你好自為之吧,呵呵呵!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