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在公司稍稍和老王閒聊到我家媳婦的事,年關將近,老王很忙,快下班才得到他寶貴的意見。


  「妳不要多管閒事。」


  怎麼和我兒子們說了同樣的話呢?


  「妳有空去搞那些,還不如留下來加班把這些計劃結案掉!」


  「包包,我突然不舒服。」民婦雙眼泛淚地說。


  老王恨恨敲打鍵盤,沒有辦法,我可是有家室的老媽。


  「聽了就覺得有鬼,謝家就一個獨生女,根本不懂得自愛。不過,那棟房子的確有古怪。」


  哦,我眼睛一亮,有八卦。


  「妳知道謝家和『老太婆』她家是世交嗎?」


  糟糕,這卦有毒,聽得我心頭倒抽兩下。


  說來話長,論起敝公司的愛恨糾葛那是三天三夜也說不完。總經理是這家公司的老大,「老太婆」是老大的老婆,職稱叫董事長。


  因為貧富不均,M型社會的關係,總經理出賣年輕的肉體入贅到好野人家裡換得開公司的資金,於是有了現在的成就和我們這群小跟班。後來那戶好野人家道中落,名下的資產只剩下敝公司,老太婆,也就是我們偉大的董事長,想盡辦法要安插她娘家的米蟲到公司裡來蠶食鯨吞,是敝公司目前最大的內憂。


  這就是興也女子,敗也女子的故事。


  「總經理因為老太婆的關係,去謝家祖宅做過客。他是淺眠的人,半夜被天花板的聲音吵醒,他說,聽起來像狗在哭,可是當時謝家並沒有養任何寵物。」


  老大是個實事求是的企業家,老王相信,我也相信。


  「妳不要想去找到什麼狗,跟牠聊天之類的。」老王你這隻蛔蟲,好討厭。「妳兒子女朋友那個長毛的朋友是老太婆的姪女,這次如果惹出什麼風波,老太婆絕對不會放過妳。」


  「嘿嘿。」董事長有兩枚眼中釘,左眼是老王,右眼是老是和總經理老大傳緋聞的我本人。


  下班一個人在路上閒晃,我的心情其實有點小小的苦悶,本來以為已經沒什麼了,還是難免在意。說起我和董事長的過節,關鍵性的那條其實是我跟她兒子曾經論及婚嫁,連阿夕都不知道。


  那段時間,我跟總經理老大私底下都「老爹」、「女兒」亂叫一通,後來新娘換了人,總經理事後一直覺得對我有所虧欠,但那不是他的錯,只是兩個人緣分不夠,再加上一點點老太婆太白目。


  喜歡一個人,最後卻不能在一起,難過得就像便秘一樣,如果可以,希望天下有情人能終成眷屬,我的寶貝兒子們能永遠和他們心愛的人相守,沒有遺憾。


  咻地,一個俐落的甩尾,兩人一車停在巷口,我看到阿夕載著花花,車上大包小包的,把手還吊著一串五花肉。


  花花幾乎整個人貼在阿夕背後,俏臉微紅,笑得很燦爛。


  我媳婦兒回鍋率上升三十個百分點,真是太好了。


  「媽?」阿夕發現我在路邊傻笑,怔了下,我揮揮手跟他表示不用介意,請繼續培養感情。


  「林阿姨。」花花跳下車,熱情滿點跟我打招呼,一掃昨日陰霾。「這些東西你們盡量吃,不用客氣,都算在我身上!」


  然後她就跑去巷口攔計程車,用可愛的口形跟我道別。


  「下次我再來看那隻熊,拜拜!」


  啊啊,花花,別那麼急嘛,妳今天就可以看熊呀!


  阿夕在旁邊默默清點食材,對上我曖昧的笑容,不置可否。


  「小七幫她做的清理值幾十萬,至少要拿點回扣。」阿夕頂了下眼鏡。


  不用解釋了啦,媽媽都明白。


  另一邊傳來男女對吼的吵鬧聲,男的聽起來像小七,我看過去,真的是我家小兒子和一個側邊綁著糖果髮束的女孩子,一路從紅路燈罵到巷子口。


  「林明朝,你社團志願單趕快交出來啦!」


  「妳很煩咧!我沒興趣就是沒興趣,不要拿蘇老師來壓我!」


  「你是轉學生,要快點融入學校生活啊!」


  「關妳屁事!」


  現在小朋友真是活力充沛,很好很好。


  小七沒多久就看到我跟阿夕都在觀察他們吵嘴,站定腳步,把那個女生往回推。


  「我家到了啦,妳趕快回去!」


  「那,你要記得哦!」小糖果抿起兩片臉頰,認真地和小七說再見。


  我不知道感嘆幾次了,我家兒子們怎麼那麼優秀呢?


  「她又在發什麼神經?」小七過來幫忙他大哥提袋子。


  「別管,她高興就好。」


  然後我大小兒子把他們感動不已的媽媽聯手拖回我們溫暖的小窩。


  晚餐特別豐盛,阿夕在小七起疑前誆他這是市集年終清倉,小七也就一直吃,我想小兒子應該還會被出賣好幾次。


  吃飽喝足,我把熊寶貝抱去洗澡,被他們厲聲阻止。


  我就洗呀洗的,聽見客廳有討論聲,偷偷披了浴巾溜出來,打探一下兩人一熊的秘密會議。湊熱鬧的熊寶貝沒多久就被小七塞到沙發底下,然後熊熊哭著鑽出來,挨到阿夕背後。


  如果我現在過去旁聽,大概也會遭到同樣的下場。


  「你再哭,我就把你寄到北極去變北極熊!」


  「好啦,他和媽不一樣,他不會惹事。」


  哭哭,阿夕你怎麼這樣說你媽咪?


  「這是我從她身上拿到的,你看一下。」阿夕很快地進入正題,把類似毛髮的絲狀物放到小七手中。


  小七瞇起異色眼瞳,貼近點看,突然打了個噴涕。


  「沒錯,就是它,我對妖怪過敏。」小七擤著鼻水,熊寶貝又抽了一張衛生紙給他,他只好讓有功的熊爬回他大腿。「我沒見過,驅逐的方法還得去找。不過,我想不透那個妖怪為什麼要把事情鬧大?又沒好處。」


  「不需要理解吧?」阿夕溫和摸著熊寶貝的腦袋。


  「你當陽世只有人住啊?」小七不採納阿夕的意見。「說到人,你不覺得太誇張嗎?有什麼深仇大恨非要置人於死地?」


  「我一見到她,就知道原因,再淺顯不過。」阿夕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小七直接在他面前打冷顫。「你該慶幸你一輩子都無法了解。」


  「別小看我,老子只是暫時還摸不出你的底。」


  「怎麼會低估你呢?白派最後一脈傳人可是震驚三界的大人物。」


  小七猛然起身,熊寶貝摔個四腳朝天,一二三,小寶貝放聲大哭之前,被阿夕抱回懷裡哄住,整個房子安靜下來。


  「我沒有別的意思,你不用太緊張。」阿夕從茶几下拿出煎餅,在小七前面晃晃,誘使他弟弟重新坐好說話。「這件事你應付得來吧?」


  「嗯。」小七應了聲,煎餅在嘴裡咔嚓作響。「你囂張不了多久的。」


  「最後一件事,也是最棘手的一件。」


  「真是個大麻煩。」小七臉色凝重。


  「怎麼阻止媽來搗亂?」阿夕撐著額頭,看來苦思良久。


  我想到周處除三害,老媽我被他們列為比妖怪、壞人還要難纏的角色,繼續哭哭。


  「關了她。」小七二話不說,真是白養這隻兔子。


  「這是個好主意,但是目標物行為狡詐,實行起來需要相當的人力…媽,妳是蟑螂嗎?」被小夕夕發現了。


  我趴在沙發背面,用笑容帶過美麗的錯誤。我也想用人類雙腳站起來,可是老娘腳抽筋。


  「大姐,妳不要亂動!」小七尖叫,而後爆出一連串髒字。


  浴巾掉了,所以…嗯,不過在場的都是我的寶貝兒子,你們就一起脫了,咱們彼此分享吧!


  阿夕很聽話地脫了外面的毛衣,迅速套在我身上,我對著他笑,示意他再接再厲。阿夕卻冷著臉比向我房間,我搖頭,我想參與他們不可思議的世界。


  「進去,吹乾頭髮,把衣服換上!」阿夕一聲令下,我也只能含淚離去。


  「她都是這麼變態嗎?」小七心有餘悸地問,我喜歡他可愛的小屁股,但我絕不是那種傢伙。


  「我可是被她強制脫光光洗了三年澡。」阿夕語帶滄涼。「她對小男生特別有興趣,你要習慣。」


  「不可能!」


  唉,這兩個孩子真過分。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